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岁少女的见证:母被害死父被押,更多亲人受迫害(图)

【明慧网2004年11月4日】照片上的女孩叫纪亚娃,今年15岁,是山东潍坊市的一名初中学生。她原本有一个幸福的童年。照片上幼年的她在妈妈的怀里与妈妈一起欢笑着,当时是爸爸手举照相机给他们拍的照片。

纪亚娃的爸爸是1994年修炼大法的,那时亚娃还小。亚娃的爸爸得了乙肝,整天痛苦的上不了班,三十多岁的年纪就到处疗养,吃药,家里的事都妈妈一人干,妈妈也没了欢笑。亚娃的爸爸修炼后,就象是换了个人,妈妈看大法这么神奇,也修炼了。亚娃说:妈妈自从修炼后,再没有对亚娃发过火。

欢乐的少女本应有着花一样美好的岁月,然而,1999年7月20日这个令亿万人震惊的邪恶日子,打破了多少幸福家庭的欢乐、安详;打碎了多少童年的纯真、美好。

2000年12月24日,这个被称为“平安夜”的日子,却像灾难一样降临到亚娃的家,她的妈妈――大法弟子娄爱卿就是在这一夜被迫害致死。


大法弟子娄爱卿,于2000年12月24日被迫害致死

2000年12月23日是星期六,早上7点多钟妈妈打来电话,听到电话铃声,还在睡中的亚娃接了电话。妈妈在电话说:告诉你,妈妈又被关到了拘留所了。在此之前,妈妈一直在外流离失所,亚娃很久没见到妈妈了,但一直觉得妈妈就象在身边一样,所以这次接到妈妈的电话,感觉妈妈离得很近,就觉得妈妈很快就会回家来了。

25日“圣诞节”的下午,亚娃刚刚放学回家,就随着姥姥、姨妈等被单位叫了去了。他们不让亚娃進屋,隐约中亚娃听说妈妈病了,病得很厉害,在医院抢救,亚娃很想得到妈妈的确切消息。很久,他们才告诉了家人说妈妈12月24日已离世。11岁的亚娃在楼道里听到这噩耗,惊呆了,前天妈妈的声音还响在耳边,她失声痛哭。

大法小弟子在最痛苦的时候想到的是不再给别人增加痛苦,而是把这一切埋在了心里。大法弟子“真善忍”的准则不仅仅是在成年人身上得以体现,在这些饱经磨难的孩子来说也是铭记心中。

妈妈被迫害致死后,亚娃第一次去劳教所看小姨,那时小姨还不知道妈妈已被迫害致死。小姨问她:你妈妈呢,她好吗?。亚娃为了不使小姨难过,就对小姨说:妈妈出远门了。说完泪水却忍不住哗哗的流下来。

亚娃经常提起妈妈 ,亚娃对姥姥讲:“姥姥,没有妈妈的日子真长啊。”后来亚娃看着妈妈的遗书,看到妈妈被残忍的恶警毒打的经过,泪水哗哗流下。

亚娃很怀念与妈妈一起证实大法的日子。1999年的7月后,妈妈三次進京上访。妈妈问亚娃去不去北京,亚娃说我去,就这样她与妈妈2000年10月放假时又一起去了北京。

回来后,亚娃和妈妈一起被关到广文派出所,亚娃被关在那里2天,亚娃看到女同修都被挨打了,妈妈也被恶徒打了。

亚娃回家后,广文派出所打电话给了学校,老师让亚娃写保证书,她不写,老师就不让上课,让她在外面蹲着。亚娃就写了份法轮功真象,讲了爸爸、妈妈还有自己炼功受益的事。老师看了后对亚娃说:“过几天校长要找你谈话,如果找你你就说不炼了”。亚娃说:“我做不到。我永远不会说不炼了。”从那时起,校长再也没找亚娃。

2000年初的一天,亚娃正在吃饭,传来了爸爸被抓的消息。3月,有一次外地同修在亚娃家里交流,恶警这时来了,开交流会的同修都被抓。第二天恶警带妈妈又回家去抄家,亚娃妈妈阻止他们的非法行为,一恶警打开窗子说:你从这里跳下去吧,就说你自杀。他又打开电源开关,对亚娃的妈妈说:你怎么不电死啊,你自己电死吧。

亚娃看到恶警的流氓样子,还有被抄的凌乱屋子,制止警察:你们不能这样做。没有搜查证,什么证件都没有,这不违法吗?谁知一恶警说:“什么违法,政府给定的,对法轮功就这么做。”

