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乳山市恶警对我和女儿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1月9日】在1995年7月我们夫妻俩在其他地区得法,那时在我们乡镇地区根本没有炼功的,我得了这么好的法我想应该人人都学,人人都炼,于是,我不论黑夜白天都出去弘法,农忙时只有在黑夜教炼功动作,家中的两个孩子(42岁才结婚)还有瘫痪在炕上的老母亲全家人全靠我妻一人照顾,她大力支持,我们南北山村70多个学员都是我弘法得法的。

经过我洪法的乡镇有几十个村庄左右,一次我在暴风雨雪中步行几十里去弘法,不知摔了多少跟头,无数次都是半夜回家,从没吃过学员一顿饭,中午晚上到了吃饭时,去商店买点点心。不论寒风、酷暑,从不间断,自然我成了地方的辅导员,经过我洪法已经开始炼功的不下1000人,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一直到7.20

99年7.20迫害开始了,因我是辅导员,房前屋后都有看守所、公安、派出所的人在我村驻点,顿时,村里上下一片恐怖,他们多次强逼我放弃修炼,我没有答应,他们就到我家把农用手扶拖拉机抢去,后因农忙,我去要,他们说拿1000元才还回。后来恶徒还是不断到我家骚扰,在2000年春,有一位学员拿了一张表来找我说:“你敢承认你是修大法的?”我说:“敢。”她说:“敢就在这上面签个名。”(其实应该理智的对待这种不利于大法弟子安全的事情)我就签了个名,后来叫恶徒知道了罚了200元。

在2002年3月发真象材料,被人说出,公安派出所一帮闯入我家,因我不在家,抄了家。我回家后,女儿说:“爸爸你走吧,只要别叫恶人抓去,家中一切和小弟都有我照顾,你放心的走吧。”从此我就开始流离失所,一对无妈的孩子无人照看(我妻子因病去世)。后恶徒多次到我家骚扰都没找到我。有一次,公安局半夜翻墙逼近家就开始踢门,说开门,把两个睡熟的孩子惊醒,女儿下去开门,土匪般的公安一拥而上,把门拥开,女儿差点吓出来了神经病,问女儿:“你爸呢?”女儿说:“不知道。”恶徒没找到我,又翻衣柜,女儿不让他翻说:“你们拿的搜查证呢?”这时一警察朝着女儿的脸来回狠狠的打了两巴掌,把女儿的脸打得都发了青。从此以后,女儿的脑子被惊的有些不正常,每天晚上用灯满家到处照,每晚都是半夜12点才睡。这些恶警哪有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