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学员在非洲起诉恶人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12月18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代表几位参与了在非洲起诉恶人的学员向大家汇报一下过程中的修炼体悟。不当之处,请大家慈悲指正。

今年6月28日,9位澳洲学员赶赴南非起诉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首之一曾庆红,在南非途中遭黑枪扫射,一位澳洲学员双脚中弹,酿成震惊中外的南非628枪击案。邪恶之猖狂、对被起诉之恐惧,以及非洲人民因不了解大法真象而可能给整个民族带来的灾难,引发了全球大法弟子赶赴非洲洪法讲真象、并锲而不舍的继续向访非之中共恶人发起起诉的浪潮。

由于南非枪击案中涉及多位澳洲学员,我悟到澳洲弟子与非洲的渊源以及大法弟子在其中的责任。于是在尽可能安排好手中正在参与的大法项目有关工作之后,从7月起,先后两次赶赴非洲,并直接参与了在非洲两个国家起诉恶人的过程。过程中,在看到了个人差距的同时,更深深感受到作为正法弟子整体协调配合的巨大威力。

1.对非洲在新旧宇宙交替中之位置的理解

在世人的印象中,非洲一词总是和饥饿、贫穷、瘟疫等等天灾人祸联系在一起。在洪法中,我们却更多的看到了非洲人民单纯、善良、信神以及渴望被救度的一面。法轮功学员在非洲起诉迫害大法的恶人,就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配合起诉而展开的相应洪法、讲真象的工作,就是在非洲树立起对大法正信的环境,给非洲人民创造一个摆正位置的机会;在新旧宇宙交替中窒息邪恶、开创非洲光明的未来。

因此,从南非枪击案发生的那一刻起,世界各地法轮功学员陆续赶赴非洲,一浪又一浪的起诉案与当地的洪法、讲真象三者并驾齐驱的正法洪势在非洲大地迅速拉开。

2.整体配合,突破固有观念,正念显神威

刚开始着手起诉案时,碰到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因为客观条件上,非洲对几乎所有的海外学员来说都是一个陌生的环境;安全问题之外,非洲的计算机、电话系统、交通运输相对落后,费用也相当昂贵,对习惯了网络沟通、平时又开惯了车的学员来说,刚开始来到非洲就如置身于沙漠中,有劲也不知如何使;主观上,开始由于参与的学员大多没有更多的专业法律知识,与律师沟通出现一定困难;而有条件能到非洲直接参与起诉的学员人数极为有限,流动性也大,又進一步增添了工作的难度。

然而,师父说,“难!无论从时间上和经济条件上都是比较难。难,体现出威德;难,这才是树立威德的好机会。了不起!因为你们是修炼的人,虽然难,也要做得更好。”(《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

只要大法需要,没有大法弟子做不到的事。4个多月来,凭着对师父的坚信,对大法的坚信,弟子们在不断交流中、在配合协调中克服客观困难、突破个人观念,形成了一个金刚不破的整体。下面,我们就以在非洲做的三次起诉案过程中,在非洲的弟子和留在澳洲的弟子之间协调配合的过程的一些具体事例为例,和大家分享大法弟子如何打破时空间隔,突破个人观念,从而正念显神威故事。

1)第一次起诉曾庆红

今年6月底,当曾庆红去南非时,北美、澳洲和欧洲的几个学员已着手联系律师,准备起诉恶人。开始十几个联系的学员因为没有足够多的专业法律知识,在与非洲当地律师沟通中许多法律问题无法解决,因而感到无能为力;另一方面学员中有学律师专业的,又认为不同地区有不同法律体系,觉得爱莫能助。所以一下子局面很难打开。而弟子的心态又反映到常人这面,帮助我们的常人律师抱怨时间太紧而有困难。

意识到问题后,学员们马上進行了交流,发现都是自己的观念障碍了自己。使得自己觉得不行,得靠别人。其实关键是我们抱着什么心态对待这件事。找出问题所在、修正我们自己后,我们一起配合,和当地律师举行了电话会议,结果效果很好,律师也很高兴。当时正值枪击案突然发生,由于时间紧和其它因素,我们没能立即采取法律行动,但却积累了教训和经验,为日后的起诉打下基础。

