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学校教师说说心里话

【明慧网2004年11月5日】

  • 与学校教师说说心里话

  • 给河北任县公安局刘振国及家属的公开信

  • 东北大法弟子致北京同胞公开信

  • 与学校教师说说心里话

    2004年秋,本市某中学一名女学生被盗,她依仗父兄在社会上闯出的强势,在全班学生中每人集资八十元顶帐。后被一学生家长告发后,该女学生被学校开除。父兄不平,除告到市府外,天天到校闹事。学校无法正常工作,无奈调来保安把门,将矛盾挡在门外。

    在这事闹得沸沸扬扬,众说纷纭的时候,一法轮功学员说:这能怪谁呢?学校不对吗?如果是一位屡教不改的学生,总不能让一颗老鼠屎搅坏了一锅粥吧?家长无理吗?学校本来就是教育人的,你学校教育不好就开除,让谁来教育?孩子有错吗?被偷了,一人有困难,大家帮,似乎也在理。都有理,可都无理,因为理的基点错了,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看别人的不是,如果象法轮大法要求的:反过来看看自己(向内找),那么这个学生也不能要求同学集资,而是让家长承担;校方也不能因此而开除她,而是進一步把孩子教育好;她的家长更不能闹事,而是找自己责任。

    说到这里,一位在场的朋友开腔了:“都是江××坏,好人不让做,都炼法轮功就不会出这种事了。”这话说在了点子上。镇压法轮功、镇压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放纵、支持为奸行恶之人,抑善扬恶,不仅是上述事件发生的深层原因,也是当前学校不知何为道德教育、问题百出的根本,更是社会刑事犯罪频发、吃喝嫖赌盛行、贪污腐败、政匪一家、道德急速下滑的根本。人没了心法,自己不能约束自己,那什么法律、教育都是无用的。如果象法轮功教人向善、教人有心法,人人都管自己,社会不就安定了吗?

    我也曾是一名老师,一次告诉我的一个学生:“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我不信。”我说:“我不强迫你信,我也没有这个权力。可你知道,我原来一身病,现在全好了,你看现在身体多棒。”他说:“精神有寄托就好。”我说:“那么我把精神寄托在法轮功上,有这个信仰。既符合《宪法》规定的信仰自由,又有一个好的身体,不对吗?他说:“对!”我说:“好,你知道这一点,那么江××不让人有精神寄托,不希望人民身体健康,无端镇压,肯定是错的……”接着我给他讲了“天安门自焚”是江泽民一手导演的丑剧。他叫苦不迭:“咱中国人真叫他们蒙苦了,电视、报纸一个声音的往咱脑子里灌,什么人能不让他们灌糊涂呢?!”

    老师们,您说不是这样吗?在这个一言堂的国度里,平民百姓知道什么呢?今天学校把江××团伙制造的谣言、漫画贴在宣传栏上,与当年把刘少奇的所谓罪状、漫画贴在宣传栏上,有什么两样?难道这样的事还少吗?反右时、文革时我们都贴过……,我们都贴对了吗?当我们批判刘少奇“三自一包”时,你知道这恰恰是毛××制订的《人民公社六十条》上的内容吗?当你按照江××之流捏造的谎言假象,说法轮功时,你可曾知道,江××之流正在贼喊捉贼、干着将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的勾当吗?就在胶州市打出“崇尚科学、关爱家庭、珍惜生命……”宣传标语的同时,张家屯私设监狱里多次非法关押过大法学员,把一个个家庭拆散;胶州市精神病院里有近百名大法学员被强行打毒针、吃毒药,损害了身体健康,据不完全统计,胶州市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全国仅查实姓名的,已有一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文革时,张志新说真话喊冤被割断喉管枪杀了,现在大家都知道张志新冤枉,可当时又有几人不说她“罪有应得”的呢?今天,法轮功学员说明真象、鸣冤叫屈,上千人被迫害致死,难道也还要等真象大白时,才能知道我们是对的?事后诸葛亮又有什么用呢?

    我曾经是一名学生,是老师教给我许多知识,所以我尊敬老师。可是,近年来我却感觉到这些知识也封闭着一些人的大脑;又因为历次政治运动的消磨,有些老师(不仅是老师)的灵性被磨去了。我与一位儿时的班主任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真善忍不就是个口号吗?”我说:“要求人按照‘真善忍’这个口号去做不对吗?比逼迫人按照‘假恶斗’去做,谁对呢?”

