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还有一次选择,我仍愿做师尊的大法徒(一)


【明慧网2004年11月5日】作者前言:我曾是一个家庭生活条件优越、养尊处优的女孩。得法仅几个月镇压就开始了,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修炼,证实法和个人修炼是结合在一起的,在大陆的险恶环境下,一步一步走了过来。曾有一个常人对我说:原来看你做什么都虎头蛇尾、半途而废,看到你在这种情况下还坚持修炼,真让我佩服,你这一生无论做什么都能成功。我写文章的唯一目地就是,希望大家看到我的经历后,能坚信大法、坚修大法,千万不要因为一时放不下的人心,错过这万古机缘!不要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

一、“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洪吟二》)

小的时候,我记事很早。大约三四岁时,每晚大人们都睡熟了,我也不睡,我总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窗帘或蒙被的帘,我看到上面有楼台亭阁,有女人也有男人。我经常能感应到要发生的事,甚至别人要说的话我也能预先知道。我知道我的肚子里有个世界,世界里有火车、有汽车、有百货商场,也有许许多多的人。我知道人世间的一切都是对立的(现在知道了是道家的阴阳学说),人间所发生的一切事都象有个电视机一样不断的在播放着。

在我上小学之前,大概五六岁左右。大人们常问我,你长大了要做什么。我对他们讲,我长大了之后,我要做一件最大的事情,我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这一生就要做这么一件大事,等我死了之后,我也要人们永永远远都记得我。如果我要是能不死的话该多好,我永远都活着。

上初中的时候,我很迷惘,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学习,为什么要活着。我让同学在我的日记本上画了很多梅花,写上我为自己起的笔名“寒独”。我觉得我象梅花一样“凌寒独自开”,世界上没有人能理解我的心,我常常写日记跟我心中的神说话,我觉得他能理解我,他在保护我。

高考的时候,我只因一分之差没有上一所重点本科院校而只去了一所普通本科院校。我知道三年的寒窗苦付之东流,人无法抗拒命运,一切要顺其自然。

大学校园犹若半个小社会,很多人都戴上了假面具。我很不喜欢我的专业,所以常常逃课,在我们系的女孩子中,我逃课数第一。幸运的是,我从未抓过补考,好多人都觉得这是一个奇迹。在逃课的时间里,我常常培养自己的业余爱好,我曾在校获得英语演讲比赛一等奖、摄影比赛三等奖、歌唱比赛优秀奖,我曾担任校广播站英语播音员。大家当时很多人是凭着人际关系获的奖或進校广播站,而我是凭着自己的实力获的奖。现在我明白了,我取得的这些成绩是为了今天在救度众生中,讲清真象所用的。我与一些学生讲真象时,他们得知我在大学里取得的成绩时,很敬佩我,讲真象也容易了很多。

看到大学校园里,大家为了争夺奖学金,不择手段。看到男同学与女同学那不检点的行为,我的心里很是厌恶。我发自心底,常常的哀求:我不想随波逐流,我真的不想学坏,能不能有什么理论来指导我,不让我学坏呢?于是,我翻阅了一下基督教的《圣经》,没有太大的兴趣。我又去了一个佛教徒家看佛教的书,看到书里写的都是让你做好事,将来好得到福报。她也跟我讲做好事会有好报的,我看到她为了求福报而去信佛的心,很厌烦。我想,我如果要是相信神佛的存在,我就去按照神佛的话去做,不求福报。这才是真信呢!

1999年2月12日那天,那是我生命中最有意义的一天,此时正值北方的寒冬,天还未亮,我独自一人找到了法轮功的炼功地点。炼第二套功法时,师父把我的天目打开了,我看到了旋转的大法轮。师父给我身体里下的法轮也在飞速的旋转着。我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这种超常的现象,我明白了:这就是我生命中一直在等待的,这就是我要找的,我活在世上就是为了找到他。从那一刻起,我坚修大法,无论以后的风云突变还是艰难险阻,我从未动摇过,也从未怀疑过师父和大法。

我第一次打坐的时候,就能双盘上了。当时我心里一震,想起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天天练习压腿,原来就是为了今天能双盘腿呀!听到美妙的炼功音乐,我觉得这是天上的音乐。那时我炼功或看书时,常常泪流满面,我感受到师父的洪大慈悲。我也常常哭泣着问:为什么安排我得法这么晚呢?

