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 迄今已有 150388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2004年11月7日】
声明

我今年11岁,是五年级的学生,我妈妈、爸爸都是大法弟子。学校因受谎言的蒙蔽逼迫学生,签诽谤大法的名,我因为害怕也违心的签了名。我现在严正声明:“签名”作废。我今后也要做师父的小弟子。并利用机会告诉人们大法好,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毕明坦 2004年10月25日


声明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我学习期间,学校组织的“万人签名”反对法轮功活动中,因当时不签名就被停止上课、开除,所以为了自己的学业,我违心的签了名。现在修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修炼“真善忍”是对社会有百利无一害,所以我严正声明我的签名、所说、所写、所做作废。今后一定会支持法轮功。并利用机会告诉人们大法好,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斌 2004年10月19日


声明

我是大法弟子的女儿,我母亲在2001年9月份在被教养院强行邪恶劳教期间,每月接见时,想见妈妈心切,就配合了邪恶的安排,多次踩了大法师父的法像,我特此向尊敬的大法师父请罪,我错了。特此在《明慧网》上严正声明:在接见时对师父的一切不敬全部作废。并利用机会告诉人们大法好,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彤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2002年,我因发真象资料被民警发现,当日抄了我的家,然后将我送入洗脑班。因我学法不深,对某一法理悟偏了,用人和人的观念对待起超常的法理,但当时自己并未意识到,心性上有漏,所以旧势力才敢乘机恶毒的迫害我。在当时那种恶毒环境种种邪恶因素的包围下,使我人心的一面渐渐鼓胀,占了主导位置,任凭邪恶牵着鼻子走我也觉察不到,直至满足了邪恶之所需——写了不该写的东西。回家后,我那明白的一面清醒了,吃惊自己之所为,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为了否定旧势力强加与我的安排与迫害,我及时写了一份我所写东西作废、无效的声明给洗脑班。两年后的今日又写这份严正声明,是因偶听同修说,应该在《明慧网》上声明才是,我认为很有道理。为了旧势力及其利用的一伙强加给我的安排与迫害得到彻底的全盘否定,我严正声明:邪恶的洗脑班让我所写一切东西都作废、无效,并彻底消除销毁旧势力利用的一切黑手、邪魔烂鬼、以及起负作用的一切坏神。我要很好的承担起恩师在正法的最后时期给正法弟子安排的特殊的、伟大的、光荣的历史使命——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并且要理智的、平稳的、走正、走好佛恩浩荡的恩师给弟子安排的修炼道路。

孟秀玲 2004年9月16日


声明

我于2000年先后到云南省委、北京信访局上访而被非法判劳教三年。在劳教所期间,受到马三家帮教团的所谓“帮教”,主动邪悟,误导不修炼的人,助长了他们迫害正法修炼者的邪恶;掩盖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手段(如体罚、谩骂、无限期关押威胁、唆使其他劳教人员打骂、折磨等等)甚至美化;并积极协助邪恶迫害其他正法修炼者(把修炼者胁迫到洗脑班),引导他们邪悟;还默许弄虚作假,主要参与电视台拍摄了记录片“较量”,毒害了广大不明真象的人民群众,加深了他们对法轮大法的误解。我所做的这一切违背了“真、善、忍”,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事,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阻碍和破坏了正法,起到了魔都望尘莫及的破坏作用。在此我严正声明:我在邪悟中所思、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全部作废。今后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文航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是1996年由亲戚介绍修炼了法轮功,当时学习了法轮功后,原来的头痛、关节痛全都消失,直到现在8年没有吃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心胸也开阔了,婆媳之间也相处的溶洽了。可是1999年7月20日以后,学法环境被破坏,公安机关的人员还不断的打扰我们的家庭生活,整天问这问那,拍录像、照照片。就这样,我在害怕的情况下与它们做了口头协定,说自己“不炼了、不学了”。可是在2002年的一天早上,迫害又加重了,我在公安机关的不断抓捕下,逃出家门,从此以后过着有家不能回的生活,东躲西藏,使我的孩子失去了母亲的疼爱,丈夫失去了妻子的照顾。由于想孩子,想家人,被家人强迫送入了洗脑班,在那里时刻被两名女工看管着,吃饭、睡觉、以至上厕所,都被人看着,没有一点人身自由,还经常放诬蔑法轮功的光盘。我为了早日与家人团聚,写了违背大法、违背师父的“保证书和揭批书”,就这样洗脑班整整控制我一个月,回家后,自己以前的病又回来了。认识到自己在这种高压下,写了那些“保证书、揭批书”等等都是错误的,“我和私”心太重,使自己做了违背大法、违背师父的事,我深感后悔。我现在特此声明:我以前对公安机关所承诺的一切作废。我以前写的“保证书、揭批书”等等全部作废。我会重新走入大法修炼,做好师父所嘱咐的三件事。

金晓敏 2004年9月27日


声明

2001年2月22日,我被人举报,片警和委主任来到我的住处,让我说“不炼”,我拒绝了,他们拿走了我家里多本大法书籍和刚买的录音机,并把我带到派出所,后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49天。后来由于学法少,在看守所常人心越来越重,在变异思想带动下,违心写了“保证书”,心想出去后还炼,也不知道不应该配合邪恶。回家后,2001年~2003年期间,片警不停的骚扰,不是照相,就是按指纹,要照片、签字,“610”也来过,在自己怕心、求安逸心带动下都配合了。后来放松了自己,思想离开了大法,慢慢身体又不好了,心性也很差,做了不该做的事,现在想起来真的是只要思想离开法,邪恶就会钻進来加重执著。看到其他同修的严正声明,知道了修炼的神圣严肃,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的重要性。也为自己走过弯路、所留下的污点痛悔,尤其难过愧对师尊对自己的慈悲呵护和苦度、承受!在此严正声明,我在此之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和黑手烂鬼的干扰,决不再配合邪恶!走师尊安排的路,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到底!

隋吉顺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是97年得大法的,此后我走上了修炼之路,身心得到了净化和升华。1999年7.20,江氏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镇压和迫害,在欺世谎言的宣传下,为了讲清真象,我和几个同修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关進看守所一个月。放回家后,恶警常常来骚扰,后又被关進了洗脑班。往事不堪回首,我因学法不深,人心过重,对师父正法的认识不清,正念不足,我被邪恶钻了空子,写下了荒唐的“决裂书”,在人心的带动下,在所谓的去私心与符合常人状态修炼的借口掩盖下,被旧势力败坏的观念所带动而邪悟,对讲清真象、救度世人产生邪悟,对师父和大法产生了不敬念头,放任着自己的魔性,干扰了许多同修,做下了很多错事,给大法带来了负面的影响,也给自己在修炼这条路上设置了障碍,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后来通过学法、同修的帮助及师父的点化,我真正的清醒过来了。现在我声明,在任何环境下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重新回到大法中来,认真学法,加强正念,做好当前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

赵咏梅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99年7月21日去北京上访,在被劫持到县公安局,当晚让每人写一份“保证书”放人,我除了写一些过程外,还写了一句“以后因法轮功的事不再去北京”,同月23日单位也让写“保证”(说县里要),并强调必须写上“决裂或不炼功”,我也写了一句“不炼法轮功了”。2001年10月左右,政府办洗脑班,我由于不接受洗脑,被非法抓進监狱,绝食十一天放出时,在释放证上签了名。2002年第二次被抓,在监狱里写过一份所谓“不去北京”的保证(当时正是中央开两会),抓進和放出时都在拘留证上签了名。过去所写的一切全部声明作废。加紧弥补,修成一名合格的正法弟子。

谭景诗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是96年在北京某部队得的法。在部队期间,由于自己学法不深,修的不精進,再加上怕心、色心和欲望等,导致了主动向邪恶低了头,写了“保证”,并烧了几本大法书和磁带。回到地方,任司法局长,由于怕自己受牵连,主动帮助邪恶迫害大法。即使这样师父一再慈悲于我,给我机会,使我又走進了修炼的队列。由于自己放不下名利情,屡次遭到妻子的反对、破坏,有一次,竟向妻子屈服,我妻子烧了几本大法书。我说“保证不炼了”。晚上做梦,眼看自己就要掉到万丈深渊,又是大慈大悲的师尊救了我。现在我下定决心,坚决紧跟师尊,精進实修,坚决弥补自己的一切过失,坚修大法紧跟师还。

张恩军 2004年10月21日


声明

被单位迫害下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词一律作废。放下人心,跟师父真修法轮大法到底。我是97年底得法,是抱着治病强身目地,虽有求“道”之心,但长时间不能够在法理上认识法。99年7•20来临时,邪恶对法轮大法弟子的迫害铺天盖地而来,我用人心对待、观察、忍受,糊里糊涂。单位迫害到我头上我就顺从,让我交大法书我就交,让我写“保证不再炼功”,我就写。当时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事,完全按旧势力安排做,更没有去正法。通过学法和同修的帮助,我很痛心失去了那样的机会,但我要跟上正法脚步,努力做好:学法、发正念和讲真象三件事,并在《明慧网》上声明,以前对单位所写的、说的不利大法、不敬师父的话一律作废。我要跟上正法的形势,真修法轮大法,做个合格的法轮大法的修炼人。

王贞茹 2004年10月19日


声明

我由于修炼有漏,怕心强,于2002年被抓進看守所,当时因自己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不配合邪恶,曾两次遭到看守人员的打骂。3月14日被送進劳教所调遣处,在这里每天给安排我们超负荷的劳动,受尽了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折磨,真的感受到了邪恶迫害的严重性。5月21日送進女子劳教所,由于脱离了法,在这里开始邪悟,彻底背叛了至尊至敬的师父。现在我认识到了自己所做这些后果的严重性。真的感到内疚,对不起师父,现将我在看守所、调遣处、劳教所,说“不炼了”和写的“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全部作废。特此声明,我愿重新走入修炼的光明大道,加倍弥补自己的过失,紧随师父,跟上正法進程。

刘秀梅 2004年9月3日


声明

2001年7月2日早上我正在屋里学法,突然有两个人没敲门闯入我家中,说是查暂住证,我说没带。其中一人走到我的床前,就在床上乱翻,结果找到了师父的《美国讲法》就这样我被邪恶非法关押在派出所。晚上我又被押送拘留所,拘留所警察对我审讯,我不配合它们,它们就开始对我進行施暴。2001年7月18日我被邪恶非法劳教,它们没有任何手续把我非法关押在号里。在那里每天早上5点钟起来干活,到晚上11点钟收工。在邪恶之窝,由于超强度的奴役劳动又不能学法炼功,身心受损,没有了正念,在人心的驱使下,随着邪恶的灌输而邪悟。写了“三书”,那时的心是极其痛苦的。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回来后,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认真学习《转法轮》和师父的新经文,通过学法,我对法理又有了更進一步的认识,在法力无边的指引下,我又投身入正法的洪流中。现在我严正声明:在邪恶的迫害压力下的所做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到底不动摇,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

