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在对“真善忍”的迫害中成为恐怖之都


【明慧网2004年12月21日】在中共出于各种目地美化自己的过程中,从来不敢公开承认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受到迫害。而实际上,对信仰真善忍的炼功民众的迫害,在中共的老巢北京尤为严重。从大量的学员自述中,我们可以看到关于北京城里暴力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机构及其令人发指的手段,从天安门派出所到各区县的公安分局、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某些医院、监狱,和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法制培训中心(洗脑班)、各地驻京办事处等等。但是在北京,这场迫害的邪恶之处还反映在对全民的思想监控和利用文宣制造恐怖气氛,危害全国。

* 互相监督以防良心发现

在经历中共五十多年斗斗杀杀的运动折腾以后,中国人对运动是怕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一开始,很多人都看出来这是又一场运动,肯定是只能折腾一时而已,相当多人即使不了解法轮功真象也对迫害很反感。但是出于自保,他们并不敢公开挑战“上面”来的指示。虽然如此,有一些单位领导或者相关人员,在了解真象以后,采取各种方式不执行,或不认真执行来自上面的迫害法轮功的指示,从而保护法轮功学员。但是在中共力量最集中的北京,即使是这种行为,其难度也大大增加。

有一对北京朝阳区的法轮功学员,被长期盯梢,周围的片警也多少知道他们是好人。后来绑架他们的人他们不认识,在实行绑架时还事先向他们核实姓名。事后他们听说来绑架他们的是通县(通州区)的。

在对这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抄家抓捕的时候,是一群属于四个不同部门的人一起去的——居委会,街道办事处,工作单位,和“610”的人。据说这样做是为了使得四个不同部门的人互相监督。

一般人们认为,互相监督是为了防止做坏事,可是这里却是怕任何一方的人良心发现。即使一、两个人明白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不愿参与迫害好人,但是几十年反反复复的政治斗争,让人总怕别人会把自己捅出去。毕竟可能有人会利用参与迫害法轮功而捞取向上爬的资本,而且亲人之间互相揭发的事情太多了,何况平常不太熟悉的不同部门的人。

* 恐怖洗脑充斥校园

北京学校多。在正常情况下,人们会认为学校应该是纯洁无辜的地方,孩子们的天真烂漫和教师职责的神圣;而大学校园里更应该是充满活力、各种活跃思想互相激荡的自由空间。中国也有些世界知名的大学,甚至是将近百年历史的老校,校友遍布世界各地。可是在中共控制下的中国,这些校园成了改造思想的地方,师生们丧失了最起码的信仰自由。事实上,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从大、中、小学直到幼儿园都被迫卷入,受害者从学生到教师,无一幸免。

据不完全统计,仅2003年一年至少有210所中国大专院校的435名法轮功学员被强迫送各类“转化班”、劳教所和精神病院。教育系统官员以剥夺教师工作权利,剥夺学生升学权利为要挟,实施系统的迫害。自1999年,仅清华大学就有300多名教授、教师、博士、硕士、大学生被非法关押,开除公职,学籍,或直接送入劳教所。由于学校把学生对法轮功的态度作为入学考核和审查内容之一,法轮功学员或家属、支持者被剥夺入学权利,包括中等专业学校、普通高等院校、高等院校研究生院、艺术类院系、军事院校、师范院校等等。

据追查国际报告,前任教育部长陈至立通过召开各种会议部署反法轮功行动,强行在教育系统推行江××的迫害政策,通过教育部给各省、市、区(县)教委(教育局)下达指示,要求全国所有大、中、小学的教师和学生,人人都要在法轮功问题上表态,按任务写大批判稿、开大批判会、办大批判专栏,组织和强迫教师学生看攻击法轮功电影,在大、中、小学组织反法轮功的“百万签名” 活动。攻击和诬蔑法轮功的内容编入中小学教材及各级考题,甚至高考题中。

这些强制措施,从北京辐射向全国,导致拒绝参与攻击法轮功和不放弃法轮功修炼的教师被开除,非法监禁;学生被学校除名、不能升学、不能毕业。严重的被强迫送各类洗脑班、劳教所和精神病院,甚至被迫害致死。

* 层层被操控的传媒制造和宣扬恐怖

有一位不炼法轮功的老先生在国家教委工作。江氏搞反法轮功的“百万签名”拉人下水的时候,有一天,他上班去,单位让他签名反法轮功,他愤怒的说:“这共产党都腐败到这种程度了?!”并拒绝签名。

全中国有多少人拒绝这种签名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在所有的新闻媒体、出版机构都被各级党委控制的情况下,即使有人统计出来,中国大陆的新闻社和广播电视报纸等等恐怕也难以报导出来。

有人以为这些年在中国大陆报纸多起来了,电视台节目丰富起来了,甚至还可以看到人民日报、新华社不发的消息了,就以为党在变好,好象中国人民有了自由了。这就是上了当了。

一位北京的学员到河南农村家乡。村民们向她了解有关法轮功的真象时问:“那电视上天天说法轮功不好,法轮功的人为什么不也上电视上说说呢?”

你想那中央电视台能费那么大力气把一个骗局伪造成一个天安门自焚的片子来栽赃法轮功,还能给法轮功学员说话的机会吗?

可见下面的老百姓甚至还不知道中央电视台是如何运作的。

中共绝对控制着广播电视、报纸和杂志等一切出版物。新华社、中新社、中通社等炮制出的所谓新闻报导中栽赃陷害法轮功的例子很多,明慧网上已有专文揭穿。但不要以为一家专登小说诗歌等的杂志社就有多大的自由度。不信,明慧网上不乏行文立意都颇具水平的文学作品,真实的反映中国当今主流社会一群民众的内心和经历,有哪家报纸杂志转载过吗?有愿意转载的,能发行吗?或者,可以允许民众自由浏览明慧网吗?插播法轮功真象影片的勇士们受到监禁、酷刑,甚至折磨致死,有任何一家中国大陆的电视台能把他们插播的片子放一放,让观众看一看评一评吗?许多法轮功学员是优秀的学生、职工,很多老板找雇员时就觉得找炼法轮功的人放心,这样的消息,对法轮功实行迫害以来,有谁报导过吗?

如果不是层层无所不在的各级中共党委,谁能把触角伸到全国这么多出版机构,新闻机构,将真正客观公正报导法轮功的声音通通扼杀呢?

追查迫害法轮功的国际组织在其调查报告中写道:

国际追查对参与媒体造假的部分当事人进行了追查。当调查员追查新华社记者为什么不顾职业道德而造假时,有的记者表示:“关于法轮功的文章都是指派,自己不会主动去写。作为记者,写什么,不写什么,报社的老总来安排你,上边叫我去采访就要去,说哪个不写还不能写。”还有的记者称:“在这个问题上我不是个自然人,我是个社会人,请你理解。我署的不是×××,是新华社记者×××,是不一样的。”……

一个新闻工作者违背自己的道德和良知,事实上在这场迫害中助纣为虐,诚然是造业,但是作为掌握了所有新闻工作者的饭碗、而又逼迫新闻工作者助纣为虐的幕后黑手,则是罪魁祸首。可以说,没有中共这几十年给人们头脑中灌入的恐怖毒素,这场迫害也不会这么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