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将要来中国调查法轮功被迫害真象的人士的信


【明慧网2004年12月1日】

女士们、先生们:你们好!

获悉有国际人权组织准备派调查员到中国调查法轮功真实情况,我因此写了这封信。我是个知情者,知道迫害者的邪恶程度,也知道他们造假,骗人往往超出善良人的想象。我想帮助调查者了解到真实的迫害情况。

我以下谈的是2001年北京团河劳教所(在北京大兴区)一次接待中外记者的情况。

知道中外记者要到劳教所采访,全所就开始了紧张的造假活动。先由教育科出头,编写了有一百多条的怎样回答中外记者问题的“标准答案”。如问:“你们这里有政治犯吗?”答:“没有,因为没有思想罪。”编的非常详细,记者可能提出的问题方方面面都想到了。然后由教育科组织用闭路电视反复学习,各大队也反复学、记,还進行了其它方面的准备。

到记者来那天,所里先把坚持修炼的大法学员和没有安排任务的人带到西边楼上一个偏僻的房间,直到记者走了才让回去。有的人准备好要和记者讲实际情况,根本就没有机会。警察在多功能厅组织一部分人学习看书,可是,他们以前根本就没在那儿组织过这样的活动。一个叫龚旺的,五十多岁,通州人,还按要求回答了记者的提问。所里还组织一部分人在计算机房学电脑,目地是让人看,照相,记者走了,“学电脑”者也就没事了。他们还组织一部分人搞室外文体活动,有的玩单、双杠(以前根本没让摸过),还有其它活动。让记者参观了伙房,饭菜比往日强多了。总之,记者看到的没有一样是我们真实的日常生活,全都是假的。

再举一个电视台和劳教所合伙造假的例子。电视台要制作诬蔑大法的节目,提前很多天就告诉了劳教所节目的内容,要劳教所提前准备。电视台把现场采访怎么问,甚至包括怎么回答的内容都交给了劳教所,劳教所就挑选了一部分他们的骨干开始背,从众多骨干中选一个跟记者合演了一问一答的闹剧,用来欺骗电视台前的老百姓。在参观的镜头中,警察换了便装充当老百姓,那些由劳教所的警察挑出来的可信赖者也脱了劳教服,穿上自己的各色服装。

总之,媒体展现的,让公众看的都是精心制造的假象。这是“当面是人”的一面,那么“背后是鬼”的一面什么样呢?那完全是邪恶行径。

劳教所在江××指使带动下,对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采取从精神到肉体的极其邪恶的迫害。有的几拨人熬一个大法学员,很长时间不让睡觉或很少睡觉。有的大法学员被长时间罚站,有的大法学员被用电刑摧残。姓宋的三大队副队长等恶警用电刑时把大法学员绑在床板上,没有动弹的余地,几个警察同时电一个人,想电哪儿就电哪儿,有时用十几根电棍,受电棍摧残的有吴运昌、赵明、秦尉等不少人。

恶警都是在隐蔽黑暗的地方行凶,到底有多少人被电棍迫害过很难说清。警察有时还把坚持修炼的大法学员集中到一起长时间坐小板凳,只许一个姿势,不许动,动就打就骂。同时还用噪音很大的录音机(放最大音量)反复播放肮脏内容,日复一日,意志不坚定者很容易精神崩溃。我还亲眼见到把坚定修炼的大法学员塞進高度在30厘米左右的床底下,沧州大法学员陆聿明就被塞到床下很长时间;一个姓郭的大法学员被按倒在地上,恶警用筷子撬着嘴往里边灌凉水,灌了一洗脸盆;大法学员杨汝强被按在自来水龙头底下长时间用水浇,浇的他浑身发抖;大法学员段丙臣被打折了肋骨。有时几个人打一个大法学员,有的人员负责顶着门,有的人员负责打,有的负责放大电视音量掩盖声音。

在精神摧残方面,团河劳教所比别处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有很多种充斥谎言和诬蔑之词的书籍和学习材料,每天逼着学,不学就延期。有的大法学员因为不学那些东西不止一次被延期,如魏如谭等人。恶警们还有各式各样从各个角度供洗脑用的光盘。电视上只要有诬蔑法轮功的内容恶警们一定逼着大法学员看,看完后要写体会,有时一个星期要写几次。劳教所内的被洗脑者往往行事比有的恶警还坏。

以上我知道的内情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但和江××表面宣传的已是天壤之别。就这一小部分,调查者要想真正了解到也是很不容易的。你找他们了解,他们就用纯粹的谎言骗人;你找知情人,他们叫你找不着,即使找到,知情者受到威胁还不一定敢说。但我相信,邪不压正,正义之士是有智慧的,想做到的事一定能做到。
                
一位大陆法轮功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