罗华勇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是1996年6月得法的。至1999年7.20期间,对大法的认识一直处于一种感性认识的状态,没有真正升华到理性上来认识大法,只是在身体的健康和家庭的平安上对师父的感恩戴德,过心性关也过得不好,学法不精進,经常被名利情带动。1999年7.20至2003年5月快四年的时间里,我已经走到了危险的边缘。1999年7.20过后不久,单位领导写了一份“不上访”的“协议”让我签,由于没有认识到为什么要上北京和怕心的作用下,糊里糊涂就签了。后来就和邪悟的人走到了一起,我们经常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小圈子,被一位曾经是我们炼功点上的“辅导员”带动着,思想符合着旧势力安排的一切。单位又要求我签过二次“保证”,还按过手印,一次是“十六”大召开期间。那个“辅导员”口述给我起草了一份“思想汇报”,还给我修改了三次,当我把“思想汇报”交到单位后,那几天我心里好难受,感到六神无主。正悟以后才知道是我明白的一面在难受。2003年5月我得到了师父在1999年7.20以后的所有讲法和真象资料,这时才与正悟的同修联系上,才知道师父一直都在指导着弟子们修炼,才知道这一切原来是一场迫害。严正声明,我在邪悟的状态下所说、所做的一切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走师父为我安排的道路,认真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用实际行动来洗刷掉自己的污点,尽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尽的责任,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

廖晓徽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96年初得法,我在99年4.25至2000年3月前曾向邪恶妥协。违心的写过“检查”,也说过、做过一些大法弟子绝对不该说的、不该做的事。99年4.25后,我所在单位在市委的提示下,对我進行了严格的控制。主要是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出门要请假,不要和社会接触。有问题要通过单位逐级上报,不许直接到北京上访等非法要求。其详细过程这里不写,在这期间我向单位写过“检查”,并“保证不再去北京”,但是此检查只过了一夜。第二我就推翻了,说那个检查是违心的写的,不是我的心里话。7月20日,我又去了北京,在北京呆了六天,回来后是单位通知公安局抓的我。当时我没有進看守所,是以拘留监视居住在家。前后有个把月时间。有事,分局来电话通知,来去由我的孩子们往返接送。没事不准出门,在家里孩子们看着。外边生活区大门口有人盯着。在当时,他们最害怕的是我们去北京上访,我当时对旧势力还概念不清,所以我也就迎合了他们,对其他同修讲过“不要去北京,不要到外边炼功等”,在对我拘留解除的时候,又给我本单位写了一份“检查”(因为我又去了北京)。后来,派出所民警叫我到所里写过一次“思想汇报”。过提取了我的全掌、指纹。以上是我学法不扎实,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向邪恶妥协的表现。对此我声明人,我以前向邪恶所说的、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邭亚明 2004年9月9日


声明

我是在家中被邪恶非法绑架到洗脑班,在洗脑班里邪恶用通宵不让我睡觉来迫害我,强制洗脑,不接受洗脑就判刑。由于自己法学得不好,不理解法理,不能坚定大法,怕心严重,开拓自己,背叛了师父,出卖了同修,违心的写了“三书”,我对不起慈悲救度我的师父,对不起同修,给自己留下了痛悔和污点。长时间心神不定,不能看书学法,又没有脸面见同修。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开始认真学习《转法轮》和师父的新经文。师父的法直指我的心,师父给我机会让我走好今后的路。在此我严正声明:在邪恶迫害面前写的“三书”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要与旧势力彻底决裂,从新走好师父给安排的修炼道路,做好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珍惜师父给我留下的时间和机会。

黄日丽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2004年9月22日,乡政府两人强迫我的父亲来找我,说上边有“文件”,叫所有炼法轮功的必须保证在国庆节期间不能去北京,如有一个去北京的,乡干部就被撤职。他们叫我写“保证”,我当时拒绝了他们,并给他们讲我得法的经过和大法给修炼者带来的好处,他们好像明白了真象,但要求我最好将户口迁出去,说否则会给他们及我的家人找麻烦,还会影响到孩子上学、参军、找工作等,并说以后需要开各种证明村干部都给开,如果你要迁出去的话,乡、县派出所、公安局对此事一路绿灯,乡政府帮着办。“保证”必须写,否则就送洗脑班或把我父亲扣押在乡政府。就这样僵持了两个多小时。现在农村正是秋忙季节,一年的收获靠这几天,家里只有父母两位老人,头几天乡政府派人问过我父母的情况,我母亲吓的整夜睡不着觉,因为2000年我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老人天天以泪洗面,还被勒索了几千元钱(相当农家一年的收入),我父亲既害怕我被抓走,又担心他被关押地里的庄稼不能收获,无奈的对我说:就给他们写一个吧。在这种情况下,违心的写了一张“保证书”,事后非常后悔。现严正声明:所写“保证书”作废。今后一定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坚修大法到底。

贾志军 2004年10月24日


声明

我2000年上访,被非法拘留15天,后因向世人讲真象,散发传单又被非法判劳教一年,一年满后,邪恶又继续迫害,将我送到洗脑班非法关押两年零一个月。在两年多的洗脑迫害中,由于自己承受不住这种长期的精神折磨,向邪恶低头,违心的写下所谓的“三书”。邪悟后还配合邪恶去做其他同修的洗脑工作,后来恍然大悟时,那痛悔的心情无法用语言表达。深挖自己为什么主动接受邪悟,因为我在那一思一念里,都把自己摆在了第一位,心灵深处只想在大法中索取,不想为大法付出。为私为我一个多么肮脏的心暴露无遗,给大法抹了黑,也给自己抹了黑。由于有很多执著心,没有放下生死,没有做到无私无我,所以走向背叛。修炼是严肃的,现在我严正声明:在高压迫害下,在神志不清时,所写的、所说的、所做的一律作废。并在伟大慈悲的师父面前深深的忏悔。我知道我犯下的大罪岂能用个声明就能了结的,在忏悔的同时学好法,重新走入修炼的行列,精進实修。彻底与旧势力决裂,清除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一切迫害,放下各种执著心,做好大法弟子当前应做好的三件事,加紧弥补,走好今后修炼的路,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做师父的真修合格弟子。

赵娟娟 2004年10月


声明

我今年45岁,是因为有病才走入修炼的,本来是想试一试,结果真是特别神奇,我一身的病都好了。随着学法修炼,发现这个法不仅是祛病的,而且有着更深的内涵,我再也离不开这部大法了。2002年11月8日(十六大前夕)派出所所长领着一帮人把我骗到镇政府,理由是怕上北京,在这之前他们曾两次先后闯入我家,强迫写“保证书”,都被我拒绝了。这次被骗到镇上,由于怕心太重,执著心太多,又对法理解不深,违心的写了“四书”,盼着好赶快回家,结果还是被非法关押了7天。2003年乡派出所又一次闯入我家,这一次我牢记师父的教诲:“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虽说家人极力的阻挠,村支书、大队长又“好心”的劝说,我都坚定的走了过来。其实我心里早就声明写的“保证”作废了。不过还是在《明慧网》上声明一下我的决心:跟随师父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

刘秀含 2004年7月22日


声明

我于2001年1月1日,因在天安门广场为师父鸣冤,被恶警抓捕,非法拘押看守所20多天后,被送回老家,又被拘留15天后送進了洗脑班近四个月。在高压胁迫、威逼下,带着人的狡猾及执著,写了所谓“悔过书”。这是我的耻辱。现在声明:2001年我在洗脑班向邪恶妥协写的什么“悔过书“全部作废。这个违心的虚假形式,是人对神的侮辱及罪恶,是对师父的可耻背叛和亵渎。今天我发自内心深处的庄重表示:放弃人的根本执著和怕心,在正念修炼中讲清真象,揭露和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全盘、彻底否定邪恶的旧势力的安排,坚定的维护大法,紧随师父,坚定不移。

赵灿 2004年10月14日


声明

以前我写的对大法不利的全部作废。今后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跟上正法進程。我是97年腊月初四得法。99年7.20邪恶不叫炼,我在家里坚持学法炼功不断,因为我收益太大。自从97年炼了法轮功,我身上的所有的病都消失了,也能下地干活,减轻家里负担,减轻国家负担,我心里想着大法好,给我又一次生命。2000年出去贴传单四十张,被恶人发现抓去劳教所住半年,受尽残酷的折磨,劳教所却罚我两千元。逼我写“决裂书”,我叫别人代我写(我没上过一天学)。我虽然叫别人代我写了,但我心里却一直想着大法和师尊。我现在一直坚持学法、炼功不断,我坚修大法到底。

韩秀卿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是98年修炼法轮功的,由于不实修,学法不深,对师、对法不坚信,表面的业力和放不下的人心,2002年春,在高压下,我听信犹大的谎言,主动接受邪悟,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做了一个大法学员,一个修炼人所不应该做的事,给大法造成了不好的影响。邪悟后,所造的罪业(毁书与写“保证书”),我闹了一年的病。在2003年9月,同修的帮助使我猛醒,又重新走上了修炼的路,感激师父的洪大慈悲与宽容,感谢大法给了我再一次生命,亿万年的机缘与悔过的机会。对自己所做的错事,我深深悔恨,在《明慧网》上,庄重声明:我在洗脑班上向邪恶所做的一切全是被邪恶所欺骗,全部作废!从现在开始,我要洗刷自己的污迹。做一个真正的正法中的生命所应做的一切,追赶正法進程。

李香兰 2004年10月14日


声明

2003年9月2日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到劳教所后,每天都有3~4人围着我,只允许他们说,我说一句,马上就指责我,不准说一句话,吃饭,睡觉都让人跟着,上厕所也要打报告,晚上12点以后才让睡觉,早上5点起床,每天劳动16~17个小时。没有一点人身自由,整的我晕头转向,身体也被搞垮,由于自己学法不深,虽然心里没转变,但是有怕心,后来也随和了邪恶,现在通过学法,我认识到自己所走的路对不起大法和师父。我严正声明自己说出、做出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加倍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做好师父教给我们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杜云甫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由于学法不深,对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非法镇压法轮功的形势认识不清,七月二十二日下午警察闯進我的家,强行收缴大法书籍和师父的法像后,又叫我在他的问话笔录表格上签了字(表示同意收大法书)。七二零后社区召开法轮功学员开会,会上要求每个学员表态时,我“宣布退出”。另外在社区把公安事先制作的表格送到每个法轮功学员家,逼迫签字时,我老伴问我签不签,我也没有看表格内容就表态签了。以上错误言行总觉得是块心病,又不敢上网声明作废。通过不断的学法和师父的经文,使我认识到这是在客观上配合了邪恶的安排。因此我严正声明以上我的“签字”和“表态”作废。我要堂堂正正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走好最后的路。坚修大法到底。

牟道纯 2004年8月16日


声明

98年上半年我有幸得大法。在邪恶恶毒攻击大法与大法师父时,为了还大法与师父清白,我与同修一同上北京,向政府讲清真象、讨回公道时无辜被抓、被非法关押。被释放时,违心的在“保证书”上签了字,配合了邪恶迫害。回想起来很后悔,深感对不起师父的救度,今特向师尊请罪认错。另外,我的亲人出于对我的“关心”,曾背着我向邪恶写过“保证书”,有意无意的配合了邪恶做了些不该做的事,讲了些不该讲的话,对不起大法和师尊,一并向师尊认罪。我从内心感谢师尊救度之恩,从现在到将来,一切听师父的话,助师世间行,永远做师父的真修弟子。严正声明,在这几年修炼中,我和家人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正嫦 2004年10月20日


