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我和孩子的点滴故事


【明慧网2004年12月15日】137期《明慧周刊》19页上写的“拿起笔来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和编后记的话,对我很是启发。本来觉得自己虽然从未停止过正法救度众生的脚步,但显得很平淡,另外时间太紧,一写又很长怕影响学法背法,这里边也隐藏着一颗私心,经过思考我想还是写出来吧,也许对我们大陆的一些同修能起到互相促進的作用。

下面就把我和孩子这几年来在师尊呵护下,在大法的沐浴中,在修炼路上的小故事写出来,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正念走过2001年

众所周知2001年春节期间,邪恶势力自导自演了恶毒的自焚伪火案,借此对全国大法弟子進行了逐一清查、抓捕、逼写保证书等。春节的前一天晚上警察就来到我家,逼写不炼了、不進京等保证。并说不写就送马三家,并用孩子上不了大学、出不了国等相威胁。当时我只是用我身体修炼前后的变化讲大法的真象,警察听也不听,我爱人不修炼,吓得只是转圈说好话。

这时我的儿子(是修炼人)毫无畏惧的说:“你们不能把我妈送到马三家,马三家是最邪恶的地方,它们把十八个坚修大法的女大法弟子扒光衣服投入男监,你们知道不知道。我妈是好人,我妈是在身体病重、求医无门时炼的法轮功,现在身体全好了,你们也看到了,我不允许你们把我妈送到那个地方去。至于我上不上大学出国之事,如果因为我妈炼功我上不了大学出不了国,我无怨无恨不会怨妈妈。”警察听到这里对我爱人说:“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中毒’这么深的孩子。”然后对我说:“我等你到11点,如果不表态不和法轮功决裂,明天上午我就捕你,想不想在家过年你想好。”转身又对孩子说:“我不送你妈去马三家。”说完便走了,从那以后再没有找过我。

初七的晚上央视播出的自焚丑剧震惊了全球也给大法弟子修炼增加了巨难,就只是亲人的干扰就让你费尽口舌,妈妈吓哭了,别的亲人劝说电话来个不停。我尽最大努力说服他们不要相信电视上说的,师父从来没说圆满得自焚,师父说杀生有罪、自杀有罪。但总觉得心有余力不足,心里很难受。江氏真是太卑鄙了太恶毒了。我似乎看到了无数的生灵惨死在江氏自焚的屠刀下。我下定决心要用我的嘴去说去讲,我要告诉所有的人,这一切都是骗局是假的。

初十我看到了自焚真象的剖析材料,真是太好了。我马上抓紧送这些真象材料。当我第三次去取时,同修告诉我说全烧了。我大吃一惊,这么好的材料为什么要烧?她说形势太紧了,并说她们对我很担心。从此他们几乎不做真象材料了,可让我痛心的是,那年五一前后他们都被抓被判了。我身边的几个同修也都被抑制住了,那段时间我很孤独心里很难过,可我决不能停下来,我又到较远的地方去取材料发遍我能去的一切地方。

走進乡间小路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慈悲的师尊赐予我们正法口诀。我们在师尊的呵护下,在正法口诀的神威中如虎添翼。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孩子上高三了,我爱人让我在孩子学校的附近租一个房子以免冬天在冰天雪地来回不安全。我刚租好房子就遇到了流离失所的同修,其实都是师尊安排的,同修常常住在那里,真象材料也源源不断的从那里進出。我和孩子也住过去。

这时我把真象材料的目标转向农村,为了不耽误时间,下班到市场买现成的饭菜,然后打出租车把自行车放到出租车后边。有二次刚刚下过雪踩到地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再看看农村一个挨一个的柴火垛,汪汪的狗叫声。我常常庆幸我小的时候是在农村长大的,对这些已经司空见惯了。太黑的夜里有时也常想有同修或孩子在身边多好。我不能等孩子放学。我问自己你害怕了吗?这里的每个人都是你的亲人。有一个小村子,经过一个大村子中间一条路,走出去再过一个桥。有二次我看到那个桥黑黑的,真有伸手不见五指的感觉使我怯而止步。第三次我战胜恐惧感,为了救度世人我冲过去了。来到小村子一切都静静的,天上的月亮把小村庄照得如同白昼。我才悟到是我的那颗心被邪恶抑制和利用了,让黑暗的假象干扰我。

