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修炼祛顽疾 讲清真象救众生


【明慧网2004年12月12日】1996年4月7日是我得法的日子。我把这个数字看得极其珍贵和神圣。从这一天起,我摆脱了黑暗和苦难,走上了一条光辉灿烂的正法修炼之路。

几乎从我来到世间开始,病魔就伴随着我,经常的头痛、感冒,搞得我身心疲惫,失去了对生活的乐趣。随着年龄的增加,心、脑方面也出了问题,竟有几次突然的昏死过去,把家里人吓坏了,深夜打电话请来医生抢救。为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我不得已开始了漫长的探求祛病健身之路。求医问药:中医西医、正方偏方,大医院、名医都看过也没见好。体育锻炼:打球、跑步,几年坚持,身体状况反而越来越差。练气功:练了好几种气功,又是几年下来,虽有小效,仍未解决根本问题。

但自从炼法轮功以后,多年缠着我的感冒症状就没有了。以前一活动就出冷汗,一阵小风就着凉,随之而来的就是头痛、咽炎、全身酸痛。得法后不久,有一次突然的遭遇淋雨,全身湿透又加冷风透骨,冻的浑身发抖,也没有感冒。我觉得这法轮功太神奇了,我真是太幸运了。随后其它的疾病也不治自好,我的整个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到现在八年多了,一分钱的药也没吃过,身体越来越好。人也显得很年轻,几年没见的同事、同学见面后无不感到惊奇。邻居的一位从乡下来的八旬老人听说我快60岁了,竟然吃惊的张大了嘴,愣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我的这一切都是大法给的,是慈悲的师父安排的,我要充分利用这有利的条件证实大法。

1、学法炼功

八年多以来,我天天看书学法、炼功,每天看《转法轮》两讲,然后再看师父各地的讲法。每天早上5点55分以前炼1个小时的动功,接下来发正念。晚上10点后炼静功。几年持之以恒、从未间断。而这一切都从未影响过正常的生活、工作。

师父一再强调,叫我们看书学法、看书学法,几乎每一次讲法都一再叮嘱。初期修炼时,书越看的多,越发困想睡觉,实在支持不住了就睡一觉。现在有时还有发困的现象,不同的是,越发困越坚持看,到后来就清醒了。我知道,思想中的不好的东西和身体上的业力已经很少了。看书的过程就是消业的过程,它们翻上来了,正是消除它们的好机会,决不能让它们跑掉,坚定的看下去就把它们消灭光了。

看书的过程是一个不断提高的过程,有时同一句话再看时就会有不同的理解。更多的时候,也许什么新的内涵也没看到,但我想:只要是师父说的,就一定是对的,就要坚定不移的去做。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看下去,我自己明显的感到了无论是心性方面还是身体方面都有了很大的提高。

学好法是做好一切事最根本最根本的保证,个人的提高和圆满就在其中。我接触的有些同修中,他们很相信师父,很相信大法,有迫切想修上去的愿望。但就是不能坚持学法炼功,理由是事情多工作忙没时间,或环境不允许等等。实际是没有真正的认识到学法的重要性,是常人的惰性的反映和悟性不好的体现。在此也奉劝这些同修,修炼这么多年了,应该理智清醒了,应该真正的对自己负责,不要再以种种借口开脱自己了,否则只会给自己留下永远的深深的痛悔。

有的同修,每天都在看书、炼功,也知道遇到问题向内找,但有时在过某一关时,误在其中好长时间走不出来,可能是没有向心灵深处挖根细找,没有挖出根本的执著。

我认识的几个同修,做大法的工作,尤其是讲真象方面做的很不错,在被邪恶抓捕关押时,表现的很坚定。但却反复多次的被抓。不但自己遭了不少罪,也对那一地区的大法工作产生了不利的影响。我在与他多次的接触中,发现其根本的问题是不能静心学法,遇到问题没有真正的向内找,有明显的执著,一次次的让邪恶抓到了迫害的借口。师父说:“出问题的时候啊,感觉不对的时候啊,一定要看自己!看看自己哪儿错了被邪恶钻空子了。”(《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2、业力与干扰