声明

由于自己在修炼过程中不够精進,没有真正做到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心性不稳定,在99年“7.20”以后,每次面对邪恶的迫害时,因为有怕心,致使我对大法不够坚定,意识不清,结果被破坏大法的邪恶钻了空子,因此做了些破坏大法的错事和讲了伤害师父的话,给大法造成了很坏的影响和损失。这是一个大法弟子所不应该做的。在此,我严正声明,对以往我所做的伤害师父和破坏大法的事,在邪恶的逼迫下所写的“三书”(决裂书、悔过书、保证书),全部作废。做错了,有机会改正是最幸运的。我将继续在法轮大法中修炼,真正做到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坚修到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江少锋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今年41岁,1997年有缘得法,得法前是严重的类风湿病,生活不能自理,经过学法,炼功,修心性,得了好几年的类风湿全都好了。在2000年去北京上访,只为说句法轮功是好功法,被非法关押40多天,并在镇政府遭残酷毒打,罚款2000元。2003年7月1日,“610”强行把我从家中带走,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月,之后劳教一年,在劳教所强行洗脑,不让睡觉,每天干活十几个小时,在这期间,说过违背师父和大法的一些话,在此严正声明全部作废。我决心坚修大法心不动,正念正行,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

刘金兰 2004年10月20日


声明

我1999年喜得大法,受益匪浅,通过几个月炼功后我的肺病好了。当7.20后,在电视上的造谣诽谤打压下,家人都很怕。(孙子因我炼功不能当兵)同时被迫儿女们叫我把大法书交老家的派出所。当时他们也写了“保证书”说:“我没炼功了,大法书已交了,后他们又怕来搜,便劝我把大法书拿出来,他们烧了后便抓不住什么,就这样我痛哭了一夜,把大法书交出他们烧了,以后我就只在家中炼功了。到92年回老家得知发正念一事,后回来又得知师父要求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我知道我做错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在情的干扰和怕心的执著下,没有坚强的意志,符合了邪恶旧势力的安排,我现严正声明:我错了,拒绝邪恶的一切安排。不承认它、否定它的一切邪恶安排,我要跟师父走,一定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黄自珍 2004年9月30日


声明

我已经修炼好几年了,我的心紧跟着师父,我会坚持修炼下去的。但在前几年的某一段日子里,我写了 “悔过书”,可这完全是在邪恶的逼迫下,并非我自己心甘情愿的。我辜负了师父对我的一片救度之心,今后一定紧跟着师父一步一步的修炼下去的,我绝不会再做出对大法不利的事情。我在此声明,我以前写的“悔过书”一律无效。从今以后,我会重新好好的修炼下去,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不辜负师父的一片心,也不自毁自己所修炼的道路。

粱景堂 2004年10月16日


声明

2001年大年三十,街道的几个邪恶将我绑架到厂退休办联合向我進攻,不准我回家,邪恶就利用我对情,人心根本的执著,叫亲人、较好的同事一齐上阵,这样高压威逼下我神志不清的向邪恶妥协了,亲人写了一份“认识”,叫我抄一遍我照抄了。回家痛苦难受极了,违背了师父的教诲,对不起师父,是人对神不尊的罪恶。现在声明那份“认识”全作废。听师父的教诲:“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积极投入正法中来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放下人心中的根本执著,去掉怕心,讲真象揭露铲除邪恶烂鬼,紧跟师父,坚定信念,维护大法,坚定不移。

欧治碧 2004年10月13日


声明

99年7月20日以后,铺天盖地的邪恶袭来。因在大法中受益匪浅,在面对邪恶诬陷师父与大法,我就去上访,被当地公安抓回,非法审讯,抄家,办班,洗脑。由于执著太大,怕心太重,没在法上认识,被魔钻了空子,走向邪悟,在邪恶的谎言压力下,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保证书”、“悔过书”,还在它们搞的“三书”上签了字。给大法造成了极大的损失,给自己的修炼染了污点,更是对师父的不敬,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因此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统统作废。今后走好大法的每一步,坚修大法,助师世间行,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原克来 2004年10月16日


声明

2000年4月份,在我上班时,县“610”办公室主任带一帮人非法强行把我绑架到洗脑班。由于我自己主意识不强,正念不足,有人心的执著。在旧势力的操纵、控制下,违心的说了不该说的话,虽不是真心的,但给大法造成了不好的影响,这是我的耻辱。当初由于我对旧势力的邪恶认识不清,走了一段弯路,我明白后,立即和旧势力决裂,清除他们。我清醒的认识到修炼“真善忍”没有错。我决心以实际行动弥补过错,讲真象,清除旧势力。特此严正声明:非法的邪恶洗脑班强迫我做的事,全部作废!

张汪泉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们99年的1月份喜得大法,得法后我们按大法的法理“真善忍”的标准修炼自己,受益非凡。在99年4.25邪恶开始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时,于是,我们便于7月19日走出来,把大法的美好告诉给不明真象的人们,向政府讲真象,途中被邪恶之徒非法抓捕于派出所,当时只做了笔录。回村后派出所再三强迫我们写“保证书”,由于我们当时学法时间不长,对法理认识不深,有怕心,就写了一些对师父不敬的话,事后真是悔恨莫及。现在我们严正声明:以前向邪恶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加倍弥补,正念正行,紧跟师父直到圆满。

梁云平、孙玉华、李玉清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是1995年得法的。几年来虽然也坚持修炼,但是由于学法不深,常人的各种执著心强,在2000年、2001年因讲真象两次被非法拘留,在强化洗脑和迫害下,曾先后几次写过“三书”。2002年又为恢复工资而再写“保证”,虽然违心,但事实上就是向邪恶妥协,被旧势力所控制,背离了大法,背离了师父,给大法造成了难以挽回的极坏影响和巨大损失。为此我严正声明以前自己所写的所有违背大法的书面材料和言行全部作废。重新振作精神,真心回到大法中来,紧跟师父,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清除修炼道路上的一切障碍,坚决修炼到底。

苍长洲 2004年10月27日


声明

我是从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通过修炼,慈悲的师父给我消去了很多业力,使我得到了健康的身体,道德得到了回升,人生观有了很大的改变。可是在99年的4.25期间我去北京证实大法,回来后遭到邪恶的反复迫害,后来因学法少,人心重,在恶人写好的所谓“保证书”上违心的按下了手印。背叛了师父,背叛了大法。由于没有及时跟上正法進程,到了今天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才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在此严正声明,我在强化洗脑及残酷迫害下,所说、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桂花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是1995年得法的。在2000年年初,因進京上访被非法拘留,同年年末因讲真象被非法劳教,在强化洗脑和迫害下,向邪恶写了“三书”。回来后,2002年工厂又让写“思想汇报”。派出所让按手印,写“保证”,我顺从了邪恶。这说明是自己学法不深,私心重,执著心强,被邪恶钻了空子,写了违背大法的材料,说了违背大法的话,做了违背大法的事,给大法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和重大损失。为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的所有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真正回到大法中来,紧跟师父,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决心修炼到底。

栾艳荣 2004年10月27日


声明

由于自己人心太重,心性和悟性太差,在1999年7月20多日被非法抓捕后,在压力面前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保证书”,还被录了像在电视上放,我所做的一切给大法抹了黑,在社会上也给大法造成了极坏的影响。给自己修炼道上留下了污点,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我现在严正声明我以前在压力下,在人心的驱使下,所说的、所写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今后的修炼中,我要以法为师,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严格要求自己,加倍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决不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决不再辜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牟春艳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由于自己平时学法少,没按照师父教导的三件事做好,在2004年8月19日向世人发放真象传单讲真象,被邪恶之徒抓捕到看守所,在受到邪恶之徒迫害和审讯时,没有做到“正念正行”、证实法,讲真象;而是站在了人维护人、维护自己的基点上,被邪恶钻了空子。违心的向邪恶妥协,做了正法时期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在此严正声明:在高压迫害下所说、所写违背大法的一切言行(按手印、签字、照相等)全部作废。重新汇入正法洪流中来,多学法、学好法,发正念,向世人讲清真象,救度众生,解体所有残余的黑手和烂鬼,跟上师父正法進程。感谢师父慈悲救度。

刘红梅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是97年有幸得法的,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自己在思想与身体等方面,都得到净化。但是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悟性差,因此在7.20以后,在邪恶的迫害中走了不少弯路,违心的向邪恶妥协,写了所谓的“保证书”、“悔过书”之类等东西,这是真修弟子绝不能做的,给大法造成了严重的损失。在伟大师尊的佛恩浩荡下,我对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深深地痛悔至极,在此严正声明:在7.20以后所说的每一句,所做的每一件不符合大法的话或事统统作废!紧跟师尊的正法進程,否定一切迫害,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弥补自己的过失与不足。

王守坤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2000年社区居委会强迫我在“保证书”上签字,我不签,居委会大组长为了交差就代签,以我的名字签名。当时我对此恶行没有坚决制止,我这种对大法不负责,对自己不负责的行为,助长了邪恶的嚣张气焰,加重着迫害。以上邪恶之徒代我签名的“保证书”严正声明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父,跟上正法進程,精進不停,严格按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好走正。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军 2004年10月19日


声明

我们在被邪恶迫害中,由于自己对法认识不深,做了作为一个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事。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说的、所写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候秀兰、张焕娣、周玉梅、吴俊英、吴秀兰、卢艳、赵录、杜素妙、张启元、付春芝、张焕心、张胜茹、贾秀婷、王焕郷、张月、张文彬、吏俊歌、王胜仙、张素卓、赵振海、毕文花、康恒珍、常宝琴、马怀理、赵华敏、秦志林、姚秀芝、李秀芹、李林海、张亚平、杨兰红、宗国华、程术利、葛秀英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是因为出来讲真象,被邪恶抓進看守所。在那个邪恶的环境内,恶警恶人打骂,不让睡觉,罚站,邪悟者整天围着灌输污蔑大法的歪理邪说,由于自己对法理解不深,对师父不坚信,在私心的作用下也使自己同流合污了,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出狱后,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回到了大法中,通过认真学法,我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是伟大的师父慈悲救度,再给我机会。我现在严正声明:我过去所做、所写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一切统统作废!奋力精進!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

陈建伟 2004年10月20日


声明

我是98年得法的,自从得法以来,我的身体逐渐恢复健康了,可在99年7.20以来,我的怕心特重,这些破坏大法的邪恶生命利用常人多次到我家找我,问我炼不炼了,我那时就用常人的掩盖心里说“不炼了”,邪恶找几次,我就说了几次“不炼了”。还有我的孩子,学校让他们写破坏大法和骂老师的话,我也让孩子写了,而且还帮着写的,现在深感对不起慈悲苦度我们的师尊,千言万语无法表达,特此严正声明,以前一切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废!决心紧跟师父,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贲昌华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是因为出来讲真象,被邪恶抓進看守所的。在那个邪恶的环境内,恶警恶人打骂,不让睡觉,罚站,邪悟者整天围着灌输污蔑大法的歪理邪说,由于自己对法理解不深,对师父不坚信,在私心的作用下,也使自己同流合污了,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出狱后,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回到了大法中,通过认真学法,我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是伟大的师父慈悲救度,再给我机会。我现在严正声明:我过去所做、所写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一切统统作废!奋力精進!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

