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象信件汇编 【明慧网】

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象信件汇编

【明慧网2004年12月16日】
  • 致贵州安顺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公检法系统的公开信

  • 给河北衡水市原政法委书记田结实、张增良的公开信

  • 致贵州安顺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公检法系统的公开信

    今年以来,安顺各县区公安、国安等部门一次又一次的非法抓捕法轮大法弟子,多人被绑架、关押、抄家、送入洗脑班、劳教等等。近段时间更是疯狂,甚至抓捕贵阳地区大法弟子。在许多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高官在海外被起诉,有的被判有罪,许多国家的政府都在谴责中国的这场毫无理性和毫无人性的对法轮功的镇压迫害,国内许多参与迫害的官员和警察迫于国际上的压力及良心发现,都在停止迫害,或暗中保护和帮助大法弟子,以给自己留条后路之时,安顺政府、国安、公安等部门却一再抓捕大法弟子,而且几乎是抓一人劳教一人,劳教期皆是三年!

    由于你们的所作所为,给众多无辜的家庭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和不幸,甚至有的生活无着落,家破人亡。面对这些,我们有必要来谈谈。

    五年多过去了,若说镇压的当初,你们还不了解法轮功,你们做了什么,那是因为你们不知内情,不知真象。而作为大法弟子的我们,当时无论遭受了多大的痛苦,承受了多大的压力,蒙受了多大的不白之冤,我们没有怨恨你们,相反,却始终如一的抱着一颗善良的心,顶着各方面巨大的压力,从家中走出来,用各种方式诚恳反复的向你们讲述着法轮功的真象,期望你们对法轮大法及修炼人有一个全面、客观、公正的了解,同时也希望你们能明断是非,知晓善恶,从而减轻或制止这场无理镇压的恶性发展,也给自己及家人留一个光明的未来。然而,五年多过去了,在知道了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法轮功的修炼人是怎样一群人后,在良心、道义和金钱、地位、权力面前,你们还是很可悲的选择了后者,并泯灭自己的良知,迫害善良,助纣为虐……

    其实,当你们静心回想一下你们五年来为了“工作业绩、奖金、保官、升官”等等的所作所为,你们内心深处被封闭得太久的良心不感到内疚和害怕吗?

    现在江泽民及其帮凶已在全球美、欧、亚、澳、非等五大洲的多个国家被控告,其中夏德仁、赵志飞、刘淇已被判有罪。而且包括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在内的四十五人因为积极指挥和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罪行,已被列入加拿大皇家骑警的监视名单,其中任何人一旦进入加拿大就将受到调查。如罪名成立,被调查者将面临遣返、驱逐出境或刑事起诉,任何人不得受豁免权保护。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还在向皇家骑警递交更多的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级人员名单。2003年9月30 日来自欧、美、亚、澳四大洲的一百多个团体及个人宣布共同发起成立“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不仅追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罪行,而且追究其因为迫害法轮功以及异见人士而导致的道德败坏、治安恶化,以及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出卖国土、贪污腐败等罪行。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2003 年1月20日在北美成立并展开调查取证。该组织的使命是“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目前其分部已遍及北美、欧洲、亚洲和澳洲大陆,成员逾千。“追查国际”正在筹建一个世界范围的“监视网”,用来监视追踪已被立案追查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各级官员的行踪,以保证其一出中国即被起诉。

    据悉,不少中央和省、市级官员要求国内网站撤掉以前曾发表的有关讲话,销毁其参与迫害的罪证。一些高官出访不敢事先发消息,怕在海外遭到起诉。目前其帮凶罗干、李岚清、曾庆红、周永康、丁关根、赵志飞、夏德仁、刘淇、吴官正、薄熙来、中国驻加拿大副总领事潘新春、文化部长孙家正、原河北省委书记王旭东、安徽省省委书记王太华、原武汉电视台台长赵致真等,在欧洲、北美、亚洲、澳洲等地被提起海外诉讼。

    2004年7月19日原教育部部长陈至立访问坦桑尼亚期间,被召唤到法庭应诉。2004年11月4日,中共甘肃省委书记苏荣在随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访问赞比亚期间,受到法轮功学员的控告,代表团停留两天后离开赞比亚,苏荣被扣留在当地等候传讯者。这也是继前教育部长陈至立在坦桑尼亚被起诉后,第二个中共高官在非洲被当地法院起诉。陈至立出庭及苏荣在赞比亚的被通缉在中国官员内部和中国驻外官员当中引起震动。

    “文革”的十年浩劫,公然提出的是“砸烂公、检、法”,而今天迫害法轮功,江泽民邪恶集团却打着“依法治国”的幌子,这使众多的国人被蒙蔽、欺骗,再加上江泽民用其操纵的国家宣传机器,铺天盖地造谣、诬蔑法轮功,为其打压法轮功披上合理合法的外衣,却又极力用流氓手段来封锁所有真实消息,并掩盖其罪行。然而随着江氏及其帮凶不断的在国外被起诉,这种想用欺骗、掩盖加流氓的愚民,从而无法无天胡作非为、祸乱世间的所作所为已不可能再维持下去,世界的正义之声已使迫害者害怕绝望至极。所以,不少中央和省市级官员纷纷要求国内网络撤掉他们以前曾发表的有关讲话,销毁其参与迫害的罪证。有的上了“法网恢恢”恶人榜的官员和警察也致信“法网恢恢”网站,表明自己已不再参与迫害,要求从网站上除去自己的名字……