恶警抄完家要走,亚娃看到他们拿走大法书,就与妈妈一起站在门口,不让他们把书带走。一名恶警扯着妈妈的辫子把她强拽走了;一名恶警又扯着亚娃的胳膊把她扔在了床上。妈妈被抓的日子里,有一天恶警来了,说有事找爸爸,他们要带爸爸走。


大法小弟子纪亚娃


亚娃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她哭着对警察说:“我妈妈被你们抓走了,你们再抓走我爸爸,我怎么办啊?警察说:”找你爸爸问点事,一会就回来。”

亚娃不相信他们的话,坚持要与爸爸同去。他们带走了爸爸,亚娃大哭着喊:妈妈被抓了,我不能再没有爸爸。她拉着爸爸的手不撒开,但这些恶警还是毫无人性的把亚娃和爸爸强行扯开了。

就这样,爸爸被骗去非法劳教了。

爸爸被劳教后,妈妈被迫害死,亚娃经常梦到妈妈。亚娃对同修阿姨讲,最难过的是在学校里,有时同学的爸爸妈妈去看同宿舍的同学,她就会想起妈妈来。说到这里,亚娃又哭了,还是那样静静的、默默的流着泪,她已不再是照片上那个欢乐的女孩了,她很少笑,很多时间都是沉默着,思索着,她说她妈妈没做完的事,她一直在做着,那就是向人们揭露邪恶的这场迫害。

亚娃的妈妈被迫害致死后,家人不想马上火化,因为这灾难来得太突然了,令人难以接受。亲人们想留她在这个世界上再过最后一个元旦,可恶警与乡镇企业局的责任人逼着火化,并答应给老人和孩子抚恤金为条件。如今娄爱卿已离去近4年了,孩子与老人分文未得到。老人一次次去找乡镇企业局的领导要,他们却一次次推诿。原副局长周立曾当时满口答应,现在却说:”娄爱卿是政府迫害死的,不是局里的事。”至今,还欠娄爱卿10个月的工资和给老人的抚恤金。

亚娃这个才15岁的女孩,5年来,亲眼目睹了亲人们一个个被残酷迫害的事实。我们真难以想象,那群紧随江××的邪恶者们,有一天将怎样面对这些善良的人们以及他们的儿女,或者是子孙后代。

附:纪亚娃亲人们被迫害的事实

纪亚娃的妈妈――大法弟子娄爱卿:女,山东潍坊市乡镇企业局供销公司职工,娄爱卿因炼法轮功曾被多次拘留并停职,2000年10月因進京要求停止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迫害而被拘留,后被决定非法劳教三年。为此,娄爱卿于11月份去外地。

2000年12月20日晚七时许,娄爱卿与徐冰(同时被迫害致死)在青岛市黄岛区贴“真善忍”、“法轮大法是正法”的不干胶贴时,被黄岛区长江路派出所抓走,该所公安施加严刑逼问材料的来源和二人的姓名住址,在公安拷打下于22日获得了二人的情况。后被潍坊公安拉回关押于奎文区治安拘留所。25日下午5时许,公安通知家人说娄于24日早6时死亡(时隔36小时通知家属)。家人于第二天到火化厂,那里已布置了警察,娄被化了浓妆,发现身上多处伤痕。

纪亚娃在火化场见到了妈妈的遗体,她看到妈妈身上全身都是淤血,一条腿的大腿上有象脚印那么大的伤痕,她就问在场的恶警谷志勇这是怎么回事,恶警谷志勇说从青岛回来就走路一瘸一瘸的。

看到娄爱卿遍体鳞伤,家人们就为她拍了照片,做恶的恶徒惊恐紧张,许多警察包围了娄爱卿的家属院,上学的小学生也被阻拦,有的车辆被公安扣留、做讯问笔录,它们动用大批警察搜胶卷,公安对亲属和工作单位進行了威胁,在长达几小时的包围和威胁中,家人无奈被索去了拍摄的底片,公安对社会封锁消息,对内说死于心脏病,并强迫二人家属要强行火化尸体,徐冰的8岁男孩和娄爱卿的11岁女孩就这样失去了母亲。 2000年12月28日徐冰的遗体被火化。次日,娄爱卿的遗体也被火化。

