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正念法中来


【明慧网2004年12月17日讯】我是广州的大法学员,在过去的7年多的修炼道路中,特别是在99年7.20以后的五年多江氏集团对大法及大法学员的血腥镇压中,我能走到今天,全是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师尊的加持下,在广大同修的相互鼓励帮助下,凭着对大法的正信、正念闯过一个又一个魔难。我在这一修炼过程中也曾经摔倒过,慈悲的师父不放弃我,师父以各种形式点化我,使我能及时正悟法理归正自己。没有大法,没有师父,就没有我的今天。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我的责任就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下面浅谈一下这五年来我的一点修炼心得。

99年7.20一场暴风雨席卷神州大地,我所在的单位也不例外。单位的几个领导一上班就找单位的大法学员,逐个审问当天早上的活动情况。7.22上午一上班,单位领导带着派出所的几个恶警和街道的几个邪恶之徒逼我们把大法书交出来,同时吓唬我们如果不把大法书交出来就即刻到家中抄家。在这突然而来的魔难面前我被吓倒了,不知如何应对这一魔难,完全没有正念,意识不到自己是大法造就的生命,在这魔难当中就应该正念证实大法。我完全用人的观念来对待这场魔难,向邪恶妥协,写了所谓的“保证书”。我以为这样就可以在家偷偷学法和炼功了,就没有麻烦了。

修炼是严肃的。我写了保证后仍在家偷偷炼功、学法。过了几天(99年7月底),有一个和我很好的朋友到我家来做客,在楼下按防盗门铃,我小孩接的门铃,我当时正在炼功,同事问我小孩:“你妈在家吗?”小孩说:“妈妈在炼功。”没想到第二天这个同事到单位领导面前举报我在家偷偷炼功,接着派出所和街道的也打电话追问我在家干什么?遇到这些魔难我首先向外找而不向内修,结果象常人一样心里怨恨同事,这时我小孩提醒我:遇事向内找,要静心学法。这时我才明白过来,这是慈悲的师父借小孩的口点化我,于是我静下心来学法和学习以前同修写的修炼心得,从中找到了答案。我交大法书,交法像和写保证是错的,同时我声明法轮大法好,师父是好人,我要继续修炼法轮大法。领导一听我这么说,吓坏了,说:“我没听见,我没听见,你不能跟任何人说。”这一下,我马上明白了“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这一念就最珍贵,因为他想返本归真,想从常人这个层次中跳出去。” “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转法轮》)这段法的内涵,顿时我感觉到身体由内到外有一股很强的力量往外扩展,我突然变得无比巨大,那些迫害大法及大法学员的人变得太渺小了,他们什么也不是,我的怕心一下子不见了,我发觉是他们在怕我。经过这场魔难,使我真正体会到大法的威力,明白了什么叫正念,真正体会到正念的强大作用。我更加相信师父讲的法句句是真理。从此以后我就更加注重学法,真正体会到学法的重要。

到了99年9月初,我思想中老是出现要集体学法和炼功的想法,于是我把这一想法告诉了同修,同修也同意集体学法和炼功,同修提出到谁家学法炼功?当时我也没有考虑那么多,就是想我们就是要坚持师父给我们的修炼形式修炼,外面不给我们环境,我应该给我们学员提供学法炼功的场所,于是我也没有考虑家人如何,我就主动提出到我家来学法炼功吧!

第一天同修来我家时按门铃,我没问是谁就给开了门,同修進来后说:“你那么大胆,不问是谁就随便开门让人進来,你不怕公安的人来抓人?”我说:“我们走的是师父安排的路,师父不会让他们来干扰我们学法炼功的。”同修听我这么一说,也就安心在我家学法炼功。真是一正压百邪,我们集体学法和炼功坚持了一年多,在师父的加持和慈悲呵护下,没受到任何干扰,其间也有坏人多次举报以及到我家学法的个别原来的同修因怕心举报到派出所(举报的人现在变成了犹大),派出所的警察说应该给一定的空间让我们自由活动。

99年12月25日9点我开始在家炼功,我刚开始炼功不久,派出所的片警打电话来问我在家干什么?我想这都不是偶然的,我要堂堂正正修炼,于是我就对片警说:“我正在家炼法轮功。”这话一出我整个人好象变得很轻很轻一样,整个人舒服极了。片警听我这么一说,马上向我道歉:“不好意思,打扰您炼功,请您原谅,您继续炼功吧!”我爱人在旁边听我这么说,吓坏了,怕抓我去坐牢,我安慰我爱人说:“不会有事的。”爱人看我很镇定,也就放心了。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们不敢来干扰我。从这件事中使我悟到,你越怕邪恶就越找你,你越不怕越没事;头脑中整天装着法,装着众生的时候,真是“万事无执著,脚下路自通”(《洪吟(二)》“无阻”)。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对正法有了认识,也逐渐认识到要走出来证实大法。我有了这个认识之后,我就联名签上访信。6.18集体上访,進京上访,向世人讲清真象等等。在证实法的过程中虽然被抓,被拘留,但我都能堂堂正正在派出所、拘留所向警察和遇到的有缘人讲清真象,抵制邪恶的迫害。我在拘留所每天背《论语》和《洪吟》,不背邪恶要求我们背的东西,这样清除了不少拘留所另外空间的操纵恶警迫害大法学员的邪恶因素和乱法烂鬼,清除了不少阻碍众生得救的邪恶因素,使不少有缘人认清了这场迫害,为不少有缘人定下了修炼的机缘,使有缘人受益。例如:在拘留所里有一个妇女因打架被拘留了,她住在我的旁边,我向她讲清真象后,她明白了这场迫害的邪恶,同时表示以后也要学法炼功。我在背《洪吟》时她觉得很舒服,她想学,我就教她背《无存》,刚背了二、三遍,她身体里飞出一条很大的蛇,她也说:“这条坏东西跑了,我现在舒服极了。”但她担心以后还会不会有事,我告诉她只要你相信大法好,同化“真、善、忍”,经常背师父的法,一切不正的东西都不敢来碰你。她开心的笑了。在证实法的过程中,我们只要严格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一切都是无求而自得的。

