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所谓的“平反”我们准备好了吗?


【明慧网2004年11月8日】看到明慧网2004年11月4日的文章《明慧评论:放下常人心不受常人社会形势变动影响》后,我问自己如果真的如文章所说××党为法轮功平反了,我该怎么做,我的心是否能够不动,是否能够保持以正法的基点面对新的复杂的局面,我又问:本地区的同修呢?能否避免出现旧势力高兴的事情?

虽然也曾想过万一在法正人间前法轮功被平反了,我们该怎么办?也曾与同修探讨过这种情况发生时资料点所应保持的状态,但大都是在怎样防止邪恶钻空子、避免损失等方面的相互提醒;最多强调去掉执著心,在法正人间之时如何提高心性才能心不动,不能松一口气,不能抱有终于邪恶迫害结束、我们扬眉吐气的人心;我们也能认识到大法弟子要为新的宇宙一切正的因素负责、是新宇宙的保卫者,我们在正法时期所做的证实大法的事情是为以后新宇宙作参照的——1999年7.20之前、之后以及法正人间之时,大法弟子都应保持正念正行,都应是神的状态,都应是在“真、善、忍”中的,特别不应为外界的风云所牵引,即天安门自焚也罢,江鬼是死是活也罢,都不影响我们做我们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

但是,看了这篇文章,第一念是这是新的形势,好事——更多的世人能够得救,似乎大法弟子更容易讲真象了,可以公开讲真象了,可以自由炼法轮功了。然而,随之而来的念头是:真能够发生吗?自认为对共产党太了解了。将此事与常人探讨,常人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他们的印象是这五十年还没有任何一个群体遭到共产党如此的迫害,可见共产党害怕法轮功之深。了解了常人的反应,我们想大法弟子应该怎样认识这个问题呢?

首先,江泽民高喊着“我就不信共产党战胜不了法轮功”,利用共产党发动和推行了这场迫害,江泽民罪责难逃,共产党也是罪责难逃的,因此这些罪魁祸首(包括恶徒个人和政党)是没有资格给法轮功平反的。

从法理上、从周围环境的变化,我们都知道在各个空间的邪恶、黑手和烂鬼是越来越少了,虽然在最后的阶段它们表现得很疯狂,但我们相信法正人间的日子已经日益临近。然而,我们面对自己此时的心态时,我们发现要么是不相信,要么是有点激动。

不相信是认为江鬼骑虎难下,邪恶本质使它怎么可能放下屠刀呢?对共产党在常人社会的这几十年比较了解的世人抱这种观点的较多,那么同修为什么也抱这种认识呢?是不是还没有看清正法進程的步伐呢?由于师父正法,已经将那条邪恶的赤龙清除了,共产党现在在人间只是徒有虚名,连共产党内部都没人再信仰“共产主义”和“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了。那么在这种情形下,某人某团体为了解决眼前的危机和为了他们自己的将来,推动为法轮功平反,進而在表面上促成这件事,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是大势所趋。如果不做反而是太不明智了。

至于我们有些学员感到激动的心,也是人心——长期遭受迫害的痛苦,现在迫害终于停止了——还是主要围绕着自己,没有把救度众生当成最紧迫的。其实迫害停止是必然的,从迫害开始的那一天我们就知道这场迫害注定着失败,历史上迫害正信的从来没有成功过;而众生的损失才是最惨痛的——法到人间之前还不能明白真象的就彻底失去未来了。师尊在最近的三篇经文里反复强调不要人心、要正念,棒喝长期不去的执著,如果抱着苦挨日子等着迫害结束的心情,抱着对大法不够坚定寄于外界形势变化的期望,抱着平反后当英雄的壮烈激情,抱着终于有冤得申多年所受委屈能够得到补偿的有求之心,难免不激动。

反复读《明慧评论:放下常人心不受常人社会形势变动影响》后,我们想如果这一切是必然的,如果这件事真能够发生。意味着什么,我们是否有足够的清醒?面对将要发生的一切,我们准备好了吗?

首先,在以前的学法中我们是否能够认识到这些?我们是否从法理上有清楚的认识,大法弟子对待这件事的正念是什么,无论这件事能否发生,如果明慧同修没有提醒,我们是否能够在整体上达到正法的要求;如果明慧同修提醒了但这件事没有发生,我们在整体上是否也能够达到应有的境界呢?

其次,我们所有的同修能否认识到正法还没有结束,法正人间还没有到来,我们救度众生的工作更加繁多了:因为迫害的停止,很多人能够因此明白过来、从而得救,但从某一方面来讲,讲真象的情况可能更复杂,我们是否有足够的准备呢?

