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的正法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4年12月16日】我在大法中修炼七年了,修炼前曾有多种疾病,医院也治不好,修炼后师父都给净化了。1999年师父生日那天,单位不让我上班了。我的爱人不修炼,因为失去了工作,爱人给我的压力很大,接踵而来的是居委会、派出所、区办事处等等,每一关都在考验我是选择大法还是选择人的安逸。爱人看我不放弃大法,气得曾两次提出要跟我离婚,当我坚定的选择了大法时,他却不离了。

一、刻骨铭心的教训

很多次都是哭着修过来的。当时自己法学得很差劲,做什么事都是依赖同修,觉得谁修的好,他的所说所做就全都是对的,即使自己从法中悟的对也不敢坚信。那时在我们当地修的好的同修的带动下做了很多事,后来事越做越大越多,无形中滋养了很多意识不到的执著心,如名利心、显示心等在急速的膨胀。直到2001年7月被邪恶之徒抓走,到了看守所才冷静的向内找,才真正的看清了自己心性的真实所在。我呆的那个看守所里面全都是各种各样的虫子,白天经常爬在身上,晚上睡觉得用卫生纸把耳朵堵住。虫子爬在脸上、头发里,非常恶心、非常痛苦,再加上自己人心重,放不下对孩子的情,在里面真是觉得度日如年,实在承受不住了,整个人好象要崩溃了,违心的向邪恶妥协了。当写到说大法是×教时,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您把我粉身碎骨吧。当时宁肯粉身碎骨也不想在那里呆了。当写完后才真的傻了,好象没有了思维,被一个很重的大石头压倒了,自己不敢相信自己会做出这样的事来,这时才发现这才是真正痛苦的开始,才渐渐的在清醒的看自己。看清了自己从99年7.20到被抓这两年多的所做都是在求而不是在修,也让我更加知道大法在我心中已经扎根。在心里我不停的呼唤:我的生命里不能没有大法啊!修上来很难,可掉下来就是一瞬间,这一念之差把自己带到了无比痛苦的深渊,也是我生命永远的遗憾。当从看守所走出来的那一刻,我的心里好象在流血,因为自己不是正念正行出来的,而是从狗洞里爬出来的,我放声痛哭。

从看守所又把我带到了政保大队,几个人围攻我,说什么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交待一些事与出卖一些同修,否则轻要劳教两年,重则判七年。我当时心中升起无比坚定的一念:宁可牢底坐穿也绝不会再做半点违背自己良心的事了,因为这次的痛苦太刻骨铭心了,我更清楚的知道我的生命已经和大法溶在了一起,我就是大法在不同层次的一粒子,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我面对邪恶非常严肃的说了一句:“我可以毁我自己,但让我出卖我的同修绝对办不到,我就这一堆、一块,你们看着办吧。”邪恶之徒听完我这话谁也没吱声就出去了。过一会儿带我上车,当我发现车是开往回家的路上时,我心中没有一丝喜悦,却仍然充满了悔恨。当下车邻居拉着我的手哭时,才意识到:啊,回家了。

回家后痛苦的发呆,想念师父,想见同修,想使劲儿的学法。可拿起《转法轮》又不敢看,看到师父的法像时我泪流满面,心想不管师父还要不要我,只要我生命存在一天,我都要无条件的去同化大法,不论我将来是什么,哪怕是一块砖,也要让这块砖所有的细胞都溶着“真、善、忍”。想发正念又觉得心性掉下来了,发也没用,可又一想:即使没有能量,助威我也要参与,让邪恶看到大法弟子对大法坚信的意志永远都摧毁不了。

