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诸城市董月华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2月17日】董月华,男,35岁,山东省诸城市龙都街道两河村人。2004年9月16日上午8点,他到龙城市场出摊卖货时,诸城恶警曹锦辉带人早已守在那里,曹以伪善的谎言说队长徐光荣找他有事,骗他到龙城市场大门处。徐光荣等人把董月华劫持到市公安局,逼问董月华还炼不炼法轮功,董月华回答说: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因此恶警们直接给他戴上手铐,将他刑事拘留。

这些恶警非法抓人,还不通知家属。董月华的家人找不到人,到处打听后才知道他被恶警绑架到了看守所。第二天下午,董月华近八十岁的老母亲领着儿媳,董月华的女儿及刚满周岁的儿子到公安局要人。公安李法臣不但不讲理,还警告她们不识时务,并逼迫董月华的妻子在拘留证上签字。然后,厚颜无耻的说:我们已经通知你了,你也知道了,别说我们不通知你。然后以家人态度不好为由把她们撵走。

家人无奈,但总觉光天化日之下随便抓人是违法的行径,偌大个政府,难道没人解决?带着疑问,带着希望,她们老少到诸城市检察院咨询。检察院的人听了她们的诉说后,无可奈何的告诉她们说:你们知道炼法轮功好,可现在上边禁止,我们也没有办法,你们回公安局好好和他们说说,会放人的。

于是她们老少几人又回到公安局,可这几个恶警不仅拒不放人,并且不许和董月华相见。董月华的亲朋听说后也都到公安局打听,恶警们威胁说:董月华参与法轮功活动,要判刑、要劳教,不交待明白是别想出去。

亲友们考虑到董月华在龙城的摊位无人经营,年近八十岁的老母亲需人照顾,刚满周岁的儿子还在吃奶,女儿还在上学,正是秋收大忙季节,地里的庄稼还需抢收,在这正需用人的关键时刻,为了让董月华早天出来,只好到处请客送礼。恶警们更加肆意欺骗家人,说非判刑不可,从而勒索钱财。

第三天,李法臣去看守所问董月华还炼不炼法轮功,回答说:炼。李法臣就抽出一张纸让董月华签字,说是延期拘留一个月。徐光荣奸猾的说:我们没有证据不可能抓你,你必须把你的事交待清楚,否则别想出去。并用判刑相威胁。真是欲加其罪,何患无词。董月华每日忙于出摊卖货,有什么可交待的?在没有任何凭证的情况下,恶警们竟然用欺骗的手段敲诈其家人2700元钱,将董月华非法拘留十天后才放回。

这样的非法迫害对董月华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99年7月初,当时的管区主任张霞就组织全管区十几个村的妇女主任到他家骚扰,逼迫他放弃修炼法轮功。当时不法人员们闹得全村人心难安,鸡犬不宁。董月华曾正告她们说:你们再这样扰民,我就去告你们。张霞心虚的说:我这也是没办法,因为我是女干部,你得谅解。

99年7月22日,江泽民对法轮功的镇压刚开始,两河村在当时的副镇长于彦胜、管区主任张霞的指挥下,调集整个管区的所有民兵连长,并以每人每天40元的高工资出动四、五十名村民将全村炼功人的家团团围住,不许出门。村记工员董维生拿着记工本鼓动说:“每天40元,比干什么都强”。原打算这些钱全部由炼功的家人拿,后来也不了了之。

当时董月华因进京向政府说明法轮功真实情况,被非法截回后,秘密关在原城关镇侯家庄子小学,由十二、三人看着,采取不许睡觉的办法迫使他放弃法轮功。后来董月华的姐姐打听到关人的地方后,就去看他。恶人们得知其家人知道了,又赶紧将他秘密劫持到新农村小学关押。

99年10月初,兴华路派出所的恶人闯到董月华家非法抄家,从他家找出大法书籍、录像带等,连人一同被带到诸城市拘留所非法关押二十天。之后他被带回两河村继续关押十几天,不允许回家吃饭,当时的副镇长于彦胜经常到两河村刁难施压。

2000年9月底,董月华同妻子一起到北京旅游。10月3日回家后,被兴华路派出所的恶警带到市公安局政保大队,恶警曹锦辉叫嚣说:旅游?为什么非得这个日子去旅游?到北头(即诸城市看守所)吧。就这样董月华被无辜刑事拘留。一个月后,因村里没人去领,又非法超期关押一天,其妻子范秀凤被非法拘留15天。

当他俩被村民兵连长带到两河村委继续关押时,开始村委的人还让他们回家吃饭,后来恶徒于彦胜专找吃饭时间打电话,并让董月华亲自接电话,还怒气冲天的大骂村干部,逼迫村委对董月华严加看管。这样逼得他们吃饭也不能回家了。

后来换上新管区主任赵永欣(音),没想到他更狠毒,派人将两口子锁在两间屋大的一个大空屋里,门窗全焊上了钢筋,因是铁门铁窗,到处透气,屋里冷得象个冰窖,吃饭由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来回送。当时正是寒冬腊月,无论刮风下雪,老母亲也得跌跌撞撞的给他们送饭,刚出锅的热饭送去后就凉了。就这样他俩吃、喝、拉、撒都在一个屋里,最后实在难以忍受这种对好人的非法迫害,他们开始绝食。老母亲见他们不吃不喝,赶紧去找村书记董巧山,求他放人。董巧山无奈的说:饿死活该,我也没办法。

绝食三天后,管区主任赵永欣领着两个打手想来打人,逼迫吃饭,被董月华的家人阻止后,并拿上10000元的存折担保,才将他俩放回家。这次在两河村私设监狱,将他们夫妻非法关押二十多天,直到被放出来时也没见到村委人的面。

他们回家的那天正是腊月十一,全家人都觉得快过年了,总该没事了吧?没想到腊月二十五早上,村书记董巧山又来到他家说:公安局来人找你去村委谈话。到那以后,兴华路派出所的恶警周忠领人将他团团围住,以曹锦辉找他谈话为由,骗到治安拘留所。

直到腊月二十七早上两个武警给戴手铐时,董月华才知道被劳教三年。面对这样的现实,他无法理解这到底是为什么?他问拘留所杨所长:凭什么把我劳教?无缘无故就可随便劳教?杨所长说:我们只管送人,其它事不管。

就这样在无任何法律条文的情况下,他们编造假的法律手续,毫无道理的将董月华送到了昌乐劳教所。在入所前查体时,他被查出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只好又将他带回拘留所。

2001年正月底,管区主任赵永欣与书记董巧山等人又来到董月华家,逼他到繁荣宾馆转化班“洗脑”,在那里迫于方方面面的压力,董月华写了不学不炼的保证书。到了2001年秋天,“出血热”病症使董月华住进了诸城市人民医院传染科。当医生告知生命有危险时,他后悔了,他扪心自问:炼了好几年的功,没有吃一片药,走路一身轻,为什么不炼功后就病到有生命危险呢?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这是为什么?

在他危困时刻,公安局的人不闻不问了,村委的人不见了,“610”的人也不见影了。他仰天长叹:做人怎么这样难,我的生命就此结束了吗?我该怎么办?前思后想,他明白了:修炼法轮功是生命唯一的出路,终于他又捧起了《转法轮》,重新走入修炼中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