蔡伟 2004年10月10日


声明

我在一九九八年得法,在修炼的过程中,从法中得到了很多的益处。在二零零三年的上半年矿里送来所谓的“五书”,逼着我签,我没有签。过一个月以后,在强逼下,我的亲人模仿着我的笔体替我签了“五书”。当时我没有阻拦,后来我明白了这是在为私为我的私心下没有对众生负责,没按着修炼人的心性标准去做。深深的明白了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不是师父的真正的弟子。严正声明我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行为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自己给大法带来的损失。

孙芳兰 2004年10月2日


声明

99年7.20以后邪恶强制学员洗脑,说“不炼了”才行,逼迫学员写“保证书”、按手印等,我们做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事,虽不是真心的,可也是污点。今又经师父的点醒,以上所写的、所说的,现声明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损失,做好三件事,讲清真象,救度世人,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张兴文、张连新、杨西芬、张富文、张万祯、肖庆英、李世香、耿学芬、王风珍、赵洪英、孟凡英、孟凡花、张玉钦、王秀奎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于2000年被非法刑事拘留及2002年于市洗脑班,二次在自我执著名利情后天形成的观念下,向邪恶签了所谓的“保证书”,而后因为执著一直没写过严正声明。通过阅读《明慧周刊》才认识到自己学法不深,完全以人的观念看待师父对我们犯了错给以改正的机会,目前通过同门弟子交流认识到我原来是错的,所以特写严正声明我两次所说、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宋济昇 2004年9月21日


声明

从得法以来,身体得到了康复,精神状态也很好,内心深处知道是修炼法轮大法而受益。在江××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大法以后,我为了说一句心里话進京上访,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因学法不深,在巨难面前承受不住,写下了所谓的“保证书”。释放回家后,通过学法认识到了大法的严肃。我决心改过自新,坚修大法,做好当前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严正声明我所签的不符合大法标准的所有“保证书”全部作废。要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

张玉琴 2004年9月30日


声明

我是95年走上修炼的道路的。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均得到了健康。99年7.20以来,被多次非法关入监牢、洗脑班被强行洗脑。由于放不下人的东西,违心的写下了“四书”,给大法造成了不良的影响。现我严正声明:我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所写的“四书”作废!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负面影响。坚修大法心不动,功成圆满,救度众生。

胡志山 2004年9月10日


声明

我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真正体悟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在99年7.20江氏集团非法迫害法轮功,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有怕心及执著心重,放不下名、利、情,在邪恶的压力下,做了对不起师、对不起大法的事,现严正声明:在单位所写的“保证书”及家人代签的字、交大法书和所谓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走师父给安排的路,我要加倍补偿,挽回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做好大法弟子应做好的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辛红民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在2004年6月早上6点左右,我被当地“610”办和镇政府、派出所有10人左右绑架到洗脑班12天。他们强制我写“三书”,因我自己做得不够好,让邪恶钻了空子,和多种原因,自己走错了路,违心的给师父和大法,还有我自己抹了黑。严正声明,我在洗脑班违心的所说和所写的“三书”全部作废。今后用我的心和行动做我自己该做的“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作碧 2004年10月20日


声明

自95年得法后,我身心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身体健康了,家庭和睦了,我一家人都感谢师尊,感谢大法给我们带来的光明,我也决心按师尊指点的路走下去。但在99年7.20大法遭到了迫害,在那个黑云压顶的形势下,我没有站出来替大法说句公道话,而是迫于压力,很不情愿的在“保证书”上签了字。这是个非常遗憾的事。我至今回想起来感到痛悔莫及。为此,我要严正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决心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丁景环 2004年10月25日


声明

当时我在洗脑班写的那份“决裂书”是在常人的各种执著和强烈的怕心下写的,我是修大法的,应该正一切不正的因素,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为了求得安逸,违心的写了那份“决裂书”,这是修炼人的耻辱,给大法抹了黑。我严正声明:以前在洗脑班写的那份“决裂书”全部作废。彻底否认旧势力的安排。我决心在今后的正法路上正念正行,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弥补,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王双琴 2004年10月28日


声明

我97年得法,因为学法不扎实,在实修方面更谈不上精進,再加上执著心太多,怕心等等原因,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遭到了江××为首的邪恶流氓集团的残酷迫害,给大法造成损失,在自己的修炼路上留下了污点。在此我发自内心的严正声明:从99年开始,无论在“610”邪恶黑窝,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等等所说、所写,所有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彻底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做到精進实修,随师正法,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直至圆满。

曲召芬 2004年10月25日


声明

2002年秋天的一个夜晚,突然我家中闯入几个不法之徒,将我非法绑架并送進洗脑班進行非法迫害。在邪恶的压力下,由于自己的怕心重,随和了邪恶的安排,写了“不炼功保证书”,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更对不伟大师尊的用心苦度,同时也没对自己负责,在修炼中走了弯路。因此,我严正声明:在邪恶的压力面前,所有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坚修到底!

邹新娟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现在我正被区“610”、街道,派出所的恶人骚扰迫害,先是逼迫我写“决裂书”,被我严辞拒绝。它们又对我女儿、女婿(常人)下手,同样遭到拒绝后,多次以我外孙的前途、工作要挟我女婿,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以我的名义写了所谓的“决裂书”,2004年9月22日晚上9点多,逼我签了名。在此郑重声明任何以我的名义写的言论、文字统统作废。我坚决紧随师尊,加紧救度世人,决不辜负师尊的慈悲救度和众生的期盼。

吕湘蟾 2004年9月23日


声明

我在被非法劳教期间,没有学好法,许多的执著心没有放下,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三书”,对不起慈悲苦度的师尊。回家后,居委会叫我写“认识”,我一直没有写,他们就经常找到我爱人单位,爱人怕事,他们拿了一份不知谁写的“认识”,叫我爱人照抄一份,并签了我的名字。所有以上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严正声明作废。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伍华珍 2004年10月13日


声明

99年7.20邪恶迫害大法的情景不时的浮现在眼前,当时在黑云压顶的形势下,我胆怯了,我彷徨了……迫于压力,在很不情愿的情况下,写了“保证书”,我现在真感到痛悔莫及,我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我等于背叛了师父。特此严正声明:在迫害下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决心跟随师父,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造成的损失。

唐桂香 2004年10月25日


声明

从1999年7月20日,这场前所未有的铺天盖地的邪恶对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降临以来,当时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邪恶的压力下,写了所谓的“以后不炼了”等的“保证书”。写后自己非常后悔,觉得自己的所为对不起伟大的恩师。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全部作废。坚修大法,紧跟师父的正法洪势,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栾世海 2004年10月16日


声明

我是一名大法修炼者,在今年国庆节前,县邪恶办公室下达“指示”:每个单位要与本单位大法弟子签订什么“几不准”。9月中旬,我老伴回老家时,我单位领导要我老伴替我签字。当时老伴没有修炼,他没加思考就签了名。现在他也走進大法修炼中来成了一名新学员,意识到替我签名是不符合大法要求的。现严正声明:我们俩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紧跟师父,勇猛精進、坚修大法到底!

肖桂莲、杨运奎 2004年10月28日


声明

2002年9月27日晚,邪恶之徒非法闯入我家强制将我拖上警车,送洗脑班進行非法迫害,强制我写“三书”。在邪恶的迫害面前,我没能放下人的根本执著,顺从邪恶写下了“三书”,还说了许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话,这是我的耻辱。我现在严正声明:在邪恶的非法迫害面前所写、所说的全部作废。今后我要认真学法,紧跟师父,做好大法弟子应做好的三件事,加倍弥补,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宋文志 2004年10月5日


声明

我现55岁,原因多病走入大法之门,后通过学法炼功,我身体状况很快得到好转、康复,以前自己对学法理解不深,常人的执著心、怕心多,使邪恶的旧势力钻了空子,自己走了弯路,摔了大跟头,回想起来真是愧对大法、愧对师父。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在邪恶的强化洗脑及残酷迫害下,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紧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走好最后的路。

易莉 2004年10月30日


声明

我是97年得法的,通过修炼,自己在各方面受益非浅。但是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对师尊和大法不坚定,所以在7.20以后,在邪恶的迫害中,说了或做了一个真修弟子绝对不能说、不能做的事,在师尊的佛恩浩荡下,我对自己以前的行为,深深的痛悔不已,所以在此严正声明:以前自己(包括家人)说过或做过的不符合大法的话或事统统作废。坚决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随师尊的正法進程,助师世间行。

王学菊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是一名大法修炼者,由于被邪恶迫害,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我家人承受不住逼迫,儿子和女儿为我交了“保证金”,写了“保证书”,还说了对不起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我自己在99年迫害开始时,交了一部分大法书。爱人受蒙骗诋毁大法,还骂了师父。这些都不符合大法的要求。严正声明上述我自己所为与家人所做、所写、所说的一切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付碧娥 2004年10月26日


声明

我2002年4月22日被邪恶之徒非法绑架到看守所,由于自己平时学法不精進,有怕心,在邪恶的压力面前违心的写了“不炼功保证书”。现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自己的所作所为真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在我严正声明:在邪恶的压力下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全部作废。今后我认真学法,加倍弥补,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做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李志娟 2004年5月21日


声明

我于98年5月份得法,得法后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全身从头到脚没有一块好的地方的身体奇迹般的全好了,从一个几乎残废的人变成了一个身体非常健康的人,思想品德得到了升华。在99年7月20日后,在邪恶的压力下,写了“保证书”,说了对不起恩师、对不起大法、不配大法弟子的话。经过自己的再三思量,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律作废。跟随正法洪势,做一名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有卿 2004年10月16日


声明

我在2002年7月散发大法真象资料时被派出所非法抓捕、关押,在一伙恶警的威胁、高压下,我配合它们写了“保证”,做了对不起大法与师父的事。通过学法,我认识到了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要正念正行,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配合邪恶和被邪恶钻空子。特严正声明以前写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切作废。弥补过失,正念正行。一切按师父要求的做好,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瞿宗美 2002年10月24日


声明

我在99年7.20后,在单位写的所谓的“保证书”,说了些对大法不好、不利的有损大法的言行,配合了旧势力,纯粹是怕心、对大法不坚定的表现。给大法造成了难以挽回的损失和影响。现在非常后悔。严正声明:以前我所有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今后要痛改前非,坚决修炼,严格按照大法对修炼者要求的标准要求自己。今后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要勇往直前,坚决修炼到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吉合林 2004年10月10日


声明

99年7.20开始镇压法轮功时,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有怕心,又被邪悟之人带动,我做了错事,把大法书交给了街道,向邪恶妥协了,配合了邪恶,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事,给大法抹了黑,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严正声明:在高压下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走上修炼路,坚信师父与大法,走师父安排的路,加倍弥补过失,跟上正法進程,助师世间行。

任桂兰 2004年10月24日


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悟性差,99年受了旧势力和邪恶的迫害产生了怕心,让邪恶钻了空子,所以写了“不学法的保证书”。现在回想起来很后悔。因为自己的身体学法时和不学法时的比较感觉是不一样的,还是学法时好。只有大法才是我的指路明灯,所以废除所写的“保证书”。今后一定要把法学好,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每件事情,学法、发正念、讲真象救度众生。

