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涞水县杨延车、李泽等人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12月18日】我是河北涞水县大法学员,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屡遭当地恶人的迫害。以下是明义乡副乡长杨延车、李泽等人对我及我一家的迫害。

我是一九九九年农历正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学法后身心受益,与人为善,时刻以法为师。可是7.20的对法轮功的镇压,使我们这些晚得法的学员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心里怎么也想不通。一天,大约凌晨一两点钟的时候,大队办公室开始广播炼法轮功都到办公室,紧接着有砸门声,非让我们上办公室,就随他们到办公室,交罚金100元,还让我们到乡政府去办转化班。结果谁也没去,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后来经过学法悟到可以去北京证实法,因我从炼功以来,我身体的巨大变化和教我做好人的标准,怎么会是错的呢?就这样2000年4月份,我和同修踏上了去北京的车,上午8点多钟我们到天安门,想选一个合适的地方好炼功。就在这时过来几个便衣,把我们带到了前门派出所,然后登记了姓名,关进了一个铁栏里,里面有好些个同修,都是从全国各地来的,然后通知北京办事处将我们带走,再由办事处通知地方把我们带回。

从办事处出来让我们背着手戴上手铐,一路上这些恶警恶言乱语,不堪入耳,到涞水县党校下车,解下手铐,将我们带到楼后面开始脚踢、打我耳光,又将我们分开。将我带到二楼的一间屋内有十几个人围着我,打我,还让跪着凳子。有一个人做笔录,其余的人轮流着用电线拧成的绳子,一米多长将我的臀部打得青紫走不了路。他们看我不行了,就不再打了,打了两个人将我拖到一间屋内,里面有好多的人,将我放在一把长椅上,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我醒来已是半夜,两脚疼痛难受,爬了一夜,早上起来,恶人们又让我去,我扶着桌子慢慢的走到门口站住,他们问了一句话,我就觉得有股热流从头顶往下灌,一会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倒在了地上。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大椅子上,恶人们陆续的走了。早八点换班后,我们乡长去了,将我带到一间破烂不堪的屋子又开始行凶,打了两下我浑身发软,支撑不住又倒下了。就这样他们再也没打我,在那里呆了四天,让家人拿钱赎回,用了2400元。

乡里办起了洗脑班,我被非法关在那里一个月,家人又拿钱将我赎回,共用去了1800元,当我回到家里,家中一无所有,原来在我们去北京的第二天,乡政府将我的家洗劫一空。电视、沙发及锅碗盆全部抄走,井泵也抄去了,我准备的花生种子及我走亲戚用的方便面全部拿走,酒也摔了。那一年我没花生种子,也没种上花生。后来我有身孕了,因在这之前我是贫血,习惯性流产,可是现在我的身体特好,两年内我有了两个儿子。

一次我丈夫去乡政府,回来后让我躲一下,我问他怎么回事,他什么也没说就让我去躲一下,然后将我推出了家门。我出门不久,乡里来人了,他们开始了第二次对我们抄家,将家中的蜂窝煤全砸了,锅也砸了,碗也摔碎,门窗也砸了,粮食也抄走了,井里也扔了一些砖头、大棍子,也快填满了。他们惨无人道的行凶,家中的鸡、鹅也轰了,鹅带走了,院里种了一棵花也被摧毁了,墙也推倒了,大门也砸了。我将这一切都照了像。

这一切的迫害是明义乡副乡长杨延车、李泽等人所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