当时学法非常的艰难,学着学着就哭了,因为太执著自己了,一直想要修的高一些,威德多树立一些,带着很强的执著心在求,当看到自己一掉到底时,接受不了,掉到自我当中不能自拔。连续二十多天都想死。在一次做中午饭时想着想着真决定要“死”了,就在我决定死的那一念间,猛然问自己:你真的放下生死了吗?放下生死是没有一颗对人心的执著的,包括对自己生命的执著,如果真的做到无私无我了,那就不存在生与死的概念了,那为什么还执著自己的污点,看重自己修的高低呢?高与低不都是大法中的生命吗?都是大法在不同层次的一粒子吗?生命的真正意义不应该看重结果,应该是在同化法的过程中怎样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的。一个生命在大法中净化到无私无我了,那才是真“我”,那才是真正宇宙大法中的“生命”。当明白这一层法理时,整个人一下就轻松了,我又回到了正常的修炼状态。是师父在我真决定要死的那一念时,让我明白了那层法理。我经历了三十多天的痛苦挣扎,终于从自我中解脱出来了,我高兴的对师父说:我要用我生命的全部精力去救度世人。

二、师父给我智慧讲真象

当时孩子上小学。我想,应该给孩子的小学班主任讲真象,因为如果她明白了真象就不会去毒害学生了。等我第三次去找她时,她向我要了一本《转法轮》。再后来她邀请我去她们的办公室玩儿,我给那里的六个老师讲大法的真象,她们问了我很多问题,我一直平静祥和的微笑着回答她们的疑问。看到她们都明白了真象时,心里对师父说:“谢谢师父给我智慧。”我这小学四年级文化的人,却在六位老师的面前把我当成了大学生。

给孩子中学班主任讲真象。孩子放学回家经常说:“妈妈,我们老师经常在班里说大法不好,我很着急讲真象。”我说先别着急讲,先做好。在当今见利眼开的时期主动舍一点小利人们都会觉得你与众不同。比如给班里买拖布,把自己家里的花搬到教室里美化环境等。有一次我主动去学校找班主任了解孩子的学习情况,她当时很感动的说:“你这家长可真负责,好多家长叫好多次都不来,真谢谢你对我们工作的支持。”我祥和的微笑着说:“你们老师可称为是孩子的第二个母亲,很辛苦,责任也很大,我非常理解和体谅你们的工作。”后来孩子说:“老师们对你的评价可高呢,说这个人修养真好,一定是个高学历的人。”我一直在想怎么给老师讲真象,一天孩子说她们老师要结婚了。我想机会来了,为了能彻底让她明白真象,我这次真是顺着常人的执著花了几百块钱买了一个礼物,亲自送到她家,真象讲了两个多小时,讲得很全面很详细,她听得很入神很感动。有一次孩子班上的同学接到一个大法弟子手递手送的小册子,其中有天安门自焚真象,明白真象的孩子帮助一起讲,越讲人越多,越讲声音越大,全班都在讲法轮大法,老师就在那听着,一句话也不说,一直微笑着。还有一次教育局主办一次所谓“崇尚科学,反对迷信”的活动,当时老师不知道有诬蔑大法的内容,就对学生说:“今天的作业就是等看完演讲后每人写一篇观后感。”等看完后,老师没有叫学生写这个作业。孩子回家后高兴的对我说:“妈妈,我们老师真的是彻底明白大法真象了。”那次邪恶搞的活动是非常失败的,孩子请师父加持和所有大法弟子神的一面帮助铲除邪恶,结果两个节目,一个是话筒坏了一个是忘了词。

我经常叫孩子把同学带到家里讲真象,小学的中学的,男同学女同学,能带多少带多少。给孩子们准备好吃的、陪孩子们玩儿,顺便讲真象。让她们看真象光盘及资料等,同学们都明白真象了,并对孩子说:“你妈妈真好。”好多孩子真想认我做干妈。希望家里有孩子上学的同修都能利用好,给孩子的同学们讲真象,学生们接触社会面窄,一些信息都是学校灌输的,受毒害很深,而且孩子们很天真,他真明白了他还会和他的亲朋好友去讲。

我几乎每天都出去讲真象,晚上只要爱人不在就出去发、贴真象。讲清了一个发廊就换下一个发廊,讲清了一个干洗店就换下一个干洗店。还到各个商场去讲真象,那里的人多,少则几个人多则十几个听真象。有一次在一个大商场讲真象,20多个人好象都被定住了似的谁也不动,都静静的听,保安和班长问了些他们心中不解的问题,有的女孩子听着都哭了。当我从商场出来的那一刻觉得自己的身体高大得顶了天似的。

