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崇州市大法弟子遭恶警和610歹徒迫害案例


【明慧网2004年11月5日】以下是四川省崇州市部分大法弟子在2003年2月中旬至4月期间遭崇州市警察及“610”恶人迫害的实例:

崇州市城关崇阳镇女大法弟子杜玉清、骆俊芳,2003年3月11日晚到崇州市道明镇一带挂大法条幅、发真象资料,遭坏人举报,当晚被绑架到王场派出所。警察将她们铐在椅子上过了一夜。第二天将她们带回城关崇阳镇非法抄家,抄走《转法轮》、经文、真象资料等,并将她们抓到看守所关押。3月13日,恶警将她们的手、脚呈五马分尸状铐在乒乓桌柱子和木椅柱上,几个恶警轮番对她们拳打脚踢,从上午一直迫害到下午六点,打得她俩小便失禁。天渐黑,又下着雨。看守所一位管教实在看不下去了,从恶警手上抢下钥匙,将她们的手铐打开,对迫害她们的坏人说:你们太过分了,打了人不让人吃饭,还不让人解手,有这种道理吗?后恶人将杜玉清、骆俊芳送到看守所女子第14监室继续迫害。在那里,狱警唆使女犯人打骂她们。一个月后,遭严重摧残的杜玉清、骆俊芳被放回家,一个被送進医院,另一个还没有来得及送医,两人便于6月份左右相继死亡。由于恶警的威胁,她们的亲人不敢诉说。迫害她们的恶人有:崇州市公安局恶警龚中、卓瑞、成都610成员张天田。

苟中学,女,50岁,家住崇阳镇。因证实大法、讲真象被当地派出所抓走三次。2003年2月19日在街子镇发真象资料被抓,关押在崇州市公保府宾馆内私设的公堂受审,因她抵制恶警的迫害,崇州市公安局没有履行任何司法程序便判她8年刑。现关押在成都龙泉女子监狱。迫害她的有:崇州市公安局一科龚中、卓瑞,成都市610张天田及充当打手的崇阳镇派出所姓沈的、姓侯的、姓张的几个恶警等。

何盟英,女,40岁,崇阳镇人,因证实大法、讲真象被当地派出所抓走三次。2003年3月6日,何盟英在崇州市公保府被关小号。崇州市公安局没有履行任何司法程序便判她5年刑,现关押在成都龙泉女子监狱。

吉素芬,女,50岁,崇州市廖家镇人。2003年2月下旬向群众发真象资料被抓,因抵制恶警迫害,崇州市公安局没有履行任何司法程序便判她3年刑,现关押在成都龙泉女子监狱。迫害她的人同上述,还有廖家镇派出所自称冯警官的恶警。

张淑群,女,55岁,龚真扬,男,60岁,夫妇俩崇阳镇人。2003年2月18日,张淑群到温江看母亲,在发真象资料时被坏人举报,被当地派出所抓走关進拘留所。她母亲当时被气病住院,三天后就死了。一个星期后崇州市公安将张淑群接回拘留所三天,转隆兴镇派出所关小号,3月22日又送回看守所迫害。8月13日才将张淑群放回家。其夫龚真扬在家修炼,张淑群被抓后,龚真扬就被抓進拘留所,后又转到看守所,现下落不明。派出所抄了他们的家,拿走钱、录音机、大法书等。

王会芬,女,40多岁,梓橦乡人。她丈夫去世7年了,一个女儿在外地打工,家里还有一个80岁的母亲。那天她正在地里挖了三千株小树准备第二天赶集去卖,突然派出所来抓人。80岁的老人跪在地上求放人,派出所警察还骂人,不由分说把王会芬给强行抓走了。王会芬绝食抗议派出所对她的迫害,恶警给她灌食三天三夜,4月29日将她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检查身体有病,当天又返送回成都看守所。5月23日因病情严重从看守所出来。廖家派出所自知理亏失民心,不敢送她回家,叫了一辆三轮车送回家。迫害她的有:廖家派出所姓冯的恶警、市公安局一科龚中恶警。

郭玉芳,女,45岁,教师,梓橦乡人,2003年3月4日下午,和丈夫在崇州市人民医院护理她父亲,3个恶警到医院无理抓走她,关押在公保府宾馆,连续4天4夜审问。后转送三个派出所,每个派出所关15天。在元通派出所时,白天晚上无论吃饭、睡觉、解大小便都被手铐铐着。恶警3月22日送她到崇州市看守所,5月中旬送她到新津洗脑班,直至9月才放回家。迫害她的有:廖家派出所姓冯的恶警、公安局一科龚中、卓瑞、云通派出所、新津洗脑班。

王会君,女,62岁,观胜镇人,因证实大法、讲真象被当地派出所抓走2次。2003年3月2日恶人将她关押在公保府宾馆,连续4天4夜审问。3月22日将她关押在看守所,崇州市公安局没有履行任何司法程序便判她4年刑。现关押在成都龙泉女子监狱。迫害她的有:观胜派出所和元通派出所杨伟、袁刚、王老八、公安一科龚中、卓瑞、张天田等。