刘会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们由于学法不深,放不下人的各种执著,在邪恶的迫害下,把大法的书交了,并写了“不炼功保证书”,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事,给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我们心里非常悔恨,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严正声明:在邪恶的压力下,所做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全部作废。今后我们要认真学法,加倍弥补,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精進实修,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于文英、于方娥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1999年7.20后,我被单位领导向公司揭发,公司中途解除我的工作,让我回家“休假”,并且让我写“不修炼的保证书”,由于当时对大法认识不深,给公司写了一份言辞比较含糊的“保证书”。现在认识到这种做法不对,不符合大法的要求,自己没有起到证实大法的作用。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写的“保证书”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彦辉 2004年10月28日


声明

我1997年修炼法轮功。1999年7.20以后因上访、炼功,三次被抓,被非法判劳教两年,因本人学法不深,在劳教所,被邪恶迫害,邪悟后表态接受洗脑,并在“反×教协会”的“倡议书”上签过名,这一切声明作废。我在被洗脑后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声明作废。我决心继续坚修大法,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完成历史赋予我们的伟大使命。

周迎建 2004年10月28日


声明

我被强迫送進洗脑班三个月中,他们从精神上折磨我,我违心的写了“三书”。我为我所做的一切痛悔。长期以来我心里不得安宁,背着沉重的包袱,深深的压在我的心头,我追悔莫及,痛苦不堪,我承受着精神上的折磨,良心的谴责,我对不起老师。我特此声明:在洗脑班中写下的“三书”与“保证”全部作废!在今后的正法中,要努力做好三件事,铲除邪恶,救度世人。

赵玉芳 2004年10月


声明

在强化洗脑和恐吓、威逼下,由于自己正念不足且怕心重,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做的事,这是对师父、对大法的污辱,也是自己在修炼过程中的一个污点。我现在郑重声明:过去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任何损失。紧跟师父的正法过程,学好法,归正自己;发正念清除邪恶;讲真象救度众生。正念正行,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

玉奎赞 2004年10月29日


声明

我由于学法修炼不精進,被邪恶钻了空子,写了“不修炼保证”。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没有对自己和众生真正负责,对正法修炼认识不清,正念不足。对修炼如此严肃的事情没有真正重视,给大法抹了黑。现在我严正声明,在高压下写的“保证书”作废。重新回到大法中来,听师父的话,按师父的要求实修,珍惜师父给宇宙众生这千古不遇的机缘,紧跟师父一修到底。

白春弟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97年得法,由于学法不精進,执著心太多,有怕心等原因,2003年4月被迫害时,不能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好,给大法造成损失,在自己修炼的道路上留下污点。在此严正声明,无论在公安局,“610”办公室,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等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语及行为全部作废。今后要精進实修,随师正法,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曲亚妮 2004年10月25日


声明

我从99年7月20日去北京上访被抓回后,非法关押在洗脑班。2001年6月再办洗脑班。总之我都写了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而且99年7月20日镇压至今,受到派出所和社区不断的限制和干扰。为此在《明慧网》上严正声明,在强化洗脑及迫害下,所说、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杨庄尔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96年有缘得大法,得法后我按大法的法理修心去执著,使我身体健康、道德回升。99年7.20江氏集团非法打压法轮功,在邪恶的非法迫害下,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向邪恶妥协签了“不炼功保证”,事后我悔恨莫及。我现在严正声明:在邪恶的压力面前所做的全部作废。走师父给安排的路,认真学法,做好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加倍补偿,跟师父走到底!

单青云 2004年9月7日


声明

由于今年3月份被邪恶非法抓捕,自己没能在法上正悟,没能做到正念正行(当时认为自己悟的对)以至于有些言行偏离了法。还有被放回后,路北办事处在没见到我的情况下,为了应付上级部门替我写了“四书”,在此严正声明,在邪恶迫害下,所说、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

英立娜 2004年10月


声明

我们几个人在不同时期先后得法,当初在邪恶严重迫害期间,由于人心重,有太多的执著,没能从法上认识法,写了“悔过书”,后来从法理上认识到自己走错了路,我们庄严声明以前所写的“悔过书”全部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国杰、石新合、姚金正、宫秀莉、姚恒社、申玉兰、孙迎周、韩位忠、党巧云、 梁景堂、张翠、王秀兰、王英芝 2004年10月16日


声明

在邪恶的迫害中,由于正念不足,被邪恶钻了空子,给大法造成了损失。真是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我决心改过自新,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以往不符合大法的所做、所言、所写一律作废。严格按“真、善、忍”的要求,在证实法中讲清真象,正念清除迫害法的一切邪恶因素,做好师父要求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

揚志杰 2004年10月10日


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在邪恶的高压下,写了“不炼功保证”,我们都深感痛心,对不起伟大恩师的慈悲苦度。现在我们严正声明:在邪恶的压力下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全部作废。不承认邪恶的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今后在正法的洪流中加倍弥补,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王淑荣、于方兰、吕丕远、王淑敏、李淑芸、于在娟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由于自己以前学法不深,对师父的法认识不足,有放不下的执著,在邪恶迫害的高压下,我写了“保证”和说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说的话,还有我的亲人们为了我的所谓安全,也写了“保证”和签字,说了对大法不利的话。现在我宣布全部作废。以后我要好好学法,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正念正行,做一个合格的正法弟子。

甘中碧 2004年10月20日


声明

由于在劳教期间,悟偏和某些方面的执著或怕心;加之受某种情况的影响,产生了心性上的低落,对法的偏离,致使修炼中对法造成了损失和自己修炼上的污点,写下了“五书”,现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的所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修炼。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新年 2004年10月8日


声明

99年7.20以后,江氏集团非法迫害法轮功,在邪恶的逼迫下,我说了不该说的话,并写了“不炼功保证”。现认识到真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今特此严正声明:在邪恶的压力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全部作废。今后坚决按照师父给安排的路走好走正,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直到圆满,跟师父回家。

于林仙 2004年9月23日


声明

我98年3月得法,由于自己学法深,又人心太重,在99年7月江氏邪恶流氓集团对大法迫害中,做了作为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出来后,我向同修借了大法书,后被片警发现,又做了作为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现严正声明,我所写、所说、所做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延瑞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99年7.20邪恶非法镇压法轮功时,我由于学法不深,有怕心,在高压下被邪悟的人带动,交了大法书,向邪恶妥协,配合了邪恶,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我对不起师父。特此严正声明:在邪恶的迫害下,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走正师父安排的路,决心加倍弥补自己的过失,跟上正法進程。

杨玉珠 2004年10月17日


声明

我于2004年9月8日上午8时左右,在家附近发放真象资料时,被邪恶迫害,劫持至派出所后转至洗脑班。在被洗脑及残酷迫害下,没能守住心性,写了所谓的“三书”,现已彻底悔悟,特此严正声明,在强化洗脑班上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并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兰习勤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在2001年,由于邪恶的迫害,恶警找上门来搜查,由于学法不深,在搜查证上签了名。更不应该做的是,在1999年7月20日邪恶迫害打压时,被迫交上大法书籍,过后我感到很后悔,这是对师父不敬、对大法不敬。因此我严正声明:恶强迫我的“签名”作废。我要正念正行,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郑清荣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1999年以后,我在高压迫害下,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写过“保证书”。因为自己正念不足,造成家人在法中造业,曾为我写过多次“保证”。特此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及家人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坚修到底。

张艳丽 2004年11月2日


声明

我们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正念不足,在邪恶的迫害中,没能走正自己的路,被邪恶洗脑,给大法带来难以挽回的损失。从现在开始我们一定要跟上正法的進程,重新走入正法洪流中,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定正念修炼到底。同时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

董文彩、党凤英、黄凤华、要红、魏秀玲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在我以前学法中,由于对师父的法理认识不深,有放不下的执著心,于是我写了“保证”,说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说的话。另外我的家人为了我的安全也签了字,并说了一些对大法不利的话。现在全部宣布作废。今后加大力度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精進实修。

曹正灿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由于在1999年学法不精進,受旧势力和邪恶的迫害,产生了怕心,就写了“不炼功、不学法” 的保证书。现在由于同修的帮助,使我对大法有了更深的体会,只有修大法才是我唯一的出路。以前写的“保证书”作废。以后一定精進学法,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去掉一切不好的想法。

杨金花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从1999年7月20日以来,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写过“保证书”。因为自己正念不足,造成家人在法中造业,曾为我写过多次“保证”。特此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及家人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决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紧跟师父正法進程。

韩芳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在2001年10月份,我张贴法轮大法真象标语被抓、被抄家,抄走电视机、录音机和罚款将近2万3千元钱,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被非法拘留期间,违心的写了“保证书和悔过书”,现我严正声明,我所说的、所写的所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杨兰红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从1999年7月22日以后,我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做出的所有背弃法轮大法的承诺和“保证”一切全部作废。在今后的正法修炼中,彻底否定一切旧势力的安排,紧跟师尊,助师正法,挽救众生。
武廷文 2004年10月31日


声明

我在99年邪恶对大法的迫害中,曾两次去北京上访,后在邪恶的迫害中,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写了“保证书”,给大法抹了黑,做了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决不能做的事,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我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的所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刘克梅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因在邪恶的迫害下,说了一些不应该说的话,我说“再不炼法轮功了”,这是在邪恶迫害之下写的。我现在严正声明这些全部作废。重新做起,我要好好的听师父的话,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坚决跟着师父走到底。

李秀珍 2004年10月27日


声明

我是在2001年3月21日晚被邪恶带走的,由于执著亲情、有怕心,在理智不清醒时,有意邪悟,给大法造成损失,给自己留下污点。我郑重声明,在劳教所期间所说、所写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正法的路上坚修大法紧随师,做好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白艳魁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由于法学得不好,对法认识不够,又有放不下的执著,所以在洗脑班被邪恶钻了空子,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给大法造成了损失。在邪恶的逼迫下,所写的“悔过书”、“保证书”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曲维兰 2004年10月16日


声明

1999年10月25日,我和几个大法弟子被乡政府及派出所强行带走,在他们威逼恐吓下,做了对不起师父及大法的事,让我追悔莫及,心里总是内疚,有说不出的痛苦。今特此声明: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按照师父的教诲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武双芹 2004年10用22日


声明

我是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99年7.20邪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進行了残酷的迫害,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再加上人的执著,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做了作为大法弟子决不应该做的事,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怀友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由于自己修炼不精進,99年7月20日,邪恶开始迫害以来,在压力面前,执著心所致,说、做了一些不应该大法弟子做的事和说的违心话。特此声明:以上自己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行为一概作废。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清除邪恶,救度众生。

马家凤 2004年10月25日


声明

我在强化洗脑及残酷迫害下,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由于执著心太重,同时又不精進,对自己要求不严格,我竟置师父的教诲与点化于不顾,违心的写了“不修炼保证”,现严正声明作废。珍惜师父给的机会,重新做好助师正法,坚修大法到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君红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无论在何时、何地、何种情况下,所说、所写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定正念,归正修炼的路,挽回损失。倍加努力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紧跟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决不辜负伟大师尊慈悲苦度。

孔宪玲 2004年10月31日


声明

在99年邪恶对大法的迫害中,恶警把我非法抓到县公安局,在那里恶警强迫我说“不炼功”和同修的名字,我由于怕心,说了,做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现我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的、所写的所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锦华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过去由于邪恶的迫害,自己没有坚修大法,被洗脑,说了、做了一些不利于大法的事情,现在我们严正声明,过去所说、所做出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要在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中,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不动摇。

