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劳教所恶警叫嚣:“打死就火化,算自杀!”


【明慧网2004年11月29日】2004年2月16日,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对坚定的大法弟子进行大规模的迫害,它们还为这次迫害行动命名为所谓的“破冰行动”。不法人员们把部份大法弟子抓到大厅,开始念诬陷大法的材料,逼迫大法弟子写“四书”,被大法弟子拒绝。恶警就把这些大法弟子连拖带打的拧到四楼。整个四楼走廊及所有12个房间贴满了骂大法、骂师父的标语。

恶警用黑布紧紧的蒙上大法弟子的眼睛,将2、3个大法弟子铐在一个“铁椅子”上,手脚都用铁铐铐上,再用绳子捆上手脚。就这样每个屋由2、3个恶警对大法弟子进行施暴,连打带骂。有坚持不住写了“四书”的,恶警们就逼着这个学员到四楼每个房间念所谓的“四书”,再逼着到楼下每个宿舍去念。然后再往“四楼”抓坚定的大法弟子进行迫害。

恶警们把学员的胳膊吊到“铁椅子”上,手、胳膊拧一圈死死的用铁铐子铐上,把脚也死死的铐住,再用绳子把手脚象捆猪一样的拴在一起,站不起来,也坐不下,又跪不住。恶警利用打手拽着捆着手脚的绳子,往上一拎,猛的一松,真是残酷至极呀!

恶警还连踢带打,在众目睽睽之下,对着大法弟子叫嚣:“我们已经和火葬厂联系好了,打死就火化,算自杀!”

政委王玉峰这个邪恶之徒阴笑着下令:“用大棒子使劲打,看谁还不写!……”

大法弟子王艳兴被打得呼吸只有出气、不进气,张丽群胳膊被打得紫黑,腰直不起来,至今还不能行走,徐宏梅不能站立走,高淑英站不起来躺在地上,姜玉竹被折磨的无人样了,大庆的王国芳被活活打死了,而被做假证说成是“自杀”。

几乎所有恶警天天24小时不下班,逼一个学员写了“四书”,它们就得奖立功。恶警们逼着被打成手脚不好使、身体极度虚弱的大法弟子超时、超量、大负荷的强体力劳动,从早上六点钟去工地劳动,中午在地里吃饭半小时,有时还不到半小时就得干活。晚上六点钟回来吃饭半小时,然后继续加班,干不完活不让睡觉,通常干到夜里10、11、12点,直到干完它们安排的定量为止。

上面官员一来检查,恶警就把坚定的大法弟子锁起来,找几个事先安排好的会说假话的邪恶之徒,说对大法弟子没打过、没骂过、没用过刑、吃得好、照顾的好,恶警报上100%转化。在一次大会上恶警在念他们酷刑迫害的功绩,大法弟子李顺英说了一句“我没转化”,当时就被告知加期3个月。恶警们一次又一次的给我们加期、加刑,以此来动摇我们对大法坚定的心。

这次齐齐哈尔劳教所对所有大法弟子毒打、上刑进行迫害的主要恶警有:王玉峰、王岩、孙波、古劲东。

被非法关押在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现已改名“齐齐哈尔劳教所”)的大法弟子受尽了酷刑折磨。恶警为了转化学员、动摇大法弟子的意志,不择手段的采用各种酷刑折磨:“铁椅子”,不让睡觉,不让与同修接触,不许家属接见,每天24小时监控器监视、恶警来回监视,配用“包夹”,打、骂,强迫看、听诬蔑大法的录音录像,强制说、写、读诬蔑大法的材料,超时、超量、大负荷劳动,等等。

2002年5月13日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内的大法弟子,在劳教所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条幅,这时恶警将直属队9名大法弟子关进了四楼“小号”,一大队有3名大法弟子向干警讲真象,要求释放这9名大法弟子,也被恶警关进了小号,扣到“铁椅子”上。

