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学员的坦桑尼亚之行


【明慧网2004年12月15日】南非枪击事件发生后,我在去美国参加“7.20”期间的活动还是去南非讲真象洪法之间选择了后者,而且那次一去就呆了一个月。之后,我觉得我的非洲缘已经了却了。回来后,纽约曼哈顿急需大量的学员支援讲真象,于是我做好打算去纽约。当我准备好行装甚至订好机票的时候,东非坦桑尼亚对陈至立的起诉案还没有完结,当时坦桑尼亚本地没有一个大法学员,只好由其他各地的学员克服困难去支援。从心里讲,我很想去美国,去非洲不但生活艰苦,而且要想打开大法在那边的局面也有一定的难度,于是,我又要在去美国还是去非洲之间再次作出选择。考虑再三,我还是选择了对我更有挑战性的非洲。于是更改了机票,踏上了东非洪法的旅途。后来,当我看到那么多纯朴善良的黑人在贫苦中等待着大法,生命渴望着重生,我从内心对自己说,幸亏我来了。

* 突破障碍

飞机冲破云层,在无垠天空向那片原始土地飞去,在这长长的旅途中,我的思绪并不平静。不知是什么时候,什么原因,我跟非洲结下了这样的不解之缘,而我此行是去助师救度众生的,千万要放下执著。

在我到达坦桑尼亚之前,已经有几位加拿大弟子先来到这里向政府讲真象,并设立了一个炼功点。由于当地政府长期以来得到中共经济上的恩惠,他们不敢也不愿意了解与中共不同的声音。这使得讲真象的工作進展缓慢,约见政府官员成为一件很难的事。在此情况下,我们只有转移重点向媒体洪法讲真象。

开始时公立媒体根本不敢报道我们的活动,于是我们先着手联系上了一家私立媒体。当时心中唯一的一念就是讲清真象,因为它是把万能的钥匙,可以打开人们心中的锁,打开心里善良的门。一名记者在听完我们讲真象后一下就了解了我们,了解了大法。在这位记者帮助下,我们召开了第一个新闻发布会。那天记者来了不少,我心里暗暗高兴,可是发布会后并不是每一家都对我们進行报道。我感到既然认识了他们我就有责任把大法的真象告诉他们。于是,对每一个能找到的记者我都想办法约出来给他们讲真象。与此同时,师尊的慈悲也展现在这片土地上,一个个奇迹在炼功点上出现。有一个被疼痛折磨了20年的印度妇女,炼功两周后所有的症状都消失了。她自己说:我现在走路如飞!是大法带给了我新的生命!还有一个患严重失眠症的商人也神奇的不治自愈。我鼓励他们写出心得体会,并不失时机的邀请了记者来采访。面对这些活生生的事实奇迹,记者被震撼了,有一个记者当场就学习了打坐。后来,他对我说:炼功后,我睡得好极了,一辈子都没有睡得那么好过。邪恶的禁锢渐渐突破了。我们紧接着召开了第二次新闻发布会,重点是当地人学练法轮功的体会。新闻发布会后,政府电视台破天荒的报道了法轮功,媒体终于打开宣传大法的大门,越来越多的报纸开始刊登法轮功真象。

* 世人渐醒

中领馆害怕了,它在当地大报上登广告诬蔑大法。邪恶每次对大法的破坏都是对大法的洪扬,纯朴的非洲人看了之后反而更想了解大法,更想了解事实真象。许多人专程赶到炼功点提出心中的疑惑。

我逐渐跟记者们交了朋友,有一次,一名当地记者邀请我一起出席德国大使的国庆招待会,并把我介绍给了各国政要。交谈中我也不失时机的向他们讲真象。他们表示,中国大使馆给他们发了许多诬蔑大法的文章。 一位在大使馆工作的秘书说,那些文章中发泄的仇恨让人无法相信,真没想到他们会使用那么恶毒的语言。这次聚会让这些政要对邪恶迫害大法的事实有了進一步的了解,他们并表示非常欢迎我约见他们面谈。第二天,那名记者致电中国大使馆,告诉他们欧洲外交官们对于使馆文章的看法,并表示问题不在法轮功而在中共。惊慌的使馆官员说要安排一个专管法轮功问题的官员来跟记者谈。记者问,为什么你们有专人管法轮功?请解释清楚。中国大使馆却无言以对。是呵,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从来没有人向中共各驻外领馆提问过,而这些非洲人却以他们的正直与纯真一掌击中要害。从这以后,每个星期都有关于法轮功的报道。世界各地大法弟子写给报馆的信件,原文照登。却再也看不到中国大使馆的任何文章了。

