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坚持信仰说真话而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2月20日】我是在1996年底得法的大法弟子,在炼功前我患有神经性头痛、腿痛、腰痛、便秘、痔疮、身体中部失去知觉、麻木、小便失控、大便不通、腿不能走路、站不住等疾病。自学了法轮大法,修真善忍后病全好了,对此,我能不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吗?对不理解法轮功的群众,由于受江氏流氓集团谎言蒙蔽和欺骗,有一部分人在思想上产生了对大法的抵触甚至仇恨。我在2004年11月3日晚9点左右,带着侄子(8岁)去发放真象材料,被百尺河派出所恶警发现,当时车上下来三、四个人逼我上车,我不配合,他们就对我拳打脚踢,还有一个恶警把我的右胳膊扭的嘎吱响,当时痛得我大叫一声。他给我戴上手铐,把我带到派出所。到了派出所我就和他们讲法轮功受迫害的真象。他们不听。他们说:“你胆子真大,敢往派出所送资料。”我说:“我冒着生命危险来送真象资料给你们看,我是为救你们。”这些被江氏流氓集团所散布的谎言受蒙蔽的人,不管我怎么说,他们就是不听。

在派出所里,他们(殷宗亮等四人)用卑鄙的手段毒打我,打得我裤子全部尿湿了。所长王晓勇问我:“你知道我是所长吗?”我在派出所期间,所长王晓勇和副所长刘树强带着三、四个人到我家非法抄家,把我家翻了个遍,拿走了我全部的大法书籍,把我家83岁的婆婆吓出了病(后得知)。他们从我家回到派出所,叫我上车,我不配合,就又把我毒打一顿,打的我晕头转向,脸都打青了。我不上车,我喊“法轮大法好!”他就加重打我,他们用力把我拖上车,塞到车座子前面放脚的地方,一个恶警踩着我的下身,另一个恶警踩着我的头。他们用力踩,加上车速快,震得我的头疼痛难忍,胳膊痛得失去知觉。他们把我拉到诸城市看守所,关進女监室后,我的手抬不起来,胳膊腕肿得很高。

在看守所里第二天,李医生叫我到医院去检查身体,拍片子。我不去,我说:“让我炼功就会好的。”叫我吃药,我也不吃,我把胳膊让他们看。一个有善心的管教说:“派出所的人怎么把你打成这样?”我就说:“我只是去送法轮功真象资料,让他们了解法轮大法的真象。我没有做违法的事,我只是按照师父的要求‘修真善忍’做好人,百尺河派出所的恶警就把我打成这样,真是邪恶。”里面还有不明白真象的恶警说:“共产党不让就不准炼。”我说:“江泽民一伙把修‘真善忍’的好人打死的就有一千多人,被劳教的有10万多人,‘真善忍’这三个字哪里错了呢?”他们被我说的无话可答。

在看守所里,他们根本不管我死活,我从進去到放出的五天时间,没有人问过我吃饭没有。后来他们听说我绝食,就恐吓我说:“你再不吃饭就给你灌食。”我跟他们说:“你们好好想想,大法弟子做了什么错事,被你们绑架到这里。我们不就是为了修真善忍做好人吗?大法弟子不偷不抢,世上恶习一律不沾边,如果人人都学大法,就用不着你们这些警察整天抓坏人抓不完了。” 我叫他们赶快把我放回家。他们说:“我们说了不算,放人是公安局的事。”

我被非法送進看守所后,家人到诸城市要求见见我,他们不让见。公安局的人说:“如果不写保证书说不炼功了,不说出真象资料是从哪里来的,就送济南劳教三年。” 家人在他们的逼迫恐吓下,强迫交上五千元钱,才把我放回家。

到家后,我的胳膊痛得饭都夹不到嘴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