从得法的那一天起,折磨了我几十年的各种疾病就全部消失了。但并不是从此以后永远都舒舒服服的了。由于自身的业力大一些,消业的表现也很重。刚修炼的初期,腿痛的很厉害,上厕所蹲下半天起不来,连自行车也上不去,走起路来一瘸一拐,这种状态持续了好几个月。脖子后边、后背、腿上出现大面积的丘状疙瘩,其痒无比、钻心刺骨,常抓痒抓得血迹斑斑,晚上睡觉经常痒得无法入眠。这种状态一次就持续了几个月,前后反复出现了4、5次。我当皮肤科医生的弟弟看到了,吃惊的说:“啊!不得了,赶快用药吧!”

师父说:“修炼中要消业,消业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长功的!要不你的执著心怎么去呢?”我明白这是师父安排的消业、净化身体的过程。慈悲的师父根据我的具体情况恰到好处的安排了一切,让我在吃苦中消去我很大的业力,同时又使我能承受得了。一直到今天,仍然经常有不舒服的感觉,不是这疼,就是那痒。有时也感到过关很难,产生思想上的小的波动。每逢这时我就在法上悟,想大法的种种神奇在我身上的体现。实在过不去时,师父就会来帮助我、点化我。

99年7.20以后,个人修炼已经结束,证实大法進入了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过程。但自己仍然有比较明显的病态反应,小腹、大腿等部位又出现大片的丘疹,其表现与前几次的相似,而持续的时间更长,至今已有数月。小腹部有一疮瘤,多年来时常红肿发炎。是正常的消业?还是旧势力的干扰?我按着师父说的遇到问题首先向内找,用大法来对照自己,看自身是否有放不下的执著,没有发现问题。几次发正念铲除,也没有效果。到底是咋回事呢?我经常的思考这个问题。我反复学习师父近期的讲法,有不少学员也多次问过师父这方面的问题。

师父说:“至于说是不是有旧势力干扰?当自己在改变自身最表面身体的时候啊,是还有一部分你们自己要承受的,但是相对来讲都不大,对证实法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有很大的困难出现的时候一定是邪恶在干扰,一定要发正念清除它!今天大法弟子做的是证实法的事,是最神圣最伟大的事,如果你说我在做大法的事、在救度众生的关键时期出现什么事情,那一定是干扰。你自己要理智的去衡量。不要执著于只要我痛苦、我难受了,我就认为这一定是干扰;我只要痛苦、难受了我就不干了,我就要发正念。”(《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在史前历史过程中也一直在按照正法时期弟子的伟大造就着你们的一切,所以安排中当你们达到一般圆满标准时,在世间还会有各种常人的思想与业力,目地是一边做着正法的事一边在讲清真象中为你自己的世界圆满而收集可救度的生命,圆满你们自己世界的同时也就是在消去你们最后的业力,渐渐去掉人的思想,从人中真正走出来。”(《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经过反复的学习和对照,我认识到:我身体的病业是正常的消业。它没有影响我正常的学法、炼功,也没有影响我讲清真象、救度众生。在自己长期承受痛苦的磨难中,消去了我生生世世造下的重重业力,身体越来越纯净,同时也考验着我对法坚定不坚定。

回顾我自己的修炼过程,几年来我努力的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遇到问题用大法去衡量、向内找,就是对旧势力的否定,所以邪恶和黑手是不敢这样长期迫害、干扰大法弟子的,师父也不允许。关键是要放下人心、去掉执著。

3、讲清真象,救度众生

讲清真象救度世人是正法中历史赋予大法弟子的伟大责任。5年来,我采取的讲清真象的方法有:当面讲真象,散发传单、光盘,邮寄真象材料等。

利用买东西的机会讲真象:在集市上、菜场上、超市里、商场里,借购物的时机向对方讲真象是我经常采用的方法,因此时双方交流比较自然,也容易切入正题。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尽量的顾及到周围的人,讲时让更多的人能听到,扩大讲清真象的效果。当面讲有特别的效果,可以针对对方的疑问有地放矢的讲,而世人亲眼看到了炼功人的良好的形象,平和善良的心态,与电视上看到的自焚、杀人的所谓“法轮功练习者”形成巨大的反差,谎言可不攻而自破。许多有缘人和比较善良的人一听到真象,很快就明白了,有的高兴的连连点头,有的说把传单拿回去做宣传,也有不少人当时就表示要看书炼功。

