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人送黑发人 中共“人权最好时期”的见证(图)

【明慧网2004年12月10日】(明慧记者黎鸣、古安如综合报道)失去了父母的孩子是孤儿,失去了妻子的男人是鳏夫,失去了丈夫的女人是遗孀,但却没有一种称呼来形容失去了子女的父母。有人说,这是由于没有词汇能形容此种悲痛。

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这样记述二战中失去孩子的父母们的感受:“生活没有比失去孩子更为悲恸的。一切再也不会回到从前。”

一位在911恐怖袭击中失去了儿子的母亲,用颤抖的声音在911三周年之际对儿子的在天之灵念诵自己的诗:“牵挂你何尝容易?伴随着我们日日夜夜,失去你,心中的痛楚无法离开。”

这种人间难以用词汇形容的悲痛,随着中共江氏犯罪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也带给了中国无数家庭、无数老人。针对“真善忍”信仰的迫害覆盖了全国31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五年多来至少已有1157位(2004年12月10日数据)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他们的平均年龄为46岁,大多身后留下未成年的子女和风烛残年的父母。信仰迫害给全中国带来巨大的灾难,人民经受着深重的苦难。

而中共这几年来一直在国际社会的人权谴责面前“巧簧”称中国人的“生存权”正值“最好时期”。在2004年“世界人权日”到来之时,让我们谨以中国老年人现实生活中的一些事例来见证一下中共所标榜的“生存”“最好时期”吧。

* 无辜老人们见证灭绝性迫害的血腥和残忍

2004年4月19日,在武汉市硚口区街头,几位年迈的老人手举着被迫害致死的年轻的大法弟子黄曌的遗像在街头向围观的群众哭诉着:她是被硚口公安打死的,因为她修炼法轮功。黄曌的老母亲撕心裂肺地仰望苍天哭喊道:我问苍天,我问大地,我的女儿是怎么死的!在黄曌被害死以后,公安企图掩盖事实和栽赃,居委会出三万元救济费,希望家属封口。黄母哭着说:“我要对大家讲,我要对大家讲,我女儿是被打死的,我女儿是冤枉的。”

32岁的长春法轮功真象电视插播者,吉林省农安县大法弟子刘成军被非法抓捕后,被用碗口粗的木棍往死里打;在狱中被绑在“老虎凳”五十二天,后又用手铐铐在“死人床”上,腿被打成残疾,不能正常行走。在遭受一年零九个月酷刑折磨后,2003年12月26日刘成军含冤去世,死不瞑目,遗体被强行火化。儿子被残酷虐杀,父母遭致命打击,老父亲当即喉咙处鼓起一个大泡,把喉咙全部挡住,呼吸困难;母亲哭得几次昏厥。

年轻的成都钢铁厂职工、工段长,大法弟子蒙潇,在经受了严刑逼供、强制灌食、捆绑、被注射大剂量有毒药物等种种迫害后,全身伤痕累累、血迹斑斑,于2004年1月8-12日期间在成都金堂县被迫害致死,布满伤迹的遗体没有通知家属就被马上火化了。噩耗传来,蒙潇父亲瘫痪在床、母亲已神智不清。

2003年末,辽宁省抚顺市人大门前,大法弟子李英的老母亲长跪不起,哭述着女儿被警察抓去两天就被活活打死,浑身是伤。可怜李英的孩子,家里人为了不让其幼小的心灵受伤害,只是告诉孩子妈妈是病死的。天真的孩子信以为真。

安徽皖淮田区陈家岗的大法弟子谢桂英2000年10月被当地警察打死,年逾六旬的老母亲辛公花欲哭无泪,欲告无门,几年里逢人便哭诉女儿惨死的经过,菜场、商场、家属区、街道旁,认识的人和不认识的人,群众在流传谢桂英被害死的故事,也在为老母亲的境遇悲伤。

山东省潍坊市坊子区29岁的大法弟子吴敬霞还在哺乳期就被公安警察活活打死。吴敬霞的父母失去女儿万分悲痛,写了诉状,递到潍坊市公安局,那里的负责人说:“这官司一打就赢。可是我们今天给你们打赢了,明天我们就要摘乌纱帽,就没饭吃了。”老父母有冤无处诉,在失去女儿的痛苦中度日。