卜东伟、娄宏伟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自99年2月得法,从99年7月20日以来,在一些压力下,由于执著心所致,说,做了一些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和违心的话,特此声明,以上自己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行为一概作废。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清除邪恶,救度众生。

方敞慧 2004年10月25日


声明

我于1998年3月份得法,2001年10月份被强行送到洗脑班,由于学法不深,被洗脑了,今天我特此声明:在洗脑班中所做、所写、所说的一切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李炳双 2004年9月11日


声明

我在监狱因为长期受迫害,身体受到摧残,在巨大的压力下,承受不了邪恶的迫害,违心的写了“四书”,起到了破坏大法的作用,现我严正声明,我被邪恶强迫写过的所有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洗刷污点,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陈成兰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由于自己的怕心,在自己默许下,由家人代写了“悔过书”等东西,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包括家人)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全部作废!今后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从现在开始要加倍弥补,坚修大法,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振英 2004年10月12日


声明

过去由于邪恶的迫害,自己没有坚修大法,说了、做了一些不利于大法的事情,现在我们严正声明,过去所说、所做出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要在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中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不动摇。

娄长岭、胡爱花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因为以前学法少,悟不到,被邪恶钻了空子,洗脑过,对不起大法,做了不该做的事,说了不该说的话。真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在我严正声明,坚定的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勇猛精進。

肖淑花 2004年9月19日


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邪恶的迫害中,产生过怕心,说出、做出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如写过“不修炼”的“保证书”和说错过话,现严正声明,这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的進程,坚修大法到底。

贾连贵 2004年9月4日


声明

我96年有缘得大法,使我身心受益很大,99年7.20大法遭邪恶非法迫害后,村委逼迫我签字“不让炼法轮功”,由于我当时学法不深,我就把字签了。现在我悟到:是有怕心、执著心,我严正声明:在非法迫害面前所签字作废。走师父给安排的路。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其贵 2004年9月25日


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2001年8月,我在邪恶的逼迫下写了“保证书”。2004年5月份,我又被逼在它们写的“决裂书”上签了字。现在郑重声明以上这些全部作废。我要坚定的跟师父走,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石荷弟 2004年10月20日


声明

由于自己总是处于半修炼状态,不认真学法,不精進实修,被邪恶钻了空子,在“不让父母進京正法” 的保证书上签了字。现严正声明作废。以后要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不负师恩。

李振宇 2004年10月31日


声明

我在被邪恶非法迫害时,因承受不住迫害,说了大法弟子不该说的话,违背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正行,在此我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的所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正念,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随师正法修炼。

罗杨兰 2004年9月19日


声明

我是98年6月份得法的,由于我有许多执著心和怕心,所以到今天才写声明,我声明在邪恶的强化迫害下,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损失,做好师父所说的三件事,向世人讲清真象,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刘俊淑 2004年10月30日


声明

今年3月被邪恶非法抓捕,被非法拘留15天,被抓后一直没做好,没按大法的标准做,出来的时候家人代写的“保证书”及办事处写的“四书”,特此严正声明一律作废。坚修大法到底,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秀萍 2004年10月


声明

七二零以来,在邪恶的逼迫下,由于自己学法不深,私心重,写了对大法、对师父不好的话,并摘抄了别人写的“批判书”,还集体签过名。给自己留下了污点。现声明全部作废!今后一定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走正自己的路。

杜宏克 2004年10月19日


声明

以前所做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敦惠娟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在劳教所高压迫害下,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在此声明: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所接受的一切符合旧势力的邪悟思想观念解体,重新回到大法中修炼,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紧跟师父正法進程。

刘冬梅 2004年11月2日


声明

我忏悔自己曾经对不起师父及大法的言行。特在此声明对师父及大法所说、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上正法進程。

卢正亮 2004年10月13日


声明

我在派出所和拘留所被迫害的时候,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的事,因此我严正声明我所做的一切违背大法的事全部作废。以后我一定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完成历史赋予大法弟子的救度众生的使命。

任新琴 2004年7月10日


声明

由于自己正念不足,被邪恶抓去多次洗脑,在自己不清醒的情况下,所写、所说的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统统作废。今后坚修大法紧随师,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以实际行动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官泽美 2004年10月14日


声明

在邪恶迫害大法时,由于学法不深,又有对人的根本执著,在邪恶的压力面前写了所谓的“不修炼大法”的“保证”。特此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苏秀芝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邪恶逼迫下,在洗脑班,违心的所说、所写对法轮大法和师父不敬的言论、文字全部作废!清除掉自己的污点,赶上师父正法進程。

张树欣 2004年10月15日


声明

我因以前学法少,不懂法理,被邪恶强迫洗脑过,写了所谓的“保证书”,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确实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现在我严正声明:坚决跟着师父走,跟上正法進程。坚决排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言吉 2004年9月19日


声明

99年7.20,在邪恶迫害大法时,我去北京上访,被抓回后進了洗脑班,在迫害中,我做了作为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做的事,现我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的所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素芝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因为以前学法少,不明白真象,被邪恶洗脑。我真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说了那些不该说的话,想起来真是痛苦。我从今天开始,坚决紧跟师父走,学好法,做好师父给安排的三件事,勇猛精進。

崔淑珍 2004年9月20日


声明

由于自己执著心较多,在高压下,顺从了邪恶,交过大法书、签过字、按过手印,现在我们严正声明,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淑云、刘凤英 2004年10月9日


声明

我在强化洗脑及残酷迫害下,所说、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彻底与旧势力决裂,坚修大法紧随师,以实际行动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各种损失及影响。

魏守哲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心里明白法轮大法好,可是学校老师让我们写批斗法轮功的文章。我虽然写了一些不好的话,但是我心里知道大法好,我在写的时候在心里也默念了一遍“法轮大法好”。现在把我写的全部作废。今后利用机会告诉人们大法好,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齐帅 2004年10月5日


声明

由于以前学法不深,认识不清,在7.20以后,配合邪恶写的东西和在邪恶写的东西上摁的手印。现在郑重宣布完全作废!今后坚决紧随师父的正法之路,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勇猛精進,一修到底!

张怀志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在邪恶的迫害中,做了作为大法决不应该做的事,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我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做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陈珍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从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1999年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说出、做出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现声明一切作废。以后要坚信大法,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李树桂 2004年10月30日


声明

江氏集团非法打压迫害法轮功,我由于学法少,对法理认识不够而误入歧途,现清醒过来,我明白修炼是严肃的,我的所做对不起师父的用心苦度。今后我要认真学法,加倍弥补,跟师父走。

夏文娟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由于以前学法不深,认识不清,在7.20以后配合邪恶写的东西和在邪恶写的东西上摁的手印。现在郑重宣布完全作废!今后坚决紧随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勇猛精進,一修到底!

张月峰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因在2000年被非法关押时,在劳教所中,在邪恶的迫害下,违背了自己的心愿,违背了大法的要求,现声明,在劳教所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光先 2004年10月29日


声明

由于以前学法不深,认识不清,在7.20以后配合邪恶写的东西和在邪恶写的东西上摁的手印,现在郑重宣布完全作废!今后坚决紧随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勇猛精進,一修到底!

张月山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99年7.20,江氏集团开始非法迫害法轮功后,单位领导逼迫签的“不炼功保证书”,及替孩子在学校签的“不去北京的保证书”,在此严正声明作废。今后坚修大法不动摇,做一个真正大法弟子。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石曰江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由于以前学法不深,认识不清,在7.20以后,配合邪恶写的东西和在邪恶写的东西上摁的手印。现在郑重宣布完全作废!今后坚决紧随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勇猛精進,一修到底!

杨金梅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99年7.20邪恶开始非法镇压后不久,片警拿着事先打印好的“四项保证书”,强迫我在上面签名,当时我只拒绝了第一、二项,在上面签了名,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2002年8月,在洗脑班上,由于怕心的作用,写的第二、第三份“认识”,玩弄语言游戏,模棱两可,含糊其辞,但是实质是向邪恶妥协,配合了邪恶。特此严正声明,迫害期间所说、所写、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不符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标准的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加倍弥补。我一定要紧跟师尊,做好三件事。

张乃丹 2004年10月24日


声明

99年国家开始镇压法轮功,我和丈夫一同将师父的法像撕了,2000年去北京证实大法,回来后被关押在看守所,由于在法理上不清晰,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丈夫写“保证”来保我,邪恶念给我听,我不同意,但在丈夫的劝说下,我在上面按了手印。2001年,我怕丈夫将我藏的真象资料搜到,我自己将真象资料泡在水里,泡烂后倒在厕所里冲走,后来通过学法,我发自内心知道自己错了,我在师父像前跪着向师父忏悔。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为此我严正声明,在2000年在看守所丈夫替我写的“保证”和我按的手印以及在这几年中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精進实修,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徐朝珍 2004年10月30日


声明

我2002年2月~2002年5月被公安局国保处及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送看守所非法关押1个月后,又被非法转移到“610”非法关押继续迫害,强行洗脑。在邪恶的迫害下,自己违心的给邪恶留下了违背师父及大法的语言及文字,造成大错。给大法造成了很坏的负面影响,也给自己的修炼留下污点。使我痛悔万分,我严正声明:在失去自由、非法迫害期间,所说、所写、违背法轮大法的语言文字全部作废。在今后的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象中,自己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负面影响,彻底清洗这个污点,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杨士英 2004年9月29日


声明

我在2000年11月~2003年这个阶段写了“三书”,又在邪恶写好的材料上签了字。对此我多次极度痛心的向师父认罪。为了走正修炼的路,去掉自己所有的执著心,在各方面严格要求自己,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我特此严正声明过去写的“三书”和签的字全部作废。另外2000年11月以后报社记者在报上发表了一篇“***硬是害死人”的文章,该文章是报社记者一人编造的谎言,在当地造成很大影响,蒙骗了很多众生,这篇文章与我完全无关,那是对我的诬陷,在此我要坚决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祝捷 2004年10月12日


声明

2001年10月~12月,当地邪恶强行绑架我至洗脑班進行迫害,由于我对正法时期法理认识不清和自己有放不下的执著,从而邪悟,写了“悔过书”,被邪恶利用在当地报纸上发表,还在电视上表了态,给大法造成了严重的影响。严正声明:我过去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一切安排,正念正行,用实际行动弥补我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按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一切。

尹风雪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因脑血栓病,于1999年1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全身心都得到了健康。可是99年7月20日,邪恶在疯狂诬蔑大法和师父,所以我在2000年3月和12月進京证实大法,这两次都被抓回看守所,被放回家后,又两次无辜被抓走,一次是2001年7月1日被抓到洗脑班,在糖衣炮弹和花言巧语的诱惑下,使我邪悟,写下了有辱师尊和有损大法的话。从洗脑班回家后,经过三个月左右的反思,越来越觉得不对,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写声明。现在我严正声明,一切有辱师尊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紧跟师父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马淑敏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是1998年开始得法的,以前身体虚弱多病,修炼不久,老师给我净化身体,我因此受益非浅,并决心坚修到底。谁知1999年江氏集团开始对法轮功全面非法镇压,对学员進行大规模抓捕监禁、罚款……当时我受迫害时,由于学法不深,怕心一出现——怕连累亲人,就被邪恶抓住。于是向邪恶妥协,邪悟了。回家后我通过学法、与同修的帮助,终于悟到接受洗脑是错误的,无颜见师尊。现严正声明所写、所做的有对大法不好的言行全部作废。并决心重新走上修炼之路,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来加倍弥补对大法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袁奕成 2004年10月21日


