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师父的好弟子,在正法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


【明慧网2004年12月19日】我今年81岁,是悉尼的大法弟子。借此机会向尊敬的师父和同修汇报一下我得法两年来的正法修炼情况。

我是前年十二月份来到悉尼看望女儿的,第二天她就给了我一本大字的《转法轮》,那是她去瑞士时专程为我请来的。我一拿到书,就爱不释手的看了起来。因为我识字不多,平时很少读书看报,所以看的很慢,可是我毫不气馁,采取笨鸟先飞的办法,天天都捧着书看,不认识的字就问女儿。终于在两个星期之内就看完了第一遍,我感到无比幸运,因为我明白了这是一本珍贵无比的宝书,我从内心发誓我要修炼大法!

当女儿问我看完一遍没有,我已经第二遍读了一大半了,她惊奇的问我:“你怎么知道要连着看下去呢?”我在国内时,由于江氏集团的欺骗宣传,我担心她的安危,曾劝阻她放弃修炼,她让我看书的本意是想让我了解一下真实的大法,没想到我这么快就自己走上了修炼之路。我虽然第一次来澳洲,但我没有去过任何地方游玩,女儿带我去图书馆看中文报纸,我觉得没有意思,也没有时间看,我只想看大法书。看完第四遍时,女儿又请出其他大法书籍,要我调整一下读书安排。我的读书速度也渐渐快了起来,每天看一讲《转法轮》,读一本师父在各地的讲法,还朗读、抄写几首《洪吟》中的诗句;不久又开始抄写《转法轮》,半年就抄完了一 遍。那时女儿在家,不需要我做饭,我就天天看书学法,捧读大法成了我每天生活的主要内容,也是我最大的快乐。

后来女儿又开始教我炼功,我们每天早晨到附近的小花园去,第一次炼静功时,我单盘了50分钟,以后都是一小时,音乐停止才放下来。我年龄大了,胳膊腿都很硬,每次盘腿都大汗淋漓,痛的浑身发抖,可我就是坚持着不拿下腿来,直到做完全套功法。从我炼功以来,不论是身体的消业,繁忙的家务,还是遇到的任何磨难,都没能使我停止炼功一天。去年在墨尔本开法会的当天,我能双盘了,我真感到高兴。学会发正念后,我几乎每个整点都发正念,起初一闭眼就能看到一些景象,后来也没有了,不过我也不追求这些,就是按照师父说的去做,提高心性。

学了法才知道我得这个法真是不容易,旧势力黑手从一开始就進行了干扰,而师父也在随时保护着我,在我没修炼时就开始管我了。这次来澳洲我是独自一人来的,来之前有两个女儿突然对我大发刁难,她们把我的机票藏起来,问我要房产证,要现金,闹得很凶,甚至惊动了我娘家表亲。我出生在一个大家庭,我自己的孩子也很多,她们对我都很尊重,这样对我大吵大闹的情况很少出现,所以其他的孩子们都不愿意,想和她们闹。可是当时我非常冷静,不和她们吵闹,她们提的一切条件都答应下来,就是要来澳洲。后来孩子们送我上飞机之前住在亲戚家里,我突然拉起肚子来,很严重,吓得孩子们要给航空公司打电话推迟行程。可我坚持按时走,说也神奇,一上飞机就不拉了。现在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了。

我以前操持家务落了一身病,青光眼、白内障、风湿关节炎等,炼功后逐渐返了出来,头痛,眼涩。以前有只眼睛几乎处于失明的状态,做手术后能看到一点点亮光,平时眼镜不离身的,炼功后有一天我无意中发现眼睛能看见了,很清楚,不戴眼镜都行。以前我的脚每逢冬天满是冻疮,可是炼功后虽然当时住的地方室内很冷,却从未出现过冻疮。来时的满头白发,也变成了花白,寄回家的照片,亲戚们都说我变年轻了,精神了,人也胖了许多。