纪亚娃的爸爸――大法弟子纪君,山东潍坊市乡镇企业局干部,因坚持法轮大法的修炼被多次非法关押。2000年11月被劳教三年,非法关押于青岛劳教所。在里面受尽了折磨。他并不知道妻子已被迫害致死。释放时,他还高兴得想:准时妻子来接他,谁知等待他的是噩耗。他当时真是万念俱灰,天空都成了黑色,无法用语言形容心中的凄苦,悲凉。纪君在孩子面前没掉过泪。但亚娃说:很难过的时候,爸爸都是自己偷偷的流泪。

纪亚娃的小姨――大法弟子娄红梅,三次被非法刑事拘留,多次非法治安拘留;丈夫李天民被非法抓捕后,她经常受到无故骚扰,拘留,电话监听;监视居住;他们赖以生存的“青年服务社”(经营复印打字等)多次被查封搜查,被逼无奈最终不得不转让他人 。

2000年10月27日娄红梅被非法劳教3年。丈夫被非法判刑4年,在非法劳教期间,姐姐娄爱卿被迫害致死,婆婆因思念牵挂儿子、儿媳妇,也离世而去。

纪亚娃的姨父――李天民,男,37岁,原潍坊市辅导站站长。于1999年7月20日被非法逮捕。罪名是“泄漏国家机密”(后这条罪名在法庭上宣布不成立)和“组织潍坊大法弟子围攻市政府”,一直将其非法关押。

2000年2月2日潍坊市中级法院非法开庭审理,判处他有期徒刑四年。在法庭上他说:“我拒绝为自己请辩护律师,因为我没有罪,我自己辩护。”当法官问他为何要在审讯记录上签字时,他撸起袖子和裤腿,露出仍清晰可见的伤来,说:“这是他们刑讯逼供的结果。”在场群众哗然,法官哑言。

李天民在狱中受尽非人折磨,曾写下一篇血书为自己申冤。在看守所中他用生命开创学法炼功环境,最终被特许可以公开学法炼功。大年初一,潍坊大雪纷飞,为大法弟子鸣不平,他在放风场大声背诵《论语》,向师父和同所同修们问好。一位同修听到时感动得泪流满面,说:“他背的太诚了!”在所里,只要他提审,便利用一切机会向同修们合十,鼓励大家说:“要坚定啊!”

李天民于2000年3月被送往潍坊市潍北农场非法关押。

李天民的母亲在儿子非法判刑两年以后去世。这两年的时间里,老人的眼泪都哭干了,最后眼睛接近失明。大年初一的早上,老人失声痛哭,在场的亲人无不感到悲苦。当她听到娄爱卿被迫害死的消息后,想到为坚持修炼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里的儿子,被非法劳教的儿媳妇,惊恐的昼夜睡不着觉,昏迷不醒三个月。老人曾说:这是我最好的儿子,最孝顺的儿子。在老人弥留之际,家人向公安一再请求,在老人离世之前,想让老人见一面儿子,但市公安局层层研究,不予签字,老人最终没能见上日夜思念、牵挂的儿子一面。

纪亚娃的姥姥――大法弟子范福美,67岁,2000年因去北京上访,被恶人非法抓捕关押。在这几年里,老人经历了二女儿被迫害致死,小女儿被非法劳教,两个女婿被非法劳教、判刑。老伴听到女儿死后的消息,不吃不喝倒在床上4天多,面临生命危险,在这些巨难面前,老人就是凭着对大法的坚定,度过了老来丧子、亲人被非法关押的痛苦,意志坚定的走了过来。

纪亚娃的姥爷――刚得法的新学员,面对二女儿娄爱卿被迫害致死,小女儿娄红梅被非法劳教,两个女婿纪君和李天民分别被非法劳教、判刑;特别是听到二女儿死去的消息后,他不吃不喝倒在床上4天多,面临生命危险。在这些巨难面前,他选择了自己的路: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原潍坊市乡镇企业局、企业局供销公司负责人电话
韩书俭(局长) 8240058(办) 13905369270
周立曾(原副局长) 8232260(办) 8253688(宅)
韩炳新(原供销公司经理) 8231259(宅)
刘经理(供销公司经理) 8232293(办)
局办公室 8237287 8237294

(注:娄爱卿生前单位:潍坊市乡镇企业供销公司
单位主要责任人:周立曾 韩炳新
责任单位及人员:潍坊市、奎文区”610”办公室,青岛市黄岛区长江路派出所,
潍坊市奎文区治安拘留所;孙奎珍(奎文区治安拘留所所长、法轮功办公室负责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