声明

我2002年9月2日被非法抓進洗脑班,受尽迫害,被关押四个月,关禁闭反思20多天,长时间不准睡觉,由邪恶配合已邪悟者分上半夜,下半夜倒班做我的洗脑工作,由于自己的执著心太重,情关没过去,违心的写了“三书”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在修炼的路上留下了遗憾,这个污点我一定要洗涮干净,跌倒了爬起来,我决定痛改前非,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定不移的按照师父的话做,加倍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我严正声明在残酷的迫害下,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紧跟师父,坚修到底。

于长珍 2004年10月15日


声明

我因修炼“真善忍”,坚信师父,坚修大法,曾被拘留、劳教,在劳教期间,由于学法不深,又有很多执著心,在各种压力面前,听信了邪悟之人的谎言,走上邪路,理智不清的写下“三书”,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给大法造成了损失,在同修帮助下,明白了自己走错了路,现在我声明,我从前写下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切东西全部作废。彻底和旧势力决裂,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珍惜师父给我的一次修炼机会,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走好每一步,正念正行,坚修到底。

李淑华 2004年10月12日


声明

我于2000年12月30日去北京上访,决心要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没想到被恶警绑架,1月4日被送到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6个月,在2000年6月14日又被送進劳教所,在这个邪恶的黑窝里,在高压下,我承受不住,违心的写了“三书”。做出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事。现在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从现在起我严正声明我当时所说、所做出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好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郭晓霞 2004年10月17日


声明

2000年12月底,我随同修去北京证实大法,恶警把我们送回原单位,不让回家,停发工资,逼我们写“认识”,我坚持不写,后来别人就背着我替我写了,而且还签过什么名,以前自己一直认为不是自己写的,没有重视,心想我不承认就行了。随着学法的深入,我才认识到虽是别人写的,也是因为自己有执著、有私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才替我写的,在此我声明别人替我写的一切全部作废。我决心坚定不移走师父安排的修炼之路,紧跟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张淑华 2004年8月13日


声明

我因修炼“真善忍”,坚信师父,坚修大法,曾被非法拘留,由于学法不深,人心太重,在各种压力面前,向邪恶妥协,写了“不炼”的保证书,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给大法造成了损失,通过学法,明白了自己的过错,现在我声明,我所写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从新归正自己,全盘否定一切旧势力的安排,彻底和旧势力决裂。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珍惜师父给我的一次修炼机会,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走好每一步,坚修到底。

郭永珍 2004年10月25日


声明

我于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因坚修大法,于2001年6月散发传单时被派出所强行抓捕,又因拒不接受洗脑被判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邪恶干警和恶徒不让睡觉,灌输邪恶谎言,并步步升级進行迫害,在邪恶的压迫下,由于自己怕心、执著心等倒向邪恶,做出有违大法、有违师尊的事,脱离魔窟后,经学法认识到,自己当时的所作所为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尊,痛悔万分,特严正声明,一切有辱大法、有辱师父的言行全部作废。决心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正念正行,加倍弥补,讲清真象,救度众生。

王原红 2004年10月3日


声明

现将我被强化洗脑而造成的我理智不清时,所说、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法轮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为了救度世人,为了证实大法,为了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特此声明。保证以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实修大法到底。

李兰英 2004年10月10日


声明

我在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我一定精進修炼,做好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不负师父的殷切希望和自己的使命。

赵淼 2004年10月5日


声明

修炼大法使我身心健康,受益非浅。但2002年我被犹大出卖,恶警把我抓到派出所。因我学法不深,受到邪恶的迷惑,心一不正就被邪恶占了空子。逼我写“三书”由于执著心重,怕这怕那。就这样我违心的配合了邪恶。给大法造成了损失,给自己的修炼抹黑。现我很后悔,要把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声明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正法進程,走好最后的每一步。

陈小丹 2004年10月22日


声明

我因修炼法轮大法曾三次被非法拘留,并于2002年8月31日~2004年8月31日被非法劳教,在邪恶不择手段的迫害高压下,写了“保证书”,心里非常难过,当即更正,回来后通过认真学法和大法资料,我深刻认识到大法是严肃的,修炼是严肃的,必须彻底清除自己修炼路上的污点,全盘否定旧势力所安排的一切,特此严正声明,在劳教所里所说、所写和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走好我最后修炼的路。

崔佩英 2004年9月22日


声明

以前因为自己对师父的大法理解不深,对邪恶的迫害认识不清,在邪恶的刑法面前承受不了了,从而走向了邪悟,在市洗脑班,说了很多对师父不尊敬、对大法不好的话,并且写了“批判”文章,做了对大法不好的事,起到了邪恶破坏大法的作用,当了邪恶的帮凶。为此我严正声明,以上的做法是严正错误的,是绝对不应该的,辜负了师父的期望。决心从今以后坚持学好法,正念正行,完成自己应该做的事,修炼到底,直至圆满。

刘福美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1999年7.20以后,邪恶开始了全国性的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我被迫在印出的“保证”上签字,还拍了照片、录了像。由于当时学法不深,并未认识到以上行为的严重性。后来醒悟到这是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决不应该做的事。现严正声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签字的“保证”等全部作废。我要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精進不停,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迫害和干扰。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孙丽 2004年10月30日


声明

我1997年有幸得法。修炼后多钟疾病不治自愈,给家里减轻很大负担。可是7.20后,镇、村、派出所的人多次到我家逼迫我放弃修炼,当时因学法不深,常人心很重,怕影响即将高考的孩子的前程,就在他们已经写好的“保证书”上签了字。但我始终没有放弃修炼,我深感惭愧,辜负了师父。为此我郑重声明:以前的签字作废。我要坚修大法,走师父安排的路,精進不停,直至圆满。

马桂春 2004年10月19日


声明

由于自己平时学法不深,根本执著心未去,所以自1999年7.20以后,迫于压力,违心签写了所谓的“保证书”。现在严正声明过去所说、所写的“不炼了”等一切作废!从今以后,我要抓紧修炼,不辜负恩师苦度以及师父赋予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要充分发挥正法时期大法粒子的作用,真正做到静心学法修心、加强发正念、讲真象救度众生,紧随恩师,坚修大法直至圆满。

卢秀芳 2004年10月10日


声明

2000年3月,我去北京证实大法后,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和洗脑班,邪恶逼迫我写“保证书”,我坚决不同意,它们又去逼迫我女儿和丈夫写了“保证”,2003年它们又逼迫我写“保证”,没达到目地后,它们逼我丈夫代我写了“保证”,我非常痛心,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决心在“放下人心、救度众生”中不辜负正法赋予我的伟大责任。为此,我严正声明我丈夫代替我写的“三书”、签的名一律作废。

孟光维 2004年10月14日


声明

从7.20以后,中国邪恶势力对大法弟子進行全面镇压。回想当时自己也被邪恶不断的抓走,逼着写“不炼功”的保证书,由于当时学法不深、悟性差、怕心很重,也违心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今天我郑重声明当时我所写的“保证书”无效、作废。洗刷污点,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张景龙 2004年10月31日


声明

我在旧势力邪恶的迫害下,在人的怕心和求安逸之心带动下写了“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特此声明此“保证书”作废。我今后一定认真学法,修正自己,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不辜负众生对我的期望,做好正法弟子应做好的三件事,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张红伟 2004年10月27日


声明

在4.25,7.20江氏邪恶集团对法轮大法的残酷镇压下,我由于意志不坚,思想有漏,在执著心的带动下做出了有损大法之举,并涉及到家人。对此我至今痛心难忘。尽管如此,慈悲的师尊时刻在点悟着我,使我清醒,坚信。我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时刻遵照师父指点,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一修到底。

肖存花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是97年得法的。由于自己平时学法不扎实及执著心的存在,以致在强制洗脑班里被邪恶误导写了“悔过书和揭批书”。出来后我在同修的帮助下,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为此我严正声明:在99年7月20日以后和在劳教所洗脑班里所写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辞全部作废。我要坚定修炼法轮大法,珍惜师父的洪大慈悲,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玉娥 2004年9月21日


声明

我现年50岁,我于1996年开始炼法轮功,得法后受益无穷。2002年9月28日被非法劳教。在邪恶的迫害下,做出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可事后真是痛苦万分,后悔莫及,是慈悲的师父又一次挽救了我。我要严正声明自己在劳教所里所做、所为、所说、所写的一切,宣布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刘淑明 2004年9月16日


声明

我在2001年被非法劳教期间,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正念不足,经不起犹大的邪说,偏信了它们的骗术,写了“三书”,回家后经过同修的帮助,认真学法,知道自己错了,对大法犯了罪,给大法造成了损失,是师父慈悲,挽救了我,让我重新回到正法中,弥补带来的损失,特此声明在强化洗脑班劳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胡俐平 2004年10月9日


声明

今年四、五月间被邪恶关押期间在邪恶的问话记录上签了字,口头上说了“不炼了”等自以为骗邪恶的糊涂话,不注意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主要原因是修炼不扎实,关键时刻心性不正,回到家后不久便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完全错误的,现严正声明:过去一切离开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痛改前非,按师父的要求,坚定的走好今后的路。

欧阳万生 2004年11月2日


声明

我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曾写过“认识”和所谓的“揭批书”,当时虽然不是出于真心,是违心的、敷衍的,但是自己怕心的表现,是向邪恶妥协,配合了邪恶,有愧于大法弟子的称号,自己很后悔。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一切违背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我要遵照师父的安排、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做一名法轮大法的真修弟子。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端佩银 2004年8月20日


声明

在邪恶疯狂的迫害时期,由于自己的执著心太重,配合了邪恶的要求,违心的写了“保证书”,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我现在后悔莫及,我决定洗净污点,在修炼的路上不留下遗憾,我严正声明,在残酷迫害下,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师父,对大法不利的言行作废。今后一定要坚信师父,坚修大法,按照师父给我安排的道路修炼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陈秀云 2004年10月19日


声明

在正法進程中,由于自己的执著没放下,在邪恶的迫害面前,做了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事,通过学法,对自己的错误有了清醒的认识,修炼是严肃的,为此严正声明:所有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按照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去做,做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走好最后一步,正念正行。

李景富、宋连有、王悦清、李桂金 2004年10月17日


声明

我于2001年1月30日,因发大法资料被判劳教二年。在劳教所,由于自己对大法的认识不足,在强烈的执著心的驱使下,给邪恶钻了空子,邪悟了。现在我声明我以前在劳教所所讲、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一律作废。今后我按照师父所安排的修炼道路一直走下去。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过月芬 2004年10月14日


声明

我由于自己悟性较差,对大法认识的不够,受江××集团的欺骗,曾一度犯过背叛大法、背叛师父的错误。我特此声明:在受迫害期间所说、所写的“保证书、悔过书”等一律作废。今后我要认真学法,勇猛精進,努力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加倍弥补过去的过失,跟上正法的進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王淑华 2004年8月12日