走在正念正行的路上

有一次在家附近,我和孩子在一个桥上写大法真象短句,完了之后我们便来到一个市场,这个市场平日里晚上很暗,今天市场中间停着一辆车,车灯直射过来。我们就借着灯光在电柱上、墙上写真象短句,当写到这辆车附近时,我在心中说:你走吧,该在你这写了。车马上启动了,车身上公安二字映入了我们眼帘,车上竟还坐着四个人。我和孩子不由的对笑了一下。

有一次我们一路上粘真象粘贴,孩子发正念,一直粘到公安局南门前,这时,当我一回头几乎和门岗的眼神对上。我看他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大法粘贴,呆呆的一点反应都没有象被定了神似的。其实我心里明白是师父在保护我们呢。

有一年的正月十五我们全家三口人出去蹓达,我和孩子配合一路粘真象粘贴,我们到了市公安局报亭前,借着我爱人看报的机会,孩子挡在那,我将三张真象粘贴粘到上面了。又走到南门前,这时门岗向旁边蹓达,我爱人走到门前向里望,我一看又是一个机会,迅速跟上,孩子也反应机敏紧跟我的身后挡在那里,我把法轮大法好的粘贴粘到了大门旁,随后离开,这时看到那个门岗向大门走去,我看孩子一眼,孩子会意的点头,我们在心中齐发正念。有时我们还把真象粘贴和大法真象材料粘到警车上和派出所门上等处。

有一次我们意外的发现市公安局南门斜对过的楼上可以挂横幅。几天后我带着“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来到这里,门口有二辆警车,院里静静的,我边发正念边求师父加持,来到楼上迅速打开窗户将旗挂好,然后把窗户关好下楼。刚走到下一层便从门里走出四五个人。我想又是师尊在帮助我。我随着这些人一同走出大院,来到马路上向上看去,横幅稳稳正正的挂在那儿,是那么的威严神圣。

有一次我和孩子在一个很大的立交桥上写真象短句,我看孩子变得那么高大,那次他写的又多效果又特别好。一次一个同修说:××立交桥上同修写的大法短句太好了,恶人擦不掉,邪恶之徒擦的印成了又刻一遍了,什么时候经过那里都会看到。

有一天我来到八一警卫室的院里,这已是第三次来这里了,我带了一部分真象光碟,刚做完,院中一个楼里就出来很多人,我随着人群就走出这个院。随弯拐進另一个院,做了三栋楼,带的材料全做完了。我来到门口想找个笔作个记号以免下次来了做重复。这时就听有人喊:喂你是干什么的?你在送什么东西。我抬头一看是门卫叉着腰喊我,我就笑了,他放下叉着的手。我已做完记号向他走去。他对我说:我没别的意思,你送啥我不管,但是呢,头几天来了一个女的,你说她来干啥,来送法轮功的东西。我顺口说:送法轮功的东西有啥不好?我听说法轮功可好了,现在全世界有五六十个国家都在炼,都快遍及全世界了。你认真想想法轮功要真象电视演的那样不是自焚就是杀人,还能有人炼吗?不用任何镇压自己就垮了灭了。他听到这里转身回收发室去了。我站在那发一会正念铲除他身后的邪恶因素。

有一次路过一个车站,我手里拿着真象材料,是用小喜字袋装着,随时准备送出去。经过一个轿车旁我心里想别粘了,人太多。念刚落已经粘完了。我想是修成的那一面在做,在结这个缘。

孩子的大学之路

2002年孩子考入了大学,去了北京某名牌大学。刚开始的时候,我爱人不让我送孩子说怕我给他“惹祸”,其实他还不知道无论我和他什么时候出去,去哪里我都会顺路做大法的事情。有几次车开到桥上我借看风景为由下车随手粘大法粘贴。我做这些事情他从来看不到。还有几次去亲属家和朋友家,我在楼道里粘贴,我看他眼睛好象在看,可他却没有看到。

还有两天孩子就要走了,我爱人突然说让我去了。这天晚上我们到了北京,我从来没有来过北京,这是头一次,我不会失去这宝贵的机会的。我爱人不想去天安门。在我和孩子的要求下他只好同意从那路过不停留,来到天安门前,人很多,我要休息一会他不干,我说我想买雪糕他同意了。我想我怎办呢?我不能白来呀。我爱人冲着我说你怎么不去了,我说又不想买了。他这时把地图拿出来说:我看看地图,坐哪个车能到学校。机会来了,孩子反应特快向我走来。我说我们面对天安门喊:还我师父清白!孩子说行。我喊开始: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刚喊完停下,我爱人便说完事了吧,我们该走了。

