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展”资料:天津女子劳教所恶人的禽兽行径


【明慧网2004年11月29日】5年来,江氏集团折磨大法弟子的酷刑已披露出来众多,惨不忍睹。在天津女子劳教所,还发生过以下几种禽兽行径:

一、逼吃大小便 寒夜浸冷水

2003年2月至6月上旬,天津市女子劳教所二大队(位于天津大港区板桥)对大法弟子展开了残酷的强制“转化”。一中队的恶警们把学员一人关押一屋,冻、站、不给水、不给纸,每顿只给一个冷馒头,让“包夹”(多为吸毒者)故意问你够不够吃,如果说吃不饱,下顿减为半个;如果说吃不了,下顿增为两个,而且强迫当时全部吃下,不许剩,否则就硬塞入嘴里往下捅。

不给水喝,学员抗议,“包夹”就恶作剧的故意端来一大饭盒冰冷的水,强迫一次全部喝下,否则硬灌;接下来就是不让大小便。有的学员憋得腿肿得好粗,皮肤呈吓人的粉红色,即使这样,照样罚站。如果大、小便失禁就强迫学员喝下自己的尿,吃下自己的大便。

在最冷的2、3月份的寒夜,恶警打手、吸毒者肖玉柳把大法学员董玉英从隔绝的禁闭室拉到院子里,接出刺骨的冷水,解开董的衣领,顺着董的前胸、后背往里灌,边拍边灌,直到衣服全部浸透!不等衣服捂干,第二天夜里接着灌。肖玉柳因迫害有功,被恶警以奖励的方式减期四个月。

负责一中队转化的恶警中队长是高华超、夏××、刘××。

二、堕落下流行径令人发指

吸毒的“包夹”者(每班多为2至3人)在学员的食物中暗下春药,强行脱下学员的裤子,死死按住,用黄瓜、绑吊的棍子、戴上手套的手指,任意插入学员的阴道作贱。遭此折磨的许××已40多岁,而杨××已是57岁的老人!

变态的心灵!变态的行径!还有一点儿人性吗!还有一点羞耻吗?!吸毒者暂且不论,那些头顶国徽,指使、纵容此行的恶警们,还记得自己的生母吗?还明白自己也是个女人吗?!

此迫害发生在二中队,负责的恶警中队长叫寇娜,因打死学员赵德文等,已调离此系统。当时的大队长叫刘晓红。因强制转化期打死数人,此大队于2003年6月中旬匆匆解散。学员被分别转关到一大队(也在大港区)和地处河西区的天津建新女子劳教所。

三、“三挺一瞪”

所谓“三挺一瞪”是强迫学员“坐姿”的一种折磨手段。所谓“坐具”是中国劳教所里统一使用的“马扎”,被强迫坐在上面的学员,必须双腿并拢,大、小腿呈90度角,手指并拢,双手手心朝下分别放在双膝上,挺直颈,挺直背,挺直腰;两眼直视前方她们指定的一点,不许眨眼!只要不转化,就要求你像个木雕泥塑一样,永远坐下去──这就是“三挺一瞪”。

背稍弓则遭踹,腰稍弯则遭踢,下颌稍内收,监视者就手呈刀片状,砍向学员的喉部,力度几乎令人窒息!稍一眨眼,就被拔下一根睫毛,以示惩罚;不眨眼,他们会制造眨眼的“机会”,用长而尖的纸捻儿钻入学员的鼻孔,或把学员的脚扳起挠脚心,或拔下学员的阴毛,强迫叼在嘴里。

此迫害发生于天津市新建女子劳教所2003年11月份的强制转化期。打手是张莹、张兰、徐颍、恶警曹××。

施暴的吸毒者可以借此得到减期,指使、纵容的恶警们则可得到奖金、表扬、升职提薪。

江××导演的这场浩劫,不仅使成千的大法弟子罹难,更使数亿的国民在他的弥天大谎的欺骗中走向犯罪的深渊。江氏的罪业之大,天理难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