    其实,在今天,每一个人心里都很清楚,法轮功不可能被打压下去了,永远也不可能了。

    近来各种渠道都传闻,中央新的领导人在讨论给法轮功“平反”的问题,江泽民本人也提出这次“平反”应仿照文革式的做法--杀一批警察来平民愤。据来自中央高层内部的消息证实,“平反”之说不是空穴来凤。而且江氏的这句“这是一些个人作出超越命令的行为”已经呼之欲出, 那么,作为安顺五年多来积极追随江氏迫害法轮功的各级官员、各位国安、公安、法院检察院及相关部门的人员来讲,你们将如何面对自己的未来?

    以毛泽东的权术,在相对封闭的那个年代,文革也不过持续了十年,而追随他的打手们在文革结束时却是替罪羊的下场。历史的教训啊,难道不足以让你们惊醒吗?一旦平反发生,作为被政治所利用的打手们该何去何从,那恐怕不仅仅是被追究法律责任的问题了。且不说平反发不发生,在佛家来讲,一切都是有因果报应的,无论谁,迫害了大法,都不可能干完就了事,天理容不得任何人对修炼人这样胡作非为的迫害。

    不管平反发生也好,天治也好,其实你们也应该清楚,尽管在今天人类道德大滑坡,很多人都讲现实,很多人都在唯利是图,然而却同时应该看到,在维持人类基本状态的因素中,也有那么一股力量,她是存在的,并在起着积极正面的作用,那就是人类的良知、道义和法律!不是吗?从二战纳粹的追随者们,到今天的米洛舍维奇、萨达姆等独裁专制者不也一直在接受国际法庭的审判吗?

    你们做了多少坏事,却总是说:我们在执行上级的指示、命令,对与错我们不管。知道吗?第二次大战时,同样作为国家元首的希特勒下达了屠杀犹太人的命令。一令之下,许多军人积极执行,对犹太人进行了残酷的迫害。战后国际法庭对积极参与者进行了审判,极少数漏网者也被天涯海角穷追到底!在审判庭上有人就提出:我们是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元首下达命令我们怎么能不执行呢?企图以此为借口逃脱罪责。然而,他们没有逃脱法律的严惩。

    联合国第28届大会,第2187次会议通过了《关于侦察、逮捕、引渡和惩治战争罪犯和反人道罪犯的国际合作原则》。文件规定:“犯有反人道罪的个人不得以政府或上级命令作为免除国际刑事责任的条件”。你们想过吗?国际法庭的审判告诉我们:人是有人性的,有人的思想道德观念的,有善恶分辨能力的。人不是机器,输入指令就执行。人如果没有人性,没有人的道德观念,就不能在世为人。

    作为江氏邪恶集团个人利益追随者的你们各级政府官员、各级610人员、国安人员、地方警察、公检法人员,都在制定、推广和实施对法轮功的“名誉上搞垮、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中各自负有无法逃脱的罪责。尽管自始至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命令大都通过口头传达;即使有文件也要求“绝密”,或者看后收回;甚至后期要求迫害法轮功的秘密特务机构610销毁有关文件,企图毁灭罪证,就包括你们的任命都不以书面文件的形式下达。但是不要忘记,纸总是包不住火,五年多的血腥暴虐事实谁能涂抹得了?那么多的直接受害人谁能掩盖得了?你们的所作所为岂能抵赖得了?

    法轮功学员无意参与政治,几年来我们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澄清事实、讲清真象而已,凭良心想想吧?江氏犯罪集团可以随意栽赃陷害法轮功,迫害这么多社会的主流民众,而我们这么多的人都从大法中受了益,我们不该说一句良心话“法轮大法好”吗?在无理的迫害下我们不应该要求还公道于世间,还清白于我们师父,还清白于大法吗?当然应该。可就因为我们说了一句良心话、一句真话,就有那么多的人被抓、被劳教、被判刑、被开除公职、被停发工资及退休金 被迫流离失所、妻离子散、甚至家破人亡……请你们自己用良心想一想,谁正谁邪?谁善谁恶?打击迫害善良,逼着全国人民说谎话,花着人民的血汗钱,迫害着人民却不手软,这样的政府官员还是正的吗?如果这事发生在你的身上,你的亲人无故被政府官员栽赃陷害、迫害致死,你要上访喊冤就说你是搞政治,这合理吗?所谓的“搞政治”只不过是为了镇压法轮功所玩的政治手腕,为使非法的镇压“合法化”的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

    其实你们也太清楚了,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我们也不需要散发传单、讲清真象。我们的讲真象也只是揭露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事实。我们无心与政府作对,只是想以人间正义的形式维护自身应有的权益。我们反对的是这场灭绝人性的残酷迫害,使被江氏流氓集团的谎言所毒害的众生百姓明白真象,从谎言中解脱出来。这其中就包括你们各级官员及公检法所有的干警,你们有更好的条件了解大法,为什么不给自己一次自主权呢?去了解一下法轮功呢?