张映芳,女,50多岁,崇州市人,2003年3月被抓送進崇州市看守所。连续审问4天4夜,派出所非法抄了她的家。崇州市公安局判她1年劳教。检查有病又送回看守所。7月取保回家。迫害她的有:崇阳镇派出所、公安一科龚中、卓瑞及公检法。

沈大姐,女,68岁 ,崇州市人。2003年3月4日被抓到崇州市公保府审讯。恶警将沈大姐的双手抱着树戴手铐,脖子上还套根绳子,一邪恶年轻人站在绳子上往下踩。那几天下着雨,气温较低,沈大姐又冷又饿,恶警就这样两天两夜的迫害她。后又将她关進看守所,直到7月中旬才放她回家。迫害她的有公安局一科龚中、卓瑞和当地派出所。

岳红,男,35岁, 观胜人,家住元通,开了一间门市搞美术广告。1999年得法。2003年2月26日岳红被元通派出所抓到崇州市公保府宾馆审讯了7天7 夜,一只手铐在木椅上,另一只手铐在茶几上,恶警问一句话就给岳红一个耳光,持续这样打他。随后将他关進拘留所,15天后又关進看守所。恶警非法拿走了他的大法书和一台复印机。派出所准备要判他两年劳教,结果没有送成。5个月后放他回家,恶警乘机敲诈勒索岳红现金3万5仟元。岳红现在一直在恶警的监控下生活。由于恶警对他的迫害使家里人很害怕,家里终日得不到安宁。迫害他的有:观胜派出所和元通派出所杨伟、袁刚、王老八等。

蒋福群,女,50岁, 观胜镇人,2003年3月3日至10月被恶警抓走两次。3月份被抓到崇州市公保府宾馆审讯了3天3夜,后又被送到隆兴派出所关小号,3天后又送到元通派出所关小号15天,每天24小时铐着手铐,吃饭、洗脸、睡觉时还铐在床头上。3月24日恶警又将她送崇州市看守所关了7天,她正念正行,恶警只好放她回家。她家里有个80多岁的母亲病在床上。10月份恶警又把她抓進拘留所,她母亲气愤交加离开人世,家里人问派出所要人,恶警只好放蒋福群回家。迫害她的有:观胜派出所和元通派出所杨伟、袁刚等。

黄英,女,38岁,观胜镇人,在金鸡道班工作。2000年至2003年4月被崇州市恶警抓了4次。2003年4月被恶警抓到崇州市的不知什么地方,恶警使用酷刑,吊打、电棍烧得她全身是伤疤。她绝食抗议,向恶警讲真象。恶警把她送到元通荣校精神病院,医生注射药物迫害她。黄英给医生洪法讲真象说:我不是精神病,我是大法弟子,炼法轮功的,我没有病,我的伤是他们用电棍烧的和打的,我不用药,等一段时间就好了。医生听了她的话,每天让她在精神病院炼功,伤口一天比一天见好转。一个月后荣校医院通知接人,崇州市610不来接人,荣校医院叫黄英自己回家了。在这期间派出所又敲诈他父亲500元。回家后伤刚好,6月份一天恶警又把她抓走关進新津洗脑班。2004年她的家人女儿去新津多次要求见人,都没有见到。直到9月才让见到人,可见到的人已经病得不行了,但新津洗脑班还不放人。迫害她的有:成都市610、崇州市610和元通派出所。请大法弟子发正念:铲除新津洗脑班的一切邪恶,放黄英回家。