    他无言以对。又提出了这个问题:“可是,你们也有不对的地方,又上北京、又贴标语,又上卫星,干扰了人民的正常生活。有话按照程序去讲嘛。”

    我说:“我们到哪里去讲?报纸、电台、电视我们都没有,谁到政府反映情况就抓谁,包括写信向各级政府反映情况。我们师父冤枉,法轮功冤枉,被迫害死那么多人冤枉,告状无门,只有另辟蹊径,在社会上讲,呼吁社会善良的人给予支持,同时也抹去人们对大法不好的一念,给世人一个好的未来。《宪法》赋予了每个公民喊冤、如实反映情况的权利;可是喊冤者被抓、讲真话者被杀,这是哪家的理,哪家的法?记得,上初中时,你给我们讲鲁迅写的《纪念刘和珍君》的文章时,义愤填膺、声泪俱下,呼唤民主自由的正义良心溢于言表,可今天您对江××迫害、杀害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怎么就无一点同情心,反而对我们喊冤而指手画脚了呢?文革期间您是否也曾反对当局干扰人民的正常生活了呢?对当局做的事您怎么就那么不分是非的认可呢?当年您提倡的民主、自由、信仰、《宪法》在哪里?”

    他茫然了。“可我总觉得法轮功是迷信。”他的问题一个接一个。

    其实这个问题虽然将人们封闭的很严,但要解开也不难。我问了他一句:“你虽然是老师,咱不说庞大天体,只说地球上的事,我们全知道吗?”他说:“知道的太少。”“不知道的事就能说是迷信?这不是在人为的封闭自己?毛泽东在進北京前,一位高人告诉他8341的数字,毛当时不解,无目地的把警卫部队命名为8341。到他去世后,人们惊奇的发现,83是他的寿命,41是他掌权时间(35─76)。您说这些事是迷信还是科学?”“天体太大,地球太小。就银河系而言,科学已探明,三十六万个地球才有太阳那么大,一千亿颗太阳一样的恒星组成银河系。换言之地球只是银河系的三万六千万亿分之一(其实远远小于此数)。在这个银河系的芝麻粒的芝麻粒的小小地球上,产生了精神与物质相结合的小小人类,而按照唯物主义论,其它大银河系,大宇宙却是纯物质,无灵无知的,合理吗?符合逻辑吗?”

    他说:“应该是有更高级的生命……”是啊,就是有更高级的!只是不在我们这个空间,不修炼的人看不到,用仪器也测不到,他们就是神。(同等层次不同空间,也有人看不到的低灵的东西。)

    尊敬的老师,说到神,我这里还有两个真实的故事。一是胶州市西南乡朱沟村,八十年代初的一个早春,一赵姓十九岁青年与其叔一起外出,遇一弃婴。青年将其被褥、买命钱据为己有,将婴儿扔在路旁冻死。其叔未予制止。秋季一天,青年与其叔一起刨花生时,眼见西北天阴云密布,众人纷纷回家拾掇场园。他与叔走到半路,一个巨雷将二人击倒,青年烧成焦糊状。其叔醒来后透露了青年的恶事。其母哭着说:“吃亏在于贪财啊!”另一件是发生在邪党篡政前即墨小荒村:一天中午,一排国民党兵正在一闲屋睡觉,突然电闪雷鸣,一个滚地火球将睡在最里面的平时无恶不作的排长抓出击毙。(这种现象按照现代电学的理论无法解释)。从此,这个排的官兵无人作恶。“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一定要报。”“暗室亏心,神目如电;人间私语,天闻若雷。”这些话是丁点儿不错的。

    另外空间在哪里?就在我们这里。举个简单的例子,电视机收到的图像信号,就是走的另外空间,是电子的空间。电子也好、质子也好,一切微观的物质都是无处不在的,象空气一样弥漫在所有的地方。不修炼的人不知道不足为怪。天上的鸟不知道水中的鱼是如何生活的。当然这个例子不很恰当,因为鸟和鱼是在同等层次同等空间,而我们说的是另外空间。其实佛教、道教、耶稣、周易八卦等都是讲的另外空间的理,可我们五十年来割断历史的教育,不允许有第二个声音的教育,把老祖宗留下来的精华的东西都当垃圾扔了。

