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贺州市610特务曝光


【明慧网2004年12月17日】我是受过广西梧州市国安特务及广西贺州市(我父母家所在地)610办公室特务合伙迫害的日本大法弟子。2003年年初春节期间因为我领着2岁的女儿回辽宁省大连市替无法回家的丈夫陪公婆过年,遭到了这两伙特务对我的非法拘留和审问。特务秘密的从广西跑到大连,跑到家里,以了解海外情况为由把我骗出去,他们答应几个小时就送我回家,结果把我带到一个废旧的离家很远的小房子对我进行了两天两夜的无理扣押审讯,一系列的搜身。拿下我的护照,不停质问、威胁,企图从我身上挖出更多日本大法弟子名单和国内大法弟子名单、住处。他们从白天到晚上没让我睡觉,窗帘全拉上不敢让行人发觉,我失去了一切行动自由。最后我丈夫的父母说他们没有任何拘捕令把人骗走违反法律要打110电话报警,他们才在第二天半夜将我送回,并再三威胁不许把审问我的任何一点内容透露出去,否则大祸临头,包括丈夫、公婆、自己父母还有一切我认识的人。他们要求我回日本后常跟他们保持联系,给他们提供日本大法弟子情报,一旦再回国,要给他们打电话。不言自明,他们以为,可以操纵我的生死前程,除了当他们的情报员别无自由别无出路。然而奇怪的是从头到尾,他们都不敢面对我丈夫父母说出他们干的事情,连法轮功三个字都不敢提,否认是因为我炼功才扣押的我,只说了解海外一些情况,十分惧怕自己干的罪行让世人知道。

我这回日本不久就把他们干的一切发表在明慧网上,将他们的丑恶罪行暴露在全世界人民面前。

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2004年11月、12月他们多次跑到我广西父母家中骚扰,或盘问我在日本还炼功否,还给国内发真象材料否,伪善的让我父母劝我回国一趟,我不予理会。他们见达不到目的,12月15日即昨天下午中国时间五点多居然坐在我父母家要求我父母当他们的面用我父母私人电话为他们办事,给我拨国际长途,要求我表态说发表在网上的严正声明是被人所逼,表态将给我回国自由,也不影响我丈夫回国工作前途等等。父母逼于无奈给我拨来电话,告之他们的要求,我当即告之父母不要被他们利用拿自家电话陪他们玩儿这种邪恶的把戏,随即扣下电话,谁知又过了十多分钟父母又拨电话过来,说他们就是不死心就是不走,非要再拨一次让我向他们表个态,否则永远别想再回中国。我告诉父母,让他们回自己办公室去直接挂电话找我,否则我绝不理会他们,再次把电话扣死。

估计父母一定被他们骚扰恐吓不止一天两天了,我决定把事情弄清楚,不能肆意让这些特务对我和我父母进行这种毫无人性的精神迫害,晚上8点多我拨通父母家电话,把事情弄清楚同时打消父母为我担忧的疑虑。

原来我两次扣下电话他们居然还不走一直呆到6点左右才离开,骗我父母,说他们给我挂过电话我不接,所以才找我父母,一派谎言,我从来没接过一个610特务打来的电话,父母说都跟他们说了我女儿家电话没有显示对方电话号的功能,我女儿不接电话绝不可能。特务见骗不了人又改口说给大连打过也没人接,连谎都不会撒了。我跟父母说你看看,这就是共产党国家干部,对老百姓左骗右骗,完了还不让你说出去,就是怕人知道他们在说假话,怕人揭穿他们的把戏。

那么610到底想干什么?想从我身上获取什么呢?其目的何在呢?我反复问父母,父母提到他们好象很在意我把他们2003年非法拘审我的真象发表在国际互联网上,让全世界都知道了这件事情,还一再详细问都有谁知道了这件事,我父母老老实实回答,当然家里人都知道,丈夫、丈夫父母、姐姐,两边家庭没有不知道的,他们似乎很紧张,居然指责我父母有责任管我,一定让我表态是因人所逼,只要承认非自愿在网上发表声明,是有人指使,就给我回国自由,否则永远别想再回中国。父母听了很为我担心。

我这才明白他们到底想干什么,他们已经为自己干过的罪恶感到惶惶不可终日,害怕自己犯下的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被中国老百姓知道,被全世界人知道,企图利用我说谎表态来掩盖他们的罪行,否定这些已经公开的已经被曝光的事实真象,想用我的回中国的自由和我丈夫的前途来利诱威胁我换取他们需要的遮丑布。难怪当初一个劲儿警告我不许将他们秘密审问扣押我的事实告诉任何人,原来是做贼心虚,我对父母笑道,他们怕得要命,当年都不敢让我丈夫父母知道他们干的丑事,今天怎么敢打电话到大连去问,不正好是向老人暴露他们当初干了些什么坏事吗?他们根本不敢打,并非没人接。我这么一说,父母才恍然大悟,后来他们想掩盖罪行,怕成这个样子。

见父母明白了他们心虚的本质,我开始打听他们的名字,结果父母说谁也不认识,也不出示身份证。这不简直是流氓强盗吗?共产党国家干部就这样知法犯法,欺负老人,一再骚扰老百姓的正常生活,我提醒父母,下次再敢来威胁,坐家不走,当骗子报警,他们干的事自己都心虚害怕,一定问清他们人名、身份,让他们找出政府领导对质,要学会用法律保护自己,他们怕人知道,我们绝不要让他们这样钻空子。

通过这件事我看到了610这个邪恶组织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整个就是一个怕字,怕见光、怕人了解真象,他们这流氓无耻的伎俩已经骗不了我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