2)第二次起诉陈至立

南非枪击案刚过2个星期,江氏的帮凶陈至立访非,显示恶势力的嚣张。法律组的学员们立即行动起来,并积极寻求律师的帮助。一位曾经了解过大法真象的非洲律师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表示,愿意免费帮我们打这场官司。

弟子们吸取了上次在配合中的教训,有关学员马上与这位律师开了电话会议,在進一步讲真象的基础上,商榷法律方面的有关依据。

学员们自然的作出在非洲的学员与在澳洲的学员的相应分工。学员及时沟通,打破时空间隔,共同把事做好,而不带人的观念。随后律师与学员会面,和学员一起做诉前准备。在学员们的非常正的环境里,结果原本律师估计要数天才能就绪的准备工作,我们学员和律师在几个小时之内就完成了。连律师都感到惊奇。之后,学员和律师一起赶到陈恶人所在的国家坦桑尼亚,成功的起诉了恶人。恶人不得不到庭上应诉,成为在海外因迫害法轮功被起诉的中共官员中第一个到法庭应诉的人。

过程中非洲和澳洲学员曾一度失去联系。后来留在澳洲的学员和我们交流说,当时由于得不到任何消息,尤其是该起诉发生在南非枪击案后仅2个多星期内,感到去非洲的学员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做的,结果各种担心就冒出来了。于是在澳洲的学员及时作了交流。大家对照法,就发现所有的担心都是人心:在非洲的学员在起诉恶人,做的是最正的事。虽然看不到也听不到任何情况,但作为正法弟子,我们应该在任何情况下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一切是师父说了算,邪恶和恶人什么也不是。明白了法理后,放下了人心,做我们能够做的,就是高密集度的发正念支持。结果呢,如大家所见,起诉案顺利完成,充分体现出了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力量。

我当时是作为少数几个去非洲的学员之一参与了这次起诉。记得开庭当天,乌云密布。由于我们的律师被恶人雇佣的便衣跟踪,我们的住所被便衣包围,而我们也得知,对方以重金雇用了十几个当地律师出庭辩护。我曾一度感到压力,并动过一念怀疑自己的修炼状态能否胜此重任。结果在接下来的发正念中,我的脑中浮现出一个景象:一座巨大威严、晶莹透亮的佛的形象坐在岩石上,祥和而庄严。有个声音告诉我,那是我修成那一面的身体和形象。我的心中非常感动,感谢师父的点化和慈悲鼓励,并明白到,作为正法弟子,对自己的信心,其实就是对师父和大法的信心。我于是在清理自己的基础上再发一念: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让修成的一面主宰身体。就在那一瞬间,我发现自己的身体忽然间变得高大无比,那些干扰正念的因素像是被罩在如来佛的金碗里一样小的看不见了。

3)第三次起诉原吉林610头子苏荣

得知原吉林610头子苏荣要来非洲的时候,我刚好在非洲的另外一个国家,和南非枪击案中受伤而在3个月内奇迹恢复的澳洲梁大卫一起,向非洲人民洪法讲真象。得到消息后,知道将再次参与起诉,我感到这份殊荣和责任。我和一位从北美来的学员及时赶到赞比亚,与律师会合在一起。后方的学员立即在很短的时间内准备好法律程序需要的大部分文件和资料。相应的材料也随着就绪到位。有了前两次的经验,这次的准备大家都基本驾轻就熟了。

我们的律师非常有正义感,在和我们的多次交往中,对大法真象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当得知坏人要来的情况及其对法轮功学员所犯下的罪行后,毅然放下自己的婚礼筹备,立即行动起来,于11月4日以酷刑、谋杀和反人类罪在赞比亚法庭对苏荣提起民事诉讼。

