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否与您无关?


【明慧网2004年12月19日】2004年正月,山东省蒙阴县桃墟镇非法绑架40多名法轮功学员关押在镇里。镇工作人员李强等人将铁水桶扣在大法学员公丕玉、胡乃玉的头上,用石头、木棍敲打铁桶,用脚往学员身上踢、踹,这样连续殴打折磨一个多小时,致使两人晕死过去。

江××及其帮凶采用文化大革命式的流氓造谣手法,炮制自杀、杀人、自焚等伪案栽赃嫁祸法轮功,给法轮功扣上“×教”、“参与政治”、“反动势力”等帽子进行打压,是对法律和人权的肆意践踏,是对所有人的合法权益的非法侵犯。

经历了“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6.4事件”等政治风云,中国人大都有了“恐政治症”,一旦出现所谓的“政治事件”,都不敢多想多问多说,唯恐避之不及而引火烧身,都随波逐流去“表决心、坚决拥护、划清界线”,认为只有这样才能使自己置身事外而不受伤害。长此以往,导致中国人的“明哲保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自保心理。然而人们源于这种对政治恐惧的心理却被江××利用来迫害法轮功。民众在这种心理作用下,造成对事件是非真伪的漠视,从而机械的随从,民众的漠视滋生助长了江××肆意妄为。江××及其帮凶一方面不断用电视、报纸等媒体造谣,把谎言灌输给百姓,有些民众信以为真,被谎言所骗。

一方面利用民众的“漠视”对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按“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等政策进行惨无人道的血腥迫害。5年间,全国有1000多名学员被迫害致死,有无数学员被打伤打残,有10万余众被非法劳教判刑。扣上帽子就可随意打击,文化大革命是如此,“6.4”是如此,对法轮功也是如此。照此下去,明天同样可以捏造假证据扣上帽子打压你,所有人的基本安全保障都没有了,人被推向了任人宰割的境地,这就是打压给所有人带来的迫害,但由于人自保心理的扭曲,却对这种迫害视而不见。

其实现实中,从发生在我们身边的迫害中,也能看出这场迫害不仅仅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常路镇村民戚建亭因炼法轮功,他儿子戚照峰(常路镇小学教师)的工资从2001年被扣发;老干局的刘元杰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老干局却去他的老家界牌,强迫他父母缴5000元罚款;610办洗脑班,强迫法轮功学员的亲人到洗脑班“陪读”,一同强制洗脑;2002年夏天,蒙阴一中二分校教师伊淑玲绝食用生命抗议非法关押时,在家人忙着下桃的农忙时节,县610办公室主任类延成把其家人关押在610当人质(这样出了人命可以不承担责任);公安人员穿着便衣装成收板栗的到垛庄镇学员周光明家想非法抓捕周光明,周光明逃脱,他70岁老母亲被便衣公安粗暴推搡倒地,这时周光明的哥哥周光亮回到家中,看到自己年迈的老母无辜被人欺负,就与他们讲理,结果周光亮被强行带走,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并被强迫罚款3000元。这些法轮功学员的亲属不学不炼,不同样受到了迫害了吗!

还有江泽民推行的“连坐”政策,农户中发现有一法轮功学员其他户都要受到牵连、罚款。这场迫害不仅涉及了他们的家人、近邻,无辜的人也遭到迫害。通过广播电视、报纸等形式进行了虚假宣传强制对无辜民众洗脑。蒙阴县教育局编写了诬蔑法轮功的小册子,发给在校中小学生,毒害青少年的心灵;坦埠镇水明崖村一50多岁的农民,晚上出去看杨树苗,被镇上不法人员当成张贴法轮功真象的学员抓住押到镇上,威逼恐吓,让老农交待,一直折腾到晚上12点,核实不是炼法轮功的,把他推出政府大院弃之路边,老人刚刚花了一万元钱治病从医院里出来,连打带吓,走不了路,走几步就得坐下来喘一阵,这样从镇政府到水明崖不足10里的路,老人一直走到早晨6点多才到家;界牌镇三十多岁的刘长庆在北京打工,晚上出来逛街,被公安人员当成法轮功学员抓住,问他是不是炼法轮功的,他说不是,北京公安认为他说假话,就非法打骂,动刑逼供,山沟的老百姓哪见过这阵势,只是在电视、电影上见国民党对共产党地下党如此,身临其境,恐怖异常,结果吓成神经病,后由村里去北京把人领回家,即是如此,也没得到任何精神和经济的补偿,全是家里拿钱治病,也没治好,不时发作犯病,三十多岁的青年从此失去了正常的劳动能力。他们不学不炼,不照样受到迫害了吗?

从人性和道德上讲,崇尚真理,重德行善是人的本性,善是生命的本性,如果人去作恶,那就是在与自己的生命本性背道而驰,无异于自绝于命。因此从人的本性上讲,这场对法轮功的打压实质是人在与自己的本性斗,是从人的本性上对人的迫害与毁灭,在迫害过程中,强制人们放弃对“真善忍”的追求,扼杀对“真善忍”的弘扬,所以这是一场最邪恶的迫害。虽然现实中参与打压法轮功者获得了一时的所谓眼前的名与利的满足,但却走向了法律的对立面和人性的绝地,实质上这场打压也是对参与者的迫害。

所以这场对法轮功的打压是对所有人的一场迫害。打压不会给任何人、任何生命带来真正的利益,因为它从生命的本性上毁灭着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