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被软禁在家中的同修


【明慧网2004年11月3日】(作者注:今天之所以以此内容作为给明慧的投稿,是因为我周围处在这种状态中的同修还比较多。法理一讲大家好像都知道,但对邪恶的“要求”却不容易识别,往往容易被邪恶的伪善所迷惑,要做到不配合好像与人不够善,师父在《正念的作用》这篇经文中讲:“……由于大法弟子的慈悲被旧势力利用,它们保护下的邪恶生命有意的迫害”。如果对邪恶的“要求”配合,不能识别其真正的险恶用心,就没有做到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而“旧势力实质上就是针对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来、又时时伴随你们的巨关巨难。”(《清醒》)关键是我们自己头脑要清醒,不真正动气,理智的知道自己是为他好,同时揭穿其伪善背后的恶。)

在大陆有一批被囚禁在家中的同修,这部分同修大部分是年龄大的、退休了的,好像受到的迫害不大,正因为这样的欺骗性才麻痹了很多弟子,不仅世人看不清迫害的严重性,就是当事者本人也容易被潜在的求安逸心掩盖而忽视真正的迫害。

有几次我打电话给一位同修,他们是老两口,一个60多岁,一个70多岁,已被软禁在家3年多了,我约她出来,她无奈的说:“恐怕不行,人家是下岗职工(指门卫),要吃饭、要供养孩子。”隔了一段时间,我又约她,她说:“你以为我不想出来吗?可是人家(门卫)不干。”这话听起来好像是不给门卫找麻烦,但是同修啊,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要助师正法、救度世人的,不应该纠正这种不正确状态吗?对这种侵犯人权的被非法监视怎能听之任之呢?师父说:“如果你们到现在还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么,就不能在当前的魔难中走出来”(《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你什么都得突破,什么魔难都得过去。最大的表现是他们给你制造的痛苦。但是痛苦有不同形式,睡觉也是一种。”(《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师父在这里虽然是讲学法困的魔难,可是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能突破被非法软禁的魔难,最大限度的救度众生,是不是一种痛苦呢?到法正人间时(因为自己的原因)大量的生命被淘汰了,不是最大的痛苦吗?

当然师父也讲:“现在救人也很难,你得顺着他们的执著去解释,为了救他们别给他们思想中造成任何障碍。”(《北美巡回讲法》)“大法弟子就尽量再符合他们点儿吧。”(《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对师父这些法理我是这样理解的:对没明白真象的世人我们要顺着点儿,让他们知道真象;对于明白真象后还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如果不予以制止,那就是对他们无理迫害的纵容,就是大法弟子的善在被邪恶所利用。就像《西游记》中白骨精利用唐僧的善,明明是想吃唐僧的肉,却要装出一副可怜样,为此,我们一定要识破黑手烂鬼的诡计,那些以种种借口维持迫害实质的人,在明白真象后,我们为了他(她)们的真正生命负责,就应该对这种迫害予以坚决的抵制。

鉴于中国大陆世人信神的底线、道德的底线都很低,如果他明白了真象后也不以为然,他还迫害大法弟子,那么我们应该对其背后的黑手烂鬼发正念坚决铲除,对表面的人就得“如果恶警、坏人不听劝阻,还在一味行恶,可以用正念制止。大法弟子在正念强、没有怕心的情况下可以用正念反制行恶者。”(“正念制止行恶”)也许有同修觉得只是阻止出门不算行恶,那是大错特错,救度世人是宇宙赋予我们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谁阻止大法弟子救度世人就是最大的行恶,“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救度世人与众生,都是在揭露迫害,都是在制止迫害,所以不能承认邪恶的各种迫害行为”。(“正念制止行恶”)作为大法弟子如果不能意识到这一点,不重视起来,就是对杀人放火的无视,特别是在师父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讲:“历史将很快進入新的阶段,……一旦目前这个阶段过后,众生的第一次大淘汰即将开始。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象。”“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讲清真象后有要学功的人,要尽快安排学法教功,他们是下一批修炼的弟子。”同修啊,这篇经文你学了后心里是怎么想的呢?难道还能以他们的所谓借口而不出来救人的性命吗?那你是真的对他们“善”吗?那他们的未来因此而又将去往何方呢?不是比现在要惨许多倍吗?我们救度的众生中,不也包括他们吗?难道我们不应该進一步向他们讲清这些问题的严重性、严肃性,用他们能理解的语言与道理告诉他们,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最终使他们真正明白真象,使他们得以救度吗?如果都告诉他们了,他们还要一意孤行,那就展示一下大法的威严,用我们的正念制止他们,用我们的行动抵制他们,目地还是为了救度众生。

同修啊,让我们共同精進,赶上正法進程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