但我也经常遇到受毒害很深的人,听不進去,很反感。甚至还有赶我走,更有要打电话举报的。这种情况我也遇到过很多次。由于我没有怕心,就是想救度他。善良平静的心态和语气往往能制约邪恶和不善,使对方想有所为而不敢为,有的低下头不敢看我,有的悄悄的溜走了。也有许多改变了态度,静静的听我讲或接过传单看了起来。我也曾多次遇到过公安便衣,一正压百邪,我的正念和讲真象产生的强大威力完全抑制了他们,使他们恶的一面恶不起来,也有的明白过来,说还想听我讲。虽然多次遭遇便衣,也没有发生意外,反而给我提供了一个向他们讲真象的机会,同时使在场的其他人也明白了真象。

那些认识不好的人,凡是我能知道他的住处或单位的,我从不轻易的放弃他们。我认为这些人就是重点救度的对象,他们是这场迫害真正的受害者,是法正人间时将面临淘汰的生命。但他们也可能来自很高的层次,代表着无可计量的天体众生,因此他们的销毁就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人的问题,而且他们都是师父的亲人啊。我利用各种方式来挽救他们,常用的有:用我正法修炼出的洪大慈悲善念经常对某个人发正念,想把他们从灭顶的巨难中解救出来,打电话问候,寄送真象材料,多次找上门去再讲。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和我个人的努力,有不少人的认识有了根本的转变。

我们居委的治保主任,第一次看到我对人讲真象时,气势汹汹的喝问我住哪里,随后又粗暴的赶我走,跟他讲什么也听不進去。之后我通过给他邮寄真象传单、对他发正念,尤其在路上擦肩而过时,用强大的善念把慈悲留给他。后来他的态度有了很大的变化,好几次主动友善的跟我打招呼,我知道他可能有救了。

我的表弟是市公安管法轮功的警察,一听我说法轮功就火冒三丈,十分反感。特别喝了酒以后更几近疯狂,根本不让我有说话的机会。但我始终以善心来对他,时时不忘要救度他。我觉得,他是我的表弟,我更应负起救度他的责任。一次我在梦中梦见了他,我为没能帮上他哭的很伤心。这更坚定了我救他的决心。我从外地回老家,特地去他家找他,一边谈一边当面发正念,这一回他和他的爱人终于本性觉醒了,当我把真象光盘送给他们时,他很高兴的接了过去说:“我女婿家有影碟机,我们到他家去看。”我走在回家的路上觉得非常高兴,似乎了了一桩久远的夙愿,我深深的为他们生命的未来祝福。

1999年之后,我全家搬進了新的住处。在这里住的大多是各单位的领导和有高级职称的人,多数人都不认识,我就利用哄小孙子的机会尽量的多与人接触,当面向他们讲。时间长了很多人都认识了我,都知道我炼法轮功。因为自始至终无论走到那里,我都明明白白的告诉人们我炼法轮功,目地是让人们亲眼看一看真正的炼功人是什么形象。炼法轮功究竟是好还是不好,我本身不就是最有力的证明吗?我善良平和的心态、宽厚真诚的待人、健康年轻的仪表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和赞同,就连以前对我讲真象很反感的几个人也改变了观点,变的友好起来。我认为利用修炼人的良好的外观形象证实大法,是一种有力的形式,人们大多信奉眼见为实的信条,亲眼所见的也应该是最具说服力的。

