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全力紧跟师父正法洪势


【明慧网2004年12月13日】1997年9月,经朋友介绍我有幸得大法,使我不仅摆脱了神经衰弱、肠胃、妇科、肾脏等疾病对身体的折磨,更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地——返本归真。我把我的受益分享给有缘人,自费买书送亲戚、同学、朋友、成为辅导员,义务为老百姓服务,得到单位同事、周围邻居、亲戚朋友的好评,我和千千万万个修炼者一样,沐浴在大法无边的幸福之中。

1999年“7.20”,江氏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首当其冲迫害的是辅导员,公安局、派出所、居委会、单位、接连不断的威逼、欺骗、恐吓、跟踪、监视,家里亲人不修炼不理解,也跟着被株连迫害。丈夫为了不让我修炼,女儿对我又哭又闹两次离家出走。在高压迫害中,我曾被迫痛苦违心的写了不修炼的保证(已发表严正声明作废)。五年来,经历的太多了,时时刻刻都能体悟到师父的慈悲呵护,使我历经坎坷仍能坚信大法,在跌跌撞撞的证实大法中有惊无险走到今天。

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师父讲的:“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现将我五年来的修炼体会向同修简单汇报如下,旨在抛砖引玉,给走不出来的同修以信心和鼓励。让我们在正法的最后时期,共同努力,做好师父教给我们应做的三件事,完成我们肩负的伟大使命。

一、学好大法是修好自己与做好大法真象工作的根本保证

被迫害刚开始时,邪恶真是铺天盖地,大有天塌之势,不仅外部环境恶劣压力大,家里人也一直在给施加压力,但我想办法去看书学法。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虽然当时家里没有大法书,但我总能看到,看不到书时就背书,我尽量使自己“荡尽妄念”、“溶于法中”。但是邪恶对大法弟子的精神迫害是非常恶毒的。2001年3月我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强制洗脑期间,尽管我从心里否定邪恶的恶毒诽谤、造谣、诬陷,每天背法,也在讲真象,但在邪恶的“假善”中被迫所谓的“假转化”,回家后我知道自己错了。我要修炼,我就要看书,这颗心非常坚定,尽管丈夫告诉所有我能接触到的人不让给我看大法书,但我有师父管,第二天就看到了书,我废寝忘食的学法,两周后就又投入到了证实大法的洪流中。

现在我把学法放在第一位,无论再忙也要学法,走路、骑车、坐车都背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学法能让我分清真正的自己和后天的观念;学法更能让我坚定正念,尽量走正自己的路。大法是我坚定正念的源泉。

二、跟上正法進程,必需看《明慧周刊》(以下简称周刊)

五年来,邪恶对大陆大法弟子的迫害非常严重,每个弟子不仅要铲除和抵制公安局、派出所、社区、单位的迫害和骚扰,同时给他们讲真象,还要做好家务事、干好工作,恰到好处使家里不修炼的人理解,更要学好法、讲真象、发正念去救人,的确很难。在被迫害中,有的弟子看不到师父的新讲法,《周刊》更是看不到或不想看,很难跟上正法進程。在这里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下看《周刊》使我能跟上正法進程的修炼过程。

2001年、2002年间,我也看《周刊》,但条件所限看的很少,更重要的是害怕看,那时一看见《明慧周刊》几个字,心里的害怕、身体的难受就一齐涌上来。通过学法,我意识到害怕心也是物质,它不是真正的自我,是我必需要去掉的心,在大陆弟子被迫害严重、消息封锁、修炼环境被严重破坏的形势下,《周刊》是正法时期正法進程的窗口,《周刊》中的“弟子切磋、整体提高”就像“7.20”以前我们的法会,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就是集体炼功和法会,师父还告诉我们重大问题看“明慧网”的态度。

所以我发正念铲除自己的害怕心,每期《周刊》都要看,但刚开始时只想看国外的正法洪势消息和“弟子切磋”,害怕看弟子被迫害致死和弟子被非法绑架的消息,我向内找,意识到仍然是怕心在作怪,继续发正念铲除自己的怕心。现在看《周刊》我每篇不落,当看到有弟子被迫害致死、被非法绑架或哪里又要有迫害的事件发生,我都会不由自主的发出强大的正念,当看到哪个弟子在正法中有漏被邪恶迫害时,除否定旧势力安排,发正念铲除邪恶外,都能在法上认识,正念对待修炼的严肃和提醒自己理智的注意安全。

我常常为《周刊》上真修、精進弟子舍尽自己、救渡世人的伟大壮举而感动得泪流满面,我想《周刊》也许是有师父法身看管的原因,发表的文章经常是有地放矢的,我常对照检查自己很多不好的心及时清除它,鞭策自己尽全力紧跟师父正法進程。

在此感谢明慧网、其他大法网以及为大法网站提供稿件的同修们,让我们在不同的环境中、在不同的正法岗位上努力去做好我们应做好的三件事,完成我们自己史前承诺的誓约,不辜负众生对我们的期盼!