    在过去的五年中,不管你们对我们怎样,我们还是要奉劝你们:不要再参与这场迫害了,无论你们今天在法轮功问题上,有多大的工作业绩,获得多大的奖赏,这都是你们将来的罪证。无论你们怎么去销毁证据,可对于安顺各区的大法弟子及家人来讲,你们做了什么我们都记得清楚,那能推脱得了吗?从另外一面来讲,只要你们能真正完全弥补,将功补过,我们大法弟子看得见,家乡父老乡亲也都会看的清清楚楚。

    现在江泽民大势已去,气数已尽,你们为什么不旁观一阵呢?为什么依旧变本加厉的迫害法轮功修炼人呢?江泽民不给自己留后路,难道你们也不给自己留条后路吗?善待法轮功学员吧,不要再助纣为虐了,我们真诚的希望你们:为了家庭、为了亲人、为了自己,不要再充当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工具了,要清醒理智的做出你们人生的正确选择!

    希望参与镇压法轮功的人也不要再做政治牺牲品,真正明辨是非,利用自己的职位多做一些帮助大法弟子的善事,不再抓捕修炼人,早日释放仍被关押的学员,才是明智之举。

    未来的路是光明还是黑暗,是美好还是悲惨,好好的想一想,作一个正确的选择吧!

    贵州安顺大法弟子
    2004-11-28


    给河北衡水市原政法委书记田结实、张增良的公开信

    田结实、张增良:

    你们在任衡水市政法委书记期间,积极奉行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心甘情愿的充当了江氏的帮凶和工具,直接操纵、指挥了对衡水市大法学员的疯狂镇压和残酷迫害。你们是衡水市迫害法轮功的幕后黑手和罪恶之徒。

    五年前,你们善恶不辨,对江氏惟命是从,助纣为虐,对衡水市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灭绝人性的迫害。在你们的直接授意和指挥下,邪恶的610组织、公检法司恶警,看守所、拘留所、洗脑班恶徒对坚持信仰的善良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不同程度的迫害,迫害手段繁多,残忍至极,比如:大量抓捕、非法抄家,监控跟踪、强行洗脑、非法罚款、戴脚镣手铐、钉死囚床、野蛮灌食、肆意毒打、强迫苦役、非法劳教、秘密判刑。在这些非法的残酷迫害下,多人被迫流离失所,有家难归;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

    据不完全统计,五年来,衡水市有千余人被非法骚扰、绑架,上千人被迫洗脑,上百人被非法劳教,几十人被非法判刑,八人被迫害致死,数以千计的家庭不得安宁。

    田结实、张增良,你们就是这场残酷迫害的幕后操纵者。你们这种侵害公民人身权利、践踏公民信仰自由、残害良善的行为,违背了天理,戕害着人类的道义良知,同时也触犯了国家法律。实属罪恶滔天!

    衡水市有八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他们是:

    安秀坤,女,49岁,衡水市桃城区中心街小学优秀教师,党小组长。2004年6月11日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被恶警耿占武、崔德儒等人野蛮灌食,迫害致死。

    王冬梅,女,36岁,衡水市武邑县审坡镇西沙窝村人,原在怀甫中学教师,先被关在衡水市洗脑班,后被非法劳教。恶徒使用精神病药物对其摧残,于2004年3月12日被迫害致死。

    柳连义,男,54岁,景县孙镇乡农民,1999年11月初被恶徒殴打致死。

    肖新改,女,39岁,被衡水市看守所恶警司新坤、崔德儒等折磨、毒打,于2001年6月15日迫害致死。

    刘富瑟,女,67岁,深州退休职工,农业大学毕业,被深州恶徒非法关押,强制洗脑,后被迫流离失所,于2001年7月被迫害致死。

    刘秋生,男,40岁,阜城县农民,于2002年2月22日被恶警非法绑架毒打致死。

    杨云,男,42岁,衡水市人,于2003年3月被恶徒非法绑架、洗脑,迫害致死。

    张建勋,男,64岁,安平县后刘营村,民政局退休工人。2001年5 月17日被送到石家庄劳教所折磨迫害,7月31日被保外就医,走路东倒西歪,神志不清,不能说话,一直到2002年6月13日含冤去世。

    我们在此正告田结实、张增良,虽然你们已不是市政法委书记,但你们罪恶累累,铁证如山!你们不要抱有任何幻想,以为有江氏撑腰,就可以推卸责任,逍遥法外,孰不知指挥杀人者与杀人者同样罪不可赦!今天连江氏都自身难保了,何况你们这些帮凶,难逃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