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济南市浆水泉女子劳教所迫害事实(续)

【明慧网2004年12月13日】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第五大队是劳教所中一个特殊的大队,于2003年12月重组,由普通劳教人员和被非法关押的坚定修炼法轮功学员组成,被称为“严管集训大队”。在这里有个横行霸道的大队长叫王淑贞,经常教唆劳教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狠着点”,在她和政治辅导员王月瑶的带动下,恶警刘霞、马红娟、马文燕等时常以减期为诱饵操纵、利用、指使劳教人员虐待侮辱法轮功学员。

恶警大队长王淑贞就找借口迫害坚修的法轮功学员,多用不让吃饭,不让坐着,从早上6点起床打扫完卫生就开始站着,包括吃饭时间,直到晚上10点,等卑鄙手段。动不动就不让吃饭,吃饭也不给菜;谁困了就强制坐在她们特制的大约不到10公分高的小木凳上。学员被折磨得身体极度虚弱,有的全身浮肿。为了不让大法学员知道相互被迫害的情况,王淑贞甚至不让学员到卫生间大小便,以避免相互碰面,走漏风声。

从2004年3月份起,五大队强化了对法轮功学员肉体和精神的折磨。把坚定修炼的大法学员分别带到接见室一楼进行强制洗脑转化。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是恶警们亲自登场施暴。在王月瑶的带领下,恶警马文燕、李颖华(大夫)、刘霞(大夫)、张宏(副大队长)、戴少华等轮流上阵,昼夜不停,采取各种卑鄙、残酷手段以动摇大法学员的意志。

她们用铐子把学员的一只手高高的铐在暖气管子上,昼夜不停的强迫学员站着,也不让睡觉,脚都站肿了。给一点点吃的,只要看着死不了就行。她们强迫学员看诬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并把恶毒的谎言和谩骂写成标语贴得满屋子都是。

劳教所环境卫生极其恶劣。为达到彻底封锁消息的目的,恶警不仅不让法轮功学员到卫生间大小便,而且到后来普通劳教人员大小便也在屋里,厕所门也被恶警锁上。没有桌子,吃饭就在地上。夏天除了上大便之外不让敞窗子,不让开电扇。上完大便如果不及时关上窗,劳教人员就得挨批,并以扣分、加期相要挟,还扬言到冬天在开窗子、开风扇。

法轮大法学员被逼着从事奴役性劳动,并且劳动强度极高,环境极其恶劣。劳动时间从早晨6点到晚上10点,甚至更晚;还安排有夜班,时间从下午四点半到第二天早晨7点。每顿饭只给10多分钟时间,并且常年没有休班时间。劳动场所与宿舍同在一室,有毒有害气体弥漫整个房间也不准开窗,有的学员被化学胶水发出的呛人的有害气味熏得头疼,有的过敏,有的手被胶拿起了泡,吃饭时满嘴是胶味,并且一天24小时不准离开房间。

法轮大法学员只要坚定修炼,恶徒晚上就不准洗漱。洗澡常四、五十天才轮到一次,身上普遍有异味,就算是洗澡,一次也就只允许洗10来分钟,七八个人仅仅有半水桶(普通铁皮水桶)热水。内衣内裤都不能洗,袜子更不用说,所以袜子只好能不穿就不穿。打扫公共卫生和厕所使用的清洁剂、工具等物品都让学员凑钱买,这也是五大队王淑贞的独到做法,并扬言“你们不用浪费清洁剂,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

生活标准十分低下。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每月只有10元钱的生活费,甚至还被扣掉,普通劳教人员每人20元。恶警把扣下的钱再发给她们认为比较听话的、她们可以随时指使的那些人,这些人一般是因为盗窃等原因被劳教的。

在五大队的宿舍楼里还有一个禁闭室和一间所谓的心理咨询室,她们也利用这两个地方迫害大法弟子。禁闭室大约8平方米,四周没窗,有一把大铁椅子,墙上有一个洗漱间用的大铁杆子,有时也放进一张床,这些都是恶警们用来铐、绑大法弟子的工具。张福香、贾全美、彭桂香等坚持“真善忍”信仰的大法弟子都曾经在这里遭受过残酷的折磨。

迫害案例:

◇贾全美:因为坚修大法,今年上半年在五大队禁闭室被特别关押40多天,站着,不让睡觉,两手腕被铐得几乎露出骨头,脚也被铐着,肿得特别厉害。而后又被绑在铁椅子上坐着,不给饭吃,让其用自己的钱买饼干吃、买矿泉水喝,一天只能吃两次,还不让吃饱。恶警曾用自己洗过苹果的脏水给贾全美泡饼干,并曾在泡的饼干中加上一把盐。更恶毒的是在贾全美并未绝食的情况下,恶警大队长王淑贞曾两次强行给贾全美灌脏水食。还把贾全美的脖子扭得不能动。

