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天反迫害,堂堂正正被送回家乡


【明慧网2004年11月7日】在正法时期,我走过的路,有走错的时候、也有迷惑走偏的时候,都是大法的力量把我纠正过来的,因为我是真心诚意的想同化大法,往往在过去后才发现原来那些执著对我都算不了什么。下面是我最近的一段经历。

在2004年7月6号早晨,有十多个便衣把我们的门叫开了,由于当时没有意识到是邪恶,他们骗我们说是查户口的。同修就给开了门。他们就一拥而入,在屋里到处找,因我们资料点的东西特别多,他们就把我们叫下了楼,逼迫我们蹲下,我才知道是邪恶的迫害

我从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怕心和常人心全部翻出来,看到恶人都上楼撬门,看我们的恶人只有三个,我就想跑,结果没有跑掉,我和那两位同修一起被毒打。被打时我忽然想起了师父的法《怕啥》,我是师父的弟子,有什么好怕的呢,心里突然就平静了,没有一点怕心。

接下来邪恶之徒打电话叫来警车,把我们一个个的绑架上了警车。当时周围围着很多人群,恶徒们把我往车上扔时,我高喊“法轮大法好”。邪恶越打我,我的喊声就越大,一直到车离开了,我才停止喊。

在警车开到了国安部的一路上,我都发着正念,恶警开始非法给我录口供。我坚决不配合,拒绝说出姓名、地址,我只是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他们没有办法就把我送到了看守所。

到了看守所,他们把我们每个人关入了一个囚号。囚室的犯人问我是干什么進来的,我说是炼“法轮功”。他们都感到很吃惊,对我笑着说“呵呵、你多大呀就学法轮功”。我就告诉他们的真象,说大法是叫人们做好人等等。里面其中一个犯人头子说:你讲得有道理,我相信,我做坏人進来,你做好人也進来,他就在囚室里不停的唱着“法轮大法好”。还有一个报数的头他很凶,他又对其他犯人说“法轮大法好”吗?有一个没有回答,他就拿起鞋就向他打去,最后就叫囚室的每一个人都喊一声“法轮大法好”。

到了吃饭的时候,他们就叫我吃饭,我说谢谢你们,我不会吃这里的饭的。他们又问我你为什么不吃呢,别人想吃都没有。我说我没有犯法,不应该被关押在这里。吃完饭他们又拿起自己家人送的东西给我吃,我说我既然来到这里我就没有打算吃这里的东西。就这样我就开始了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一切不配合,一定要正念闯出看守所。

第2天他们开始要我做事、穿囚衣、背监规,我就不配合,他们就打我,最后犯人头说算了,他也没有吃饭,还是叫别人做了。邪恶干部说了只要他不炼功就可以了。

开始那几天,管囚的干部对犯人说只要“法轮功”不吃饭,你们就要他吃饭,如果他不吃就不许他炼功。我心想我有师父在有法在,你说了算吗?就这样每天晚上,等他们晚上睡着了,我就爬起来炼功。开始管囚的干部就给我送好吃的面、和干部吃的饭和西瓜,在囚室里这些是犯人想吃都吃不到的。但我知道这是在诱惑我吃饭,在那里我除了发正念,就是背法,能背多少就背多少,就是不配合邪恶,我经常想起师父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一个不动就制万动”。

这一天管囚的干部又和我谈话,他对我说;你不吃饭你怎么还能证明你说的“法轮大法好”,你饿死了怎么办,他说了很多很多。我心想真象我早就告诉他了,他也知道,我再也不回答他的话了。他明白这套对我不起什么作用了,就对我说你再不吃饭,我就把你拖出去灌了。我还是不理,他就叫来了医生,叫外面的四个犯人把我抬了出去,刚抬出门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就用脚踢我,用手捂我的嘴,我还是大声喊,他们就把我抬到了没有人听得到的地方后,杀猪式的把我绑在门板上,用手铐把我的手和脚全都铐上,叫几个人把我按住。医生用管子从我的鼻子里插入灌食,灌入的是大量的盐水和豆浆,灌得我非常难受,但是我没有害怕。灌完后他们又把我抬了進去,说还有法轮功要灌,抬進去的时候我还是照样的喊。

就这样他们三两天就给我抬出去灌,但我每次抬出去灌,我都不怕,每次都是高喊,抬我的几个犯人都说,“法轮功”你还真行,十多天没有吃,说话都没有力气了,还有这么大的劲喊呀!在囚室里我连站也站不起了,做什么都是犯人抬進抬出。