杨晓群,女,53岁, 元通镇人,2003年3月3日下午2点,她正在自己开的门市上班,崇州市公安局和元通派出所开了3辆汽车共8个警察直奔她家,一群土匪把她的家里翻了个底朝天,没有搜到什么东西,便将书里夹的伍元新人民币共三佰元钱和楼下厨房的铁筒里的硬币贰佰元钱,合计伍佰元没有任何登记,偷偷的全拿走了。另一路5辆汽车20余警察包围了她的门市,路过的行人看到警察在抄她的门市,马上围来,象赶集一样站满了群众,谁也不敢言。两个铺面的货全被恶警翻得乱七八糟,摔坏了不少货,拿走了大法书、经文和师父的讲法磁带、录音机1个及现金6万2千3佰多元。在无人照看门市及小孙子无人接的情况下,恶警非法把她绑架到了元通派出所。绑架她的20多人中有成都市610、崇州市610和元通镇610.一个叫王老八的警察吼到:送到崇州叫你拳脚吃个够。恶人当天就把她送到崇州市公保府宾馆审讯了5天5夜,不让睡觉,双手铐在木椅上,再加上一个手铐铐在椅子脚下的横梁上,不能坐、不能弯腰,椅子顶在腰背上,手也不能弯,然后一个年轻人还站在手铐上去踩。时间稍一长手肿的疼痛就象要断了,杨晓群痛昏了过去,恶警就用冷水浇,强行逼供做假材料。审讯到第四天,成都市610张天田用手打她的耳光不下30个,并嚣张的说:我就是法律,打你了,你把我能怎么样。第五天崇州市公安局一科卓瑞(30多岁)叫嚣:我就是法西斯,看你有好铁。边说边用手打杨晓群的耳光,打累了又用大法书打她耳光总共不下30个。打够了说:你進了这道门,就由我们处理,不比电视里说警察怎么好,对你,休想。恶警杨伟、袁刚骂杨晓群说:把你迫害死了不如狗,任我们怎样处置你,没人管。又露骨的说,因为他们没有搜到她的钱才迫害她的家人。一天,恶警卓瑞飞起一脚将她连椅子踢倒在地,致使她的小腿两个多月都是黑的,手脚麻木半年多。崇州市派出所变着花样:把她先关到羊马派出所、又转到隆兴派出所关小号15天。隆兴镇派出所所长不让她们洗脚、洗头、洗衣服,不准出小号解便,只有早上9点和晚上7点过才准出小号门大小便、洗脸,每天吃他们的剩菜剩饭。3月24日恶人又将杨晓群送到郫县看守所关押了20天审问两次。恶警叫她写保证书,说罚了款就可回家。遭杨晓群拒绝。派出所非法判她劳教两年,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体检查出有高血压、心脏病等多种疾病,医生叫他们赶快放人。恶警就开始骂个不停,威胁恐吓说:回看守所再收拾你,把你打个惨。当天恶警铐着手铐将杨晓群带回郫县看守所,后又关進成都看守所4个月。7月26日杨晓群昏倒在看守所,病情加重。派出所于8月11日叫其大女儿交了5千元才将杨晓群接回家。公安局一科龚中还通过其他人向她大女儿敲诈勒索了3仟元,招待费2仟。杨晓群回家后,每逢所谓的敏感日就遭恶人就上门骚扰,威胁不写保证就送洗脑班。杨晓群正念正行抵制恶警的非法行为。

夏群辉,女,42岁,元通镇人,2003年3月初恶警到她的加油站准备非法抓她,没见到人,恶警就强行封了她的加油站,抢走加油站的账本和她的运输公司的账本。当时加油站的职工对恶警说:账本你们不能拿走,这是我们几个人合伙办的。恶警不但不听,还威胁恫吓说:你再说连你一起抓,不准营业。在恶警的威逼下,职工和亲人惊慌失措。夏群辉为了大家的利益,自己就出来了。被恶警抓走关了7天后放回家,经济损失惨重。

林玉芬,女,45岁,元通镇人,2000年元旦進北京上访至2003年4月14日证实大法、讲真象被恶警抓走4次。2001年1月关進看守所,罚款8仟元才放了她。2002年两次被抓罚款300元才放回家。她没有钱,一个儿子在读高中,丈夫又不管。是同修到崇州市看守所将她接回家。2003年4月林玉芬被坏人举报,又被抓关1 个月,610准备送她進新津洗脑班继续迫害,非典来了,才放她回家。迫害她的有:元通派出所杨伟、袁刚、林真祥,公安局一科龚中等。

严志芬,女,30多岁,元通镇人,2000年元旦進北京上访至2004年9月14日证实大法、讲真象被恶警抓走3次。2001年被关進看守所4个月才放回家。回家后恶警随时骚扰她,还偷拍摄像,使她不能正常的生活、工作,经济损失2万多元。2004年9月14日,严志芬到崇州市道明镇讲真象被坏人举报又被抓走。她绝食4天抗议恶警的迫害。恶警只好放她回家。迫害她的有:元通派出所杨伟、袁刚、王老八、林真祥、廖中全、姓黄的、崇州市公安局一科龚中、道明派出所等。

罗学建,女,60多岁,元通镇人,2001年至2002年发真象资料,被派出所抓進崇州市看守所两次关了1个月。罗学建不配合恶警的无理要求,他们只好放她回家。回家后派出所长期跟踪骚扰,只要是所谓的敏感日就上门骚扰威胁。迫害她的有:元通派出所杨伟、袁刚、王老八、林真祥、廖中全、姓黄的、公安局一科龚中等。

刘会君,女,40多岁,元通镇人,2004年9月14日到崇州市道明镇给群众讲真象,被坏人举报,恶警来抓人。她当着大家揭露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真象及不可告人的阴谋,恶警去了两次才把她抓到道明派出所,后来又转到崇州市拘留所。刘会君在拘留所绝食4天,正念正行回家了。通过这些事,她的家人从中也看到了恶警迫害的事实,以前对她修炼不正的场全部正过来了。迫害她的有:道明派出所610恶人、崇州市公安局一科龚中等、元通派出所廖中全、姓黄的(30多岁)等其它恶人。

以上只是崇州市公安局在这期间对大法弟子迫害的部分罪行。请给予曝光,揭露邪恶暴行,制止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