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文登县恶警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2月10日】我于1997年有幸得到大法。通过学习《转法轮》等师尊的著作,我懂得了很多道理,解开了以前对人生的迷惑。在师尊的指导下慢慢的我踏上了修炼之路。平时在生活上作风上等各方面都尽量按师父教给我们的以“真善忍”为准则去要求自己。以前我疾病缠身,全身找不到一块舒服的地方,没有三天好日子过,家里从没断过药,不是中药就是西药,到处求医,花了无数冤枉钱,吃了无数苦,但始终未见好转。就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全身的病不到半年的时间一扫而光。因此我家人都深深体会大法的威力。从此我们家四口都告别了医药,节省了很多医药费,身心都得到了极大的收益。

然而1999年7月风云突变,以江××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开始了对宇宙大法“真善忍”及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下面我简单的谈谈我遭受迫害的经过:

1999年7月23日当地派出所的干事张向日等二人到我家非法逼交法轮功书籍及炼功音乐带。

2000年11月一晚,我与其他两位同修到临村发法轮功真象资料。另两位同修被村里巡逻的抓送到派出所。第二天晚上8点多我正在家炼功,三四个派出所的人员到我家敲门,要我到派出所走一趟。我回答:不去。我又没犯什么错,到那干什么。就这样他说他的我说我的,不一会儿把我已睡熟的七岁女儿惊醒了,吓得直哭。这时我说没什么事你们先走吧,有事明天再说,别吓坏了孩子。他们还是不走。我说我去了孩子怎么办?他们说送她奶奶家。我说她奶奶年老有病,别惊着老人。但他们哪里顾老百姓的安危呢,硬是把我抓到派出所(当时由于自己的悟性比较差,没能意识到是旧势力在迫害,魔难来了就认为是自己要过的关,尽自己的能力承受着)。我没有办法只好锁上门把孩子一起带走。到了派出所他们就问关于真象资料的情况,我觉得我做的没有错,就告诉他们我去过几个村,发了大约多少张传单。当问到我真象资料从哪来的时,我一个字也没提。当时他们有两个人在场,我就找机会向他们讲真象。大约晚九点多钟,一个姓张的警察进来,一声没响三步并作两步到了我跟前,狠狠的用手反来复去打我的脸,我的脸被打麻木了,左边的脸变成青色,他又揪着头发把我摁倒在地,往下揪我的头发,头发揪得满地都是,又拳打脚踢,还不停的骂脏话,后来他又揪着我的头发从一楼拖到二楼不停的打骂。记得当时他咬着牙翻着白眼说:我今天就把你钉在十字架上,让文登第二个死的(炼法轮功的)就是你。当时我心中只有师父和大法,其它的什么都没有了。我也真正感受到师父为我承受了很多,不然我一个弱女子是经不住这沉重的折磨的。我上身衣服的扣子被撕的一个也不剩。姓张的警察打累了,问同行几点了,有人说12点多了,我心里明白我整整挨了3个多小时的毒打,姓张警察临走前指使另一位警察把我铐在铁椅子上冻了一宿,我忍受着疼痛睁着眼坐到天亮。这一晚上我感受到到处充满了邪恶,连地板砖上都是魔鬼的形象。

第二天早晨姓张的警察外衣都没顾上穿又来踢了我几下,问我到底说不说真象资料从何而来,我说难道你就是要致人于死地吗?!他再也没说什么,等了一会,他逼着另一警察开了拘留证书。就这样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私自把我送到了拘留所。我到拘留所的一天一夜尽是挨打骂。我觉得在人间的道义上我也没犯什么罪,不应该呆在这里,于是就绝食抗议。

在拘留所,我对凡是能接触的人都跟他们讲真象。他们大多是出车祸的被拘留。我记得当时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指着我说,“当今××党坏透了,就这样的人被弄到这里,真是不可思议。”他对我说:“大姐看你精神这么好,几天不吃还好好的,这里的饭菜一点油水也没有,我们吃完不一会肚子就叫。看你整天乐呵呵的一点烦恼也没有,看我们这些男子汉个个晚上睡不着,思东想西的。”我告诉他,我们学法轮功的都是一样的,我们的一切一切都是从大法中来,都是慈悲的师父在指导我们如何做人。不妨你们都回去找一本《转法轮》看一看。

我绝食抗议四天,没吃没喝也无人过问,一个星期后家人想办法把我接回了家。从那时起,当地的派出所数次无理的到我家骚扰,企图让我放弃真善忍大法。

2002年6月的一天,县610还有派出所六七个人又来抓我。当时我不在家,他们找不到我就非法抄家,据说连冰箱、水塔、厕所等到处翻了个遍,把所有的法轮功书籍、炼功音乐带及师父的讲法录像带等全部搜走。这都是江氏集团在光天化日之下干的事。就这样他们还是不甘心,大约一个礼拜之后他们又来了,说是叫我到派出所走一趟。我说:“你们讲不讲道理。现在是乌云遮天,等雾开云散的时候你们怎么办?难道你们只能给别人充当一个打人的棍子吗?……”他们却说:“现在还讲什么理,共产党给钱就干……”多么荒谬的一派胡言,真是强盗逻辑。

他们又一次非法把我抓到派出所,逼我骂尊敬的师父,我说我就不明白当今的××党怎么可以做逼人骂人这种不道德的行为?他们看我不从就连拖带拉把我塞入早已准备好了的车子里,送到了文登市610办的洗脑班,整天逼着看诽谤大法诽谤师父的录像,逼迫写什么悔过书之类的东西,所用的手段是极其卑鄙的。在那里呆了十几天真是度日如年。我在邪恶的逼迫下,写了一个真正的修炼人不该写不该说的东西,给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写完之后,我感到从我记事起心里都没有的那么难受的滋味,我失声痛哭,就怕师父丢下我。借此机会严正声明:那时不该写的不该说的全部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父一修到底!

2003年,有一次派出所二人到我家,从手提包里掏出一个本子,没头没脑说是给我登什么记,说是让我签个名就可以了,配合他们的工作。我想这又要耍什么花招,我严厉的说:“看看你们一次又一次的迫害,我被你们搞的打也挨了,牢也蹲了,我现在还怕什么!我明确的告诉你们我死也不会签那个字。”话音刚落,他们起身就走,嘴里嘟噜:“无所谓,无所谓。”

我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公民,拥有宪法给予我的权利和保护。我不应再默默承受无辜迫害和对我人权的侵犯。我要伸张正义,揭露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