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名法轮功学员家属具名状告湖南赤山监狱

【明慧网2004年11月8日】241名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最近向全国人大、最高检察院、司法部及湖南省高级检察院、司法厅、湖南省各级地市检察院、司法局递交控诉信,揭露以湖南省沅江赤山监狱副监狱长资炜为首的恶警酷刑折磨他们的亲人,强烈要求惩处一干涉案凶手。下面是控诉信的主要内容。

******

我们是被非法关押在湖南省沅江赤山监狱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我们的亲人目前正遭受残酷折磨,生命基本安全失去保障。以副监狱长资炜为总指挥及手下践踏法律、法规,公开对我们亲人们施以残暴、滥用械具、开会批斗、肆意虐待,在精神和肉体上进行双重折磨,强制做超负荷甚至达生命极限的奴工,完不成定额的就动用大刑毒打折磨,整得我们亲人奄奄一息,伤痕累累,身体极度衰竭。

以下是部分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部分事实:

曾海其,男,被非法关入严管队三个月的头一个多月,每餐只给半碗饭,后一个月每餐只给一点饭皮(约15克)。2004年3月1日,因曾海其没有下蹲报数,副监狱长资炜指挥手下狱警及数名犯人对他施以酷刑,将曾的双腿分开,两脚尖向外转成一直线,强迫跪在地上几个小时,此酷刑使人分分秒秒撕心裂肺般疼痛。然后曾海其被关入严管队迫害,严管队队长曾宪保每天用各种方式铐吊曾海其18个小时,如将曾的双手铐在背上,吊挂窗户上,然后双腿向前平伸抬起挂在一高凳子上卡住,使全身重力压在双手铐上,疼痛万分;有时将曾的双手铐在背上,再用绳子拴住铐子,悬吊在大树铁环上,每次数小时,最长一天吊了一整天。严管队教导员邓迎峰令犯人使用各种刑具折磨曾海其,但不准留下看得见的证据。资炜还嫌迫害力度不够,开会训斥恶警曾宪保、邓迎风,下令三个月期满后,单独留下曾海其,安排八个犯人24小时轮班用刑具折磨他。2003年5月5日,资炜率特警队恶警对曾海其拳打脚踢,用几支电棍不停在他全身电击。5月20日资炜带特警队毒打曾海其后,然后脱光他的衣服,用细麻绳勒绑,勒的曾海其血管暴胀,再用高压电棍全身电击,烧得皮肤肌肉满屋焦糊味,电的内脏隆隆巨响,一口气电了一个多小时。2003年6月中旬,恶警何勇把曾海其吊在一堵红砖墙上,正对太阳西晒,墙温超过50度,导致手脚化脓浮肿。曾海其连续三年累遭残酷迫害。

贾哲法:2004年2月22日和人闲话几句,被狱警诬为“袭警”,关入严管队。被严管队干部指使的工作犯人打得全身青肿,伤痕累累。打了整整一个上午。下午,资炜指示曾宪保召集工作犯和干警对贾哲法连续不断的使用数万伏的高压电棍和使用各种令人发指的刑具,日夜不停不让睡觉电刑,毒打了一天一夜(干警还说资监狱长铁了心要搞你们)。一般暴恶的犯人只能电击3──10分钟。2002年4月25日,四监区教导员樊云南用细麻绳捆住贾哲法双手反至颈部,用电棍电击全身,用数种刑具折磨,被监区管教办干警吊铐2个多月,每天十几个小时,夏天洗澡也不解开,导致双手双脚化脓浮肿。

吕松明:2003年5月5日副监狱长资炜叫特警队用电棍电击吕松明头部太阳穴,致头部受伤,鲜血流失过多昏迷。纵容犯人殴打吕松明,并重奖酷刑折磨法轮功的犯人,在五监区开批斗大会。2003年1月吕松明抵制迫害绝食,五监区狱警鼓励犯人对吕暴力灌食,致吕松明屙血便血、胃内痉挛、满脸青紫。犯人熊建刚一脚踢在吕右肋下(肝区),导致内脏严重受伤巨痛,被高吊铐十天。吕松明连续三年反复惨遭残酷迫害,遍体鳞伤,极度虚弱衰竭,现双腿脬肿,却每天还被抬着去做十五、六个小时奴工。

李学先:2003年10月22日,由于要求减轻到生命极限也完不成的奴工工作量,被吊铐19天,每天吊铐十几个小时。教导员程卫东用高压电棍电击李学先的口腔、脸、双腿,致使身体严重受伤。2004年5月15日,李学先因遭酷刑残害,体力不支,完不成所谓劳动任务,被狱警吊铐在车间窗户上16-17个小时,晚上睡觉也铐上。2004年7月23日,李学先因抗议狱方对曾海其的迫害,被狱警吊铐32天。李学先连续几年多次惨遭残酷迫害。

王全连:2004年5月6日,三监区教导员邓浩指使二中队的犯人刘宏、李兵雄无缘无故的对法轮功学员王全连大打出手,导致王全连身体残伤。刘、李二人边打边说这是狱警逼他们做的,如果不配合,他们会挨骂的。二中队恶警中队长张志雄、恶警教导员张波文因王全连上了趟厕所,指使刘宏殴打王全连。二张用警棍打王全连头,并说:“上班为什么要上厕所,这是没有法律讲”。恶警把奴工工作量加到极限,王全连每天被迫站立在毛织机旁工作十五、六个小时,导致双腿浮肿,每天由犯人扶着做奴工。