我的小孙子从牙牙学语的时候起,就成了我洪法的好帮手。我见到了陌生人就想对他讲真象,小孙子则非常善解我的心意,和我配合的很默契。当我抱着或用自行车带着他到外边玩时,他常常主动的向人们“呀呀”微笑着打招呼。稍大点以后,则用响亮的童声甜甜的向人问好。这种方法很有效,会立即引起对方的好感和回应,这也正是我想要的,我就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向对方讲清真象。我们爷孙俩经常利用这种形式证实大法,许多人也因此明白了真象。

在他2岁多时有一次我带他到公园去玩,他独自朝几个年轻人那儿跑了过去,我也跟了过去。随后我就与那几个青年人搭上了话,我对小孙子说:“明明,跟阿姨说说,谁炼法轮功啊。”他马上大大方方的说:“我爸爸炼法轮功,我妈妈炼法轮功,我也炼法轮功!”这一来,那几个人大为惊奇,觉得这么小的孩子说出这么有理性的话来,太不可思议了。我则抓住这个机会对他们讲真象,开始他们因相信了电视上的欺骗宣传,有一些不好的认识,到后来有了变化,向我提了一些问题。又问我什么时候还来,还想再听我讲讲。有关我和小孙子讲真象的故事,明慧网曾发表了我写的《抱着孙子讲真象》的文章,比较详细的介绍了这方面的情况。我悟到:只要弟子有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强烈愿望,师父给我们的安排就一定是最好的。

我所居住的小区,周围不远处是几个比较集中的商业区,其共同的特点是店铺密集,一个接着一个。这为我大面积的送发传单提供了便利的条件。几年来,我和爱人多次的利用凌晨的时间,挨门挨户的送去几百份的真象传单、小册子和光盘。去之前,一般我都是先去了解一下情况,如果那里较长时间没有收到传单了,我们就到那里去发。

有一次我到几十里以外市府所在地去,在讲真象的过程中,明显的感觉到,这里讲清真象的力度不够,许许多多的人还处于被蒙骗的毒害中,处在十分危险的境地中,我有责任去救度他们。那里也是密集的商店区,有的是商业城形式,有的是商业街形式,店铺连绵数百家。我和爱人凌晨3点打的去那里,也是挨门挨户的送。早6点再坐公共汽车返回。过一段时间又去,共去了3、4次。

这种方式的优点是一次可散发几百份真象材料,可以使更多的人得到救度。我们的体会,凌晨4、5点钟比较清静,也是那些喜欢夜晚活动的公安或值夜班的人容易松懈的时候,相对来说比较安全。

说到安全,我的体会是,在国内如此险恶的环境下,绝对的安全是不存在的,注意安全是必要的。就在晚上和凌晨做真象时,爱人的自行车被偷、脚严重扭伤、被躲在汽车里的人突然的按喇叭惊吓;警车就在我们发材料没有注意的时候,缓慢的从我们身后几米处开过去。我也曾被人从背后扭住;被坏人举报,被公安抓捕、关押。但我想到,无数的世人在谎言的欺骗下,对造就他们的大法怀着仇恨和不敬,面临淘汰的绝境而麻木不觉,我们大法弟子是解救他们的唯一希望,明知有苦难、有危险也要去,这些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最关键的是:我们毕竟是修炼人,师父时时都在保护着我们,只要放下人心,师父什么都能为弟子做。

在日常生活中,经常有到家里来造访的人:有推销各种洗发液、日化品、保健品的;有清洗油烟机的;有送矿泉水、送面粉的等各种各样的人。这正是我向他们讲清真象的好机会,我请他们到屋里坐下喝水,然后向他们讲真象、送给他们传单、光盘。凡上门的人我都用这种方式让他们明白了真象。这些人基本是没有听到过真象的人,许多人听了后反应特别好,急切想了解更多的情况,有好几个当时就要学法炼功。

此外我们小区经常有来進行健康检查的、广告宣传的、推销商品的等,一般几个人一帮。还有来铺地面砖的、搞绿化的,我都不失时机的向他们证实大法。也有些人主动的到我家来听我更详细的讲清真象,介绍大法。

