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巴黎法会发言稿:去掉为私为我的心


【明慧网2004年11月9日】

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从那一时起我就清醒的意识到,法轮大法就是我一直寻找的。即使偶尔我会冒出是否配当大法弟子的念头,但是只要我一回想起当时得法的那一刻,这个念头就会被立即打消。

身处今天正法的特殊时期,我更是清醒的意识到师父在我们得法之前就一直在看护着我们。我能在我今生发生的一切里感受到师父的呵护。在我年幼的时候,我犯过许多错,有过很多恶习,并在追求完美和追求理想的同时又滋养了喜欢批判他人、批判自我的观念,即便在这些情况下师父还依然在保护着我、帮助着我。我曾多次从周围的人的口中听到:“你总是能躲过灾难。”

难道师父这样呵护着我为的只是让我得到满足或是个人提高吗?如果不是的话,这其中的真正意义又是什么呢?我是否真正明白这是何等的机缘啊?我不得不问自己,我所做的是在真正的证实大法,还是更多的在证实自我?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今天所拥有的最美好的一切和我的存在都是大法给予的。其它的都是旧宇宙的势力的安排,在旧的宇宙中连修炼提升都是为私的。

我们已修成的光焰无际的那面不停的照亮着还没修好的、阴暗自私的一面。

大善、大忍是不能被刻意表现出来的,而是修炼出来的一种自然状态。有时我能感受到他们在我身上体现出来,但是不够稳定的正念不能使我始终保持那样一种状态。所以及时按照师父的安排、否认旧势力、纠正不正的念头就变得极其重要。

我想通过以下的例子来和大家分享我的一些心得体会:在2001年华盛顿法会期间,我接受了肩负起一个法语大法网站的翻译工作,当时我并没考虑会投入多少时间和经历。从那时起到现在,我负责这个需要每天都做的工作已有3年的时间。第一年只有我一个人,回头看看,连我自己都想象不到我怎么能成功的走过来。在做的过程中我看到许多的执著被暴露了出来。比方说,我一向自我意识很强,由于当时帮助我一起翻译的同修很少,我时常有着一种对他人埋怨的心态。在认为别人翻译的文章没达到自己要求的时候,又充分暴露出了我对名利的执著、强烈的好胜心和喜欢批判的心理。尽管我不停的努力克服着困难,但是还时常会反映出看重自己,懒惰、寻求安逸等执著。

有一天我读到了一篇由一位台湾弟子写的心得,他提到由于他能很好的肩负起一项大法的工作,后来别人就慢慢的让他做得越来越多,多到有一天他实在承受不住了,他就开始发起了牢骚,直到一位同修对他说:“可能你以前下来的时候发过愿要做这么多事呢。”这句话对我本人触动很深,当我意识到只要完全按照师父安排的去做,我们就有能力很好的完成落到我们头上的工作时,我的容忍量得到了扩大。当我对堆积在面前的翻译工作感觉到愤愤不平时,或当我想起谁谁如果做了他该做的,我就不会这么辛苦了时,我就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并对自己说做好自己该做的,不去想时间不够用、太累了、没时间学法、年纪大了不该干这么多活了等等。当我只是带着善念和一个负责的心做到时,我会感觉到我是按照师父安排的路在走,并从中得到了提高,还感觉到我世界里的众生和生活在我周围的人都获得了解脱。正念与法是圆容的,正念可以救度生命,正念可以改变周围的环境。

当我对别人过分苛求时,我提醒自己师父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在这个安排中,一切都是按照应有的步调進行着,一切都会在大善大忍中得到最好的圆容,其实能够有机会互相弥补不足也可以说是我们的荣幸,就是在其中我们怎么去做好。每个大法弟子扮演的角色不同,每个人都有状态好的时候和状态不好的时候,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但是宇宙的法是圆容的,不用刻意的去求也没有必要担心。

这场对大法的迫害是建立在谎言上的,并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所有在大法网站上发布的信息都是揭穿谎言的利剑,尽管有时我们看不到效果,但是它们却在各个空间中都起着作用。不过也有的时候我会产生疑问,我正在做的是不是我应该做的事情。当听到需要对被谎言欺骗的中国人讲真象的时候,我发自内心的想去做,好几次试图找时间去做,但都做不长久。可是退一步仔细想想,就看见在这冲动的想法后面隐藏着一些不纯的东西。我扪心自问:我是害怕威德不够多呢,还是怕自己付出的不够多?我看归根到底还是一个私字在后头。

师父要我们证实的是法,而不是自己。我喜欢以自我为中心,如果有什么事没让我知道我的心里会感到别扭。当然现在,这种情况不会象以前那样持续那么久了,我能认识到,尽快的使自己的心平静下来。我知道这是要去的执著心。我目前所能做到的就是越来越能认识到自己的执著心,对自己不考虑他人利益的言行表示歉意。我的一切执著都是以此为中心。就象师父在芝加哥法会上说到的“花岗岩”。我记得在刚开始修炼的时候就已经认识到了这种以自我为中心的执著,我甚至认为这是我无法摆脱的东西。我试图不去想它,继续往前走,再往前走。现在是到该彻底去掉这颗执著心的时候了,在这几个星期里这颗执著心不停的向外翻腾着。当我看到它表现出来时,我都有泄气的感觉,但是隐藏在这背后的却还就是怪自己不够完美的自私心理。但这种心理是来自于真正的自我吗?

作为大法弟子就应该先他后我。当我们急于要达到某个目地的时候,当我们担心做得不够的时候,当我们对别人加以评论的时候,我们应该提高警惕。只有在达到祥和和无私的时候,我们才能达到证实大法的目地。

每样事物都有好坏两方面。最近我决定开始和我能接触到的人讲真象。以前我一直觉得迈出这步很难,并固守着一种观念,认为和电脑打惯了交道的我没有交际的能力。但实际上我应该做到的是突破这个人的观念,正视眼前的执著,不能因为做了翻译工作就找借口不重视面对面和人讲真象。只要有决心,大法一定会帮我。观念突破后,在后来的半小时中,我和在回家路上碰到的每个人递上了一张大法传单,就在这过程中,我还发觉了许多其它的人的观念,比如怕传单不被人接受,以人的外表来挑选讲真象的对象,看到外表嚣张、粗暴的年轻人就犹豫不决。当抛开这些观念时,马上就能看到事实是截然不同的。只要保持正念,一切都取决于我们。

一天晚上,就在我等候我家大楼管理员取房门钥匙的时候,碰上了在前一天我曾给过一张传单的邻居,我从来没有和他说过话,他一看见我就微笑地对我说:“我读了您给我的传单,非常有意思。”我听了他的话后高兴得向所有经过我面前的邻居洪了法。令人惊奇的是,当时就至少有两位夫人表示对功法感兴趣。其中的一位说:“和您谈话真让人开心。”而我呢,在那以前一直由于人的观念把她们二位视作“牵着狗的小妇人!”

通过这些经历,我清楚的看到,众生正等待着我们去救度。如果我们做什么都以真善忍为基点的话,我相信我们就能看到一切事物的真实面目,这就是最正的正念。

一切与真善忍背道而行的事物都将会自行毁灭,因为所有的生命和物质,以及他们的智慧和能力在微观下都是由真善忍组成的。和自己的特性背道而驰就意味着自行毁灭。

师父安排了我们在这一特殊时期中修炼,同时修去我们的不足,只要我们能继续认真的、坚定的在这条修炼的路上走下去,一切尽在其中。我为能助师正法感到无比的幸运和荣幸。

以师父在《洪吟二》中“理智醒觉”一诗与同修共勉:

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4年10月31日法国巴黎法会心得体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