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市寒亭区大法弟子张兰芳和丈夫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2月13日】山东潍坊市寒亭区郭家乡东小营村张兰芳和丈夫因身体有病在1996年炼了法轮功,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原则修炼、做一个更好的人,在很短的时间之内,身体得到了净化,身心健康,家庭和睦,一切顺顺当当。村里人看在眼里,都说法轮功好,就有30多人炼法轮功,加上邻村共有60多人。张兰芳家成了一个很大的炼功点,而且人越来越多。在村支部书记洪法、介绍法轮功后,得到了村委的支持,给了学员们两间大房子。每个学员都按照炼功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村支部书记逢人就表扬我们。

自从1999年7.20独裁者江泽民出于嫉妒,在全国范围内开始了腥风血雨的镇压法轮功,从中央到地方成立了610办公室指挥迫害,对法轮功学员迫害极其疯狂,迫害是多种形式的,洗脑转化、拘留、劳教、判刑等非法关押大法弟子,手段惨不忍睹。所以,张兰芳夫妻俩在郭家官庄镇就成了重点人物了,不法人员对她家整天骚扰,汽车每天都堵在她家的胡同道里。

张兰芳和丈夫走上了上访之路,多次进京,去北京向中央领导反映情况,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夫妻俩每次被非法抓回来都遭受拳打脚踢,罚款、抄家、超期拘留,被乡党委非法扣住不放、强行劳动,在大众面前侮辱,晚上家里人送的被子不让盖,不拿上钱不放人。张兰芳的儿子们没有别的办法,又怕别人笑话,借钱拿上,每人两千元,北京罚款上万元。

在这四年之间,张兰芳遭受非法关押十多次,罚款上万元,看守所非法关押数次,拘留2次,还在派出所和乡政府非法关押数次。关在看守所里的寒亭的女大法弟子有好几个,包括王丽华、杨明珍、袁庆霞、张德香、王丽、张玉娟,都多次被非法关入看守所,恶警总说你们又来了。为了证实大法,大法弟子们每天在看守所坚持炼功,背《洪吟》,遭到恶警的打骂,每次都被铐在门上窗户上,直到人休克了才放下来。

寒亭看守所的恶警越来越坏,叫犯人帮着做了“十字架”大刑。十字架是用三块木板制成的。两块竖着一样高,躺在上面不平,横着的一块也不平,头还在下面,两脚锁着,两手铐着,人是“大”字形吃饭、大小便都是竖起来。有一次,恶警把王丽、张玉娟、袁庆霞三个人铐在一起行动非常不便,大小便都不能自理。一个施刑的恶警说,张兰芳年纪大了,留着给她仨支使吧。他们的手脚都连在了一起,吃饭由张兰芳来喂,脚肿的老大,手也肿了,上厕所都不能去,都有张兰帮着。光这样还不算完,恶警有时还来打骂,叫犯人从炕上一块拽下来,头腿都摔在地上,他们还用脚踢。

最残忍的一次是,那天早上由大组长领着一帮犯人闯进了女监室,大法弟子们正在打坐,恶警拽着张玉娟她们几个的头发拳大脚踢,大组长拿着拖鞋往脸上打,右边打了左边打,这样还不算完,把几个大法弟子一人一只手铐在两米高的暖气管子上,不一会,多数人都汗水湿透了衣裳,头发都往下滴水,多数人都休克了,最后被放下来,又把被铐在了十字架上。有的恶警还做着流氓动作,口里还放出一些低级下流的话(恶警李勇)。

张玉娟被铐了5天5夜,蚊子咬的她身上全是疙瘩,恶警手里拿着书卷起来抽她的脸,人一动也动不了;王丽被铐8天8夜,骨节半年都没有恢复。郭华铐在死刑床上一个多月,以后看见出现了危险才放回家。(我文化有限,生动的词我写不出来,可我们几个在寒亭看守所所受到的迫害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在2002年的10月份,不法人员又非法把张兰芳夫妻俩劳教三年,张兰芳被非法关押在济南,那时她家经济困难,张兰芳给大儿子带一个孩子才5岁(因儿子离婚了),二儿子的孩子才三岁,而小儿媳妇才过月子。

张兰芳的丈夫被非法关押在昌乐,没有上厕所的自由,在昌乐吃尽了苦头,被强制洗脑转化。有一次,他们6个大法弟子被恶警打得死去活来,6个人的皮带被打碎了5根,只有一根没断是皮的。恶警还用脚跺,当时就把昌邑的刘述春打死了,张兰芳丈夫被毒打休克了,脸上大口子出血,打掉打碎了9颗牙。三年来,张兰芳丈夫有时还被逼迫蹲小号、加期三个月,恶警不让家人去看,不让夫妻通信。

法轮功学员也是中国普通的老百姓,就因为学了法轮功,以师父的教诲真、善、忍高标准要求自己去做一个好人,这有错吗?错在哪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