99年10月28日在法轮功学员首次北京国际新闻发布会上担任翻译的大法弟子蔡铭陶,经历了酷刑“转化”,曾被吊铐20多小时,2000年10月4日因迫害而身亡。蔡铭陶不修炼的父母强忍万分悲痛,在儿子告别仪式上不停的大声说:“法轮大法的人都是好人,都是善良的人啊!” “我儿子上京反映情况,没有错,是政府迫害法轮功造成的。” “我为有这样的好儿子而感到自豪。” “我失去了一个善良的宝贝儿子,你们失去了一个好功友,这都是迫害法轮功造成的。”

……

象这样儿女蒙冤遭残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惨案例,在中共江氏集团五年多的迫害法轮功运动中遍布全国,无以计数。有的老人在忍受老年丧子巨痛的同时,艰难的抚养着遇害儿女身后的年幼遗孤,有的老人甚至在巨大悲痛之中去世。

* 承负失子之痛 艰难抚养遗孤

被广东当局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陈承勇的父亲,原本是一位花去重金都医治无效被中西医判了死刑的尿毒症垂危病人,修炼法轮功后他的病神奇的不治自愈了。但在灭绝人性的虐杀中,老人无法承受爱子被残杀、爱女被非法判刑的巨大打击,含着悲冤离开人世。


右一和左一分别为陈承勇父子

广州市大法弟子罗织湘2002年12月4日被广州市天河区610歹徒非法抓捕后迫害致死,罗织湘的丈夫黄国华在经历劳教折磨后仍遭当地“610”追杀,逃亡到泰国。在山东省临朐县的贫穷农村,黄国华的老父母黄佃清和贺光荣,无任何收入来源,住在昏暗的将要倒塌的土坯房内,艰难的抚养着已经失去母亲,又见不到父亲的年幼孙女小黄颖(乳名:开心)。

高精度图片
罗织湘遗体告别仪式

奶奶和出生五十天的开心流离失所中照

爷爷和开心

黑龙江省讷河县退休教师李淑芬全家都修炼法轮功,儿媳崔晓娟是大庆人民警察学校教师,1999年12月30日在摆脱警察非法抓捕时不幸身亡。儿子徐向东是大庆市开发区高级工程师,因坚信“真、善、忍”被非法判刑12年,被折磨得脱了相。在李淑芬精神受到极大伤害的情况下公安仍不断骚扰,李淑芬2003年9月9日不堪迫害撒手人寰。从此,已痛失母亲近四年的遗孤,又失去了相依为命的祖母。

辽宁抚顺市大法弟子黄克2003年6月底被非法抓捕关押在抚顺市第一看守所,仅仅十天时间即被迫害致死,妻子钟云秀也在1999年10月迫害之初即被残杀。黄克的母亲因意外事故导致精神失常已经多年,如今黄克的老父亲除了承受晚年丧子的苦痛,抚养不满两岁失去母亲、五岁时又失去父亲的年幼的孙女,还要面对周围受谎言与仇恨宣传欺骗蒙蔽的奇异目光,境遇令人泪下。

青岛大法弟子张云鹤的父亲,几年来经历了女婿邹松涛被迫害致死,女儿张云鹤因为坚持为法轮功讨公道,发法轮功真象资料被追捕而被迫流离在外,消息全无,老伴无法承受失去爱婿,又与女儿分别的双重打击,于2001年8月黯然离开了人世。2002年2月后,张云鹤又被关押在青岛市大山看守所至少半年时间。两年多来,当地警察局一直不将张云鹤的情况通知家人。老父亲现在与年仅四岁的外孙女融融相依为命,知者无不忧伤。

广东消息,14岁的李广根和10岁的李广华是茂名市茂港区坡心镇的居民,小姐妹和95岁的奶奶相依为命,度日艰难。她们的妈妈李美48岁,于2001年正月初一被绑架到电白县寨头拘留所,同年7月转到茂名洗脑班受尽折磨,被强行注射破坏神经药物,造成神志不清,03年农历7月被放出生活不能自理,于2004年6月24日去世。

……

* * * * * *

这些老人们本应享受人生晚年的幸福,1999年7月中共江氏犯罪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前,他们本有修炼法轮大法的真诚、善良、宽容、坚忍,做人中之好人的子女,本也有礼义圆明、幸福溶溶的家,是对法轮大法“真善忍”信仰的迫害,是剥夺修炼人说真话的权利,使他们失去了爱子(女),使他们的生活蒙受了深重的苦难。这就是中共给人民提供的“生存”“最好时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