在将诉讼文件送达坏人的过程中,出现过很多干扰。原定的提交诉讼案日当天,律师从上午一直到下午下班,都没能等到恶人。律师也很着急。当时我们在非洲的学员和澳洲学员及时沟通,从法理上认识如何协助律师。 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中讲到,“这个宇宙中的万事万物,这是物质存在的一方面;可是同时它也存在着真、善、忍特性。任何物质的微粒中都包含着这种特性,极小的微粒中都包含着这种特性。”我们认识到,我们是在随师正法,而不只是在完成一件表面上需要完成的工作。只要我们在法上,溶于法中时,那环境中的一切,从微观到宏观,都会为我们所用,帮助我们。果真,当我们真正的坚定正念时,事情就发生变化了,律师那边消息传过来,说诉讼文件终于成功送达。

诉讼文件一经递交,我们便着手争取第二天星期五法院能安排时间开庭。因为一到周末,恶人可能就会找理由逃走,从而使起诉案不了了之。当天,律师一直在外面活动,做最大的努力,但各方面的干扰很大。一方面,邪恶一方极力阻挠;法庭一直无法安排出时间和法官出庭审理;另一方面律师周末两天要结婚办喜事,千头万绪均待安排。这样直到下午近下班时间,还是没有任何头绪。学员再次及时進行交流。我们认识到,虽然非洲的环境有其复杂的因素及干扰,但我们绝不能承认旧势力安排的这一切;一切都应该按照正法的要求去圆容。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中讲到,“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于是我们继续发正念,就这样坚定的走下去。

这时,再发正念中,我脑中浮现另一个景象:另外空间里,天龙八部(好象是从我身体而出的)连同各层空间的正佛道神,各路神仙云集赞比亚上空,正邪大战,煞是壮观。而且,邪不胜正,力量对比是悬殊的。我当下明白,不应执著于自己想要的结果,今天开不了庭不一定是不好的事。我们只要做好三件事,坚定的相信师父,相信大法,不执著于自己的观念,大法自会作出最好的安排。

两个半小时后,律师传来了消息:法庭今天虽没能有时间审理我们案子,但却为我们安排了三天后的开庭,并下令恶人在此事了结之前不得离开这个国家。我们深深感到大法的威力和我们在证实法中一思一念的重要,任何人的观念都可能起阻碍作用。

接下来到了三天后的11月8日,坏人想逃避,没有出庭。学员意识到绝不能给邪恶机会,立即以蔑视法庭罪将其告上刑事诉讼法庭。惊恐中恶人开始玩把戏想逃脱罪责,一方面想通过向法轮功学员写道歉书免去其所犯下的反人类罪行,一方面在社会上造谣中伤我们及律师。经和学员讨论后,律师表示不接受其道歉书,杀人偿命,坚决要求审理其罪行。在此期间,恶人一直被扣在赞比亚不得离境。一周后,法庭就苏荣蔑视法庭一案再次开庭,本打算给恶人一个辩解的机会。出人意料的是,邪恶竟没有招架之力,再次逃避出庭。结果赞比亚警方下逮捕令,抓捕恶人。最后,恶人在经过近十天的藏匿和逃亡生活后,在赞比亚警方的通缉中,越过赞比亚边境潜入津巴布韦,经南非乘晚间航班逃回中国。学员向传媒表示,不会放弃对恶人的法律追究,并欲将他参与酷刑和谋杀法轮功学员的案件提交到海牙国际法庭。

律师说,按照常规,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现在这一步的。我们知道,用人的观念也是根本就走不通;这一切都是学员整体正念做成的。每当面临关键时刻和当我们需要做出下一步安排的时候,在非洲的和在澳洲的学员都保持及时的沟通,并将情况及时通知给更大范围的学员,大家一起正念支持,整体面对这一诉讼案,力量很大,真正展现了大法弟子正念的强大威力。过程中的每一步都是我们正念正行走过来的,也才能够走过来。

3.律师:你们是世间最纯洁、高尚的人

在非洲讲真象做诉讼案的过程中,开始时学员用以前各自在本国做起诉案的一些法律方面的经验及办法去实施,后来发现,在这里做起诉与在欧美等其它地方都有很多不同之处。在非洲,那里的人及法律诉讼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复杂。这提醒我们,我们在证实法中也会无形中养成一些观念,这些应该放下。只要把真象讲透,一切变化便自在其中。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在坦桑尼亚帮我们办案子的律师。这位律师在日内瓦参加人权会议的时候,就曾接触过学员,了解到迫害真象,并深为学员的精神感动。这次当他得知我们的想法后,愿意免费为我们做。在法庭上,我们的律师冒着生命危险,代表我们,面对恶人及其雇用的十几个律师。邪恶对我们的律师不时的干扰,使得他头疼,不舒服,但是他真的能感觉到学员们强大的正念的支持,给他力量,克服重重困难,终于很好的完成了法律程序。