去菜市场最好讲真象了,因为经常要买菜,我一共讲了四个菜市场。举个小例子,一毛钱救了几个人。一次买菜因为我不计较秤的高低,算帐时少要我一毛钱,我从包里翻出一毛钱,对他们说:“我们李洪志师父教导我们做事要考虑别人,你们做生意也不容易,我不应该少给你钱。”他感动的说:“你真和别人不一样,别人买菜时秤给的高高的,最后算帐时还总想少给几毛钱。”旁边卖蛋糕的和卖鸡蛋的人说:就凭这一件事,我们信你说的,你们师父一定是正的。

一次存自行车,当时看车人不在,等我取车时手里拿着两毛钱找看车人,这时过来一个小伙子问:“存车子吗?”我说:“我取车子,还没交费,正在等收费人呢。”他当时感动得连说几声“谢谢”,说:“你这个人真好,有些人不愿意交费故意拿个100元的让我找。”我说:“这点小事在我们法轮功弟子中不算什么。”他很吃惊的倒退了两步说:“你炼法轮功!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我从头到尾给他讲清了大法真象。他听的很认真,车费都顾不得收了。

有一次家里的水龙头坏了,常流水,但不走水表。我买了一个很贵的水龙头,找来物业维修工来修,他们激动的说:看人家法轮大法弟子多好,好多人家故意把水龙头弄成常流水偷水吃。”一个维修人员说:“在你身上就可以看到你们的大法真的好、是正的。”另一个维修工说:“快把你们的大法书给我看看。”

一年冬天雪下得特别大,当时我心里很矛盾,是去扫雪呢还是学法?想起我是大法弟子啊,处处都要体现出大法弟子的风貌来。于是我就下楼和物业工人一块扫雪,当时物业经理说:“这小区2000多户,就只有你一个人来扫雪,这就是法轮功!”

从这些小例子中我想到,大法弟子自身做正做好,无论做什么事都能体现出大法弟子的风貌来,这本身就是在讲清真象,就会使人明白真象、认同大法好。师父在《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你们修炼人的表现是纯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们的表现就觉得你们就是好。”提醒同修千万别忽视在日常生活中的每一个小节。

三、发信

我是2001年11月份开始发信讲真象的,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如果能往周边、远处山区和学校发信多好,让交通不方便、比较落后的世人也得救。于是我来到邮局看有没有这样的通讯簿。看了两本电话本,地址不太多也不详细,就没买。回家后反复想,还是买吧,有多少寄多少。第三天我又去邮局,当我往柜台前一站,一眼看到一本又大又厚的全国通讯大全,从小学到大学、从农村到中央机关,各个部门的电话、邮编、地址、姓名等,高兴的我在心里不停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营业员说这是昨天才到的,咱们省会一共才三本,三百多元,你买吗?我连说:买买。我心想:我就在找这个,再贵我也买。

刚开始没有经验,师父在梦中告诉我信超重了,信封小装得太鼓,容易被发现。后来我就买质量好一些的信封,各种各样很漂亮,邮票也各种各样很美观。我把每一份资料用尺子刮平弄得很整齐,比较透的信封,就把真象资料包上一层卫生纸,这样摸上去很软又不透。每一封信天安门自焚真象必有。后来听同修说发信经常被邮局人员给扣留,当时我心里没底,就去找同修,让她给我寄一封信看能否收到?同修说我:你用正念,否定旧势力一定能收到。同修的话提醒了我,心想,一切为大法而成、而用,常人社会的一切都是为大法而存在的,那邮局就是为我发信救人而存在的,那用它绝对没问题。于是我每天都发几十封信,每天都去不同的邮局,不同的方向,上下午时间分开,一个星期中邮局没有重复过。后来越发心越纯净正念越强。心想,既然邮局是为大法而存在的,那我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的去邮局发大宗邮件呢?因为邮局有大宗邮件处理,比如发信,可以不贴邮票,只交给邮局钱,他们往信封上直接扣“邮资已付”的邮戳,这样发多少都可以,还节省很多时间。于是我开始每次发信100多封,去时先发正念,铲除自己空间场和所到周围环境及邮局工作人员、收信人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每次都很顺利。工作人员只管受理工作,什么也不问,我站在一边看着他把每封信扣上邮戳、装好邮袋、封好袋口我才走。有一次因为忙我只发了60多封,工作人员还问我“这么少啊?”我知道是师父在点化我、鼓励我,救人的信应该多发。我在几个大的邮局轮着发信,每次去的时间、日期都不同,信封上下的地址是对应的。请发信的同修不要简单效仿,我也是一点一点的修过来的。因为经常在明慧周刊上看到某地邮局用什么办法阻拦大法真象的信,请发信的同修注意等,我觉得大法弟子做什么事应该在法上修,不要被邪恶假象所迷惑。心性多高功多高,一切都随着大法弟子的心性所变化。

