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九台劳教所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4年12月17日】大法弟子刘庆是扶余县五家站镇学员,曾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九台劳教所。

2002年10月31日,刘庆在劳教所的院子里干活,在根本没有影响干活的情况下,和大法弟子李强交谈了两句关于修炼中的问题,为此恶警周凯明就从后面打他俩各一拳,当时就把刘庆的嘴打出血。之后,周凯明把刘庆叫到一边问话说,你知道干活时不让说话吗?刘回答,不让说话可以,你为什么打人哪?这时二舍的恶警郭一平走过来说,听说你决裂了,刘说,“那是谎言,我根本就没有决裂。”郭一平就往刘庆膝盖狠踢一脚,刘质问他,为什么打人?郭一平回答不出理由。

中午收工后,恶警郭一平、周凯明二人把刘叫到管教办公室,周凯明站在办公室的南面,郭一平站在办公室的西面,一边戴手套一边问刘庆,知道找他干什么吗?刘说不知道。周凯明说,今天你说话声大了,说着,两个恶警就开始打刘,把刘庆从东边打到西边。刘背靠着墙,他们的拳头象雨点一样落在刘的头上,身上。刘庆被周、郭二人打的渐渐的昏死过去,当醒来时,已经躺在监舍里了,昏死多长时间他自己也不知道。刘庆被郭一平、周凯明二人打的满脸是血,额头上的皮全打没了,呼吸极度困难,胸骨、筋骨疼痛难忍,每天都在极度的痛苦中度日。

许鹏,住吉林省松原市。因修炼真、善、忍于2001年被非法劳教,关在吉林省九台劳教所遭迫害。

2001年11月27日下午,二大队恶警郭一平找他谈话。当时许鹏被迫害的正发高烧,四肢无力,头晕目眩,站立不稳,对于郭一平提出的问题,只能简单的回答,但始终保持态度和善。可郭一平却恼羞成怒,指责许不重视他,说在劳教所没有人敢对他这样。当时许鹏身体极度虚弱,作为郭一平根本没有权利逼迫他回答“问题”。

当天晚上,郭一平说要给许抹药,指使两名刑事犯把许强行带到卫生所(许因长期被迫害,身上长了一些疥疮),许觉得其中有鬼,拒绝了。郭一平记恨在心,又把许带回二大队办公室,指使两名刑事犯(王伟,扶余县人,张某某,地址不详)从两侧架住许的双臂(许鹏当时身体没有支撑能力),郭一平凶狠的将两根高压电棍夹电许的双耳根部,一边电击一边不停的辱骂和恐吓许。电击长达30多分钟。当时许的双耳轰鸣,头象要炸开一样疼痛难忍。

从那天后,许双耳的听力急剧下降,无法与人面对面交谈,甚至连接听电话都困难。由于郭一平的凶暴残忍,致使许双耳残废。

孙占刚,由于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关在吉林省九台劳教所。在非法劳教期间,因不放弃真善忍,经常被劳教所的恶警郭一平毒打。

郭一平很恶,想打谁就打谁,而且越打越凶残。他把大法弟子的善,视为好欺压。2003年5月的一天,郭一平、张明才两恶警把孙占刚叫到跟前无端的殴打。孙质问他们为什么打人?郭一平找借口说,在整顿期间可以随便打人。可见九台劳教所的恶警们根本就是在肆无忌惮,胡作非为,执法犯法。

由于郭一平紧跟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不断的向他的家人讲真象,使得他的家人明白了大法弟子是冤枉的。他的家人要郭一平停止迫害大法弟子,郭一平不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厉的继续行恶。

我们正告郭一平、周凯明、张明才等邪恶之徒,立即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要助纣为虐了,否则,必遭天谴,殃及家人。后悔晚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