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作好翻译工作的体会


【明慧网2004年12月1日】得法前,自己曾早起晚睡的学习英语。师父讲过每一件事都不是偶然的。现在悟到自己苦学英语是为了今天能在所在环境更好的讲清真象,救度世人,同时协助中西学员之间的交流。由于我所在城市,中西大法学员各半,彼此之间的沟通随着师父正法洪势的迅猛推進也就越来越频繁,为此我做了很多翻译的工作。在此借明慧一角,和海外会讲英语的华人大法弟子交流一下自己作翻译工作的体会。

1. 作好中西文化的桥梁作用

现在大法弟子都在全面的讲清真象,救度世人。中西大法弟子能够互相配合好,就显得极为重要。然而,我发现由于语言和文化的差异给中西大法弟子的交流与配合造成了障碍。比如, 如果没有会讲英文的学员在场,中西学员之间则无法沟通,结果各自一组,各行其是。有的老年华人学员常以长辈式的命令口气安排年轻的西人学员作事,而使有些西人学员不可理解。因为根据西方文化,无论年长还是年轻,安排作事都是以询问的口气,总要说“请”和“谢谢。”象这样的例子很多。当这样的矛盾产生后,我开始时在自己执著心的驱使下,总是不由自主的偏袒一方,再加上显示心的作用,往往解决不了矛盾,反而还会使矛盾激化。我意识到多学法和正念正行的重要性。当再有矛盾来时,首先告诫自己要做到心不动,不为哪一方的言行所动,向双方解释时,提醒自己要正念不要带任何执著心讲话。即使没有什么明显的矛盾时,如果注意到中西学员之间有什么文化差异,也要善意的向双方解释清楚,这样会减少误会,更好的配合工作。

另外一点也很重要,就是会讲英语的华人学员要主动的多与西人学员交流,及时的向每一位西人学员转达讯息和交流体会。有一次在机场讲真象时,遇到一位从海外来的西人学员。他说,他所在地区会讲英文的学员很少,很多时候他都不知道这些华人学员都在讨论什么,要做什么,渐渐的他就自己在家学法炼功了。听到他这么一讲,我马上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在这方面做好,没有把消息通知给本地的每一位西人学员。我悟到这也是师父安排,让我和这位西人学员共同提高。

语言和文化差异也是旧势力的安排,对中西方语言和文化都比较了解的学员在做好桥梁作用的同时,也要和其他大法学员一起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当矛盾来时,中西学员都要向内找,而不是仅仅停留在语言不同或是文化不同。我们这里现在很多五六十岁的华人学员都在主动的学习一些简单的英语,一方面可以方便向西人讲清真象,另一方面,可以和西人学员简单沟通。西人学员也都积极学习中文和了解中国文化,他们有的可以发音准确的讲一些中文,在讲清真象时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2. 在修“真”上下功夫,对自己的翻译负责

无论在作口头翻译还是文字翻译,做翻译的学员都要在“真”字上下一番功夫。一是要不断提高自己的英语水平;另一方面,如果有个别词不会翻,或是意思领会不全时,应实事求是的告诉同修,或是问清后再翻译。不能掺杂一些人心到翻译工作中来,从而影响翻译的准确性。

作翻译工作的大法学员中有很多不是职业翻译,所以修“真”就要加强基本功,提高翻译的准确性。为了能用准确的词汇与西人学员交流和做好各种翻译工作,通读英文版的《转法轮》就显得极其重要。书中所用词汇都是经过大法学员仔细推敲的,所以翻译时一定要用正确的词汇,不能有一点马虎。否则,就有可能改变大法的含义。

3. 作翻译时,要正念,不要人心

当我作一些文字翻译时,交译稿的时间总是很紧。自己虽知其重要性,但各种人心时不时的就翻上来。比如:工作一天了已经很累了,还有其它大法工作要做,英语水平有限,怕翻译不好等等。这些人心越往上翻,我的翻译速度就越慢,心里又着急怕交不了稿,最后搞的自己坐立不安,脑袋木木的,怎么也翻译不好。我后来悟到是自己的这些人心让旧势力的黑手钻了空子,闭塞了我的智慧。于是我就发正念,放下这些人心,什么也不想。结果我的思维流畅,翻译起来也很顺手,做到夜里2、3点也不困,不累,翻译出来的文章质量也高。

还有一次做现场翻译时,一开始自己能以平静的心态翻译,没有什么执著心,翻译得又快又准确。然而,这样翻译一段时间后,自己也觉得自己翻译得很出色,有的同修还夸了我两句,我的欢喜心和显示心就起来了。后来再做翻译时,我的脑袋就空空的,很简单的句子都想不起来了,结果有一段话我一句都没有翻译出来。我马上意识到是自己的人心在作怪,赶快调整心态,加强正念,就又能正常翻译了。

在翻译工作中,有几次经历让我深深体悟到了正念的威力和大法的神奇。不久前,我接到了一份20页的诉江材料。同修告诉我要在一周内翻译完。因为我白天要上班,只有晚上有时间翻译,这样两个晚上我翻译了4页。然而在第三天,同修通知我,一定要在转天晚上翻译完。我一听就想,这怎么可能,我就是不吃饭,不睡觉,不上班,也翻译不完呀。我想找其他同修帮忙,但是有能力的都很忙没有时间。我想翻译诉江材料,意义重大,旧势力的黑手肯定会不遗余力的阻挠,我当时把心一横,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一定要把材料翻译完。抱定这一念,我利用午休的时间和其他一些零散的时间做翻译,结果奇迹出现了,我的思维象泉水一样,源源不断的涌出,竟然在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当天就翻译完了剩下的16页材料。晚上请西人同修帮助校对翻译稿后,按时的交了上去。

另外一次,在和新西兰北岛的同修交流时,我手中拿着中文稿,自己边看边说英文。非常流利的翻译,我自己都很惊讶不已。西人同修还以为我在直接念英文稿呢。其实,当我翻译时,我感到头顶上方有大法轮在旋转,能量场很强,笼罩着我的全身。

4. 不要辜负大法赋予我们的特殊使命

记得在纽约时,看到做酷刑展的老年同修很辛苦,我想替他们做一会。但是他们不让,都说我会讲英语,让我还是到街上多多讲真象。还有不会讲英文的同修,在我身后举着真象展板,和我一路在街上走,我要替他们举一会,他们不让,还是说,你会讲英语,多讲吧,多救人。我眼里的泪水,就要止不住的往外流。我体悟到大法的伟大,师父的慈悲和大法弟子的慈悲。同时,我也感到自己责任的重大。

为什么我们能到西方国家来?为什么我们会讲流利的英文?我想我们也是大法的一个粒子,是来破除旧势力对语言和文化差异的安排,在中西大法弟子之间架起桥梁,使大法弟子们作为整体,更好的讲清真象,救度世人。我们可不能辜负大法赋予我们的这一使命。

最后,以师父《洪吟》(二)中,“无阻”一诗,与同修共勉。

无阻

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

个人层次所悟,写出来与各位同修交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