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向大陆学生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12月11日】最近看到明慧网上有许多呼吁救救学生的文章,深有感触。我也是一名学生,98年初得法,当时上高一,现在已经上研究生了。我就谈一谈我对高中和大学情况的一些认识。

高中是一个升学压力巨大的地方,高中生每天就是为考上大学而学习,生活很单调,很累,每天上10-11节课,每周能休息一天就算好的(一些农村的学生甚至每月只休息一天)。在他们脑子中根本没有多少对社会情况的认识,也不关心。除了学习,他们就只想怎样娱乐了,一个高中生每天所想所做的也无非是学习、流行音乐、电脑游戏、影视明星什么的,基本上没什么自己的思想,既没有精力和时间,也没有客观条件,每天接触的都是那些东西,能有怎样的思想呢?他们每天接触的都是课本上死板的现代科学和被共产党邪灵歪曲的历史和邪化的文化,再就是网络上、社会上那些堕落变异的文化,他们会变得怎样呢?真是很可怜的。

他们接触最多的媒体就是电视,报纸,再就是网络,但这些都是中共的一言堂。学校的老师也不大讲与学习无关的东西,更不用说真象了,这使得学生更难了解真象。每当看到网上有老师在课堂给学生讲真象的文章时,就由衷的高兴,真希望这样事例的越多越好。

大学跟高中很不一样,学生的思想相对要开放很多。了解信息的渠道也要多一些。大学生上网很多,但教育网上动态网和无界等不方便,国际网流量有限(我们学校每月只有10M)或者不能上国际网(但用代理可以上),希望广大同修能提供比较好的代理,使他们能突破网络,看到真象。

大学生爱国感很强,可由于受中共的欺骗教育,爱国之心发生了扭曲,变成了盲目仇外,甚至一提台湾问题就热血沸腾,嚷嚷着要打下台湾。所以在讲真象事先要清除他们这方面受到的毒害,然后效果可能会更好。同样,这也是一个切入点,让他们了解这场迫害是中国怎样的一个悲哀,对国家百害而无一利。

大学生宿舍之间的交往很多,四年下来,一个楼层的二三十个宿舍基本都能认过来了,而宿舍進出也很方便,白天的话基本就没人管,经常能看到在门把手上插着一些广告,可惜四年来一直就没收到大法的真象资料,我们做的很不够啊。再就是大学的自习室也是个发资料的好地方,自习室是随便坐,一般都不是固定座位的,上课一般也不固定教室,人员流动性大。可以把真象资料放在桌洞里,大多数桌子因为有学生占位用的书本,放一份真象资料也不会很显眼;教室经常是人来人往,学习也是各学各的,不太注意别人。可以装作找座位的样子(看看桌子上的书是不是自己的,因为有些是别人帮着占的,所以得先找),整个教室转一圈,相对而言是安全的。我曾在桌子上特意留下介绍上动态网的小卡片,没出现什么问题,只可惜没能大量做。

大学生都有每天看布告栏的习惯,包括学校的,教学楼前的,宿舍的等等,可以考虑张贴真象资料,比如“全球公审江××”一类的内容。在真象材料的选择方面,我觉得突破网络封锁,揭露江××与共产党狼狈为奸所犯下的罪行与欺世大谎都是比较合适的内容,而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事例就不太合适,因为学生头脑中现代科学束缚很大,那些事情他们不容易相信,起不到预期的效果。

当校园里真象资料大量出现,大家都谈论大法真象时,学校里的弟子们也就不会因势单力薄而苦恼了。看到网上许多同修在各种极其恶劣的环境下面对各种恶人仍然从容不迫的讲真象,相比之下,我想对学生讲还是很容易的,只要我们真正的去做,正念正行,没有什么能挡住我们的。让我们充分发挥整体的优势,各尽其能,尽一切可能救度更多的众生吧!

再说一点情况,我想军人也是亟需救度的群体,跟学生相比,他们更封闭,更不自由,受到的思想控制很严格,甚至可以说是洗脑式的宣传,受毒害的程度可想而知。而他们得到真象的机会也很小:一是外人進去难,二是他们出去也难。呼吁大家别忘重视这个群体,让更多的众生得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