炼功后的不久,我就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奇。一天下午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突然滑倒了,头重重的磕在了墙上,人也摔倒在浴缸内,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没事、没事,师父会保护的。”回到房间,立即炼起了动功。女儿下班回来后,我告诉了她,因为我说得轻描淡写的,她也没在意,所以我还是帮着做饭。后来几天身体感到了疼痛,弯不下腰来,我坚持炼功,两个星期就全好了。如果是个常人,这么大的年龄重重的摔一跤,不住医院做牵引才怪呢。今年八月份的悉尼越野赛长跑,听女儿说是为了洪法,从未跑过步的我也报名参加了,并且没有停顿的走完了13公里的全程。大法的神奇在我这个八十多的老太婆身上得到了充分体现。

除了身体上的受益,更重要的是,学了大法,使我的心性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以前我的脾气很急,爱发愁,也不太主动和人讲话。学了法后,我变得心胸开阔,人也开朗多了,成天笑呵呵的。因为我来澳洲的事,大家都不理那两个和我闹的女儿,闹得不愉快,关系很僵。我主动打电话劝解,又给那两个女儿打电话,她们都很后悔,要向我道歉,可是我毫不介意,还关心她们的身体健康,以后也常打电话问候。

通过亲身的体验,我知道了法轮大法是有百利而无一害。这么好的大法,江氏集团却动用一切流氓手段造假,以挑起人民对大法的仇恨,我要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来告诉人们法轮功真象,揭穿江氏集团的欺骗谎言。我决定出去洪法,讲清真象。

女儿开始周末带我去参加大法活动,起初我觉得很难为情,因为我从未在人前讲过话,也不会讲英文,所以不敢去发资料,可是通过几次大法活动我克服了这个障碍,能够自如的发资料了。有时和女儿一起出去,虽然她会讲英文,我却总是比她发的多。

平时时间我就和房东到旅游点,到领馆去发资料。我的房东是位很精進的大法弟子,她的工作使她白天有时间,于是她每次出去洪法讲真象都带着我,又让我帮忙装给国内寄真象资料的信件。后来我就让女儿买来邮票、信封,她们都忙时,我就自己装信封。

搬到新的住址后,我平时不能和同修一起出去洪法了,只能周末由女儿带出去。交通不方便了,我就在附近发资料。由于年轻时的生活经历,我以前不能晒太阳,澳洲的太阳是这么强烈,我在户外时总选择阴凉地,才开始出去发资料也是选在晚饭后。可是通过这么长时间在外面发资料,我不再惧怕阳光了。这一片大法弟子很少,我就努力多做些,尤其是在几次征签活动中,我每天早上送走外孙女们上学,就出去发资料、征签,几个小时后,再顶着正午的阳光回家学法。第一次征签时,几个小时没有一个人签,我说这怎么办呢,就求师父帮忙,真的就有人过来签了,那天签了三个人。万事开头难,以后就很顺利了。附近发完了,就要走很远的 路到别处去,有一次我差点迷路,开始有些惊慌,后来我想到有师父呢,不要怕,就冷静下来,多绕些路,终于找到了家门。每次征签活动,我都能征到近千份的签名,虽然这点数量微不足道,但在这个小区域中也难能可贵了。周围的人都认识了我,见面总要打声招呼,虽然我不会讲英文,无法和他们交流,但他们都很尊敬我,有时还帮我征签呢。外孙女学校的家长、教师几乎都接过我的资料。

在一次征签活动中,我认识了一对60多岁来探亲的北京夫妇,一谈话原来他们也是弟子,比女儿得法还早。他们建议我们到附近海边去炼功,后来我们还联系上了一位西人同修,从此我们几人每周六天,天天早上到海边炼功。这个海滩是悉尼著名的旅游景点,每天早晨不到五点,跑步、游泳、锻炼身体的人及游客就络绎不绝,热闹非常。我们的炼功点建起来后,吸引了不少人询问,有些人要学功,最多时有十几个同时炼功。如果因为参加大法活动有段时间不能来,回来后还有人专程来打招呼,我们的炼功点成了海边一道固定的风景线。好几次炼功时,听到相机的咔喳声,睁眼一看象是专业媒体的记者在拍照。一次我们快炼完功时,有个西人女士在拍照,女儿走过去与她交谈,她说是自由撰稿人,想为我们写篇文章,女儿就给了她一些资料。还有几次,我们炼功时听到那熟悉的乡音:“快来看,快来看,法轮功”,我们知道那是前来旅游的中国大陆同胞。