只要我们心摆的正,师父会给我们开创环境。刚开始发信那一个月,我的生活特别艰苦,因为发信要1000多元,另外我还给一个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提供租房费、生活费,我每顿饭只吃五毛钱一袋的方便面,孩子买一串糖葫芦也舍不得,有一次孩子坐在饭桌前不吃饭,我问她为什么,她生气的说:“这叫饭哪?”爱人也问我,你的冰箱空空,你的钱干什么花了?我冷静的想:我做的是最正的事,应该有多多的钱。于是我发正念铲除控制我爱人经济上对我干扰的一切邪恶因素,宇宙中一切都是师父给开创的,那么爱人挣的钱也是师父的,师父的也是给我的(大法弟子用来做最正的事的),那就理直气壮的向爱人要钱,并且不允许问我干什么花了。真是好坏出自一念,爱人给过我钱就忘,没过几天就又给,后来就给我个卡,用钱自己取。

四、转变观念,开创周围环境

大陆大法弟子都有亲身体会,每当到节假日及敏感日期,邪恶就要干扰与破坏。当时每每我们片区的片警、所长、居委会书记、办事处主任、科长等来我家时,我对他们说话的语气非常不好,把他们当作了敌人。后来通过学法,明白了要善待众生,越是在邪恶面前越要体现出大法弟子的善、正和大法的威严,而且他们也不见得是不可救的生命啊。我的基点和心态摆正了,他们的态度也变了,不在我面前说一些诬蔑师父和大法的话了。所长在我面前叫“师父洪志”,我心想叫洪志也不行,就严肃的对他说:“所长我很尊敬你,但你在我面前叫我师父的名字,就象是在骂我的父亲一样。”后来他们就改为“你们师父”。所长说:“从你的身上可以看到法轮功的忍是真了不起。”有一次居委会书记和片警来我家,说上边有规定,对你们法轮功都得从新写保证。我很祥和的说:“你们别再骗自己了,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大法弟子为什么在强制下还要坚持吗?就是因为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大法好与坏大法弟子最有发言权,任何人都不配转化大法弟子。”他眼睛里含着泪说:“如果你要不写,我就得下岗了,我的全家怎么办哪?”我马上说:“你看江××多邪恶啊,给你们施加压力来迫害我们,这不是在挑起老百姓之间的矛盾吗?你放心,我们修炼人不恨你们,咱们都是江××的受害者。如果因为我让你下岗了,咱们中国没有人权,那我去联合国为你上访讨回公道。如果谁再给你施加压力,你告诉我,我去找他们为你评理。”他感动的说:“我相信你,你是好人。”以后不论谁来我家,我不把他们当做是来迫害我的,不论他们带有什么目地,我心里就有一念:你是我该救度的人。

2002年元旦那天,居委会书记和办事处科长在我家楼下按门铃,当时心态不太好,不想给他们开门,可马上就想,既然来了,那我就救度你,归正你。一進屋居委会书记就说:今天来有两个事,一个是过节了来看看你,第二个就是以后我们保证不再因为法轮功的事来找你了。连说了两遍因为你这个人太好了,我们几次通过和你交谈觉得你这个人真是太难找的大好人了,你要看得起我们咱们就交个朋友,以后再来你家就是朋友关系。临走时科长说:“等我退休了我来找你教我炼法轮功。”我为他们对大法有了正念而高兴,同时也在想假如当时每次都把他们当成邪恶对待那也许不会有今天的善果。希望同修对身边不明真象的、曾做过对大法弟子不好的事的人,请不要过早下结论说××是不可救要的,相信大法的慈悲和威德能改变一切。从此后他们没有任何人因为法轮功的事再找过我,包括电话也没打过。偶尔碰到了也是非常尊敬的先和我打招呼。