就像大多数非洲国家一样,坦桑尼亚是个贫穷的国家,人们每日都是为了填充饥肠而努力,所追求的也仅仅是一家几口人不饿肚子。许多人来炼功点的初衷,都是以为炼功可以挣钱。有记者对我说过:人们连饭都吃不饱,怎么会想到炼功呢?但是,也许他们生命中等待的正是那可以让他脱离无边苦难的大法。我们对每个有缘人,都和他们一起分享大法的美好,和他们一起炼功。当他们亲身感受到大法的能量之后,都说:我爱法轮大法,你们带来了我一生最可珍贵的礼物,法轮大法比钻石和黄金更珍贵。他们终于在世世代代无望的贫穷中看到了希望,找到了生命回归的起点。每当看到大法使不同信仰的基督教、回教和印度教的民众聚集在一起炼功学法的祥和场面时,我都深深感受到师尊洪大的慈悲。

在讲真象的过程中,师尊其实早已为我铺好了路,安排好了一切,我经常得到有缘人的帮助。有一位当地印度人建议我在一家他知道的佛堂多开一个炼功点。第一次去教功的时候,佛堂住持便带我们去给他的学生介绍法轮功。当我介绍法轮功时也讲到了在中国很多人因为修炼法轮功而遭关押和酷刑折磨,一名印度商人被感动了,请我去他的办公室。他说要把所有印度社区的人都介绍给我认识。这又是一个机缘,因为印度人在坦桑尼亚是以做生意闻名的。在后来我认识的印度人中,有两家有线电视台的负责人。有一家每天用一个小时的时间免费播放师父的教功录像带,并连续播放法轮功广告。另一家更是每天分两次共两个小时播放。有人叫我们“法轮大法”,并做一个头顶抱轮的动作。大法的炼功点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出租车司机们要求我们在电台用当地语言教功,这样他们开车时也能学了。路人接受了传单后表示,他们在媒体上经常看到我们的报道,他们难以理解发生在中国的迫害。因为媒体不停的正面报道法轮功消息,大法在当地已经是家喻户晓, 可以看到,一个大法洪传的时代即将到来。

继两次新闻发布会后的两次论坛,我们又把大法真象介绍给知识学术界和政府官员。第一次论坛是人权论坛,在德雷萨拉姆(Dar es Salaam)大学举行。来自澳洲的梁大卫和美国的封莉莉分别讲述了他们的经历。随即举行的科学论坛则从医学角度证实了大法对于各种疾病的神奇功效。两次论坛都吸引了大批当地人参加,包括很多主流社会人士。由于这股持续的法轮功热,印度大使馆主动和我联系要求了解真象。外交界开始关注我们了。一个当地人告诉我说他一个朋友是政府情报人员,他们正在以赞赏的态度关注着我们。

人权论坛使与会者都了解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德雷萨拉姆大学的学生们直接就在论坛上提出支持法轮功议案,通过了一项谴责迫害法轮功的决议,并在报纸上刊登。此议案还发至世界各地的人权组织和机构。这吓坏了中国大使,他亲自跑到大学去找校长,用了3个小时说服学生们取消他们的文章。学生们说:你讲的和法轮功讲的不一样,我们安排你们开个辩论会吧。中国大使不敢应对,却借口说法轮功问题在中国是微不足道的问题,不值得他们花费人力物力来辩论。学生们反问:“您以一国大使的身份花了三个小时来说服我们放弃支持法轮功,您的行为和说辞有点自相矛盾吧。”大使无言以对,只好黯然离去。我听后为这些学生坚持正义真理而感到高兴,同时也希望这个大使能以此认真思考,重新摆放自己的位置。

