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去北京证实大法时师尊的呵护


【明慧网2004年12月12日】在2000年6月份,我和妻子罗织湘再次从广州去北京证实法。我在这里见到的众弟子们对师尊与大法的那颗虔诚的心。

一位湖南衡阳的同修跟我们讲她们的上访路:因为家里贫穷买不起火车票,就和丈夫与另一位女同修步行去北京上访,白天一边要饭一边走,晚上就露宿野地与山坡。她的丈夫身体太虚,走了十来天就不行了,她和那位女同修将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了她丈夫让他坐车去北京了,结果这两位女同修走了三十七天终于到了天安门广场……在受尽了毒打后,因不报自己的姓名被天安门公安分局的警察开车拉出了北京丢到了通县的荒郊野外,那时北京的晚上天气还是很冷,身无分文的她此时已经被打的再也走不动了,就躺在路边一直到第二天凌晨四点多被急促的警笛声惊醒了,原来那些恶警还不想放过她,在紧急时刻她趁着天还没亮爬到了几十米外的水井房内才躲过了此劫。又忍饥挨饿的走了两天,终于在师尊的慈悲护佑下重新找到了同修们。

此时我们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下午陆陆续续从各地来了一百多人,我们开始集体齐声朗读《转法轮》,这个房子的门和窗子都特别大,全部敞开后读书的声音也特别大,此院子的围墙只有十二厘米厚,高也不到1.9米,一扇破烂的铁皮门。可令人惊奇的是在门外竟然听不到一百多人大声的读书声,从房门到大门口也仅有六、七米的距离,把门打开超过半米多宽后才能听到声音,而墙头只要翘一下脚就能看到里边。开着天目的同修讲是师尊在上边下了一个罩上边有一个大法轮,再上边还有师尊的大法身看护。

第二天早上,我们近百人就分批坐公交车去了天安门广场,我和妻子共同打一个大横幅。在车上不知怎么的,心跳的我几乎都站不住了,浑身无力,我就查找是不是怕心所致,但经查找后我发现没有怕心,一定是思想业力和后天观念在作怪,我就加强对法的正念正信,心里强烈的排斥它,我一边排斥一边继续坐车赶路。当到了天安门广场后这些思想业力、后天观念等就灭掉了,到了广场中心后我们一大批弟子陆续的打开了大法横幅,后被警察都抓進了天安门公安分局,一百多人被关進了后边的夹道内,我们就开始集体背《论语》,集体在公安局内炼功。我们都不报姓名也叮嘱其他同修不报姓名住址,上访的大法弟子也越来越多,只好让各地区的驻京办来自己认人。那些方言很重的又不会讲普通话的弟子只要一讲话就会被认出后带走了,后来这类弟子就干脆不讲话了。大约下午两点多时,天上竟然出现了大法轮,全体弟子热泪盈眶……

后来我们就被警察分批分散到各个地方,当快要放我时已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只剩下了我们五个人,就将我们五个关進了铁笼子里。当时我想为什么将我们关進铁笼子里,是不是不放我们了?心想既来之则安之,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过了大约三四十分钟,警察来了将我们三个叫了出来,将我们三个拉到了北京火车站警察就走了。我们三个并不急着走,先看一看有没有跟踪的,就進了火车站地下商场转了一圈后确定无人跟踪后才各自分头走了(他俩是北京人)。在师尊的呵护下我于晚上一点多钟安全的回到了众同修的身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