声明

我是99.7.20以前学法的,由于江××迫害法轮功,当时居委会给我们学法轮功的办班,不叫我们学法,那时在他们的迫害下,我说出、做出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言行。通过学法,我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做、所写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保证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定要坚修大法。

刘永福 2004年10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在这几年的修炼中,我一直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当地乡政府和派出所经常骚扰我,一直监视我,最近当地乡政府的干部,强迫我写“不再炼法轮功”的保证,我当时因为有怕心,在一时糊涂下就写了。现将“保证”全部作废。从新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胡本香 2004年9月25日


声明

我于1997年10月得法,得法之前疾病缠身,得法后各种病状渐渐消失,使我身体受益很多。1999年7月20日邪恶残酷迫害后,我曾违心的写了违背大法的东西。现严正声明所写、所做的有对大法不好的言行全部作废。并决心重新走上修炼之路,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来加倍弥补对大法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叶优英 2004年10月24日


声明

我是2000年12月28日去北京上访,被恶警抓走的。于2001年4月,被非法判劳动教养2年。强化洗脑及残酷迫害下,违心的写了“三书”。现在我严正声明,在教养里所说、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桂兰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自从97年7.20多次去北京证实大法,也被多次非法拘留-刑拘后,被无条件释放,回到家中,时间一长开始不精進。求安逸,严重怕心的情况下,违心写下“三书”和说过“不炼”的话,是慈悲的师父给了我这次改正的机会,我严正声明,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

朱秀英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以前所写的“保证书”,由于在法理上认识不清,认为是文字游戏,一直没有引起我的足够重视。经过交流终于明白,那也是符合旧势力的安排。而且在我写严正声明时暴露出我的许多执著心。我现在严正声明“保证书”作废!今后我要更加坚定学法修炼,更加自觉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坚定的随师走好正法之路。

杨亚荣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于98年9月开始修炼。99年7月20日以后,由于自己对法的理解不够。在居委会和小区管委会的多次办班的干扰下,写了令我终生悔恨的“保证书”。在此我郑重声明,我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彻底与旧势力决裂,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以实际行动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于秀萍 2004年10月26日


声明

我们于2003年9月26日、28日。在社区恶警的强迫下,写了“三书”,这是我们一生最大的过错,真是后悔呀,从今以后我们一定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用行动来弥补自己的过错,紧跟师父走完最正的路。最后严正声明我们以前所写的、所说的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

兰太容、兰太莲 2004年9月17日


声明

我于2001年夏从家中被国保科抓到洗脑班,在那里强制被灌输栽赃大法的录像等,由于自己怕心重,做了对不起师父和违背大法的事。现在严正声明,所有做的、写的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以及叫我儿子写的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全部作废。坚定坚修大法到底,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秀莲 2004年10月


声明

99年7.20以后,邪恶迫害,由于自己有怕心,违心的在“不炼功”保证上签了字。我知道自己错了,特此声明作废。今后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救度世人,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赵春玲 2004年10月29日


声明

几年前,片警到家强迫我写“不修炼保证”,结果家人代笔,我签了字。在此声明家人所写、所说及我签字的“保证”作废。今后我要按师父的要求去做,严格要求自己,学好法,炼好功,讲清真象,发正念,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岳素侠 2004年10月16日


声明

2003年,我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期间,由于执著心强和怕心重,写了“不炼功”等保证,在此声明一律作废。今后自己抓紧时间多学法,要珍惜师父给留的时间和机会,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不断归正自己,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冯书东 2004年10月20日


声明

我在99年看守所内所写的“保证书”是我在高压和执著心驱使下所写。并非我本意。在此,我严正声明,所有我写的和别人代替我写的全部作废。洗刷污点,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谢宁 2004年10月17日


声明

2000年我去北京正法时被邪恶扣住,接着邪恶非法抄了我的家,逼迫我写了“保证书”,非法罚款5000元。2001年2月4号,又非法判我劳教三年, 2002年腊月19日放回。我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保证”作废。坚修大法。洗刷污点,跟上正法進程。

胡兰英 2004年10月15日


声明

我因各种人的执著太重,在监狱被强迫洗脑期间,违心的写了“认罪书、决裂书、揭批书”等,愧对师尊,我现在严正声明:以前写的“认罪书、决裂书、揭批书”等全部作废。从新回到正法中来,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冯庆瑜 2004年9月


声明

我是2003年5月13日在家里被恶警抓走的,在教养院里,被强化洗脑及残酷迫害下,违心的写了“三书”,现在我严正声明,在教养院里所说、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银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在2003年被恶警强行送進洗脑班。在邪恶的逼迫下,写了“决裂书”,说了对不起师父和对不起大法的话。现在我严正声明作废。今后我一定跟上正法的進程,向世人讲清真象,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抓紧救度众生,弥补损失。

孟宪珍 2004年10月25日


声明

我是因坚修法轮大法被邪恶恐吓、威逼,由于害怕及学法不深,做了有辱师尊和大法的事,心里非常后悔,对不起师尊和大法,现在我严正声明,我所做有辱师尊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重新跟随师尊,讲清真象,救度世人。

刘玉珍 2004年4月9日


声明

我是1999年4月份得法的,在2000年1月份遭迫害,镇派出所三次到我家干扰,在压力下写了“三书”。我严正声明在残酷迫害下,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一定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信大法,一修到底。

王敏 2004年10月29日


声明

我在2002年时,在派出所给我的“解除重点”的表上签了名。现在通过学法悟到,自己这种行为是不符合大法的要求的,所以感到很痛心,特此提出声明作废。今后决心跟师父一修到底,做一名合格的弟子。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赵文凤 2004年10月7日


声明

在邪恶的迫害中,我交过大法的书籍,家人代笔写过迫害大法的答卷,在此严正声明所做这些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今后只听师父的安排,坚定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祝晓英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在看守所及单位的逼迫下违心的写了“三书”,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感到非常痛心,在修炼的道路上走了弯路,我特此声明,我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完全作废。我要走出来讲真象,救度众生。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练玉培 2004年9月21日


声明

因我学法不深和正念不足,被邪恶钻了空子,邪悟了,给大法造成损失,很难过,谢谢师尊给我第二次修炼的机会,在此我严正声明,我在劳教所和洗脑班所做的事和所写的“书”全部作废,以后将以法为师加倍做好师尊交给我们的“三件事”。

方金璇 2004年11月1日


声明

99年我被叫到大队,写了一份所谓的“保证书”。当时学法不深不透,认识大法不足。现在再次得法,深知他的严肃性,因此严正声明,以前的“保证”作废。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史庆丰 2004年8月30日


声明

我因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里强压下,没有做好,现在我声明:我在劳教所里所说、所写的一切书面材料不算数,全部作废。我要坚定的走修炼法轮大法的路。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朱淑媛 2004年8月22日


声明

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由于当时学法不深,执著心太重。配合邪恶,做了不符合大法的要求的事。现严正声明:以前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行为一律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坚决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任春芳 2004年10月31日


声明

7.20以后,我曾经在邪恶迫害大法时,由于怕心很重,学法不深,违心的写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所谓的“保证书”,现在我严正声明我所写过的“保证书”,不是我真心所写,特此声明作废。洗刷污点,跟上正法進程。

李敏 2004年10月30日


声明

我在99年7.20以后受旧势力干扰,在派出所让写的“不修炼保证”上签了字。通过学法悟到,自己这种行为是不符合大法的要求的,所以特此提出声明作废。并发誓跟师父修炼到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于清香 2004年10月17日


声明

我今年48岁,96年幸得大法。2001年1月被绑架到洗脑班强化洗脑。在精神遭到迫害下,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颜佩娟 2004年9月27日


声明

2001年4月,因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判劳教1年半,在邪恶的威逼利诱下,违心的写了“悔过书”,心中万分悔恨。在此声明,在劳教所中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重新走入正法修炼中。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虹 2004年10月3日


声明

我在99年7月20日至2001年5月间,在强化洗脑及残酷迫害下,所说、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在修炼的路上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杨建中 2004年11月1日


声明

我在劳教所里违心的向邪恶所说、所写的有损于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从新走入正法進程。

华万来 2004年9月16日


声明

在铺天盖地的邪恶压制下,我们交了大法书和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使自己终生痛悔。现严正声明作废。决心抓紧时间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

张淑琴、魏绍莲 2004年10月


声明

我在劳教所期间,在高压下,邪悟中写了、说了对师尊不敬的话,是大错、特错的,在此郑重声明一切作废。法轮大法是正法,坚修大法心不动。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周志容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2000年我去北京正法时,被邪恶扣住,接着邪恶非法抄了我的家,逼迫我写了“保证书”,非法罚款5000元。我现在严正声明以前写的“保证书”作废。坚修大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胡兰香 2004年10月15日


声明

我在强化洗脑及残酷迫害下,所说、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及其所做的安排,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文华 2004年10月5日


声明

99年7.20以后,在强化洗脑及各种手段残酷迫害下,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并加倍努力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程立新 2004年9月10日


声明

由于在修炼过程中走过弯路,给大法造成损失,现声明在原单位、家里、派出所、劳教所所写、所做的一切背叛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

陈湘泉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在邪恶的迫害下,曾说过、做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的邪恶势力的安排,按照师父所安排的修炼道路,正念正行,走好最后的路。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金 2004年10月5日


声明

我在看守所和在单位所说、所写、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特此声明。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宿秀花 2004年10月26日


声明

在强化洗脑班、看守所的残酷迫害下,所写、所讲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修大法到底。

邓少英 2004年10月4日


声明

我通过学法,认识到向邪恶妥协“签字”就等于与邪恶签约,在此声明我签的名作废。我要走好正法的路,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

王莲花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99年7.20以后,在邪恶镇压高潮时,因学法不深,口头说过“不再炼功”,现在声明:以前说“不炼”的话,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孔繁吉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们由于学法不深,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现决心改过。加倍弥补,跟上正法進程,以前所作所为声明作废。

王元、林婉婵 2004年9月23日


声明

我在强化洗脑及残酷迫害下,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及其所做的安排,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杨光 2004年10月11日


声明

在江氏集团迫害大法时,所说、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高桂琴 2004年10月7日


声明

由于旧势力的迫害,此前本人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声明作废。今后一定坚修大法,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以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巩建华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在邪恶的迫害下,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声明作废,坚修大法,坚修到底。坚信师父,走好最后一步。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于占华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由于旧势力的迫害,所做、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紧跟师父,坚信、坚修大法,挽回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

李春荣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在劳教所期间,由于邪悟,写了、说了对师尊不敬的话,在此郑重声明一切作废,坚修大法心不动。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傅秀云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在2004年8月份被迫害期间,所有不符合大法标准的签字和所谓的“保证”,在此声明作废。我要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杨志伟 2004年9月


声明

我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紧跟师父,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三件事。

杨辉水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我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语言与行为统统作废。重新溶入法中、坚定修炼。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胡良云 2004年11月3日


声明

在残酷的高压迫害下,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保证”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宁彦如 2004年11月4日


声明

我在强化洗脑班,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和写的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唐代平 2004年10月20日


声明

我过去所有的不利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严格按照师父要求去做,坚修大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玉敏 2004年10月10日


声明

我以前写的“保证书”全部作废。以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蔡桂红 2004年9月


声明

在邪恶迫害下,所说、所做所有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到底。

段春霞 2004年11月3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