三、发表“严正声明”的修心过程

在当初邪恶的威逼、欺骗、恐吓、高压下,我被迫写了保证等不该写的东西。通过学法,知道自己错了,一直在将功补过,虽然从2000年10月就开始走出来讲真象,一直在做师父讲的三件事,但是总不敢发表声明,还为自己找理由开脱自己,掩盖自己的怕心。但因为我经常背法,师父“7-20”以后的经文、《洪吟》,我每周至少都要背一遍,每当背到经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当他们明白过来时,马上会从新去做作为一个大法学员此时应该做的,同时声明由于高压迫害中使学员神志不清时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坚定修炼。”(《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时,就感觉自己应该发表声明,但一直没有勇气写。

直到学师父的新讲法越来越多,才悟到:不按师父教给的做,就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我决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我一定要按师父说的做!我一定要上网发表严正声明:“我以前在高压迫害中神志不清时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永远跟随师父,坚定修炼到底!”虽然我这颗心很坚定,到写声明时怕心又冒出来了。我感觉我就像一个刚学说话、刚学走路的小孩,师父总是在旁边慈悲的呵护着教我怎么说、怎么走。

当时我收集了上千个传真号码、电话号码和电子信箱地址准备上“明慧”,但我不会电脑,也不会打字,当时也没人能帮我,我想什么事都不是偶然的,正法时期真修弟子都很忙,也许师父安排我应该学会打字、上电脑,于是我开始学打字,一个一个的打,在打字时,每当我打到“公安局、派出所、街道办事处”等名词时,无名的怕心会涌现出来,我意识到我的怕心隐藏的很深,也很严重,虽然也常出去发传单,但怕心一直存在。于是我发正念铲除自己的怕心,继续打我要打的资料,等三天打完资料时,我感觉身上害怕的物质去了很多很多。同时在我打地名时还发现仅一个小小的山西,重复的地名竟那么多,我想这是师父提醒我不要有怕心,要正念足,要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于是我通过大量学法,清除自己的怕心,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干扰,终于将自己的严正声明堂堂正正的写出来,严肃慎重的交给同修发给了明慧网。身上不好的物质感觉去了很多,心里也踏实了很多。

四、重视发正念,及时清除自己不正的念头和另外空间邪魔烂鬼的干扰

师父于2001年12月29日《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已经告诉我们:“我告诉大家,现在所有剩下的能够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们学员自己的原因。没有重视发正念的这些学员,你们自己所应该承担的、负责的空间里面的邪恶还没有清除,就是这么个原因。所以发正念这事大家一定要重视起来,不管你自己觉得有能力和没能力,你都应该去做。”

我很重视发正念,2002年、2003年间,每个整点我都尽量记得发正念,神奇的是:有一段时间如果有时睡得早,夜里12点差5分准醒,每天发正念在10-20次之间。特别是外出发传单、贴小标语等,一定要先清理自己不好的思想念头;路上铲除我要救人地区另外空间一切邪恶干扰,同时请师父加持;回来后发正念铲除干扰人看传单的邪恶,让看传单的人真正明白真象,传知更多有缘人。如不重视发正念,只想去做事,干扰就较大。

如一天下午因时间紧,没太注意发正念,我就带了99份传单出去发,刚到一个居民楼大楼内,我先上到最顶层一户一户往下发,到第四层时有一户门半开着,我也想让这家看到真象,就放了一份传单,没有动静,我继续往下发,到第三层时,这层是三家,中间的这家门开有70%,我也没往里看,也是挨着门插传单,这时中间家的一个30多岁的男人正看着我:“你插的是什么?你××的,我正想找你们,我看看你插的是什么。”说着,就要开门,可人并没动。因为当时我们单位正让我租房子,我微笑着应付:“我想租房子。”同时发出强大的正念,打出法轮铲除他背后的邪恶,还想着怎么和他说,这时耳边好像有一个声音告诉我:“快走!”我一下想起我包里的90多份传单才开始发,就快步跑下楼骑上自行车往外走,我的心里难过极了:这哪像修炼的人呢?神会这样吗?刚才没做好,现在开始做好!

