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李凤玲在龙山教养院遭到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2月12日】我叫李凤玲,1999年5月开始修炼大法。没修炼前我身体有好几种病。朋友跟我说他姨炼法轮功糖尿病都好了,又给我拿来《转法轮》一书。我看了这本大法书感觉特别好,从那以后我就走上了修炼的路。通过不断的学法,我认识到了学大法的目地是修炼,使自己道德回升,提高自己的思想境界,作一个诚实、善良的人。我就按照书上写的“真善忍”去修炼自己。

学法修炼我身体的几种病不治自愈,全都好了,我的心情无比激动。是大法使我获得了新生。99年7.20开始,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开始镇压法轮功。我因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所以7月21-22日我到当地政府反映事实真象,没有人接待。那天市政府门前围了很多警察,强行把许多反映情况的修炼人绑架到大客车上,拉到很远的地方,让我们下车扔下我们不管了。

在不公的对待下,我们有权利上访把真象讲清楚,可是警察又抓又打的,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去北京上访。99年11月从北京回来被非法劫持在沈阳龙山教养院的强制转化班。

在被非法劫持在学习班期间,我们因为集体炼功,干警们就把我们叫到走廊里体罚,罚站,爬壁虎,罚蹲,电棍电。一天,因为集体炼功,干警强迫我在地上蹲着把我左脸用电棍电的全是大泡,淌水就淌了好几天,脸被电棍电的疼痛难忍,干警还让我把袜子脱了要电我的脚心。

那天干警用电棍电了我们十几个人。六十多岁的老太太陈军被电棍电的嘴肿得很高。尤其残忍的是连15岁的小学员韩天子也不放过,用电棍电击了很长时间。

2001年我在向世人讲清真象时,被马三家派出所非法绑架。在派出所,一个干警问我发了多少传单,又让我带他们去我的住处搜我的书,我不配合,他就打了我好几个嘴巴子,并铐我一个晚上,第二天把我劫持到于洪分局。他们说要拘留我15天,让我按手印,我不按,我没犯法,不按手印,又把我劫持到市第五拘留所,非法关押三个月后,有非法判我三年劳教,关押在龙山教养院。

在龙山教养院期间,我受到折磨和人格侮辱,使我的身心受到了严重创伤。
在龙山教养院,每天长时间的奴工劳动,经常干到后半夜一、两点钟,有时还干不完,一大队大队长杨敏经常大喊,不完成任务就别睡觉。

2002年7月的一天下午,普教出工时他们把我叫到办公室,让我按手印,我不按。这几年他们迫害我,欺骗我,把我折磨得死里逃生,我不会再上他们的当,不配合。

这时大队长杨敏,管理科科长魏敏堂,狱医李五一还有一个干警一起用电棍电我,我被它们电倒在地,疼得在地上来回的滚。他们又电我的前胸,我制止他们的暴行,不让他们电我的前胸,他们并没有停手,继续电我的后背,后背被他们电的全是伤,没有一点好的地方。在长时间的电击折磨下,我的身心受到极大摧残,惨无人道的科长魏敏堂又拿起椅子压在我的前胸上,叉着双腿,坐在椅子上面,用两根电棍电击我的脖子,两侧。从普教出工开始电我,一直电了三、四个小时。他们把我的手和脚脖子铐在一起,狱医李五一一直用电棍电我的胳膊;科长魏敏堂和一干警一起过来掰我的手,强行让我按手印。

刚来龙山的初期,因为我学法学得少,在高压下,洗脑班强制给我做转化工作,欺骗我,折磨我,在我被他们的酷刑搞得神智不清的时候,写了“三书”,那不是我发自内心写的。清醒后我就声明我要坚修大法。

这几年来我一直感到痛悔和内疚,这种痛苦,这种伤害,不修炼的人是理解不了的。在此我郑重声明,所有不利于师父和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我要用实际的行动挽回给大法造成的影响和损失,弥补错误,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