走正修炼路,不要拿师父的慈悲开玩笑


【明慧网2004年11月29日】我曾经认识过这样一位同修,99年7.20以前早几年得法,7.20以后也做过许多证实法的事情,比如挂条幅、散发真象传单、向世人讲真象,表面上很精進,在常人眼里也算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人。但是由于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在个人利益面前犯下了大错,给大法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今年春季的一天,她来到我这里,脸色非常难看,说话有气无力,我觉得很奇怪,修炼的人不应该是这种状态。我问她这是怎么了?她说做了阑尾手术。我進一步追问她:“你应该向内找一找,是不是做过不符合大法的事?”由于我急于想知道事情发生的原因,却没问出结果。

过了几天,她又来对我说:“我回去想了好几天,还是和你说出来好。我得这样的病,我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我真的做了不符合大法的大错事,我愧对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今年春天,小河沟里涨水,村里有很多人去河里捞鱼,晒成鱼干磨成粉喂猪补钙。在利益面前,我明知自己不该杀生,但我还是去捞了两桶鱼。打那以后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最后导致阑尾切除。”没等她把话说完,我就急出了一身汗。我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眼前的这位应该说表面上很精進的同修会做出这种不符合大法要求的糊涂事。

我非常严肃的对她说:“修炼是多么严肃的事,你只有自己去承受,别无选择。你想一想,两桶鱼得有多少生命,它们被你从水里捞出来,又放到沙土地里曝晒而死,所承受的痛苦又有多少。回去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今后如何修炼。”又过了一段时间,听说她去了大医院,检查得了晚期肠癌,而且已经扩散到肝上、肺上,医生说就是做手术也保不住性命,恐怕连手术台都下不来。接下来是医院做手术,家里为其料理后事。

听到这个消息,我与另一同修发正念,清除在另外空间迫害她的一切黑手、烂鬼(过后听她讲,手术后醒来时大脑非常清醒)。她这件事惊动了村子里许多常人,对大法说三道四,给大法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与她住前后院的同修来找我,商量如何处理,怎么和这些不明真象的人解释。我说没有什么不好解释的,你回去就对她们讲:不是学了大法就上了保险了,永远不得病了,因为修炼是非常严肃的事。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应该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你才会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比如说,修炼人不能杀生,而她看你们去捞鱼也跟着去捞,杀了无数的生命,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所以才会有此结果。听了我说的话,同修惊讶得半天没吭声,她们住前后邻居,天天见面,对她的所为却全然不知。回去后,她向对大法有偏见的人做了解释,向她家人问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令我们惊讶的是她捞的鱼不止两桶,压成面后就是两麻袋。可想而知,她造下了多大的业力,对待修炼是多么的不严肃。即使是这样,慈悲伟大的师父一再给其机会,一次次的梦中点悟,使其精進。前几日此同修出院了,并没有象大夫讲的“下不了手术台”,因为她毕竟是得了法的人,是师父的弟子。出院后,师父再一次以梦的形式点化她,她知错改错,堂堂正正修炼,跟上正法進程。

每当我想起师父在讲法中说的为了给弟子承受业力而喝了一碗毒药的事情,我总是泪流不止。时至今日,师父讲这段法时的那种洪大的慈悲,仍然记忆犹新,也曾激励着众弟子在修炼的这条路上,在巨难中精進不止。

今天我写出此文,不是针对某个人,而是想劝告所有不能在法上认识法,不能够踏踏实实、堂堂正正修炼的人:修炼是严肃的,不能只求表面光滑而不实修。修炼不是修给同修看,修给常人看,而是真真正正的改变自己的那颗心,改变自己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在这邪恶势力迫害大法的特殊时期,我们不能为师父分忧,还要求得师父为我们承受更多更多吗?

目前,正法已接近尾声,我们一定要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大事,完成自己的史前洪誓大愿。“冷静的想一想,那些没做好的,千万别因为无理智与人的执著毁了自己的永远。”(《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最后请允许我以师父的诗《无迷》作为结束语:

无 迷

谁是天之主
层层离法徒
自命主天穹
归位期已近
看谁还糊涂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四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