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新华机器厂助理工程师赵卫东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1月8日】2004年6月24日晚7时许,泰山黑云滚滚,泰城阴风切切。大法弟子赵卫东、宋富荣和瞿晓彤正在银座商城附近的一家小餐馆里吃饭,突然被泰安几十名公安团团围住,恶警将他们扑倒在地,野蛮绑架。

他们三人被非法关押在泰安迎胜派出所里,左右手分别被铐在椅子两边的扶手上,连续两个通宵不让睡觉。有恶人轮流看守、审问,一闭眼就给弄醒,但审问没有任何结果。

6月26日上午,赵卫东被送入肥城市看守所、宋富荣被送入泰安市看守所、瞿晓彤被送入新泰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赵卫东在肥城市看守所里,白天晚上的被逼迫干活,睡觉极少,晚上还要值班2小时。

3天以后,赵卫东被挟持到设在石横(肥城境内)的泰安警官培训基地审问。在那里,恶警给赵卫东戴上手铐脚镣,不让睡觉,不给水喝,不给饭吃,连续审讯。第3天下午,它们开始对赵卫东残酷折磨。泰山区公安分局恶警张X(二十五、六岁,据说是公安大学毕业的刑警),用穿着皮鞋的脚狠跺铐在赵卫东脚腕上的铁镣环,接着又用手猛拉两镣环之间的铁链,把赵卫东拉倒,在地上拖来拖去,赵卫东巨痛难忍。与此同时,这恶棍还发疯似的对赵卫东扇耳光,打拳击,抓住头发剧烈的晃动,拔他两鬓的头发,并不住的破口大骂,语言之肮脏不堪入耳。这家伙就这样对赵卫东折磨了3个多小时。晚上,恶警张X去休息,又换上肥城刑警大队长杨义和泰山区公安分局迎胜派出所的警长李××。这两个恶棍把赵卫东双手从背后铐住,然后在背铐上系上绳子,把绳子挂到贴墙壁、离地约3米高的水暖管子上,然后拉绳子,把双臂向上拉,剧烈的疼痛仿佛筋断骨折一般。杨义在那里拉绳子,李××在前边跺赵卫东的脚镣、踩腿、拽脚链,嘴里不停的嚎叫着:“说不说,说不说?!”并不住的辱骂。就这样折磨到次日凌晨2点左右,长达7个小时,致使赵卫东两个脚腕、手腕血肉模糊、肿胀,疼痛难忍,行走困难。这次酷刑折磨的前后4、5天里,它们仅让赵卫东吃过一顿早饭。

时隔不久,在泰山区公安分局的一个地下室里,上次对赵卫东酷刑折磨的恶警张X、迎胜派出所的警长李××和泰山区公安分局姓杨的年轻恶警逼赵卫东签字,赵卫东不签。它们3个把赵卫东双臂从背后铐起来,一个在后边用力拽手铐,两个在前面打耳光,拳击头部、胸口;用指甲掐前胸、双臂内侧;两手指用力捻乳头,用手扣肩胛骨窝;用椅子腿砸小腿前骨、脚踝骨、膝盖。警长李××用脚踹赵卫东的左大腿后侧,边踹边说:“没有人能受得了我的两脚”。当时赵卫东的左腿就不能着地了,身体重量全用右腿支撑。赵卫东的左大腿后侧黑紫一片,恶警张X不知用什么刑具掐赵卫东的左大臂内侧、后侧、左侧肋骨,它掐着后用劲一拔就“叭”的一声,接着皮肤就破了出血,只听得“叭叭”的响,很疼,它们还拔赵卫东两鬓的头发。3个恶棍不住的破口大骂,就这样对赵卫东摧残了3、4个小时后,把他关进肥城看守所。

大约在7月中旬,恶警把赵卫东挟持到泰安看守所关押,期间多次提审、威胁、辱骂。为反迫害,赵卫东从7月19日开始绝食绝水。第6天,看守所里给赵卫东灌食。几个人压住他的腿、手、头,硬往胃里插管子。灌完后赵卫东找机会把管子拔出来。过几天它们再灌再插,前后共插过4次。后3次插管它们都给他戴上背铐,晚上睡觉也戴着。直到8月5日的18天里,赵卫东5次被野蛮灌食。

8月5 日,恶警又将赵卫东挟持回肥城看守所。当天下午,一帮恶警压住赵卫东的手、脚、头,强行输了3瓶液。第2天又是强行野蛮灌食,恶警用木板把牙撬开,灌玉米糊。第3天也是这样灌,赵卫东牙齿被撬松动,玉米糊灌到耳朵里、气管里,呼吸困难。

2004年9月23日,赵卫东被泰安市泰山区法院非法秘密判刑12年。

由于邪恶的迫害,赵卫东身心受到严重损害,浑身是伤,四肢无力,头疼头晕,喘气费力,吃一点饭就胃疼难忍,肝区时常疼痛,体重下降50多斤。近期被送去肥城人民医院检查,查出胃十二指肠球炎,心脏跳动过缓、心率不齐等多种病症。据说劳改队因他身体原因拒收。

赵卫东还在邪恶的持续迫害中,望泰安大法弟子和知情同修齐发正念,帮助他破除邪恶,正念闯出魔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