去年入冬前,我们居民区给我们这栋楼更换暖水管线,因为工作难度较大,一个施工队没干好,又另换了一个,每天進進出出的有不少人,持续的时间也比较长。对于这些送上门来的有缘人,我理所当然的不会错过讲清真象的好机会。有个小伙子开始时因受毒害较深,对大法认识不好,经过一段时间与炼功人相处,又看了真象光盘,终于明白了。他对我们说:“我差点犯了大错,把好人当成坏人了。”他们的队长则跟我要去了大法书,说带回去要好好学学。

在施工中,为了给上下楼的住户穿水管,需要锯开我家的装修板。带队的老师傅感到很为难,我说:“没关系,该锯就锯,该拆就拆,施工怎么方便就怎么做。也不用对上下楼的邻居们去说这个事,免得他们觉得心里过意不去。”他一听大受感动,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才断断续续的说:“这…这…,还从来没遇到过像你这样的,真是好人哪!”当给他光盘传单时他很高兴的说:“多给我几份,回去给别人也看一看。”

我悟到:以上这几种人,无论是到家里来的还是到我们小区来的,可能是师父安排的,是有缘人,决不能错过向他们讲清真象的大好机会。也有的同修担心,在家里讲真象、发光盘材料不安全,容易暴露。而实际上不一定是这样的。只要没有怕心,就是想着救度众生,就会有好的效果。事实上经过讲真象破除了邪恶的蒙骗后,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认识特别好,更有不少人有学法炼功的强烈愿望,他们很可能是下一批修炼的人。

我以前的工作单位是一个有三千多人的工厂,那里有我不少熟人。我利用各种方法了解到他们的通讯地址,通过寄信让他们知道真象。我大学的同学、中学的同学、小学的同学,还有多年未见的远方亲友、熟人,凡是我能打听到地址的,我都用这种办法给他们寄真象材料。再有就是报社和杂志社的编辑、记者,以及电视台的主持人等等,这些人中的不少人曾被邪恶利用来進行诬陷和造谣宣传,是这场迫害的参与者和帮凶,也是最大的受害者,我想这些人也急需了解真象,所以我也给他们中的一些人邮寄传单。

4、用善念转变领导

那还是迫害刚刚开始的时候,我的各级领导或迫于压力,或顾忌自身的利益,或受邪恶的操控,都利用各种各样的手段对我施压,要我放弃炼功。我坚定修炼的信念坚不可摧,大法已与我生命的永远紧紧的联系在一起,但我也没有采取正面硬干的方法,我首先得为他们着想,尽管他们对我不善。

师父说:“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

为让我转化,总公司的书记、副总、好几个部长、主任等加上我们单位的经理、厂长一大帮一起给我做所谓的思想工作。我对他们说:“你们工作都很忙,为我耽误你们宝贵的时间,太不值了,你们就别费这个劲了。”

尽管他们曾对我不好,有的举报过我,有的侮辱、讥讽、恐吓过我,我丝毫不放在心上。在以后的时间里,我利用一切机会当面向他们讲清真象,用各种方式多次的给他们寄送真象材料。在自身处境艰难的情况下,仍然事事想着为别人好,想救度他们。我的真诚、慈善和坚强赢得了一致的称赞和尊重。他们终于折服了,改变了对我的态度,各级领导反而尽力的给我以帮助,使邪恶想進一步迫害我的企图没能得成。就在我要求退休的时候,厂长、主任和经理都一再挽留说:“你不能走!”

随着正法的迅速推進,法正人间的时刻也越来越近,大法弟子就要圆满了。然而我经常思考的一个问题是:我自己的执著心、自身的业力都去掉了吗?我的心性达到大法弟子的标准了吗?显然还差得很远。另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还有相当多的一些人仍然被谎言蒙骗着,面临危险的境地。急切盼望着我们大法弟子去解救他们,而我个人的能力是如此的有限,救度的人数也很少。每念及此,我的心就紧紧收缩着,感到无比的愧疚,觉得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我想以前做的不够,只有今后加倍弥补,在世间一日,就要尽力的救度更多众生,完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史前洪愿。

最后让我们一起学习师父的经文共勉:“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分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象。”(《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