我们离开了天安门,可我却流下了愧疚的泪水,我知道我的喊声里带着一丝怕意,那喊声显的苍白而没有底气,我对不起师尊的一片苦心安排。我心中一阵阵难受。

几天后我和爱人给孩子送东西,我们又来到天安门,这次我带了法轮大法好的粘贴。下火车我借整理东西、看东西就开始在火车站、天安门广场、天安门门旁、孩子学校门口等处走哪贴哪。

二个月后孩子因在学校拒绝回答诽谤、诬蔑大法的试题,并附写了一份拒答的理由。其内容涵盖了7.20前后国内外大法发展洪势及被迫害大法弟子投诉无门被打被抓的真实情况,震惊了校党委,孩子被停课了。我们得知此事后,大家发正念铲除邪恶。校党委决定:不送孩子去公安局,但让孩子写保证,还有其它方面的保证和要求,在这样非理的要求下孩子退学了,离开了学校。一时家里环境紧张起来,亲人朋友都认为是我把孩子带的,把孩子的前途未来一切全毁了。我爱人一时压力难以承受,怕学校把事情扩大,背着我写了保证不再发生这类事情的材料,还逼着孩子写。我看他们真可怜,我明白这都是邪恶旧势力干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更需要冷静,我们每天学法,多发正念,我身边的同修也都帮助我们共同铲除邪恶。我用最大慈悲去做好一切,关心家里所有人,用行动体贴他们、爱护他们,他们无论怎么有怨言、不理解、不听解释我都忍耐着他们,铲除着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一段时间过后孩子大学的一个老师给孩子找了一个学校,孩子又开始了新的学习生活,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尊的呵护。我只有做的更好才不辜负师尊的期望。

正念除病魔

2003年三十上午同修送来数百份真象材料和光盘,我和孩子抓紧时间装袋、粘两面胶。下午四点多钟,我正陪爱人做菜准备过年的东西,就觉得身体突然没劲不适了,便進屋休息顿觉看哪都不清楚,便躺下来把录音机打开听老师讲法,这时又觉得手不听我的,我觉得不对劲,马上坐起来发正念,可神经象散了怎么也集中不起来,发不出正念意识糊涂,我以最大的毅力加强主意识支撑着我是修炼人的意念,命令我的手给同修打电话告诉了她我的症状,让她帮我发正念。又让孩子把师父讲法带放到最大声,耳塞机塞到耳朵里。我告诉自己听着,我的每个细胞神经都听着,并告诉我自己修成的一面发挥作用主宰一切。我还跟师父说:师父,弟子还要跟您一起向世人展示神的存在、我还要救度那些世人、师父您救救弟子,我不要邪恶旧势力的安排,我就要您给我的一切。我以强大的主意识、正念想着一切,努力不让正念散掉。不知过了多久等我醒来已是午夜11点45分了。丈夫看我醒了说:你儿子不让喊你,让你多休息一会。他又说:大三十的你怎么也不做饭,害的大三十我们吃凉饭。我和儿子都高兴极了,我们知道是师尊帮我闯过了生死大关。这时外边鞭炮响起来了,我爱人和孩子去外边放鞭炮,我开始发正念。

“佛光普照 礼义圆明”

我们单位里的修炼环境特别好,几年来我一直能在工作空闲时看书学法、听师父讲法带而没受干扰。

我的工作室在一楼,窗户外是车库,有块玻璃窗坏了,我就用塑料把上边钉住下面是活的,同修就从那个窗户给我送真象材料。有时我不在屋,我们屋的同事就会给我收起来。和我一个屋的同事都非常支持我学法,对大法有明确的认识,他们都愿意和我一起听师父讲法。

有一次一个同修找我一進门愣神了,怎么公开放师尊的讲法录音带。有回我一進屋里一点动静也没有。我一看车间和物资部的几个人都在那静静的看真象材料呢。

有一次我们屋里的一个同事的同学来了,临走时他把真象光碟装在大衣兜里告诉我:出门我给他,让他也了解真象。我心里一阵感动。有一个保卫处的负责人告诉我说:有一本书你保证没有,我从来没看你看过。说着神秘秘的从怀里把书拿出来,我一看是一本蓝色皮的《精進要旨》。他说保卫处收上的大法书都让大家拿走了,他也有一本《转法轮》,我听了真高兴。