四楼“小号”是由一个大厅隔成的,每个屋只有一个双人床那么大的面积,没有暖气,也没有窗户,只有门上一个约1寸宽、5寸长的通风口。恶警通过这个通风口来监视大法弟子。为了让大法弟子屈服,不惜重金从冯屯(富拉尔基)劳教所借来30多名干警,加上机关和原直属大队干警,日夜24小时加班加岗,轮番对大法弟子施用酷刑。

恶警将大法弟子的手、脚用手铐扣在“铁椅子”上,然后,再用绳子把手和脚捆在一起,就这样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早饭9点,有时11点、12点才由卖淫犯张翠给大家送来所谓的早饭。由于恶警给这个卖淫犯张翠撑腰,此人非常邪恶,她一手拎着便桶,一手拎着饭桶,然后用拎过便桶非常脏的手,来拿剩了好几天、皮都干裂的凉馒头,摆到既没有盆和碗、也没有铺纸、非常脏的水泥地上和铁椅子上。菜也是剩的凉菜汤,而且也是给我们打稀的,然后把干的倒进厕所。她看饭量大的专给你吃小馒头,看你吃不下去的专给你吃大馒头,牙口不好的专给你挑个干硬厉害的馒头。每顿只给每人一个馒头、半碗稀汤上面漂着几片冻白菜或冻土豆,而且汤上还漂着一些小绿虫和小黑虫子,碗底还沉淀着一些泥沙。只有这时才允许给我们打开手铐进行大小便,然后再等到第二天早上,间隔最少11、12小时的时间,才允许方便。

恶警一直把我们铐在“铁椅子”上,北方的五、六月份,白天闷热,夜晚寒气袭人,就这样一分一秒的煎熬着。

大法弟子孔祥利被迫坐“铁椅子”14天,张丽群、李静被迫坐“铁椅子”17天,刘金玉被迫坐“铁椅子”29天,高淑英、时淑芳、肖红文、郑伟丽,坐“铁椅子”33天,最长的是张淑菊被迫坐“铁椅子”45天。

被关在双合劳教所的大法弟子坚定的讲着真象,进行着反迫害,洗脑转化小组逼大法弟子写“保证书”,王艳兴因拒绝写“保证书”被关进小号坐了10天铁椅子。恶警到2号狱房搜查经文,大法弟子拒绝搜查,一群恶警扑上来,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大法弟子李静被打倒在地,头部被打伤,大量出血,伤势过重压迫神经,腰以下不好使,上厕所也得靠别人背,双目失明。

2002年10月31日,一群恶警又闯入3号狱房收抢经文。高淑英、孔祥利、王艳兴、郑伟丽等大法弟子拒绝收经文,被关进四楼小号坐“铁椅子“,几个恶警连踢带打,强行把我们手、胳膊从铁椅子上拧一圈,再从铁椅子上放手的铁圈里伸进去,然后再从里边铐上手铐,紧得不是铐到肉里,而是铐到肉里的骨头上,疼痛难忍。人性无存的恶警嘴上骂骂咧咧的,用尽很大的劲才把手铐铐上。个子矮的或者胳膊短的根本坐不下,也站不起来。然后,恶警又把我们的脚放到“铁椅子”的铁板和铁圈里,用铁铐子紧紧的将手和脚铐在一起。

我们被固定在冰冷的铁椅子上,动不得。在这之前我们刚刚来过月经,此时又都被冰得来了月经了,经血顺着冰冷的铁椅子往下淌,结下的血痂又被淌湿了。恶警不让我们穿鞋,不让我们穿棉衣,高淑英只穿一件线衣、线裤、一条纱料裤子,我们都穿着很薄的单衣。北方的11月份已经很冷了,小号没有暖气,冻得我们浑身直打颤,手铐越来越紧,钻心的疼痛。每天24小时就这样的煎熬着,真是过一秒钟都象一年一样长!

这次坐“铁椅子” 最长的13天。郑伟丽被折磨得大小便失禁,王艳兴被折磨得脱了像,孔祥利、高淑英被折磨得站不住,手脚不好使。恶警王岩对大法弟子高淑英连打带踢,大约踢了100多脚,叫嚣“我打你了,屋里没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