我寄上访信,到公园集体炼功,進京上访,写信给单位领导讲真象,向周围的人讲真象。单位、街道居委会、综治办、派出所及区610等所有的邪恶之徒说我顽固,对我多次绑架关進洗脑班非法关押,進行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他们想以这样的方式迫使我放弃修炼。每当这时,我的第一念就是:有师在有法在,不怕。我多次在洗脑班正念正行,没有任何怕心,很快就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正念闯出魔洞,回到工作岗位,堂堂正正修炼,证实大法。由于没有在法理上真正理解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的法理,默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导致在后来一次被绑架在洗脑班里给邪恶钻了空子,在修炼的路上重重的摔了一跤。我摔跤后在师父的慈悲点化下很快清醒过来,认识到自己的错,找到了根本的执著,从新归正自己,正念正行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我又堂堂正正正念闯出。摔跤后,我深刻的认识到邪恶是不配迫害任何一个大法学员的,因为我们大法弟子,有师父在管我们,我们就要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做好大法学员应该做的三件事,这是我们的责任。

在多次的非法关押中,我体会最深刻的就是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安排和指使,就做大法学员应该做的事。在洗脑班我不断的背法,发正念,讲真象和炼功,炼功哪怕是炼一个动作,盘腿打坐一分钟也是在否定邪恶的安排,邪恶要求做的一概不配合,比如:要求带学员卡,坐小凳子不准坐床,不准开房门,不准与其他大法学员说法,要求看电视写感想、写一周小结等等一概不配合,否定它,放下自我,放下生死,放下人的观念,邪恶之徒说什么也不动心,真正能够做到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邪恶根本就关不住大法学员的,最后邪恶只能说:“没办法,越关越顽固,我们转化不了他(她)。”

下面我举一些我在洗脑班里过生死关的例子,说明正信正念法中来。

在洗脑班否定邪恶的安排,反迫害,我曾多次绝食绝水。有一次当我绝食绝水快2个月时,开始出现无尿、眼肿、腰部疼痛、头晕恶心、呕吐、心率很快(一分钟160多次)等一系列病危症状,自己觉得很难受,马上要死去一样。我当时如果用人的观念来对待,很可能就会死在洗脑班。出现这样的症状时,我很冷静,我不承认我有那么大的病业,我相信我一定能够在师尊的加持下走过来,于是我求师尊加持,并且不断的心中默念《论语》、《洪吟》和正法口诀,背法把自己所有的不好的观念都清除了。我身体带着那么超常的法轮和所有修炼的机制,24小时法在炼着我,法轮24小时常转不止,24小时采集宇宙中高能量物质充实到我的每一个细胞中,将我体内的所有废物废水代替掉,大法学员不吃不喝是不会出现危险的。我知道出现的这些症状都是邪恶演化的假象来动摇我对大法的正信,我便对邪恶说:“我不会动摇的,我就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我坚信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神的一面一定能战胜邪恶。”顿时我的身体由里向外产生一股非常强大的力一阵一阵向外扩展,整个身体处在能量的包围之中。我感受到师父持续很长时间给我灌顶,我马上就恢复正常,所有症状即刻消失,身体很舒服。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闯过了生死关。

在这五年多,我经历了多次魔难,亲眼见证了邪恶的疯狂迫害,也亲身体会到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我们也锻炼得越来越成熟,理智,清醒。每一步的提高都是人体向神体的转化走向神的过程,我们每提高一步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师尊为我们操尽了心。每当想起师父的洪大慈悲,师父为我们承担和付出的一切,我的眼泪就止不住流下来了,这时心里除了感激和告诫自己不能辜负师父的一片苦心,不能辜负众生对自己期望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了。

在五年来证实法的过程中,我最深的体会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就没有过不去的。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就会用人心对待法,放不下自我,放不下生死,放不下人的观念,所以才会摔跟头,给自己修炼制造障碍,给师父正法带来难度。当我们完全放下自我,真正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在任何环境下都证实法做好三件事,真是任何魔难都阻挡不了我们前進的步伐,常常会出现“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时我们能真正体会到师父所说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境界所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