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正念,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


【明慧网2004年11月30日】我是1996年开始修炼大法的。从1999年7月20日,邪恶迫害大法后,我在经历了迷茫、困惑和伤心后,在师父一次又一次的梦中点悟和同修的帮助下终于在2000年9月17日来到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

我当时没有一丝怕心,和同修同时打开条幅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我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大声过。这时从四面八方跑来很多便衣和警察,我和另一个同修被分别带上了警车,来到前门派出所。当时有一个40多岁的男警察问我叫什么名字、哪里人,我说:“对不起,我不能说”。他阴笑着说:“我一会就对不起你了”。

他让我面壁站着,并用手打我脸,我感觉就象打在木头上一样,没有一丝疼,他却举着手“哎哟、哎哟”的叫。他又喊来一个20多岁的男警察用警棍打我,他们叫我躺下,我没有听,他们就打我腰部以下,打一下问声炼不炼,我说“炼!”他就接着打,也不知道打了多少下,我觉得不应该让他们再打下去了,就喊了一声:“别打了!”我现在悟到,当时是我有了怕心才遭到恶警的毒打。他们把我关在一间空屋子里,一个便衣提着一桶水進屋就往水泥地上倒,边倒边说:“一会就把你扒光,让你躺在地上,看你说不说。”

我在心里默默的求师父救我。不一会,一个男警察進来手指着腕上的手表冲着我说:“现在7点30分,你再坚持一会。”说完他就走了。我悟到是慈悲的师父用警察的嘴来点化我,让我在坚持一段时间。他们没有来扒我衣服,把我又关進铁笼子里。过了一段时间,一个男警察打开铁笼子门喊我出来,并叫我走。当我走出派出所大门后,我看了一下表,正好9点正。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在当晚11点坐火车于次日平安的返回了家。

后来,得知与我一同上京的同修由于说出姓名和地址,在北京拘留所里呆了半个多月并被勒索了几千元才让家人接回。经过这次進京证实法我悟到时时刻刻都要保持正念,如果有邪恶的念头,要马上铲除掉,不要给它留有市场,否则邪恶将会放大你的执著,钻你的空子進行干扰迫害。

今年7月份发生的一件事更能证明保持正念的重要。一天早晨起床刷牙,突然感觉嘴含不住水,闭不严,照镜子一看,发现嘴巴往左边歪,一只眼睛闭不上,一只眼睛不停的眨,喊来爱人(不修炼)让他看看怎么回事,他一看吃了一惊,说:“嘴歪眼斜,是受风了,快上医院吧!”我说:“没有关系,明天就会好的,”然后我坐在沙发上,立掌发正念,十多分钟后就去上班了。中午同爱人吃饭时,两次给他挟菜,菜都掉到桌子上,感觉右手不听使唤,爱人一看急了,说:“赶快上医院吧,我看挺严重的。”我说:“没事儿,就会好的。”我当时心里非常平静,没有怕心,我知道这是邪恶黑手的迫害。晚上,我把这件事通过电话告诉了妈妈和姐姐(都是修炼人),后来知道她们也在帮我发正念。当晚我多次发正念铲除邪恶黑手的干扰与迫害,因心不静效果不太好,脑袋象扣个盆一样沉。临睡时我又立掌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当时我感觉手心似法轮在转,头上扣着东西的感觉一下就没有了,唰的一下大脑就清亮起来。突然产生一念:是师父把黑色物质摘掉了,还得有黑气往出排。虽然意识到念不正,但没有及时铲除,就因这一念导致我十多天脸部症状才全部消除。现在想来邪恶无孔不入,你不能有一丝漏,有不正的念头要马上铲除。

这件事的发生虽然是邪恶的干扰迫害,也是我有执著所致,求安逸心和爱美之心让邪恶钻了空子。今后我要更加精進,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层次有限,有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