五、在摔打中成长

2003年时,因为明慧鼓励资料点遍地开花,给我资料的同修和我交流,看我能否买复印机,给自己这一片的同修提供资料。我和A同修交流后决定机子放在她家,因为她家里人都支持,环境比较好,而且A同修掌握一些技术方面的知识。我负责买耗材和送资料,A同修负责复印。而且我发信和录制真象磁带也就不会受影响,所以当时心里没有太大压力。机子买回来了,给我资料的同修说上线不给提供做资料的版说是一刀切。听了这句话,当时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很着急,心里对同修的做法有一种抱怨:一刀切也得给我点时间哪,我现学电脑也来不及啊。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强忍着咽到肚子里去了。我无奈之下找其他同修帮助,那里说能给提供做资料的版,但需要我做熟练以后每周帮助做四包资料和30多份明慧周刊,说实在话当时不想答应,因为自己这刚开始心里还没底呢?可又一想同修既然说了那就一定是有困难,于是商量后决定先做两包等以后熟练了再做四包。结果由于缺乏经验,第一次给同修只拿了做好的半包,边骑自行车边想:真对不起。

二十多天后由于某种原因机子不能放在A家了。因为当时被人的观念障碍,不敢往自己家放,怕爱人万一发现了怎么办?他和我大闹天宫我也不怕,就怕把我发信的东西和刻录磁带机、用品给我翻出来,那以后就什么都给耽误了。我赶紧去同修B家交流,想B家环境很好,家人很支持,而且周围也不知道她修炼大法。没想到B很婉转的把我给回绝了。我从B家出来走在大街上,看着车来人往,思绪很乱,茫然不知所措。后决定到外面找房子,找了三天终于找到一个比较合适的房子并交了订金,等第二天去拿钥匙时人家又不出租了。这时A到我家,交流自己晚上梦见一群邪恶包围了她家并向邪恶妥协了。紧急之下我把机子搬到了我家,心想一边做一边继续找房子,当时还没有把机子踏踏实实放在我家的念头。

机子没几天就坏了,心里很发慌,为什么到自己家就坏了。听有同修说维修机子那里需要留电话、姓名、地址等,把机子放在那儿等修好了再电话通知。A说有一个同修把维修人员叫到家里修机子结果被抓了,怀疑维修站有公安蹲坑。我听了这些话,心里七上八下的,正念也不强。可机子必须得修啊。同修教我怎样编写姓名地址等,我平静的对同修说:别说了,越说物质越多。我在心里说否定一切邪恶,请师父加持弟子。我和一位小弟子打车去维修站。坐在车上发正念,想,不许问我的一切情况,让他们立刻修好。越发正念越强大,好象所有的邪恶都踩死在我的脚下。到了维修站,我理直气壮的说:“你们这机子什么质量啊,这么贵用了不到一个月就坏了,快点给修好,单位还急着用呢!”经理一边道歉一边叫维修工。很快机子就修好了,什么也没问,连发票也没要,连去带修到回来不到两个小时。我知道师父在加持我,好坏出自一念,如果我那一念不在法上,师父干着急也没办法。

