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修大法前我是个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


【明慧网2004年12月12日】我的文化很低,又没写过字也不会写,为了叫世人明白真象,不会写我也要讲出来,叫世人知道大法好。

我今年68岁,修大法前是个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自69年患了甲状腺衰退后,不能下床,大小便都得用药物排,全身的筋经常收缩,还伴着剧烈的咳嗽,心好象有个人抓似的紧得难受。我吃的中药不计其数,可不起作用。后来我一点吃不下去了,吃伤了。因为身上肿得厉害,含水分太多,身体肿得变了形。打针也扎不进去,不吸收。打吊瓶血管有问题,真的没有办法。

一次在大医院动手术,好几个大夫用了四个半小时麻药也没打进去,都被身体里边的水给顶了出来,最后只好冒着危险打了全麻。医院的专家都说没碰到象我这样的病号。别的大医院也没少去了,有一次连着查了45天,专家也没有什么好的方案,都摇头说我国目前没有理想的方法。

这病确实太折磨人了。后来吃了很多偏方,自己还拔罐,浑身烧起了很多血泡。烧了很多的香,自己不方便叫别人烧,也往功德箱里扔钱,这些也无济于事。又练了道家功,练功同时也吃药。当时我对修炼的事一点也不懂,根本不知道修炼要专一。接着又去了皈依了佛教,成了居士。也修佛家的、也练道家的(药还没断)。在这期间背上长了个瘤子,肩上还有个。肩上的瘤子手术切掉,又长出来,真是痛苦不堪。

后来朋友给我介绍了法轮功,说很好。我告诉她我已皈依佛教,不能改了。她叫我去看老师的录像,我真不愿去,只是觉得面子上跟人家过不去,勉强去看了。当时心里想去了也不看,一会就回来。谁知看到老师讲法录像我就不想离开了,越听越爱听,师父录像放完了,我还没听够呢!那时我就感到师父非常伟大。九讲听完,我的心慢慢的松开了,非常舒服。

这样我开始改炼法轮功。炼功几个月后我背上的瘤子破了8个洞,也不很疼。那是有名的褡背疮,是要命的疮。大家知道疮是怕有名的,有名的就是恶疮。没几天疮内的脓就接连不断的往外流。家里的人都着急了,怕伤口感染,劝我去医院治疗。但是我心中有数,知道这是老师在帮我消业,没有去医院,只是用卫生纸擦除不断流出的脓,连药棉也没有用。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一分钱没花,脓流干净,疮也就好了。肩上的那个瘤子自己也消了。老人都说,如果不炼大法就是看好也得花很多很多钱。象我这样的身体再长疮不炼大法是看不好的。我的家人都跟我生活在一起,他们目睹了发生在我身上的奇迹,也都十分支持我炼法轮功。就连他们也不生病,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我现在哪里也不难受了,大小便也正常了,除了走路没有力气外,啥病也没有了,比起以前天天靠药维持的情况好多了。说真的,如果不炼大法,我活不到今天。是师父救了我,是大法救了我。我深感佛恩浩荡,无边无际、无量,是真正解救人类的。我坚决走师父给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光明之路,一修到底,做好师父叫做的三件事。我走路不行,就给亲朋好友或来往的人打电话、洪法,他们也经常到我家来切磋。师父告诉我不要有怕心、发正念就行。我平时是个特别胆小怕事的人,但我却深深体会到了正念强能压倒一切邪恶。

2002年初的一天,我正在吃饭,来了几个穿便衣的公安人员,把车停在了一边,进了我的屋。看到他们开始时我心里一惊,马上又想起来我是大法弟子,不能怕邪恶,拿起馍馍来照样大口大口吃,面不改色心不动,象跟前没人一样。他们问我谁给你送的材料,你又把材料送给谁了?谁上你家里来了?我只管吃我的饭,我家人陪着他们说话,我心里没有一点怕。心里想你啥也得不到的。邪恶看我不理他们,他们亮出搜查证,把我的家翻了个底朝天,床上、柜上、抽屉里、甚至录音机都给打开了,但啥也没搜到(当然家中是有许多材料的)。我知道这都是师父一直在保护着我。如果他们找到一样大法的东西,也得把我抓走了。那真是来者不善。邪恶走时告诉我家人,找着真象材料交到公安局或者给他们打电话。大家想想谁会听他的呢?

所以我时时刻刻感觉到大法的神奇美好,只要我们有难,师父随时会解救我们。大法对我的帮助,真是一言难尽。还有很多很多的感受没有表达出来。千言万语只能汇成一句话:天涯处处,只有法轮大法最好。是法轮大法斩除了病魔,把我从死亡的边缘上抢救过来;是师父的佛法无边,才让我有了幸福的今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