从禁闭室出去后,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的贾全美又被单独关在一个房间,让劳教人员曹桂萍、胡思娥(已解教)监管。恶警刘霞指使曹、胡二人把贾全美的头硬按到大便桶里让她吃尿,使她喘不上气来,直逼得贾全美举起大便桶扣到自己头上才算了事。就是这样,刘霞还恶狠狠的说它有更狠毒的办法对付贾。从今年4月到8月期间恶大队长王淑贞每月都要动手打贾全美四次,甚至稍不如意一天就打四次。

◇张福香:今年8月从班组被带到接见室─恶警私设的公堂,9月份被关到五大队禁闭室,9月底回到班组由专人看管。在此期间,张福香被吊、铐、绑20余天,连大小便和来月经也不给松绑,一天给一个小馒头,不给菜,能维持着死不了就行。恶警还自制了录音带,录的是恶警带领劳教人员手持铝盒等金属物品敲打的声音,伴随着恶警诬蔑谩的喊叫声。恶警强迫张福香戴上耳机不停的听这样的磁带,耳机的声音被放到震耳欲聋的程度,并且整个期间不让张福香睡觉。五大队的恶警们自己作恶还嫌不够,还将此种录音带进行复制送到省监狱和王村劳教所,作为迫害经验加以推广,声称这种手段效果好。

五大队政治辅导员王月瑶还用警棍专门敲张福香的牙,看她还是不转化,企图再施用电刑,因为查体结果显示张福香已经被折磨的心脏严重淤血,淤血已经把心脏包了起来,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她们怕再出人命而承担责任,才将张福香撤回班组。回到班组时,张福香的褥子、衣物等都被恶人扔了,吃饭也不给勺子,必须用手抓着吃。

恶警怕她们的恶行暴露,连非法轮功人员也不准随便到别的班组走动,以免走漏风声。

◇黄玉萍,40多岁,山东齐河县法轮功学员。黄这是第二次被非法劳教,第一次劳教是黄玉萍是被齐河县恶徒用阴谋诡计强行拆散家庭后遭构陷入狱的,关押于王村女子劳教所,并受到种种非人的迫害。被非法关押到浆水泉劳教所是第二次被劳教,原因是给齐河县公安局局长打电话陈述单位的非法拘禁和在王村劳教期间受到的酷刑折磨,详情请参阅明慧网2004年4月24日文章“山东齐河县大法弟子黄玉萍被拆散家庭后又遭构陷入狱”。

04年3月,黄玉萍被迫害的血压升到200,头晕,心跳过速。在此情况下,恶警戴少华、毕素娟、马红娟怂恿非法轮功人员孙小红动手打黄玉萍的头,黄玉萍的头碰到地上,顿时撞起了一个大包,并且脖子被扭伤,鼻子也被打得流血,恶警大队长王淑贞竟然无耻的谎称黄玉萍倒经,以此来掩盖黄玉萍被打致伤的事实。3月10日,黄玉萍CT检查有阴影,但是片子和检查结果却不让黄玉萍本人看。

黄玉萍这次是被非法劳教一年半,2004年9月6日应该是黄被释放的日子,但是因为坚持信仰,黄玉萍现在是被超期关押。

◇李健美,40多岁,修炼前离异,自己带着孩子和年近80岁的母亲住在一起。1999年江氏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开始后曾被非法劳教过一次,当时孩子不满10岁。这是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家中母亲和孩子现在无人照管,无生活来源。李健美自从这次被非法关押以来,几乎一直被单独关押,被迫害的很严重。年近80岁的老母亲多次来看望女儿,均遭到恶警们的拒绝。此次一起因为信仰“真善忍”被劳教的还有她的妹妹。

◇刘桂梅,她的胳膊被扭得抬不起来,不能干活。曾因为进门时没有向恶警马文燕问好就被罚站,脚肿得很厉害。

◇彭桂香,50多岁。2002年3月在家中被历下区公安局和610合谋非法抓捕,并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长期被单独关押,为抗议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彭桂香于03年11月开始绝食,遭到摧残性灌食迫害,并且食物中被加入兴奋剂,多次引发心脏病。恶警不但不知收敛,还借此以给彭看病为由多次向彭的家人索要钱财,并且多次扣押彭的信件。近两年来,恶警一直以彭桂香不转化为由拒绝家人的探视。

今年夏天,彭桂香由二大队转到被称为“严管集训大队”的五大队继续遭受迫害,在五大队心理咨询室被非法检查时,衣服被脱得一丝不留。恶大队长王淑贞跟彭桂香谈话时,赤裸裸的说:“什么教育、感化,快收起那套说辞吧,(这里就是强迫转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