既然邪恶还未除净,残余的旧势力和黑手怎肯善罢甘休,旧势力总是要安排它们想要的,总是以各种手段進行所谓的“考验”,用邪恶的方式淘汰它们认为不该留下的生命。

如果这件事真的发生了,我们讲真象该怎么随着事情的变化而运转?我们4.25的要点主要是三点:要求放人、要求允许合法出版大法书籍、要求恢复炼功自由。那么我们现在的要点又是什么呢?要求给我们师父和大法恢复名誉,要求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要求归还法轮功学员修炼的自由和正常环境,要求出版大法书籍,要求给所有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洗清名誉、赔偿经济损失、欠命抵命,追查一切迫害法轮功的恶人,查清他们的罪行并将他们绳之以法,要求公开、彻底揭露一切迫害行径。

同时,文章中从四个方面:天理、人情、法律和修炼的角度已经指出:“……既要制止迫害,又要归正人间这层理——善恶有报,法办一切凶手;扬善抑恶,鼓励世人正面认识真善忍和法轮功——‘平反’才有实际意义。”“因此即便迫害得到全面制止,我们仍然不能松懈,要让世人通过法轮功所遭受的这场迫害明辨是非善恶,明白这场迫害给中国社会雪上加霜带来的道德伤害,以及给全世界带来的道德污染和裹挟,让所有人都吸取和记住这个深刻的历史教训。”

如果在人间以某党的方式为我们平反,那么世人将如何思考,某党强大的媒体宣传工具还在为它们所用,我们告知世人迫害法轮功的真象,法轮大法好的行动,某党能够不加限制不加干扰吗?它们以这件事来说明该党的“伟、光、正”,并在世人面前改头换面扮演宽容的形象欺瞒民众,我们如何不被它们所限制所迷惑、更快更多更好的救度众生呢?请同修们都来思考切磋。

还有,那些在此之前没有走出来讲真象的学员,他们的各种人心不少啊,到了那时他们可能已经就失去机会了,因为到那时已经没有机会建立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有的威德了,因为不会再有这五年来的难度。

我们还想到了这样一件事:2002年元旦刚过,本地区的大法弟子到甘肃省的兰州市,在当地的某个资料点里,看到有些同修正在定做和制作“普天同庆”的横幅和黄色衬衫,大法弟子奇怪提出疑问,当地一直认为修得挺不错的同修说,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讲真象、印真象资料,法正人间的日子就要到了,我们这里的同修都在买鞭炮,连许多以前没有走出来的同修都来了定做衬衫准备普天同庆呢。本地区的同修提醒后,由于当地一直认为自己修得好,没有接受反而要本地区也定做衬衫。同修回来告知这一情况,当时我们知道他们起了严重的常人心,但没及时通过明慧提醒兰州的同修注意。过后在不长的一个多月里,那个资料点的同修接连不断被绑架,后来牵连了不少在出租屋的资料点,使兰州的正法工作遭到较大的损失。

最后,我们把我们的一点想法提出,供同修们切磋。常人发生的任何事都带动不了我们,都不能阻止我们的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步伐。无论平反这件事是否发生,我们联系的网络、资料传递的渠道都不应该混乱,任何情况下我们都不动心还意味着整体不为外界的形势所左右,修炼者个人的心,正法整体的心都不能动,我们应该提前做好面对新形势的准备。

应该建立集体学法小组,多交流,形成集体学法集体交流的环境;想出来讲真象的学员迅速增多,应想办法先让他们参加集体学法小组進行交流,阅读“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及时告知他们安全规则和讲真象的方法,最好能够带领他们做真象,在证实大法的三件事中实修。如果有许多新学员想学法炼功,我们应该准备书籍和资料并及时教会他们炼五套功法。

资料点应该继续保持隐蔽状态,遍地开花。大家作为修炼人,正念做好三件事、随时注意提高心性,才能保证安全。

营救在劳教所、监狱里的同修,收集并继续揭露江罗刘周等邪恶元凶利用××党所搞的迫害以及所造成的损失,继续通过天理、人情、法律和修炼四个层面追讨恶人恶行,更加深入的呼吁和唤醒中国民众的良知、道德,惩办元凶,赔偿补偿受迫害大法弟子及其家属的损失。

如何做到“大法弟子走的是神的路,不要受常人社会形势变动的影响,抓紧时间讲真象、救度世人、清除烂鬼,正念正行。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要加大力度做好各自该做的事,精進不停。”(《问候》)需要各地区的同修多协调多交流,根据不同的情况和形势的发展,及时有效的调整证实法的方式方法。

同修们,精進的不要松懈;刚走出来的不要偏激;从劳教所、监狱出来的不要懈怠,总之,要正念,不要人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