这一天管囚的干部突然发火了,对囚室的犯人说:法轮功不吃饭你们谁也不要吃陪着他,烟也不给了,这一下他们没有办法只好和我说好话劝我吃饭。对我说:你们法轮功是做好人,你看你害得我们这一室的人没吃没喝的,你说你是个好人吗?我还是不吃。这一下他们可火了,他们就给我灌,四五个人就把我按住,把我的鼻子捂上,把我的嘴撬开,就这样灌了两天。那管囚的干部可高兴了,不但给他们烟抽,还给他们好吃的。

我的脸被他们掐得肿得很大了,晚上我背法、发正念,突然想到我不能老这样承受邪恶的迫害。第2天早上他们又给我灌,说这样灌还很好玩。我想到了师父的经文《排除干扰》中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我一下子悟到既然许愿来到了人间,那我就不应该想到的是自己怎样,首先应该想到的是怎样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只有这样才是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想的。

由于我不妥协,犯人们就开始动手动脚使劲的踢我,我就背师父的法,我不躲、也不动,犯人打了我一阵子,就没有打了,我觉得全身热乎乎的,没有被打肿,只是觉得一点痛,象被什么护着一样打不实。

通过这件事我个人悟到,师父早已把一切给了我们,只是我们否定旧势力的程度不够和正念不足,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在被迫害时,要明确自己的能力,破除个人的观念,发出强大的正念。邪恶之徒用伪善、威胁、恐吓、哀求等一切手段对我说,我坚定抵制,一句话也不配合他们,他们其中有很多了解大法弟子,但仍一意孤行、麻木的作恶。

大约半个月我完全不能动了,全是犯人给我洗、穿,邪恶之徒又伪善的欺骗我说:“你还不吃饭呀!和你一起关進来这么多,他们都在吃饭了,你看他们多好,又吃饭、又炼功、洪法这才修得好,只有你就傻,你看你又是最小,又最顽固不化。”当时我对他们说:你放心,我就是饿死我也不会吃的。

由于当时自己看到自己的样子就象要死了,难受极了,常人心又返出来了,想想自己离家乡有几百里路,看守所的干部假惺惺的对我说:你要吃东西,如果你真的饿死在这里,谁也不知道你呀!就算我们现在把你放了,你也站不起,你也不能回去。在当时的心情我想也是有道理的。下午我就对管号的干部说:把国安的人叫来,我告诉了他们我是那里的人叫什么名字。告诉后我意识到,这不是向邪恶妥协了吗?这几天常人心不断的翻出来,总是指望常人,指望家人把我接回去。我突然想到了师父,我默默的对师父说:师父请您加持弟子,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一定要堂堂正正的出去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我就不断的背师父的法《别哀》:“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

管号的干部又给我买来了几瓶叫什么太子奶叫我喝,我还是不喝,他们又对我说:你再不喝就又要灌了,我说我现在出气都很困难了。他们就把我抬出了囚室,因为外面很凉快,当时我也知道插管灌也很难了。他们又对我说:你自己选择,你是吃还是想输液,我什么也不配合。他们给我灌,我全都吐出来了,他们叫来了医生给我检查,医生说如果他自己再不吃就有危险。

到了晚上10点我突然不行了,犯人对干部说:“法轮功”要死了,他们把我抬出来,打电话叫所长,叫车把我送到了医院急救,在医院里给我输液。我不配合就把针拔了,他们就把我的手和脚全部铐起来了。就这样日夜给我输,在医院里都是看守所的干部看着我,每换一批都和我谈话,说来说去还是让我吃东西,我一句话也不回答他们。

就这样过了三天三夜,医生再给我一次检查又出现了很多的病,靠输液也是不行的了,他说我又不吃不喝的。于是这里的所长通知国安的人说把我放回去。就这样被迫害了25天后,于8月1号下午他们把我送回了家乡。

师父在《路》一文中说:“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希望我们珍惜自己走过的路,走好最后的路吧!正念正行,要对得起师父。

最后以同修的一段歌词《师颂》与大家共勉:

(领)回想起您传法的日日夜夜,
泪水啊再一次洒满胸前,
有谁能知道您的心酸,
有谁能知道您的艰难。
(合)看那金色的法轮,
出现在那美丽的彩云间,
(领)慈悲的您知道众生在期盼,
期盼着大法降临人间。
(领)回想着您十年的正法路,
泪水啊再一次洒满胸前,
有谁能知道您付出的心血,
有谁能知道您承受的一切。
(合)看那金色的法船,
满载着众生驰向彼岸,
是您力挽狂澜,
救度苍穹在坏灭的瞬间。
(合)回想起远古的记忆,
一幕幕展现眼前,
铿锵的誓言回荡在耳边,
神圣的誓约依然记在心间。
我们为着众生而来,
助师正法何惧下苦海,
是您带着我们走过魔难,
风雨中您将大法的威德显。
(合)听那普天的颂赞,
万古的机缘撒满天地间,
是您带着众生走向未来,
大法的光辉永远照耀在苍宇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