在这个点上,虽然我得法时间最短,可是我打坐最稳,不论多么疼,我都不会动的,总是坚持到录音放完。知道海滩上人很多后,周末女儿经常带我来这里发资料,除了当地西人,我们常常能碰到许多来旅游的中国人,这样我有时也能开口讲话了。有的中国人很好,一讲就明白了,看我一个老太太这么精神,都感到大法好,女儿再讲迫害的情况,他们也能听進去了。有些不信的,对我也很客气,劝我在家享福吧。他们不听,我也不气馁,我们在其它的旅游点、在堪培拉都有许多弟子在讲真象,他们也会转到那些地方的,也许什么时候就明白过来了呢。

以前在一位同修家住的时候,我还寄过真象资料,现在除了出去洪法,我还一直想寄信,就让女儿帮我找好地址,资料,我抄到信封上,贴好邮票,等出去发资料时就寄出去。有时她忙忘了,我就提醒她,因为我英文电脑都不会,能做的只有这些了,所以我要做好。看到女儿有时在家给国内打电话讲真象,我也想打。我给亲戚们打电话,先聊会儿家常,他们总要关心我的身体,我就说身体很好,天天早上锻炼,然后就向他们谈到了法轮功。我向他们谈到法轮功的好处,还能说几句天安门自焚的真象,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女儿接过电话和他们谈起来。有些人能听進去,改变了对大法的误解。

我一个大字不识几个的老太婆,成天忙于家务,操劳了一辈子,从来没有想过锻炼身体,现在却能得了大法,我感到太幸运了,一定要把他告诉给亲戚们。给五嫂谈到法轮功时,开始她很害怕,说些从江××欺骗宣传上听来的话,我向她讲了大法真象,她才明白过来,后来又打电话,我让她去找本《转法轮》看看,她也答应了。我有个侄女几十年没联系了,有一次我弟弟给了我她的电话号码,我马上打了过去,我们谈家常感到很亲切,她七十多岁,已经离休了。我告诉她我参加长跑的事,她感到很惊奇,我说这都是因为我炼法轮功的缘故,江氏的宣传都是骗人的。女儿接过电话,告诉她有许多高官在海外被起诉,江××本人也在十几个国家被告上法庭的消息,她说本来大家对江××就是不满,不过这件事,她对法轮功有许多不理解的地方。女儿就给她讲真象,她们谈了很长时间,最后她要了我家里的电话号码,说以后要常找我说话,我想她已经明白了真象。

现在我的小女儿一家也来和我们住一起,我每天接送小孩子上下学,准备一家人的饭菜,同时也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小女儿虽不修炼但对于我的修炼从不阻拦,每次发正念,都让她的孩子们不要出声。其实我觉得家庭生活也是正法修炼的一部分,大法弟子在日常生活中的一举一动都加深着人们对大法的特定印象。 最近我和女儿交流,我们也悟到一定是自己的修炼上有要提高的地方,自己做好了,对亲戚们讲真象的工作就成了一大半,否则只会把他们推向反面。师父说过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去修炼,我想要是常人事业也做好,讲真象会更有力度的。

自己做好了,有些事师父自然会帮助处理。在申请签证上,我就深深体会到了这一点。我的申请递上去不到半年就获得了批准,很快拿到了签证。女儿起初担心我怎么去应付面试,人家问一些问题我记不住怎么办等等,我相信只要自己坚信大法、真修大法,师父会解决一切的。连中国话都说不全,那就不用说了,我真的没有经过面试就通过了。当然常人的表面工作还要做好,我的申请材料是有两个同修非常热心的帮助女儿精心准备的。我想申请的目地是在这个过程中讲清真象,只要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一切自在其中。

在修炼的路上,我是一个新弟子,证实法工作做的很不够,许多方面还得依赖别人,但是我坚信师父一定会赋予我能力解决这些不便,使我在正法修炼的路上更加勇猛精進。

(2004年澳大利亚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