因为硒鼓灌粉次数多了就容易漏粉,机子里的黑轴又给粘住了,又得去修机子。偏偏这时磁带刻录机也坏了,正好有地方要700盘真象磁带,已定好日期了,因不好联系也不好更改了,而机子只能到天津去修。我当时脑子都大了,天哪,哪个事也不能耽误啊,急得我哭了。当时那一刻觉得自己不行了,甚至动了一念:不修了。越哭越难过,越哭越委屈,突然发现该发下午六点的正念了,自己情不自禁的又去发正念了。当发完正念,刚才的人的想法全都消失了,思想理智了,信心和正念又很强了。赶紧给天津厂家打电话协商托运事宜。当时我搬起这个一拖五的大铁家伙就象拿个空箱子一样轻。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默默的鼓励我。我的心里甜甜的,眼里含着泪。我更加体会到师父度每一个弟子的苦心。把刻录机运走后回来我静静的向内找,为什么遇到点挫折就动了不修的念呢?这和在邪恶面前妥协了有什么两样呢?这可不是小问题,作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遇到点困难就退缩,这和放弃修炼了有什么两样呢?其实说白了就等于是对自己和对自己寄予无限希望的众生的放弃。回顾这段时间,学法严重跟不上,因为忙于大法工作,还有一堆家务事,修炼的三件事,忙得我觉得精力实在不够。虽然有C同修主动来帮我,可主力全靠我,每一件事都得放在心上,睡觉前把当天的每一件事都得再回忆一遍,哪件事做好了,哪件事没做好或者还没做,明天的计划和安排在脑子里都要过一遍。其实一个修炼人学法跟不上,遇到问题表现出来的就是常人心,同时也看到了自己修炼的意志不够坚定。

第二次把复印机修回来后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金刚”,我对自己说,我要修出金刚志,对金刚说:“你要做到金刚不破,咱俩要互相配合,互相给予补充,共同完成正法使命。”我给金刚唱“谢师恩”,当唱到第二遍时,我很强烈的感受到金刚非常的激动。我双手合十,眼睛里也充满了激动的泪花。那天金刚表现得非常好,他干劲儿十足的声音也在鼓励着我。下午他发出累的声音,我让他休息十五分钟,我发了十五分钟的正念,然后把平时需要三个半天完成的工作,这一次一天顺利完成。真正体会到了“心性多高,功多高。”(《转法轮》)每件事做的好与坏都是由自己的心性所决定。

第三次金刚又不能正常工作了,我静下心来,可一下又找不到漏在哪,心里很苦,想先学学法吧,找到漏了有了正念再去修机子。我开始认真的一层一层的挖自己的执著,挖到自己的等靠心还没去干净。有一次C同修做错了几百份小册子,给了我很深刻的一次教训,我看到了自己的私心、等靠心,总是强调自己太忙,希望别人多做一点。我面对做错的小册子,心里自责,无法原谅自己,心里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一定要真正的负起责任来,把自己的一切都要溶進来用心做好每一份真象资料。这次复印机出问题的客观理由是有地方多要几包,自己心想把A叫来帮我把新硒鼓提前挖好洞,这样就能节省很多时间。结果A急急忙忙来了,没几下就把400多元的一次没用过的新硒鼓给弄坏了。我当时很心疼,说A:你怎么不小心点啊?A说:我还急着走呢。一听这话,我的常人心就翻上来了,想起A曾说过“你们谁不做我也做”,可现在为了常人的生意忙得连影子都摸不着,今天来一下吧,却帮了倒忙。嘴没说出来,可心里却不停的翻腾,结果没多一会儿金刚就不工作了。如果那会儿对A不是常人似的抱怨,而是向内找自己,也许金刚不会停下,正因为我当时不悟,还在向外找,因此被邪恶钻了空子造成干扰。找到原因后很惭愧,为什么一定要付出代价时才知道向内找?平时为什么不能在法上修正自己、严格要求自己的一思一念?我想起曾经给我资料的那位同修说我这儿总是不太顺是因为三个人没溶到一起,你依靠C、A,而C、A又觉得是在帮你,你们三个没有形成一个整体,没有把这件事当成是自己的事。她当时很严肃的问我:你一个人不行啊?我说不行。她很干脆的说:要是我,一个人就行。虽然我现在还没敢说我一个人能行这句话,但是我非常坚定的对自己说:绝对不等不靠了,我一个人就在自己心性基础上向前走。