二、重压之下矢志不移

1999年5月份的某天,那时我还在上大学。老师找到我,告诉我:“你今后再去公园炼法轮功,学校知道了就开除你。”从第二天起,每天清晨醒来,我就想:我要去公园炼功,这就是护法。一下子困倦、疲劳,都烟消云散。每天我都神采奕奕的去公园炼功。我当时很奇怪,最爱睡懒觉的我,状态怎么会这么好。在师父的后期讲法中,师父说:“我在1999年的7.20就把7.20以前的学员全部推到位了,推到了你们最高位置。”(《北美巡回讲法》)我这才明白,那时慈悲的师父在加持我。

能坚持在公园炼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随着日益增加的压力,炼功的人群中不同心态的人也显露出来。炼功点上常传来不同地区学员因炼功被迫害的消息,经常搞得人心惶惶。有一天正准备炼功时,我突然想:我的生命是如此的渺小,如果能用我的生命来维护这伟大的佛法将是一件多么荣耀的事啊!这是宇宙中最神圣的一件事啊!人间的死并非生命真正的死亡,为维护法而付出的生命将得到生命真正的永生,这是宇宙中最伟大的一件事情啊!那么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呢?那一刻,我感到自己已经完全溶于法中了,放下生死,维护大法,那是生命无上的殊胜和荣耀。所以,在后来迫害大法的艰险日子里,这种境界的自然流露使我突破了“人”的所有阻隔。99年7月23日顶着压力去公园炼功和两次進京护法的经历中都体现了这一点。

我家所在地区的功友普遍得法较晚。大家進京护法多是为了圆满,很多人都带着不同程度的常人之心,达不到证实法的目地,一旦被迫害后,起到了很不好的负面作用。有的邪悟了,有的不敢出来了,有的散播假经文……。我当时分辨不清这复杂的局面,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就一个人静静的在家学法。因家中做生意,白天来往的杂人较多,我经常晚上一人住在库房看书,一直看到天明。有一段时间我一个人住,我每天只睡几个小时,剩余的时间就看书,有一次我的心非常静,一天看了两遍《转法轮》。师父的三套讲法录音,我只听上几句就能分辨清是师父在哪个地区的讲法。那时我感到自己的思想业力被大量的消除,对法的理解越来越深刻,这为我以后出来证实法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那时我只顺其自然的偶尔讲真象,并不重视。在2001年初,听功友说:建资料点缺钱,我就拿出积攒的零用钱给功友,功友含着泪,激动的接过了这1000元钱。这样我也就参与资料点的一些工作了,协助传递经文和真象资料,去看守所和劳教所送经文。有的时候资料点印出来的资料堆积很多,我空闲时间常常去发资料。

白天,我去安有防盗门的楼里,我是一个女孩進出较方便。后来明慧网通知发正念,看到师父一些讲法之后,我每次发真象资料之前,我都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让防盗门打开,让我把救度众生的真象资料顺利的发出去,让每份真象传单上都带有我最纯正的正念,让看到传单的生命得以救度。”我每次发传单都比较顺利,几百份真象资料很快就发完了。

晚上,我独自一人发真象资料到凌晨,有多次我口渴难忍,凌晨是没有地方可以喝水的,我每走一步都很困难,我一边背师父的讲法一边鼓励自己,直到发完最后一张传单。有的功友因我是一个女孩为我的安全担心。我想:我是师父的弟子,我所做的事是最神圣的事,不会有问题的。师父也常常用各种方式点化我,鼓励我。

参与资料点的功友不断的被抓,资料点也接连被破坏。好多次在梦中,警察来抓我,我都发正念铲除了。在人间的表现就是许多次魔难都在师父的呵护下避开了。

三、惨痛的代价

我去一个城市学习时,通过功友A结识了功友B,A是一个女孩,曾与我在同一个学法小组,B是一个男孩。B因没有走正自己修炼的路,学校的老师、同学、亲朋好友和家长对他很不理解,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离开这个城市后,B常常和我联系,B让我以他女朋友的名义,打电话向他的家人和亲人讲真象。我与B确定恋爱关系后,我曾对B说:“情是最不可靠的,虽然我们无法约束自己的思想,但我们的行为一定是端正的,不能做出任何违背人类道德的事。”其实,这番话已体现出我心性上的最大一个漏。这也是旧势力在久远年代以前就安排好的了,旧势力也清楚的看到了这一点,我并没有破除它的安排。A与B之间发生的事,让我无法容忍和接受。那时我的妒嫉心和争斗心被邪恶加强到了极点,我无法平静和理智的面对这一切。就这样,我们三人被旧势力死死的套牢,每一步都走在旧势力安排的路上。那段时间,我已无法静心学法,情的困扰、工作上的不顺,我常常身心疲惫,我看到自己的宇宙空间场是灰蒙蒙的,发正念也只是得到暂时的缓解,并无法根除。后来,B被邪恶抓捕,没有承受住刑讯逼供把我出卖了。于是我流离失所,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流离失所后,原本疼爱我的父母象变了个人似的,一分钱也不给我,打电话还痛斥我。功友们更是沸腾了,有的说我与B有男女关系,有的说我在用大法的钱上有问题。我向功友解释,有的人就是不相信。我也曾设法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当时,真是苦不堪言。其实,旧势力所安排的这些魔难真的是想把我摧毁了,那时我常常想:如果我不修炼法轮大法,我一定会结束自己的生命。

