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伴的半身不遂是江氏集团的迫害造成的


【明慧网2004年11月8日】我是广东省揭阳市揭东县人。我和老伴是1998年得法的,得法前两人身体都有病,我原是皈依佛门的,但身体一直不好,有胃病、肾疾,手抬不起来,医治多年仍不见好转,天天吃药,花了不少钱。幸得本村村民在外地得法,回到村后洪法,我才有幸得到大法。我和老伴先借来《转法轮》,看后觉得这是一部好书,非常好的书,此后就爱不释手。自从喜得大法,参加学炼之后,我那牙痛、脚痛、手酸等症状很快就消失了,特别是参加桂岭、曲溪法轮大法学习班,回来后很多人都说我胖了很多。这是大法的威力!

就在我体验到学大法身心愉快的时候,1999年7月20日,江氏邪恶集团发动了史无前例的镇压,邪恶集团利用一切媒体,大肆造谣,捏造谎言欺骗世人,让善良的人们蒙冤受屈,非法抓捕、关押大法学员。大法修炼者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切磋的好环境。为了争取有个自由的炼功环境,2000年6月我参加了揭阳市区广场的集体炼功,被非法抓去关禁,在本地派出所关了2天后,被强行送到镇计划生育办公室(简称“计办”)关禁10多天,才回家。

在非法关禁期间,不法人员不让人洗澡、大便,三餐还得家里人送饭,每天还要交40元钱,出来时强迫写“保证书”,不符合他们要求的不让放人。过几天后又被非法抓到计办关禁,这是多么不讲理啊!我们以“真善忍”为准则做一个好人,在广场参加锻炼,是每个公民的自由,这没有什么错,却被打、被关,真是不可理喻的政策!

我被非法关禁二次,老伴每天都带着孙子为我送饭,因天气炎热,把他累坏了,加上在敏感日子,邪恶之徒又到家骚扰,有时深夜被骚扰。在这非人的生活环境和精神迫害下,老伴产生了怕心,放弃了修炼,同时也反对我继续学法炼功。当时我心中感到非常痛惜,这么好的功法,李老师教诲我们的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做符合“真、善、忍”的人,这是多么好功法啊。法轮功使人能够自觉约束自己,人与人之间不争名夺利,对人要慈悲宽容。同时通过炼五套功法,能强身壮体,这么好的功法,对国家、对家庭、对个人都是有百利而一害的。为什么就不让学,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当时我在内外的压力下,只能独自在家学、炼,但老伴还是气得旧病复发。我只能干着急,这次的疯狂镇压害死了多少好人啊!

我老伴是个正直、忠厚老实的人,文化程度不低又很能干,村里的大大小小的事村民都请他帮忙,他孝敬父母、疼爱儿孙,自个儿又省吃俭用、待人厚道,亲戚无不称赞。自从学炼法轮功以后,他身体很好。可是江氏邪恶集团镇压法轮功之后,他就产生了怕心,加上我被非法关押两次,可怜的他就放弃了修炼才导致旧病复发。2002年8月初6日一点多钟发生脑溢血症状,等我知道之后他已经不省人事,马上送医院接受治疗,过两天后又第二次出血。这可怜的一个善良的人,住在医院迷迷糊糊一个多月,因为经济不许可,只能回家请医生针灸、吃中药,一共花去六万多元,直到现在还卧床不起、半身不遂,说话不成句,一个字也不识得,事事都得我护理。

我老伴的遭遇都是江氏集团的迫害造成的,要不是它发动迫害法轮功,我的老伴可能会炼得很好,全家人也不会反对我修炼法轮功,大家会过上美满的生活,或许我们正携手修炼!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我知道只有大法才能使我得到身心的健康,才使我今天有这样健康的身体,才能护理老伴。要是没学法轮功,今天的日子我不知道该怎么过?!最后感谢师父对我们的关心,我们一定坚修大法,站出来证实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