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小女


【明慧网2004年12月16日】一眨眼,女儿已经六岁了。女儿是伴着一场大雪来在世间的,说来也奇,虽说是北方的黑龙江,十月份降这样的大雪,也确是不多见,第二天婆婆来了,一个劲儿地说给孩子取名叫“雪梅”什么的。女儿降生时如打雷一样的哭,大家都欢喜得不行,以为必是个男丁,孩子抱在了手里便“心凉了半截”,孩子的父亲也跑到楼下去哭天抹泪。女儿却是出奇的懂事,从不哭闹,吃饱了一觉睡到天亮。

关于那段成长的历程,母亲从不愿去追忆,恰如一场梦过去了,醒来依旧是清风白日。有时同修碰面,还会饶有趣味地提起当年的小插曲。我是99年4月份得法的,那时女儿也不过就一岁多一点儿,每次集体学法都带着她,她从不哭闹,或者静静地听,或者自己悄悄地玩儿,想走了,就到门前拿来自己的小鞋示意。

那一段时间,师父的讲法录像陆续到了,美东美西新西兰加拿大四国讲法,澳大利亚、美中讲法,常常一天一天地看。感谢师尊,弟子虽然得法晚,却什么都没有落下,一切都在有序地進行着。现在回想起那段在大法弟子群体中熔炼的日子,真的是弥足珍贵。7月21日,大家在一起交流体会,女儿在窗户中间走来走去,一边走一边笑。女儿说:“妈妈和师父在天上。”2001年,我出远门说明真象,雪夜归来,女儿在炕上安静地睡觉。在以后的日子里,她也在工作,做的真好。

修炼人的孩子毕竟不同。四年多的时光一晃就过去了,女儿已经长到了我的胸口这么高。从什么时候起,女儿已经学会为妈妈分担忧愁了,出门时,都是她一再提醒妈妈该做什么事。回到家来,扫地、拖地、收拾碗筷成了她每日的必修课。妈妈累了,她就为妈妈扒瓜子,捶背,唱歌跳舞讲故事,全然不象这个年纪的女孩所为。我工作的学校条件很差,常常几个月不开支,开了,也是可怜的二百元,同事们常常要问,在中国谁能过好日子?终于,学校解散了,大家两手空空的自己回自己的家。

曾经想远走天涯,也有几所条件颇不错的学校频频相邀,同事们也一再的劝。女儿的态度很坚决,我跟你走。

我跟谁走呢?当然是师父,于是我选择了留下,在魔难中继续走大法弟子自己的路,女儿没说什么,只是更紧地依傍着我,相携走好剩下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