我知道,因为我的流离失所,给当地的整体带来了不稳定的因素。因为我与B的情,功友们在谣言四起的不修口中,都站在了旧势力的一伙加重了对我的迫害。无论功友怎样的表现,这归根究底还是我心性上的漏,还是我没走正自己的路,给当地救度众生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我深深的痛悔,无颜面对师父的慈悲,陷在了绝望的痛苦、自责、懊悔中。

四、用最纯净的心证实大法

慈悲的师父看得到这一切,并没有放弃我。一步一步引领我,归正我修炼的路。师父讲法中说过:“所以你们在证实法中,大家也看到了,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旧势力的出现使正法、使大法弟子都受到了严重的干扰。但是不管怎么样干扰,做的事情再邪恶,大家回过头来看看,其实,都没有跑出如来佛的手掌心,(鼓掌)保证是这样。”(《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流离失所后,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中,我在证实大法中发挥了更大的作用。

在参与资料点的工作中,我去过不同的地区,接触过不同的功友。在相识的功友中,因涉及资料点被迫害致死的达十人,被非法抓捕的超过了百人。曾被众人崇拜叱咤风云的“英雄人物”转眼间被关進大牢,甚至被迫害致死。而那些不起眼默默无闻的“小兵”,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中,却做着更重要的工作。这种鲜明的对比,反映出众多同修常被表面“轰轰烈烈”的假象所迷惑。

在我参与资料点的过程中,身边的功友就不间断的被邪恶抓捕,资料点也从未间歇的被邪恶破坏。我曾目睹蹲坑的恶警在资料点抓功友,而我只因几分钟的时间差避开了这一魔难。我也曾在资料点的楼下,看见停放着准备抓捕功友的警察和警车,我边走边发正念,安全离开那里。一次一次有惊无险的经历,身边的功友有的对我信任、有的对我钦佩、有的怀疑我。直到身边最后一个搞网络技术的功友被邪恶绑架后(那时我刚好在另一城市去协助资料点),我的压力更大了。我曾对一个熟识的功友讲:“不怪有的人怀疑我,我都要怀疑自己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一离开就又出事?”这位功友诚恳的对我讲:“你这样的想法,我也有过,这是思想业力。”

那时,我陷在迷惘之中:为什么很多次魔难,我都能避开?我想知道答案。后来,在师父的点悟下我终于明白了,那就是“用一颗最纯净的心,做最神圣的事”。点悟的过程是这样的,一位功友告诉我:“××把你出卖了”。我当时很痛心的对她说:“他说出来我倒没有关系,可是他自己体系所代表的众生怎么救度啊!他对正法造成的损失怎么弥补啊!师父将来怎么摆放他的位置啊……。”事后,她对别人说,她最佩服我了。并说我的第一念想到的是救度众生,想到的是他人,并没有想自己。听到了这些话,我才发现,的确自己的第一念是很纯正。

下面我谈一下我的几个小经历,当用最纯净的心去证实法时,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让不可能的事成为现实。

(1)去看守所送经文

功友把经文缝到衣物里,我约另一功友一同去送。到看守所后,因不是存衣物的时间不让進,功友要走,我坚持不走。我心里默默的求师父:师父啊,帮帮弟子吧,我一定要把经文送進去,让被关押的功友看到,他们最需要了。发出纯正的一念后,师父就安排了。人间的表现形式是,从看守所里出来一个管教,认识与我同去的功友,功友向管教说明情况后,管教让门卫放我们進去了。后来我又独自去送几次经文,门卫看到我后什么都没问,就让我進了,听说这件事情的功友对此,都感到不可思议。

(2)坦然面对片警

我与C功友拿着一箱真象资料送到D功友家。由于她家的电话被监听,片警很快就赶过来了。D功友很机警的同我俩唠起家常,C功友略显紧张,C功友假借上厕所之机想离开。我第一次碰到这情形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想:我俩谁也不应该跑,如若那样将引起警察的怀疑,那将会给D功友家带来多大的魔难啊,给大法带来多大的损失呀!我感到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祥和慈悲的场笼罩在整个房间,果然在此正念的制约下C功友返回来了,一场魔难随之化解了。

(3)警察来了,就向他们讲真象吧

有两个从看守所跑出来的女功友,虽然我们素不相识,在一个熟悉的功友引领下,我热情的收留了她们。第二天晚上,其中一功友的丈夫,把看守所的警察领到了我的住处。她的丈夫用我们预约好的暗号敲门,我一开门,看见七、八个着装的警察同他一起進来。我的第一念想:既然警察已经来了,我再害怕也没有用了,利用这机会就向他们讲真象吧。

我与其中一个警察讲起了真象,女功友与我相拥挥泪道别,她们被带回了看守所。后来听说她俩被非法判了刑。当时房间摆放着师父的法像、供品、点着香,大法书和真象资料随处可见。对我而言,看似本应是一场巨难,然而宇宙的特性制约着一切,师父说了算。我的住处又恢复平静如初,仿佛从未发生过什么。(待续)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