有一天检查处在楼上开会,会议散了,来了四个别的区的男同志找我说有真象光碟吗给一张。我拿出四个给他们,他们冲着我说一人一个呀,这也太好了。我们单位有个科室有个同事没事的时候总是拿“明慧周刊”去看。有一天我去跟她换周刊看,她说让计量室拿去看了。我到计量室一看那人正给屋里的人讲她看的周刊内容,她讲的是那样激动,理解又很正确。看到我便说:你一定给我一本《转法轮》我一定要学。

单位上马了一个新产品,半成品来源是一个新客户,对我厂产品的要领不太了解。因为我是我们厂進厂材料的总检查员,我便耐心对送货人员讲了图纸的重点部位、尺寸,必须遵守的要领、弯度等。几天后,那个厂的厂长带着一个检查员亲自来我们厂,把我叫到走廊拿出一个很精致的包装盒,拿出一条项链要送给我。因为他们是新客户不了解我,我便直截了当的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帮助你们是我的工作,不会收任何人的东西,让他不要想太多了,并请他们進屋,把真象材料给他们看,他们认真的看着,看完又精心的叠起放到皮包里,握着我的手连声谢谢。送走他们刚关上门,邻屋的一个男同事,是一个刚刚从楼上总务处下来的原总务副处长。推门冲着我说:你也太让人感动了,我从来没看见过象你这样的好人。我和客户在走廊里的谈话他都听到了。我对他微微一笑说:炼法轮功的人都是这样的。他没有说话,默默的关上门走了。他刚到楼下时我一直想着怎么对他洪法讲真象,这回他总算对大法有一定了解,以后就容易谈了。

有一段时间,我们单位办医疗保险证,新老职工和别的厂区的职工都回来了,我把握好所有的机会,能讲的就讲,来不及的就把真象光碟或真象材料送给他们。有的人走出很远还举着包好的真象材料喊谢谢,我心中一阵阵激动,热泪在眼圈中,我努力抑制住。我深深的知道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苦心安排的,是师父在做,我只不过是助师世间行中走我要走的路罢了。

在异地渡过的7.20

2004年的7.20前期,我和孩子来到了异地。在师尊的点化下,我们很快找到了同修,我们临时组成了学法小组。今年的7.20是我们大法蒙难5周年,在我的心中很重要。我们除了送真象材料外,又制作了一批大法旗。同修更是精巧,制作了一批牌匾一样精致的“法轮大法好”,两边挂上黄穗或红穗,可以钉在墙上或用泡沫的两面胶粘在墙上、挂在高处,看上去非常精美漂亮。她还制作了一批压封的“法轮大法好”,是一串一串的,我们真羡慕同修的精湛才智。

在这里我们没有自行车,又是山城,全靠步行,几天里我们脚都走出了泡。一天晚上我们来到了一个十八层高楼,这里除了门位、保安外还有很多电子探头,每个电梯都有。我们坐电梯来到高层,走到缓步台一看,窗户很高,窗台和我头一平,上边的窗户分二层,下面这层是死的,上边那层是活的。孩子看我一眼说:妈,上。借助孩子的手力,我一跃上去,站在上边用力把上边的窗户打开,把头探出去,把“法轮大法好”牢牢粘在窗外,然后关好窗户迅速离开。在室外或楼外的墙壁上粘,为了减少邪恶破坏,我们还是搭人梯,孩子抱着我往高处粘,我们在室外粘大法粘贴、短句常常用这种办法。

证实大法历程中的故事就讲到这。

在这里还要说几句最根本的问题,那就是学法。正法路上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学法,我们的一切都从法中来。我现在的学法方法是背法。背法中你会体验到那种生命对法的渴望。而且背一遍一样,当你全神背法的时候,就是背進法里的时候,你会有霍然明白法理、层层揭开的感觉。随着你背法悟法,你会更深的感悟到法中更深的一层法理的不断出现展开,每一段、每句话、每个字都有层层法理,妙不可言啊。有条件的同修不妨你试试。

同时“高层次的法一定要学透”。师父每次新讲法下来一定要反复学,要学透。另外我对炼功比较重视,从99年7.20到现在可以说我从未间断过。有特殊情况间断了,我就挤时间补上。发正念问题我是这样做的,除整体四次发正念外,我基本上是抓住每一个可利用的整点,不放过。另外“明慧周刊”我是必看的。一个是跟上正法進程,我们是一个整体,另外一个是从中得到多方面启悟。会得到很大的熏陶。

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路都是师父安排的,我们按照师父安排的路走,谁也不敢动我们的,所以我们必须在一思一念上、一言一行上走正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

就写到这里,只是个人的做法、悟法,如有不妥当的地方还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