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农安县大法弟子张远明被迫害致死的详细情况


【明慧网2004年11月4日】吉林省农安县榛柴乡大法弟子张远明,男,42岁,1999年1月开始修炼大法,处处做好人,并在自家成立一个炼功点,他热心为学员服务,挤时间到30多里外的县城为学员请大法书,传送大法资料。炼功点学员们都以真善忍自觉做好人,是远近皆知的。

然而1999年7-20江××流氓集团却掀起疯狂恶浪,迫害法轮功。在1999年9月4日,张远明到北京去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11日就被乡恶警非法抓回,关入农安县拘留所,直到12月27日才放回家。2000年2月14日张远明被恶警从家中绑架,非法送长春奋进劳教所劳教。

张远明在劳教所里坚持不写“五书”,受到了非人折磨,每天被罚坐板十几个小时,最长从早五点坐到第二天两点,长达二十一小时。他的耳朵被迫害致聋,正常说话听不见,他的牙齿被打伤,吃饭费劲,功友给点奶粉恶警都不让,而且一直不让接见家人。

直到2000年12月劳教所突然给家人来电话,说张远明身体不好,让家属多拿钱到医院检查。在家时他是好好一个人,明明是被劳教所迫害造成的却要家里拿钱看病。但是哪家亲人能见亲人受苦不救呢?

次日,家属赶到劳教所交上1000元钱才让见,可是家属却怎么也认不出这就是张远明,他原来身强体壮,身高1.80米个头,体重180多斤,如今瘦得皮包骨,脱了相,只剩几十斤,正常说话听不见。

家人难过极了,他安慰家人,坚毅的说:“我啥都明白,没啥事。”当把张远明拉到长春劳改医院后,劳教所的大队长冲着医生指着张远明说他是炼法轮功的,并且把张远明的妻子撵出门外,单独和医生说了不少话。

12月15日,张远明的妻子要求见时,管教让交60元合餐费,实际并没合餐,把他们带到一个冷屋子里。张远明告诉妻子他已经不能自己打饭,别人还不给打。这里更邪恶,他这样身体来时都被监护恶警打了一顿,这哪里是救死扶伤?比劳教所还凶残!

12月21日公安医院又通知家属交医疗费,家属问张远明身体怎样,他们说挺好的。可是12月25日却传来了噩耗,张远明已去世好几天了。登记簿上写21日晚死亡。

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就这样被迫害死了,不法人员把人命当草芥,几天不通知家属,死亡原因也不明,没有任何说法。这就是江泽民指使的“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杀”的凶狠残暴政策。

当家属给张远明换衣服时,看到他身上胳膊上和前胸后背上是一块块又青又紫的痕迹。嘴、鼻、耳全塞着药棉,嘴里的药棉都塞到喉咙里去了,家人用铁丝才钩出来。张远明忍受的痛苦可想而知。

2000年12月26日,劳教所强迫家人不许所谓闹事的前提下才允许拉回尸体火化。火化时,奋进乡劳教所派来两个警察监视,其中的做贼心虚不是不打自招了吗?一些有正义感的之人士都为之不平,说: 等到法轮功平反那一天,我去给这件事做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