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诸城法轮功学员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11月5日】我叫韩秀芬,山东潍坊诸城人。1992年我由于身体不好,因此不到退休年龄就退下来了,当时48岁。我患有心脏病、高血压、脑动脉硬化、气管也不好等多种疾病,每天都得吃很多药,每年也要住好几次医院,住院一次要花费几千元,自己觉得活得很累。

1997年春节那天夜里,我和老伴起来下水饺,水饺刚下到锅里,贴在墙上的大福字就飘到了锅里。当时我和老伴都很高兴,心想今年会有什么大福呢?就在正月初五那天,我市举办法轮大法教功培训班,听说学了法轮功什么病都能好,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来到了学习小组,在小组学了不到一个月,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吐出了不少的痰,从此以后气管病好了。当时我老伴也惊奇的说:怎么大法这么神奇,没见过老师的面就给你祛病了。从此我老伴也走上了修炼的路。学法炼功不到三个月,我身体其它的病症也全好了,到现在学法八年了,再也没吃过一分钱的药,身体感觉非常轻松。真是无法用语言感谢师父对我的慈悲救度之恩,同时也感受到了大法的无比伟大和神圣。

1999年7月20日,江氏邪恶集团开始了对大法弟子的大规模迫害。我记得7月22日那天,中央一台播放诬陷大法的节目,村大队通知我们炼法轮功的都去看,看了以后叫我们每人谈谈个人的看法,因为我年龄最大叫我先说。当时我就觉得奇怪,怎么把大法诬陷成这样?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人。于是我坚定的说:我不相信电视上说的,那些完全是对大法的诬陷。我炼了法轮功以后全身的病都没有了,这样的功怎么能说不好呢?

自从7.20以后,我经常受到迫害,市、乡镇、单位及大队,随时都有人来家骚扰,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把大法书交上去。有一天我家来了20多个人叫我老伴写保证书,说上面不准党员炼功,如果不写就关押起来。老伴由于害怕和当时的压力,就写了保证书。又叫我写,我说我又不是党员,我不写。那人说不是党员也得写,由于我心里也害怕,于是也在上面签上了名字。自从签了名字以后天天难过。修大法身心受益,现在大法和师父遭到诬陷时,自己却不敢说句真心话,内心总觉得愧疚。

1999年农历七月的一天,天气非常炎热,大队的干部领了十几人来到我家,又叫我写保证书,我坚决不写,我说我炼了法轮功全身的病都没有了,如果不是炼法轮功,我还不一定能活到现在,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你们不让炼谁能保证我病全好?他们看我不写,说让我再考虑考虑,下午五点再来找我,我坚定的说:就是把我打死我也不写。

2004年二月初五上午,也正是开两会期间,我市的邪恶之徒非常猖狂,他们非法抓人、抄家。我刚吃了早饭正洗碗,就来了五六个恶警,他们说:“有人供出你给她的资料,跟我们到派出所去一趟。”我就坐在沙发上和他们讲起真象来,我说我修炼大法七年多,没吃一片药,我全身的病都好了,你们抓我,我到底犯了什么罪?我们都按真善忍做个好人,做个完全为别人着想的人又有什么错?上北京也是被你们逼的,不是去闹事,是例行宪法给我们的权利,闹事的有那个闹法的?连个口号都不喊?坐那儿老老实实的?你们抓人不是违反宪法吗?其中一个头目说:“就有那么好?”我说:“就是那么好,要不怎么全世界60多个国家都炼?”另一个恶警见我说的句句是理,就气愤的说:“有本事到美国去炼。”最后他们看抓我没法,就把我老伴抓走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