    有人连释迦牟尼、耶稣也不承认是神,认为是杜撰的。可是圣诞节就是耶稣的生日,2004年就是从耶稣开始的纪元,复活节是他遇害后又复活纪念日。从古到今,冤死的人成万上亿,大家想一想,为什么耶稣却让人如此纪念?就是因为他遇害前说他三天后就复活了,可当时人们都嘲笑他,认为是疯话。三天后他真的复活了,人们恍然大悟后,才做出一个个纪念决定的。

    有人相信过去讲的神而不相信今天讲的神。其实当初释迦牟尼、耶稣、老子传法传道时,除弟子外,别人也不认可。因为神下世讲法也要符合人间这个迷,才能使人得度。没有迷就度不了人。今天李洪志老师将佛法真理传给了人,人在迷中,不知珍惜,还在无知的批,不知道自己在害自己啊。

    有人接受了历次政治运动的反面教训,上头叫打倒谁就打倒谁,叫批判谁就批判谁,明知不对也随大流。这在过去人与人斗中可以保得了一时,而今天是人与神斗,人与天法斗,是绝对不行的。

    老师们,不要说“小腿扭不过大腿”,只要大家都不助纣为虐,不为了自己的名利趋炎附势,恶者也恶不起来。也不要说与自己没有关系,其实关系太大了,今天每个人的一念就决定着自己的未来。

    信仰自由是天赋人权,《宪法》也规定的。迄今为止,中国没有一条法律条款明文将法轮功定为×教,江××挟权势以压人的话不具备法律效力。到今天,江泽民因为酷刑罪、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等罪行,已经在世界十多个国家被起诉;他已经日暮途穷,想用下层公安为它抵命,象“非典”时找孟学农、张文康替罪一样。时至今日了,有些人为什么还要为他摇旗呐喊呢?回头看看吧,江已经垮了!

    在镇压前,全世界只有三十个国家的人炼法轮功,现在已增至六十多个国家。这就是法轮功伟大殊胜的明证。××党也常常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毛泽东的名言是“要知道梨子的滋味就亲口尝一尝。”炼法轮功的人是真正了解法轮功的人,不炼的当然不知道其中的奥妙。朋友们,是酸是甜,你还是多听听炼功人是如何说的吧。“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听听不同的声音,能使您看清事物的本质。

    关于法轮功修炼,有人也许不知道不明了的事情太多,可以存疑,但不能乱说,更不能捕风捉影的说、无影也瞎编着说,否则话一出口罪业已成。请揭下那些捏造的批判文章和漫画吧,无知的写无知的画是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既害人又害己,可知谤佛谤法,其罪大似山似天啊!法轮功学员不要你的钱,不要你的物,不求你做任何事,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就一定会有个美好的未来的!


    给河北任县公安局刘振国及家属的公开信

    刘振国及家属:

    我们是河北省任县大法弟子,给你写此信,告诉你法轮大法的真象。

    法轮大法自1992年5月传出以来,以博大精深的法理和祛病健身的奇效在短短几年内深深震撼了一亿修炼者的心,他们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约束自己,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处处为他人着想,以祥和的心态对待周围的人和事。然而,就这样一个对人、对社会有百利无一害的高德大法,却受到当权者江××的妒嫉,它不能容忍那么多的大法弟子发自内心对大法师父的尊敬,不能容忍有那么多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于是江××利用手中的权力,盗用国家和党的名义,无理智的疯狂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镇压和迫害。它下达了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邪恶命令,指使地方官员和公安警察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充当它的打手和替罪羊。

    在任县这几年积极迫害法轮功的恶人中,刘振国已成为了首恶。对本县大法弟子進行残酷迫害,随意毒打绑架来的大法弟子,用电棍电,酷刑折磨,勒索大法弟子,少则千元,多则上万。全县至少有上百名的大法弟子受到过刘振国的迫害,这是铁的事实。