于是,我发出强大的正念:铲除另外空间一切邪魔烂鬼的干扰!我就要去救人!不许邪恶迫害,不许邪恶干扰!请师父加持!这样才把剩下的90多份传单发送给了有缘人。在这里我想提醒同修要重视发正念:发出去的资料也一定要让有缘人收到!

五、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正念正行的小故事

1、大概是在2000年春节前,派出所片警和居委会主任到我家让我写不修炼的保证,我给他们讲我修炼受益做好人的经过,他们没有心听,只是逼我写,我不写,片警说等明天所长来找你写好了,说完后他们生气的走了。当时师父还没有讲发正念的法,我只是想到师父讲的遇到矛盾不是偶然的,要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我到底错在哪里呢?突然师父“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清醒》)的法打進了我的脑海中,我找到了自己不善的心。

第二天,片警居然带4个警察来到了我家(包括所长和两个刑警),我没有任何怕心,微笑着说:你们辛苦了,我给你们倒水喝,我顺便把炼功磁带放好,倒了5杯水给他们,然后坐下来微笑着给他们讲我修炼的经过,讲我学法后身体许多的病没有了,大法怎样教我们做好人,遇到矛盾找自己的不足,我怎样当辅导员,拿出自己的积蓄义务为老百姓服务,周围邻居学大法受益的情况等等。我一口气讲了很多,他们居然只是在听我讲,有两个警察在我家转了几圈,翻翻这里,看看那里,我当时的心几乎像水一样平静,只想尽量把大法的美好讲给他们,只见片警把我丈夫叫到一个家嘀咕了一会儿,派出所长也过去和我丈夫嘀咕了一会儿,他们就都走了。

他们走后,听我丈夫讲,他们一行5人是派出所和刑警队两个单位联合来抓人的,看我挺好的,不忍心带我走。而我心里非常明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师父一直在我身边保护着我。

2、2003年秋天的一天下午大约5点多,我到一居民楼发传单,上楼时我发一正念:不许别人看见我,我往楼上走,走到四层时,下来一人,正好和我认识,而且和我很熟悉,我正不知道和她怎么打招呼时,她和我上下擦肩而过,居然没看见我,好像没有我的存在下楼走了。我继续上到最顶层,一户一户的发了传单往下走,出来后我很高兴,心想我的这个念还真管用,于是接着做下一栋楼时,我仍然发这一念:不许别人看见我。没想到又是上到四层时,又碰到一个认识的人,我正想不和她打招呼,她可说话了:“哎,你好,多年没见了,找谁呀?”我只好搪塞了过去,没有发传单,和她说着话一起下了楼。我向内找,一下找到了自己的显示心和欢喜心一起来被魔利用了,尽管我发的念是一样的,做的事是一样的,心态不一样,效果截然相反。我深深的感到了修炼的严肃。

3、2004年春天的一天上午十一点多,我出去办事(工作),书包里有一张不干胶贴传单(红色,32开大小),我准备贴。因当时工作很忙,想抓紧时间,進到一个居民院,紧挨传达室的第一单元门是电子门,我想这栋楼的居民肯定难看到真象资料,干脆把这张不干胶贴在这个门上(不可效仿,现在悟贴在门上不一定合适)。我看门口停的两辆车里没人,心发一念:不许别人看见。就把不干胶贴在了单元电子门上,刚转回身,一个年轻女子手拿钥匙向我走来,离我只有一米多远,正好拿钥匙开这个电子门,她象没看见我似的。

五年来,坎坎坷坷经历的太多了,我深深意识到学法的重要和修炼的严肃。特别是2000年冬季以来,我在讲真象、发传单、寄信、贴不干胶、旅游点写标语等,常常是有惊无险;特别是遇到大的魔难时总能感到师父就在身边慈悲的保护着我、呵护着我。虽然遇到很多很大的磨难,但我仍能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尽力去做我应该做的三件事,这些都来源于学法。近四年来,我发真象传单约4500份,寄信约350封,贴不干胶小标语约300条,发真象光盘约100张,面对面讲真象200多人,把个人收入和积蓄除生活必需品外,全部用在了讲清真象上。

在证实大法中,我虽然也去掉了很多的人心,也做了一些我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但我能感觉离大法不同层次对我的要求、和精進的弟子比还差的很远。在今后不多的正法时间里,我将要更加精進,去掉一切人心的执著,努力去做好三件事,救度世人。尽最大力紧跟师父正法洪势進程,去完成自己应完成的神圣使命!

因修炼层次所限,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批评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