邓烨:被六监区三恶警宠赤峰(中队长)、贺泽军(监区长)、任飞(教导员)每天吊铐达17个小时,原因是为李学先讲了情。

肖自祥、肖慧先:二位法轮功学员在2002年至2003年长期遭受严重迫害,恶警将他们的身体成大字形吊在篮球架上悬空,一天吊十几个小时,连续吊几个月,毫无人性的狱警还哈哈大笑,说“他好像耶稣”。

曾胤华:2002年8月被关入禁闭室,恶警令犯人对其暴打致伤残。

张鹏:2003年被暴力灌食、殴打致生命垂危。

王跃勋:因无法完成苦役,经常遭毒打。

周平阳、刘端瑞(已出狱):经常遭狱警、犯人毒打。2002年4月25日被吊铐2个月,手腕起泡化脓。

黄勇辉:2002年5月被折磨至神情呆滞,行动迟缓,生命垂危。

陈阳:2003年4月6日至9日被三监区指导员吴治国用电棍电击口、颈、头、面部及全身,吴治国并令五个犯人将陈阳衣服脱光用竹条抽打,把手脚压成一字形毒打。5月8日陈阳被狱政科恶警何仲谋、刘霄、邱彪华等殴打,鼻、双腿多处流血,牙被打掉一颗。

目前我们的亲人由于长期处在肉体与精神的双重迫害下,身体极度虚弱衰竭,有的骨瘦如柴,有的双腿浮肿,但狱警还凶残的把他们中不能行走的学员抬去做苦役,每天十五、六个小时。

参与迫害的恶警名单如下:

资炜、何促谋、刘宵、樊去南、王正山、陈涛、黎飞文、何勇、吴治国、邱彪华、陈迪罗、任飞、庞赤峰、邱辉、程卫东、姚奇、谢寿联、张爱华、胡庆元、曾宪保、邓迎峰、宋新河、谢韬、唐建军、肖劲松、杨琪、杨亚平、梁永忠、王向晖、郭小涵、颜晓明、段波、谢志华、罗烈、陈雄辉、张志雄、张波文、贺泽军、邓浩、齐志刚、刘冬伟等。

以上参与迫害我们亲人的人,已触犯了《刑法》234条故意伤害罪,247条刑讯逼供罪、397条滥用职权罪。触犯了《劳动法》、《监狱法》鉴于此所以依法提起控告,并强烈要求迅速作出调查,严惩恶人解救被迫害者。

241名家属签名如下:

吕余仲、吕建明、刘建、曾光荣、曾江荣、杨曼君、马玉成、马水波、罗玲云、马俊芳、邓晨庚、邹爱宏、邓焰、张弓、张农、刘慧明、周启逊、刘寒梅、杜兰、熊春霞、曾昭玉、曾书×、宋平安、曾广甲、许爱华、许春立、许春富、许春华、周红、周宝贵、殴成家、欧自成、周达富、周达红、周达前、周达笔、魏章顺、魏章春、魏小毛、曾德安、曾福华、曾国华、曾子豪、曾昭顺、曾富强、曾小春、曾小林、曾宪兵、曾书伍、曾宪芳、李少华、代性立、代性友、杨爱平、代国雨、张光新、张光荣、张光跃、王胜利、王光红、王刚跃、王先玉、王光仿、王光富、李金保、代中文、李红保、谢腾贵、谢成立、谢容生、许冬生、熊冬生、熊礼知、米建华、熊玉枝、胡名旺、曾书青、曾宪友、曾铁中、曾勇、曾庆云、刘慧、周文桃、刘体华、贾哲富、刘再文、蔡四姐、贾哲贵、李又明、贾哲荣、李贵保、曾志辉、曾志超、余佐平、曾益民、曾友良、王桂莲、曾正元、曾乔云、周剑、李卫东、周丹、孟三春、孟长春、孟建华、孟黎、孟静、孟金华、孟银华、曾伏双、欧伯秋、欧翠英、欧雪梅、雷玉枝、雷喜枝、欧阳前、雷国球、欧元秀、欧阳辉、骆荣、骆剑、欧阳美、李学翠、李学军、曾应端、屈宏华、屈宏卫、屈宏国、肖言秀、肖宏杰、肖X田、肖远华、陈敦良、陈桂芬、王明恒、丁桥云、张艳君、王爱萍、王淑芬、王宏伟、欧阳文、王宏政、刘桂英、何放其、陈建良、刘志军、付正洪、刘俊明、欧春昭、欧腊清、刘玉桂、欧阳国、欧阳平、骆神保、刘春云、阳娥、阳琳、欧阳玮、殷建兰、褚X香、周兰英、丁丽美、许文强、曾建良、欧润如、楚志育、欧卫星、李珍秀、鲁玉珍、赵友珍、欧阳光、欧阳云、骆军、骆丽辉、刘友伍、何□保、李林、杜凯、周兰英、李红、李学文、刘正达、郭桂良、刘正洪、刘正秋、刘和平、刘胜利、周泽安、谭国方、刘春泉、谭建军、刘文静、胡海明、邓为金、罗兰桂、罗庆祥、罗竟成、罗红卫、罗迪、卜为金、陈桂珍、刘志军、陈亮、刘富云、刘丹、刘果、赵忠良、赵勇光、刘萍英、周应、周孟雄、谭冬梅、张原柱、邹金水、罗会明、何丹煌、何友珍、杨友兰、谭桂芝、高生发、胡运良、高文珍、高水清、袁国色、王菊梅、张翅、周建吾、欧爱云、阳金、何百川、黄友爱、周诗怡、杜玮、曾光明、曾世明、曾亮明、曾华明、曾金明、曾伏莲、欧阳丽萍、欧阳建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