原因是找到了,可是去修机子正念还是有点不足。因为一天没学法,晚上发完12点正念后,拿起书来对自己说,用心学一页再睡觉。静心学法后,师父的法顿时让我豁然开朗、信心十足,正念强大。第二天一早我和A去修机子,坐在车上,我想这次一定要自己学会修,让维修人员不许把机子搬到维修房(因为他们都是把机子搬到维修房修,而且非工作人员不许進),一定让他们放在厅里修,我要亲眼看着他们怎么修。我不停的发正念,可A和司机聊起了车行,当时我有点动心:你是干什么来了?但马上提醒自己,什么心都不能起,这个时候不能叫邪恶钻空子分我的心。我感觉我的正念足以捣毁一切妄图干扰的邪恶。到了维修站,一个男维修人员过来抱起机子往维修房走,我说:“别進屋,就在这儿修。”那个男子看着我愣了一下,什么也没说,放下机子就开始修。我用心的看着他的每一个动作,不明白就问。当我们快学会时,A的显示心、欢喜心又起来了,说话的表情和动作都不一样了,我的心又有点被带动,可我马上平静下来,分清这不是A的本性,是后天形成的观念,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那么就不能在我们内部之间去发生分裂,同修有不足应该默默的给予补充,这样才能使邪恶无机可乘。我发正念清除A背后不好的物质。在回来的路上,我的心出奇的平静,没有一丝因为会修机子了而高兴,因为我非常清楚的知道修炼不是常人的工作,这个技术学会了,问题就永远解决了,当你心性偏离法时还会出现新问题。心里很想师父,总想流泪,心里不停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其实都是师父在加持、在帮助啊。在车上,我纯净而又祥和的对A说:“姐姐,咱们以后有点成绩不要自满,其实都是父亲的功劳。”快到我家时,我对A说:“你回去吧,我一个人能拿上去。”当我上到三楼时有点吃力,心里想,罗汉还能背山呢,大法弟子背这点东西算什么。上到五楼差点摔倒,心想这是怎么回事?一开家门傻了眼:爱人正在厨房做饭,厨房门开着,一回头就能看见我。急得我在门口直转,这么大的东西放在门口也不行啊,心里着急的对师父说:怎么办啊?心里想我要一大步走过客厅,让爱人千万别回头。说实话,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走过的客厅。我刚把机子藏好,爱人就从厨房走出来了。我心里想:今天的一切都是师父帮我。早上爱人走时说的中午不回来。如果A和我一起回来,两个人声音大,爱人听到一定会出来,那爱人就发现了。因为这一上午我的心都比较纯净,一直在法上修,所以师父帮我化解了一切。通过这次修机子,让我成熟了很多,体会到了正念的威力,同修间的宽容,使我更深刻的体会到“佛恩浩荡”更深一层的内涵。再后来金刚又出现过问题,但我不再是光修机子,而是先修自己,自己修明白了机子也就好了,因为法是圆容的,你空间场中的一切都在随着你的心性而发生变化。终于在一天晚上发正念时,我从心底很深远的地方发出一念:师父,我能行。瞬间我的泪水流了出来,同时明白一层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说自己不行时等于是对师父对大法的侮辱,作为宇宙未来的保卫者,不同层次的王或主,遇到点困难就说自己不行,那师父怎能放心的把那层大穹中的众生交给你呢?我现在真的理解曾说“我一个人能行”那个同修真的不是在说大话,是那个境界啊。说一个人能行,并非必须一个人去做很多事,是那颗为一切正的因素负责的心啊。

回过头看自己走过的那段路,都是师父有序的安排,往前推我,然后扶着我走。金刚在师父的保护下一直到金刚离开我,爱人也没发现。整个过程都是在修我的私、脱去人的壳,暴露出我掩蔽很深的执著,使我在大法中修出正法觉者金刚不破的意志。让我在这些摔打中磨炼,在磨炼中成长,在成长中使我更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其实在修炼中,师父就要我们那一念,你有那个愿望,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表面的分子在动一动。我在修炼中最深的体会就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后记:我感觉到,在写的过程中不但是在升华自己,而且最主要的是能让同修之间找到差距,看到自己的不足,能起到共同提高的关键作用,同时能让世人见证大法与大法弟子的威德。

另外,在此感谢《谢师恩》的词曲作者、以及其他大法歌曲的词曲作者,大法的歌曲在我修炼的路上给了我和孩子一定的鼓励与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