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家属主动找社区评理


【明慧网2004年12月1日】 “北京卫视”插播两天之后,我爸在家接到社区打来的电话,询问我现在怎么样,我爸说挺好的,然后又问我现在在哪个单位上班,我爸马上反应过来,反问道:“你们什么意思?还要算老帐啊!你们把人抓走,害得我儿子失去了工作,你们是不是想给找工作呀?”对方一听,自觉理亏,闲扯了几句,就放下电话了。我爸在家越想越不对劲,就骑上自行车去找社区评理。

到了社区,我爸直接找到打电话的社区主任。我爸说:“你们是最基层政府,我现在有一点想法想向你们反映一下。我现在的想法和以前不一样。我儿子和儿媳妇就因为说一个‘炼’字就被抓走了,被非法劳教一年,当时我想一年就一年吧。到了一年还不放人,最后病得都快死了才放,治病我们花了二、三万,就因为炼法轮功,就被迫害成这样。说‘炼’就抓,说‘不炼’就放人,你们这不是搞唯心吗?!”

社区主任不吱声,我爸继续说:“现在的贪污腐败多严重啊,六四学生就因为反腐败,遭到机枪坦克的镇压。这炼法轮功的就是在外面炼炼功,做好人,就因为说一个炼字,就被抓,如果法轮功不好,怎么外国有60多个国家炼呢?这是什么问题?”

社区主任和在座的几个人都被问得哑口无言,就解释说这是政法委下的通知,让询问一下,我爸马上质问:“这不是群众镇压群众吗?那么多下岗职工没人管,拿着老百姓的钱在全国盖劳教所,把这些好人都圈起来。这是什么问题?”

社区主任又说:“我们也没办法,上面有任务,晚上还要轮流看电线杆子,怕有人掐电线,现在晚上多冷呵。”我爸说:“信号是从天上来的,也不是从电线杆子来的。”

社区主任被我爸的正义之辞镇住了,恭恭敬敬把我爸送走了。

晚上回家后,我爸跟我们从头到尾学了一遍,我们真为我爸的正义之举感到高兴,我爸最后说:“如果它们敢再找,我就写成材料告它们,让它们赔偿这几年迫害给咱家造成的经济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