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广东恶人残酷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11月29日】我于99年春节期间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前疾病缠身,有风湿痛、胃病、子宫炎、偏头痛等。学法炼功二个多月,身体疾病全部消失,全身轻松,上楼也不累,家庭也和睦了。但是,江氏却为了一己之私从99年7月20日开始铺天盖地的镇压“法轮功”,还散布欺世谎言,颠倒黑白,陷害诬蔑大法,诽谤我们的师父。那个时候,我更加珍惜大法的神奇和威力。毫不动摇,抓紧时间学法炼功,按照大法的要求做,遇到矛盾向内找,做事为他人着想,碰到别人困难能帮就帮,以自己的实际行为证实大法。

有几次买东西,卖主给多了钱,我主动退还了钱给卖主。卖主说:现在这个时候还有这样的好人哪!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还有两次拣到手机,归还失主。失主要送我礼物多谢,我说礼物我不要,要谢就谢法轮功吧。我们炼法轮功的人都是这样的,我们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失主说:现在这社会一万个人都找不到一个这样的好人。

在2000年7月到2001年3月,茂名化州610五次到我家抄家,拿走了大法书籍和录音机二台,还绑架我的丈夫三次,使家里孩子无人照顾,妻离子散,孩子无家可归。

2000年7月28日,我和丈夫在官山四路集体学法炼功时被抓,关進茂名第二看守所15天。关押期间,停水停电,每天劳动十四个小时,手磨起血泡。

2000年11月28日,我在化州市发资料被红峰派出所抓,被关進一间二平方多米的黑房四天。十七个公安轮流逼供审问我,要我说出资料点,我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公安人员包括茂名610彭剑、杨伟杰、化州公安局副局长、610头目,还有打手及几个恶人,扬言一定要搞定我说出来,不说马上拉去浸水,拿玻璃来叫我跪,用绳子吊起来,二个警察要压我下跪,我说我不跪,我没犯法,后来一警察用力压我肩膀,用大力撞我左脚要我蹲下,后来用力撞了三下,我的脚一点不动,就象钢铁一样插在那里,力很大。我当时就背师父《洪吟》的“大觉”这首诗。当场几个公安人员看到了就说我发功了,我看到几个公安人员有点害怕,那个压我撞我的警察第二天来上班路上被撞倒了,跌伤了手和脚,不能上班,真是现世现报了。

审问中化州公安副局长带几个人来问我:你们炼法轮功有法轮在肚子里转九转是怎么回事。我说《转法轮》书里说,法轮顺时针转度己,逆时针转度人。他们又问炼功为什么不可以杀生。我回答说《转法轮》书里说,炼功人不能杀生,杀生就是犯罪。他们还问炼功人的亲人去世为什么不能下跪。我说我们是修炼佛法的,他们是受不起的。我还举了一例,高州市有一个炼功人,她的亲人去世了,家里的人逼她下跪,结果那个棺材盖子马上裂开了。他们问完就走了。就这样警察审问了40多个小时,逼我蹲在那里,结果什么也没有得到,就逼我签字送去看守所。我一看那里有空白的表格,我就填写大法的好处,我说我是个修炼的人,没有做犯法的事,做我应该做的事。我被扣留在化州第二看守所15天。我炼功时被恶警和犯人用最下流恶毒的手段拿来电剪插上电要剪光头,还被用铁链将我两个脚锁在一起,使我拉不了大小便,冲不了凉。睡觉也不方便,睡不下,起不来,两个脚要顺这个铁链移动,不能翻身,还被强迫睡在离厕所20公分远的地方,一直到期才松开,松开的时候我的脚不能走路。

2000年12月17日我在去北京路上被抓,当晚被彭剑等人索取现金百八多元,后又被送茂名第二看守所。不让我们炼功,每天劳动十五、六个小时,手指被磨起泡还流着血。当时我们几个同修开始绝食抗议。我绝食22天,被犯人和恶警用暴力灌食。六七个人把我身体每个部位用重力压住,后把胶管插進胃里,压得我死去活来,难以呼吸,后拔出胶管有鲜血流在地上。

2001年3月23日,茂名610和法院非法判我两年劳教,拉去三水妇教所二大队迫害。到二大队我不配合邪恶的种种要求和不遵守所谓的什么所里订的纪律。我排队不报数,点名不签到,遭到恶警种种辱骂,被当众污辱多次,还要坐小号,用脏毛巾塞嘴。有一次,几个人抬我到早操场做早操,我就炼起第一套功法了,马上受到打骂。第二天我又炼第二套功法,第一个动作刚完就被恶人压住。第三天我在操场上立掌发正念,又被恶人和恶警压住并开口谩骂。又一次强行拖我去工房做工并打伤了我的腿,有一个教育科科长拿药给我,我说我不要,已经好了,她问谁给你治好的,我说我的师父给我调理好了,我告诉她“三尺头上有神灵”,佛无处不在,那个科长眼睛睁得大大的,我看她有害怕的样子,我知道邪恶被震慑住了,后来那个科长灰溜溜的走了。

两年劳教时间到期后又被加了两个月,为了得奖金,他们仿照臭名昭著最邪恶的马三家迫害大法弟子手段,把我强行推進黑暗的人间地狱----洗脑学校,用高压下流阴毒的邪恶手段逼我抄写恶警早已蓄谋写好的三书,逼害折磨了我13天时间,期间不准睡觉,不准大小便,面向20公分远的墙壁站立,他们将诽谤大法和师父的话用录音机放出来,调到最高音量震我的耳膜,逼我长时间蹲在地上,稍动一下,恶警和犯人就拳打脚踩,逼我把手反在背后,我一闭眼就遭到恶警重物敲打头部及下巴,每天被逼看电视机(距离40公分远处)里播放的假自焚假录像4-5个小时。恶警说上面规定放進洗脑班的学员不得超过十天时间,他们见现在已超过十天时间,拿不到奖金,就采用高压手段。我被三个犯人及警察一齐按住身体,他们强行将笔塞到我手里,用力拿住我的手不放松。另外一人抓住我手抄写三书,当场我说无效,我不承认,后来他们又用最下流的手段迫害我,逼我抄书。

我已经写声明在三水妇教所用高压逼我抄写的三书作废,有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行为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助师世间行,用正念铲除邪恶、烂鬼、黑手。主动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