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北碚区伪法院歹徒闯入张培金家中“开庭”判重刑


【明慧网2004年12月14日讯】2004年12月10日上午,重庆市北碚区法院、区公安局乘大法弟子张培金家人上班之机,不通知律师,闯入张培金家中,宣布判处张培金有期徒刑八年,随后将躺在床上的张培金绑架,非法关押在北碚区看守所,并不准家人和律师见面。

此前,北碚区法院10月1日窜入张培金家中,搞所谓的“开庭”审理,公诉人的指控被张培金和律师逐一驳回,法官草草收场。

张培金是重庆市第九人民医院财务科会计,在单位是公认的优秀职工,他的人品和敬业在九院是有口皆碑的。仅仅因为他坚持信仰“真善忍”而遭受排挤,直至被逼得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2004年8月19日晚,重庆市610办苏邑利,重庆市国安局、渝中区公安分局政委胡某某、赵先军及上清寺派出所警察数十人,调用消防队强行撬开防盗门,不出示任何证件和法律手续,强行拘捕正在屋内大法弟子张培金、王光林(原重庆市兼善中学教师)。恶警冲入屋内就到处乱翻,抢夺了屋里的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和现金,并把王光林当场打得昏死过去,张培金头部、腰、腿多处受伤。

当不法人员们把他们从楼上拖下时,数百名围观的群众目睹了610及公安不法人员们的绑架行为。张培金、王光林连声高呼“法轮大法好”,不法人员们惊慌失措,几个警察扑上去掐脖子捂嘴巴,匆忙把他们塞进警车。 当晚,张培金被刑讯逼供,头和前额有几条血口子,王光林被打昏死1个多小时。

8月20日,北碚区公安分局何昌全、尹君等人把伤痕累累的王光林和张培金由渝中区看守所绑架到北碚看守所继续迫害。二位大法弟子强烈抗议邪恶的610、公安恶警践踏人权,践踏宪法赋予公民信仰自由,非法绑架、拘禁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故意伤害公民身体、违犯国家法律的犯罪行为。为了争得公民的合法权利,张培金、王光林进行了绝食抗议。

8月30日,北碚区看守所在王光林、张培金身体极度虚弱,出现生命危险情况下,把二人送到重庆市第九人民医院消化科、感染科灌食迫害。在医院里,二位大法弟子手、脚都被镣铐固守在铁床上,除了大小便不得解开。王光林由于拒绝警察的指使,警察竟不让王光林上厕所,致使其尿床。北碚区610办主任吴杰、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长何昌全说:“你们就是绝食死了,也不会放人。在医院死了,我们没有任何责任。”

北碚区610办主任吴杰公然授意看守警察、保安:如果发现王光林、张培金逃跑,就往死里打。北碚区看守所警察程力在值班看守时,午夜就到酒店喝酒或在病房里酗酒,酒醉后就诽谤大法、谩骂大法弟子,说什么“用不了半天时间,就让你们乖乖吃饭,主动要求转化。”

重庆市第九人民医院院长唐延松、书记冯文龙积极充当610帮凶,下令消化科和感染科的医护人员给二人强行安插胃管。由于二人坚决抵制,插胃管失败了。邪恶仍不死心,护士长童晓燕又给二人强行注射大剂量“安定”。由于大法弟子的正念,“安定”药物无任何效果,安胃管的阴谋彻底破产。为了掩盖迫害真象,唐延松公开下令医院职工不得到病房探望张培金,并以违纪扣发奖金相威胁。

9月19日,绝食绝水31天,王光林正念从折磨迫害中走脱,被迫流离他乡。张培金仍在遭受迫害,由于长时间的野蛮鼻饲及注射大量不明药物,张培金出现昏迷、生命极度危险。北碚区610为推卸责任,于2004年9月底,把张培金推给家人,让家里人办了取保候审接回家去,2个多月过去了,张培金至今只能躺在床上不能久坐,更不能站立。

在张培金取保候审期间,北碚区610办到保安公司聘用4名保安人员每天日夜守在张培金家门前。 并在10月1日,北碚区法院在张培金家中搞所谓的“开庭”审理,公诉人的指控被张培金和律师逐一驳回,法官草草收场。

12月10日上午,北碚区法院、区公安局乘张培金家人上班之机,不通知律师,闯入张培金家中,宣布判处张培金有期徒刑八年,随后,将躺在床上的张培金就绑架拖走,关押在北碚区看守所,并不准家人和律师见面。当时绑架人员连衣服都不准张培金穿上。

这些就是发生在“中国人权最好时期”的事。 在参与迫害张、王二位大法弟子的恶人中,重庆市第九人民医院感染科护士长童晓燕已遭报应。童每天到病房对大法弟子都恶语相向,在给张培金、王光林安胃管迫害时要求看守的保安人员帮忙按住二人,遭保安拒绝后向区610办和看守所打小报告,要求更换保安。11月中旬,童晓燕从救护车上摔下身体多处骨折。在此警告所有参与迫害的人停止作恶。否则,报应就要落在你们的头上,那时悔之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