    河头村大法弟子刘冬芬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毒打致死,遗体上伤痕累累;张巧燕因99年为法轮功上访被抓回后毒打,被迫交付八千元罚款,因受到巨大的精神和经济压力,几个月后含冤去世;刘振国对大法弟子丁新芳刑讯逼供,用上背铐的酷刑来折磨他,并用铁棍使劲敲击手铐,增加丁新芳的痛苦。这还不够,刘振国还让丁新芳长时间“骑马蹲档”式的站着,胳膊下放着烧过的火钩,用木棍子毒打,从下午5点到第二天凌晨,刑讯逼供15个小时,新芳被打得遍体鳞伤,臀部青紫,肿起多高,几天裤子脱不下来,只能爬着,脸被鞋底打得变了形,手腕被手铐铐出一道深沟,手背肿得象馒头,麻木无知觉,双手不能用力达五个月之久。由于遭受迫害折磨,丁新芳心脏出现病状,最后被勒索3500元才允许保外就医;大法弟子芬芬,一个手无寸铁的老太太,被刘振国抓走后毒打,牙齿被打活好几颗,家里被累计非法罚款达2万元。

    在任县,哪一名被绑架关押的大法弟子不被打得伤痕累累,遭受刑讯;抓捕大法弟子哪一次少了刘振国。在对大法弟子進行无理罚款、肉体迫害的同时,每逢国庆节、两会、7.20、4.25期间,刘振国便会上门骚扰大法弟子,给他们家庭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

    身为人民公安,本应呵护良善,惩治恶人,为官一任自当造福一方。然而对这样一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人進行迫害,勒索钱财,中饱私囊,正是知法犯法,违背了一个警察的天职!我国宪法第36条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团体,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不信仰宗教;第37条规定: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禁止非法拘禁或以其它方式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检查公民的身体:第39条规定: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刮或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

    历史的教训我们不应忘记,“文化大革命”刚刚过去,“文革领导小组”那些执行命令的闯将有什么好下场呢?手上沾满血的公检法人员、军人被枪决了不少,连北京的公安局长刘传新也畏罪自杀了,那些执行错误路线的人有的成为了阶下囚。请仔细的想一想,一句“执行命令”就可以把迫害大法弟子犯下的罪行推脱了吗?这种对道义和良知的迫害,何止是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对人类的毒害也同样是深重的。人们远离“真善忍”那是什么样子?必然“假恶暴”横行于世,现在不正是这样吗?这场由江××发动的对“真善忍”的迫害,正是对人类仅有一点良知和道德的彻底摧毁,由此给中华民族带来的深重灾难是可怕的。而那些被江氏利用来迫害大法的打手们,已在无知中被江氏邪恶集团带到了危险的边缘,在无知中给自己和家人造下了无边的罪业。作为参与这场迫害的刘振国及家人,真应该好好想想了。

    目前,江××已是穷途末路,它及其帮凶们在国外已被起诉,罪名是“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酷刑罪”。自2002年10月起,美国、比利时、西班牙、德国、台湾、韩国的法轮功学员相继在自己的国家和地区将江泽民告上法庭。

    民间正义人士成立的“全球审江大联盟”已向海牙国际法庭递交了起诉江泽民的书面材料;法国、德国、西班牙、比利时、冰岛、芬兰、亚美尼亚、摩尔瓦多、塞浦路斯起诉了包括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刘淇等在内的16名迫害大法的高官。“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于2003年1月20日在美国成立,在全世界几十个国家设有分部,宗旨是“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

    几年来,江氏对法轮功学员的群体灭绝政策非但没有压垮法轮功,法轮功目前在全世界六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得到洪传,“真善忍”已深深扎根人间,把江泽民押上历史的审判台只是早晚的事而已。

    做为大法弟子,我们依然对刘振国良言相劝,无论从哪一个角度讲,你都万万不能再追随江氏迫害大法了。别处不说,就看看任县迫害大法弟子恶人的下场:前政保股长贺海铎已患腰椎盘突出,他妻子经常上庙求神还愿;看守所所长李永军就在毒打大法弟子春梅的当晚突发脑血栓症状,并在一次押送大法弟子的途中出车祸受伤。刘振国不会忘记2003年非典期间发烧与车祸之惊吧!善恶有报真是天理,只是早与晚而已。积德可荫及子孙,作恶亦可祸及后人,灾祸不会无缘无故发生的。

    奉劝刘振国不要再失去给你醒悟的机会了,不要拿家人的幸福和后人生路为赌注而换取一时的蝇头小利。悬崖勒马不为晚、船到江心补漏迟。

    在此,也一并规劝所有追随江氏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官员和公安干警们,快快及早醒悟。

    衷心希望每个人都有—个美好的未来!