* 政府反应

在其它洪法工作顺利進行的同时,我感到有必要再次向政府讲清真象了,于是打电话约见总理。出人意料的是,总理助理表示立即要见我,他说他注意到法轮功受公众关注的程度。我把当地人的炼功心得体会交给他,告诉他法轮功可以为坦桑尼亚节省数以亿计的医疗开销,就像当年在中国洪传时那样。封莉莉的科学报告为坦桑尼亚摆脱疾病的困扰提供了科学上的依据。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力。他认真的听我讲真象,讲迫害事实。并告诉我,总理先生非常了解现在的形势。他对于我们远道而来帮助坦桑尼亚的行为表示感谢。这名助理最后接受了我的关于在官方媒体推广法轮功的建议,表示他将去進行游说。

* 小偷的转变

还有一件小故事和大家分享,因为这里面体现了真善忍的力量。

来到坦桑尼亚的第二天,我和其他同修雇了一辆出租车。我坐在后排中间的位置上,手中的提包里装着我这次来洪法带的所有的钱。车子在拥挤的马路上走走停停。忽然,一个20出头的男子从打开的车窗伸進手来一下子就抢走了我的提包。司机吓坏了,一动也不敢动。我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拉开车门就追了上去,边追边喊周围的人帮忙。那一刻,我只有一个想法,那些钱是用来洪法的,绝对不能失去。跑着跑着,我发现整条街上的人都在跟着我跑,也分不清谁是小偷,谁是路人了。不一会儿,前面有人拦住了我,说小偷已经被警察抓住。我跟着警察来到了警察局,发现很多记者已经聚集在那里。平时找他们还找不着,现在不请自到了。师恩浩荡,早已将一切都安排就绪,当我们放下执著,全心投入的时候,还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呢。

我们把警察局当成了新闻发布会,告诉记者我们不远万里自费来此的目地,还给了他们很多真象资料。在路上,不断有人来向我道歉,表示对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这个国家感到遗憾。

第二天,我又来到警察局。小偷仍然在争辩,不肯承认抢了我的提包,只说是在地上捡的。警察问我要不要起诉他,对警察表示放弃起诉之后,我来到小偷面前,平静的对他说:我不准备起诉你。我是修炼“真、善、忍”的。我认为人不应该撒谎。你偷盗的行为已经不对了,更不应该撒谎。但是每个人都会做错事,没关系,错了就一定要勇敢的去改正。小偷的眼神开始改变了。他终于承认了抢劫的事实。整个办公室的警察都围了过来,显示出浓厚的兴趣。我看着小偷,他衣衫褴褛,满脸倦容,好像很久都没有吃过饱饭的样子。于是,我从提包里拿出点钱,让他去买点吃的。我说:你差点抢走我所有的钱,而这些钱是用来帮助坦桑尼亚人民的,想想你都干了些什么?我希望你从今往后永远记住真善忍,努力做一个好人。小偷的眼睛湿润了。在场的一名女警察也感动得流下了眼泪,她告诉小偷也许她可以介绍一个乡下的工作,就在她们家的农场。小偷马上就接受了。当我走出警察局的大门时,抢我提包的男子追了出来,他说他会永远记住真善忍,并且要把真善忍带给农场的人们去分享。

记者在报纸上这样评论:这个小小的故事对我来说却有着非凡的意义。法轮功究竟是什么呢?这个叫Emmy的中国女士用她的人格魅力唤起了我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她用法轮功第一个准则“真”教育了那个贼,同时用第二个原则“善”宽恕了他。而那名女警则亲身实践了“善”和“忍”的原则,将贼带出了危险的犯罪世界。

* 感受

我想用师尊《洪吟(二)》中的“无阻”一首诗来和各位同修分享我东非之行的感受:

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

在非洲两个月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一切都那么顺利,一切都那么自然的发生着。师父在帮我们,看护我们,点悟我们,关键是在修炼中我们如何走正走好自己的路,为法负责,为社会负责,为众生负责,为自己负责,说白了我们什么都没有做,也做不了,只不过是在修炼中我们的一念符合法,法为我们开创了一切,师父为我们做好了一切。我悟到,讲真象时如果正念强,心态正,大法的智慧和威力就能通过我们的讲真象在世间展现。

在讲真象的过程中,总会碰到这样那样的困难,如果用人心来考量,很多困难都是根本无法克服的。然而正像师尊所讲的那样,正法这件事情是谁也无法阻挡的。只管放下怕心,只管放下一切执著的东西,去兑现自己曾许下的洪愿,佛法的慈悲就一定会展现,众生就一定能得救。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