在赞比亚,当律师得知恶人在境内只有短短数日的逗留时间,而这段时间又是他婚礼前最繁忙的准备时期时,他曾经说,他需要再三考虑究竟该做何选择。可是第二天一早,他便找到我们说,他已经决定了。“通过和你们的接触,我对法轮功已有了更深的了解。你们赢得了我这个律师的心。”他说,“我向上帝做过祈祷,还做了一个梦,看到法轮功学员是白衣人,正艰难的和黑衣人在作战。黑衣人最终战败,消失在丛林中。我已明白,你们这些真正遵循真善忍原则的人,是世界上最纯洁、最高尚的人。我应该尽全力帮助你们。”就这样,整整一个星期,律师全力投入在诉讼案中,直到婚礼前的最后一个小时。然而那次的婚礼,却被当地人传颂为办得最成功、感人的一次婚礼。我们都知道这是为什么。他,作了一个正义的选择。

而我们也深深明白,我们做起诉案不是常人中的一个普普通通的法律案件,而是在揭露邪恶,震慑邪恶,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在正法的最后阶段,我们起诉恶人,意义是很重大的。表面上看是常人律师在帮助我们在做,其实真正的是我们在起主导,通过讲真象推动过程中的每一步。常人律师是在明白真象后在这个过程中摆放他的位置。师父在2003芝加哥法会上告诉我们,“真的把它告上法庭,真的告成了,真的能够往前推進这件事情,是我们大法弟子做的。”

4.正念显神威,回天不是盼

在整个的配合中,我们几个直接参与的学员,有来自澳洲、北美和欧洲的。虽然我们在证实法中有各自的特点,在遇到问题时,也经常有不同的认识和理解。我们都有过挫折,也有损失,还有急待解决的问题。但这些都没有影响我们作为一个整体在一起证实法,大家都能够包容对方,及时的在法理上沟通,尤其几次电话会议的交流,使得我们合作起来更加成熟。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你们怎么能在大法弟子中形成更强的正念才是最伟大的。”

很多学员对我们说,你们做得很多,很好。但是回想一下我们做了什么呢?我们没有做什么。“这是宇宙在正法,世间只是巨大天体在正法中的冲击下低层生命的表现而已。”(《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在起诉苏荣的第二个星期,也就是开始刑事控告其蔑视法庭罪直至赞比亚警方发出对苏荣的通缉令的那个星期,赞比亚首都卢萨卡的天空每天不是雷鸣电闪,就是晴天下大雨,好似另外空间在卢萨卡的正邪大交战在人间的表现。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和全世界大法弟子形成一个整体,正念正行,在正邪大交战的过程中,走正我们的路,不让我们在人中的执著成为宇宙正法進程的阻碍。在正法中我们所能做成的任何事情,都是师父在做,大法在做,我们只是应天象而动的大法弟子。而在正法中我们应该能做成而没有做好的都往往是我们的执著被旧势力利用,阻挡了正法的洪势。

“大法,这么大的一部法,正法这么大一件事情,他的本身就把你们烘托的非常的高。而且在正法中你们所做的一切,一定也是最伟大的,因为历史都是为他造就的,所以大家要尽量的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至关重要。”…… “做好你们应该做的那一切吧。未来最伟大的、最美好的荣耀都在等着你们。”(《2004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感谢师父给予我们证实大法的万古机缘,感谢同修们的正念支持,让我们做得更好。

最后以师父在2002年新年问候中的话结束发言:

“剩下的路,用神的正念正行圆满你们的史前大愿吧!

路漫漫已尽,
雾迷迷渐散;
正念显神威,
回天不是盼。”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