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的正法修炼经历


【明慧网2004年11月7日】我在修炼前身患多种疾病,最严重的是湿温病四季皆发。一身饱受病痛折磨,痛苦难当。1997年经朋友介绍有幸走入修炼的大门,学法炼功一月后,身体发生奇迹般的变化,感到一身轻松,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我暗暗下定决心,今生今世永修大法。

我从小做过几次梦,印象最深刻的有两次。一次是梦见自己从很高的地方掉下来,吓得全身蜷缩成一团,心紧张得快要跳出来了,心想这下可彻底完蛋了,一身大汗淋漓,醒来方知是一场梦。再一次是1976年9月的一个深夜,文革期间正搞武斗时,街上没有行人,我只身一人在路上走,眼看再走四条街就到家了,可走着走着只觉眼前的景物变得陌生起来,象来到另外一个世界一样,一色的红砖一样的楼房(当时我们这儿还没有楼房),门窗都是关着的,只能隔着窗子看见屋子里有明亮的灯光,看得还很清楚,但我只想着要回去,可又不知怎么走,又找不着人寻问,只好继续往前行,大约又走了十几分钟,就又回到原来的地方了,我不顾一切一口气跑回家。事隔多年,这两次梦境都还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学法后才解开这个谜:一是从高层掉下 来,二是看到了另外空间的景象。

我老伴是1999年7•20之前才得法的,她未得法之前,经常给我过不去,正如师父在《转法轮》138页所讲的那样:“你炼功又惹不着他,锻炼身体又不影响他,多好。可是,只要你一炼功,他就跟你连摔带打。”自从她修炼后,坏事变好事,两人互相促進,还定了学法计划,规定每天学一讲半法,不准间断,其余做讲真象的事情,如果哪天有其它事情耽搁了,次日必须补上,坚持至今。

2000年3月中旬,我去京上访被当地恶警劫持回来后,他们对我非法進行审问,我想按师父的话去做没有错,并向他们洪法:“我们是好人中的好人,上访无非是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法轮大法是正法。”他很顽固,说:“共产党拿钱供养你,还反对共产党,真是胆大妄为。”我说:“我们没有反对谁,宪法规定每个公民有上访、言论和信仰自由,我们向政府部门反映自己的真实情况,有何不可?”他们理屈词穷,只好把我送進吴家湾看守所,所里规定每天每次5分钟洗漱时间,动作稍慢便遭拳打脚踢,饭食差经常吃不饱,监号里只有我一人是炼法轮功的,我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从不乱用别人一分钱,每天给周围的人洪法、讲真象,大家都说出去以后一定要象法轮功这样,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再也不违法了。据说有一小伙子出去后很感谢我对他的教育,弃旧图新,正正经经学厨师去了。在押期间,街道居委会每天上门对我老伴苦苦相逼、威胁,拿不出钱取人,就送劳改,家人被逼无奈,只好拿出500元钱,恶徒才放我回家,回来后又经常受到骚扰,规定我走哪儿要请假,我说:“你们专的是好人的政,我一辈子没做过亏心事,到哪儿都是一个高尚的人,只要我能走谁也管不了!”后来他们又在经济上迫害,克扣了我四个月的全部工资,全家生活无着落,于是,我去找办事处的人问个明白,他们却问我是否还炼法轮功,我坚定的回答说:“只要我还有气就要炼。”从那以后至2002年每月扣100元,不分白天黑夜上门骚扰,特别是所谓的敏感日,今年6月就来了两三次。自从师父教了我们正法口诀后,恶徒来了我就发正念,真管用,一会儿这伙人就走了。

还有很多的世人受江氏谎言的蒙蔽,我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大,我和老伴切磋,一定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苦度,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我们老两口经常一起出去散发资料,因为我们都是70多岁的人,都是选择行走方便的地方去发,专找卷帘门,做多了,我们就有了一些经验,用红包装好,晚上到大街上人多灯亮的地方更为安全,看准后,走在门边,红包丢在地上用脚轻轻一踢就進去了,缝隙稍大点的只需几秒钟,不太亮的地方用手放,一弯腰就進去了,我们俩做了几年资料从未有个闪失,未出门,先发正念清理另外空间邪恶因素对我们的干扰,总要胆大心细没怕心。

去年11月份,我感到身体不适,解不出大小便,小肚子疼痛难忍,尿频,憋得我难受极了,坐立不安,吃不好饭睡不好觉,四天不進饮食,但我坚持没吃一粒药,我悟到这是迫害,决不承认这一切安排,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谁也不配考验自己,我也不怕,求师父帮助。四天后,奇迹出现了,身体恢复正常。正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那样:“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 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最后以(《洪吟》二)中的“坚定”与同修共勉:

觉悟者出世为尊
精修者心笃圆满
巨难之中要坚定
精進之意不可转

本人文化不高,学法不深,层次有限,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