    全体任县大法弟子


    东北大法弟子致北京同胞公开信

    尊敬的北京同胞:

    您好!为了您及您的家人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今天给您写这封信,告诉您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这对您来说太珍贵了,他牵扯到每个人的命运,请您一定要重视。

    我们法轮功学员遵照师父的教诲,严格按着“真、善、忍”的要求做个好人,心灵不断得到净化,身体健康无病,做事先想到别人,为别人着想,无私无我,道德高尚,身心受益,现在法轮功传遍了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修炼者一亿多人,而且日益增多,台湾、美国等地区和国家纷纷成立了明慧学校和明慧幼儿园,从儿童开始就修炼法轮功。《转法轮》一书被翻译成二十多种语言和文字,法轮功及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得到世界多个国家的政府、组织、机构一千二百多项褒奖,法轮功被称为高德大法。

    在中国,就是这样的高德大法及数千万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却受到江氏集团五年多的残酷迫害,他们迫害的手段都是谎言、造谣、栽赃陷害、嫁祸于人。如所谓的“4.25”及“围攻中南海”,是因为天津市公安局非法抓了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而且拒不放人,天津市委又不管,扬言说你们上中南海去要人,这样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听说后,自发的去中南海和国务院信访局和平上访,相信国家领导会为百姓当家做主的,因为法轮功是国家允许炼的,大法研究会自92年成立就设在北京,才有上亿的人学炼,并且受益匪浅。

    这本是一次自发性的群众的和平上访,也体现了对国家领导的信任,却万万没有想到,被江××诬陷为“围攻”,成为迫害的一个借口。再如“天安门自焚案”,从央视《焦点访谈》节目中,自焚现场录相中,可以看到有一个身穿绿色军大衣的男子手持一重物,用力向死者刘春玲头部击打,导致刘春玲急速倒地,并用手护卫被打的左侧头部,并非被烧死。关于刘思影气管切开后,能在中央电视台节目中唱歌这一问题,专业医生认为刘思影的声音不可能那么洪亮。中央电视台应该是做了手脚。《焦点访谈》录相的第一集中的王進东与第二集中的王進东不是同一个人。《焦点访谈》的女记者李玉强公开承认广场上王進东腿中间的雪碧瓶是她们放進去的,此镜头是她们补拍的。根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独立的、科学的调查证据来看“天安门自焚案”是一场犯罪性质极其严重的重大阴谋案,并涉及恶性谋杀和栽赃陷害。又如:收买杀人犯--疯子傅怡彬等人冒充法轮功学员,嫁祸法轮功。

    江氏集团这样丧心病狂,一则是使其迫害法轮功“合法化”,二则是欺骗煽动不明真象的世人与他们一道仇恨迫害法轮功学员。江氏用暴力极残忍的迫害了几千万法轮功学员,用谎言毒害了十几亿的世人,在这场浩劫中世人都受到了它们的迫害。五年来,被它们非法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劳教、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数以百万计,有的多次被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们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公安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中,那些恶警、恶人在江泽民的“打了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就地火化”的邪恶指令下,对法轮功学员施以各种酷刑:用几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一个人,并专门电击女学员的阴部、乳房,强奸女学员……还有更惨无人道、更灭绝人性的手段呢,比如给大法学员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导致大法学员到第九天时含冤去世,大法学员李慧琼在石家庄劳教所四大队被残害得全身瘫痪。邹玉韵在广州槎头妇教所被殴打、灌粪水、辣椒水,被折磨得人都变了形。自1999年7月20日到2004年10月1日,通过民间途径得到确切消息,已有1071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女性约占51%以上,50岁以上老年人约占38%以上,现在还有十几万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残酷迫害,天天都在死人呢!

    江氏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对人类基本道德、良知、人权和生命的迫害,是对《宪法》的肆意践踏,江氏集团的成员及追随者已被海外大法弟子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在多个国家告上了法庭,而且江××已被告上国际法庭,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全球性的道义法庭、人心法庭、人间法庭。公审江××的日子到来了,乌云遮不住太阳,千古之冤定昭雪,是历史的必然,善恶有报是天理。

    可敬的北京同胞们,擦亮您的眼睛,发出正义之声吧,谁都知道大法好,说句真心话吧,让人们从谎言的毒害中解脱出来,大法弟子不顾自身安危讲真象,走到您的身边时,您能伸张正义配合他们吗?那才是您积无量功德的时候呢!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